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講座|從未停止的“文藝復興”:對話(huà)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和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時(shí)間: 2023.11.14

2023年 11 月 14 日下午,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術(shù)管理與教育學(xué)院的系列學(xué)術(shù)講座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報告廳如期舉行。本次講座邀請到了意大利常青畫(huà)廊和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的創(chuàng )始人之一——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開(kāi)啟了名為“藝聚萬(wàn)心,對話(huà)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和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的講座。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就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在意大利的公共藝術(shù)項目、藝術(shù)家駐地計劃、城鎮“藝術(shù)改造”及“藝術(shù)鄉建”進(jìn)行了系統和深入的介紹,并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邱志杰展開(kāi)了對話(huà)。

常青畫(huà)廊是第一家來(lái)到中國798藝術(shù)區開(kāi)設畫(huà)廊的國外畫(huà)廊(注釋1)。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邱志杰在講座開(kāi)場(chǎng)前的講話(huà)中表示:常青畫(huà)廊在畫(huà)廊經(jīng)營(yíng)、展覽理念、公益慈善,甚至具體到獨樹(shù)一幟的布展設計工作層面,多年來(lái)都做了大量的突破嘗試和努力,為中國同行提供了很多寶貴的經(jīng)驗。隨后,講座在輕松且富有實(shí)質(zhì)內容的良好氛圍下順利舉行。

13071702199340_.pic.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邱志杰在講座開(kāi)場(chǎng)前講話(huà)

13081702199340_.pic.jpg意大利常青畫(huà)廊和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創(chuàng )始人之一: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講座現場(chǎng)

一、發(fā)祥與延續:托斯卡納的藝術(shù)故事

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作為非營(yíng)利機構,創(chuàng )立于20世紀90年代,旨在于“城市-鄉村-社區”之間施行在地化的藝術(shù)探索。1996-2005 年期間,通過(guò)被命名為“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的藝術(shù)項目,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將意大利乃至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當代藝術(shù)家、策展人“代入”到意大利托斯卡納大區中的普拉托市(注釋2),尋求在當代藝術(shù)與包括當地建筑和各類(lèi)空間在內的人文景觀(guān)與自然景觀(guān)里建立平衡的關(guān)系和藝術(shù)“加成”。項目作品以十分融洽的形式,介入諸如公園、廢舊工廠(chǎng)、社區廣場(chǎng)、歷史建筑的室內外等當地公共區域。

WeChat4ed185bf53f976a23914c45fde05488c.jpg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項目: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 發(fā)展時(shí)間軸

在十年的時(shí)間中,“藝術(shù)之藝術(shù)”為當地帶來(lái)了40多件永久可全年參觀(guān)的公共作品和藝術(shù)項目,形成了獨特的人文“景觀(guān)”和在地化的嵌入式藝術(shù)場(chǎng)景。當然,這些作品絕不僅僅是起到一般意義上公共藝術(shù)的裝飾和城鎮建設的填補作用,它們更著(zhù)重于深入人與所在環(huán)境的思考——強調每個(gè)人在環(huán)境中和周邊事物及他人的聯(lián)系與邊界。

而看似作為“闖入者”的藝術(shù),不僅并未破壞當地的環(huán)境平衡,反而在這些空間中,一定程度上扮演著(zhù)人與環(huán)境的彌合與關(guān)系修復者的角色:通過(guò)大量的作品介入,使得人文情感的溫暖,藝術(shù)視覺(jué)的沖擊不斷正向疊加,這對幫助屬地居民進(jìn)一步了解和認識當地的文化、歷史深度,對日常生活的重建、對加強藝術(shù)與生活關(guān)聯(lián)氛圍的感知帶來(lái)了巨大的改變。人們通過(guò)“藝術(shù)之藝術(shù)”與人文關(guān)系的全新認識,在這些過(guò)往長(cháng)久居住的、習以為常的地方,重新發(fā)現了其中的細節、魅力和感動(dòng)。

如此這般的人文能量聚集成為藝術(shù)存在的長(cháng)久與“合理性”的催化劑——它甚至帶動(dòng)了項目所在地區的經(jīng)濟發(fā)展與城鎮建設。而這也正像本次講座主題提到的那樣,藝術(shù)在此刻,發(fā)揮了“藝聚萬(wàn)心”的能效。

13091702199340_.pic.jpg

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項目 (部分內容),來(lái)源: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同時(shí),更為值得一提的是,托斯卡納地區也曾是意大利文藝復興之心臟——其首府佛羅倫薩的所在地。眾所周知,在幾個(gè)世紀前,這里誕生了人類(lèi)歷史上無(wú)數的偉大先賢與藝術(shù)家,他們的名字讓意大利、讓托斯卡納深深地烙印在了藝術(shù)史上。而在文藝復興時(shí)代和思想啟蒙的浪潮中,先賢們就開(kāi)始了強調人與人、情感與個(gè)體、自然間的關(guān)系重塑,并基于人本主義的普世性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為整個(gè)西方和世界帶來(lái)觀(guān)念的轉變。

數百年后