EN

展評|章燕紫,在震蕩世界里詰問(wèn)創(chuàng )傷

時(shí)間: 2023.11.17

1.jpg章燕紫,在震蕩世界里詰問(wèn)創(chuàng )傷

周瑩|文

2023年10月4日,中國藝術(shù)家章燕紫的展覽《危險的平衡》在巴黎開(kāi)幕,主題靈感取自詩(shī)人北島對章燕紫作品的評論?!拔kU的平衡”,首先指向藝術(shù)家職業(yè)的宿命,既必須求索突破,有時(shí)要走鋼絲。而就本次展出的六組作品而言——分別是《透氣》(2018)、《自得其樂(lè )》(2020)、《無(wú)面者》(2023)、《多面者》(2023)、《我們》(2023)和《增生》(2023)——“危險的平衡”是藝術(shù)家給出的普世性注腳,“人類(lèi)在綿延不斷的憂(yōu)愁與創(chuàng )傷里仍然要生生不息下去”。在展覽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shù)家將中國筆墨與醫學(xué)概念結合的標志性手段,不過(guò)背后反射的思考方式更多地對應哲學(xué)、心理學(xué)、語(yǔ)言學(xué)等現代學(xué)科。近幾年,章燕紫還嘗試對照生物學(xué)和宇宙學(xué)說(shuō),在這兩極間采取發(fā)散跳躍的思考,摸索宏觀(guān)與微觀(guān)世界相互映射的規律。通過(guò)不斷學(xué)習思考,她對“創(chuàng )傷”這一主題的探究越來(lái)越寬闊。應該說(shuō),在《危險的平衡》中展出的作品,它們的主題并不指向具體地點(diǎn)具體事件,它們更像是集體命運的濃縮,是我們每個(gè)人不經(jīng)意間被藝術(shù)家敲擊的那一下。3.jpeg

2.jpeg《透氣》局部,墨、朱砂、紗布,尺寸可變,2016

最近,我們似乎重新走進(jìn)了一個(gè)糾紛與沖突集聚的時(shí)空。面對創(chuàng )傷事件,人們往往期待得到即時(shí)的答案和解決方案,從而確認道德的坐標,劃分道德的陣營(yíng)。社交媒體上不乏簡(jiǎn)單的表態(tài)方式,有時(shí)把復雜的問(wèn)題簡(jiǎn)化為是與否。然而,過(guò)于簡(jiǎn)單的立場(chǎng)會(huì )引起語(yǔ)義的扭曲。在康德那里,主觀(guān)性充足而客觀(guān)性不足的立場(chǎng)皆可為“信仰”。對事件的審視,需要動(dòng)員開(kāi)放的思想,拉開(kāi)距離看,以免陷入不包容或狂熱。在一個(gè)多元多級的世界里,保持內在的距離恐怕是一種美德。章燕紫的作品,在某種意義上給出了質(zhì)疑是非界限的示范。4.jpg《畫(huà)皮》局部,布面水墨,共15章節,總尺寸35x1200cm(約),2020年

例如她的《多面者》,在創(chuàng )作思想上完成了對之前作品《畫(huà)皮》(2021)的剝離,因為藝術(shù)家沒(méi)有止步于展示附著(zhù)在個(gè)人身上由文化與制度塑造的身份的多樣性,而是對身份本身提出反思。作為外在自我而存在的身份,在不同的社會(huì )互動(dòng)關(guān)系中構建出不同形態(tài),繼而將主體投射到不同的社會(huì )群體或范疇里。章燕紫首先質(zhì)疑了這個(gè)構建過(guò)程中產(chǎn)生的一系列不可靠,既有身份的虛假性、欺騙性,又有通過(guò)外在符號——如膚色,將他人固定在陳詞濫調中所帶來(lái)的風(fēng)險。而章燕紫把我們拉回人類(lèi)底層邏輯的手段,則是在每張不同的面具背后,都用浸潤了朱砂的紗布來(lái)表現血肉之身,而面具又不全然是面具,血肉的纖維隱約穿透到每張面具之上,消解了身份多樣性的絕對化,也把物質(zhì)的人性還給了身份。5.jpg《多面者》《無(wú)面者》組合圖6.png《無(wú)面者》,綜合材料,約20×30cm /個(gè),20227.png

《多面者》,綜合材料,約20×35cm /個(gè),2023

可以說(shuō),《多面者》這件作品,在哲思的開(kāi)放性和完整性方面都很立得住。雖然章燕紫從未把自己定義為療愈藝術(shù)家,但是她的作品時(shí)常被解讀成具有此類(lèi)作用,這大概出自人們對她作品的期待。在藝術(shù)家看來(lái),創(chuàng )傷被治療,被遺忘,但從未消亡。就像作品《增生》隱喻地那樣,被修復的創(chuàng )傷,往往只是隱藏起來(lái),或者以另一種構成方式遺留下來(lái),它們將繼續波及我們的存在。章燕紫的作品,與其說(shuō)是“療愈”,不如說(shuō)帶來(lái)了“靈性的安慰”。這種安慰位于智識層面,區別于追求真理的客觀(guān)知識,它以形而下的外殼包裹形而上的內核,重新審視創(chuàng )傷帶來(lái)的痛苦在普遍秩序 ——例如自然、社群、言語(yǔ)中的位置,為尚未獲得安慰的人提供選項。

某種程度上,章燕紫是不開(kāi)放的。因為不輕易投入自己不熟悉的媒介,她并沒(méi)有成為跨界藝術(shù)家的打算。她坦言,只有那些已經(jīng)長(cháng)成身體一部分的媒介,如毛筆水墨,才能使她篤定地探索并延申下去。至于其他介入的材料,紗布、針或其他現成品,它們并不形成獨立的材料體系。和所有藝術(shù)家一樣,章燕紫被材料這種現實(shí)制約著(zhù),但這并不意味被統治或者異化。在渴望、品味、能力形成的綜合動(dòng)力下,藝術(shù)家可以超越材料,帶來(lái)新的事物。這是人類(lèi)追求自由的美好案例。同樣地,某種意義上,章燕紫是不充分現代化的。因為十分依賴(lài)情感與感受的牽引,那種規劃目標、形成方案、尋找路徑的項目式創(chuàng )作方法,到她那里完全行不通。她表示:“我只有對生活的真切感受。至于要創(chuàng )作出什么結果,這對于我太模糊,我只是盡力靠近罷了。表達即背離。不過(guò)這背離,也是創(chuàng )作的精髓所在?!?/strong>8.JPG《增生No.1》(細節),水墨、紗布、線(xiàn),40×40cm,20239.jpeg《增生No.5》正面、反面,水墨、紗布、線(xiàn),45.5×240cm,2023

章燕紫多年來(lái)從精神醫學(xué)視域對個(gè)人和群體生存狀態(tài)進(jìn)行考察,這種獨特的工作方法與本次展覽舉辦地有著(zhù)高度的歷史連接。展覽所在空間由安托瓦內特·??耍ˋntoinette Fouque)博士創(chuàng )建,她早期師從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又跟隨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學(xué)習精神分析,后成立領(lǐng)導“精神分析與政治”小組——該團體日后成為法國女性主義主流之一。本次展覽的學(xué)術(shù)策展人艾麗莎貝特·尼可利(Elisabeth Nicoli)也出身心理分析領(lǐng)域,曾擔任??说闹?,目前主持法國“女性出版社”。展覽空間與出版社管理的女性書(shū)店銜接,又延申至花葉繁茂的庭院和別致靜謐的咖啡角,在這個(gè)綜合性第三空間,觀(guān)者可以從章燕紫的展覽出發(fā),在視覺(jué)、理論、心理、身體各個(gè)層面獲得連貫統一的覺(jué)醒,真正實(shí)現一場(chǎng)深刻的有關(guān)”創(chuàng )傷和面對創(chuàng )傷“的體驗與認知之旅。10.jpg

11.pic.jpg

12.pic.jpg《增生》系列(細節圖)

章燕紫與巴黎的直接關(guān)系,不算頻繁,但足夠關(guān)鍵。2008年,她受邀來(lái)巴黎駐留創(chuàng )作。期間她博覽現當代前衛藝術(shù),面對自由澎湃的藝術(shù)表現深受感染,迅速地將自己從中國畫(huà)的技術(shù)教條中解放出來(lái),開(kāi)始更加注重真我立場(chǎng)的表達。與此同時(shí),她又在巴黎眾多博物館看到之前在國內很難看到的中國古代收藏,如吉美亞洲博物館里那些極為生動(dòng)的漢代陶俑,大約是因為在異鄉,藝術(shù)家對傳統藝術(shù)的審美方法在赤子情懷的激發(fā)下反而變得深入細致起來(lái)。另一方面,雖然剛到巴黎的章燕紫對國際性議題的思考還很少,但法國存在的種族、移民、貧窮等社會(huì )問(wèn)題的表征很快進(jìn)入她的視野,后來(lái)她在紐約等地見(jiàn)證了更加劇烈的政治與社會(huì )沖突,疊加促使她越來(lái)越望向不同種族文明下群體的生存狀態(tài)。可以說(shuō),在巴黎的駐留促成了章燕紫創(chuàng )作觀(guān)念的重要蛻變——即從文化之內之外兼看,在集體意識和個(gè)人選擇之間穿行,內觀(guān)自我的同時(shí)外觀(guān)世界。這次,她帶著(zhù)迭代的作品回到巴黎藝術(shù)生態(tài)圈,以新的藝術(shù)視角和手法為藝術(shù)之都帶來(lái)活力。這個(gè)往返來(lái)去的過(guò)程不僅是章燕紫自己的成長(cháng)故事,也是她為巴黎的“藝術(shù)肖像”貢獻拼圖的過(guò)程,是她在當代“巴黎派 (Ecole de Paris)”敘事中的一面。13.jpg

14.jpg

15.jpeg《我們》,紗布、螺絲、礦物顏料、線(xiàn)、人偶,高12—16cm左右人偶組合(尺寸可變),2023

本次展覽舉辦期間 ,歐洲各大文化機構都在緊鑼密鼓地籌備畢加索逝世50周年紀念活動(dòng)。2008年,從巴黎回國的章燕紫,在陜北農村提出《假如畢加索來(lái)陜北》這樣另類(lèi)的命題;這會(huì )兒,法國女藝術(shù)家蘇菲·卡爾(Sophie Calle)干脆將私人記憶覆蓋在這位藝術(shù)巨人的作品上;而4月剛剛在巴黎蒙馬特博物館閉幕的展覽《超現實(shí)主義女性藝術(shù)家》,將被忽視的杰出女性搬到前臺,創(chuàng )下該館觀(guān)展記錄……可以說(shuō),促進(jìn)女性藝術(shù)家被看到、被聽(tīng)到,研究她們如何觀(guān)照既定敘述,將成為全球藝術(shù)工作者的明確使命,是重構世界藝術(shù)史脈絡(luò )的必然選擇。16.jpeg

17.jpg《自得其樂(lè )》,紙本設色,鐵柵欄,畫(huà)心26×35cm, 鐵柵欄35×45cm,2020

開(kāi)幕現場(chǎng)不乏追隨章燕紫多年的巴黎觀(guān)眾。2008年,他們在巴黎國際藝術(shù)城第一次發(fā)現章燕紫作品中細膩靈動(dòng)的東方筆觸;2023年,他們在《危險的平衡》現場(chǎng)向藝術(shù)家表達驚嘆之情,驚嘆她觀(guān)念的飛躍以及剛柔并濟的新質(zhì)感。章燕紫再一次向巴黎公眾坦誠交待了她的柔軟內心與嚴肅態(tài)度。一路走來(lái),章燕紫沒(méi)有隨波逐流,她看向世界的維度已然更加豐富,她在自己的語(yǔ)言系統里愈加游刃有余。

作者簡(jiǎn)介:

周瑩,巴黎第一大學(xué)藝術(shù)史博士(2016-2019),曾擔任上海西岸美術(shù)館蓬皮杜項目主管(2019-2022),目前就讀于巴黎法國國家文化遺產(chǎn)學(xué)院(2023)。

展覽開(kāi)幕式現場(chǎng)18.jpeg從左至右分別為:法國亞洲藝術(shù)家聯(lián)合會(huì )UAAF創(chuàng )始人何宇紅女士、女性主義民主聯(lián)盟負責人之一卡特琳·維耶娜芙女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章燕紫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24.jpeg

25.jpeg

26pic.jpg

27.jpeg

28.jpeg

29.jpeg

關(guān)于藝術(shù)家30.pic.jpg章燕紫,江蘇鎮江人。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曾在上海美術(shù)館、今日美術(shù)館、那不勒斯當代美術(shù)館、香港醫學(xué)博物館、英國愛(ài)丁堡Surgeons’ Hall Museums和巴斯東亞藝術(shù)博物館 (MEAA)舉辦個(gè)展,作品被中國美術(shù)館、香港M+博物館、中央美院美術(shù)館、瑞士Musée Atelier Audemars Piguet、烏利·???Uli Sigg)當代藝術(shù)收藏基金會(huì )、貝利尼博物館等多家藝術(shù)機構收藏。

編輯 | 藝訊網(wǎng)

圖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

展覽信息:31.jpeg危險的平衡

章燕紫巴黎首次個(gè)人藝術(shù)作品展

組辦方:法國女性主義民主聯(lián)盟、安托瓦內特·??伺灾髁x之家、法國亞洲藝術(shù)家聯(lián)合會(huì )

展覽地點(diǎn):法國女性主義民主聯(lián)盟藝術(shù)空間(35 rue Jacob 75006)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0月5日至10月28日

學(xué)術(shù)主持:艾麗莎貝特·尼可利

策展人:何宇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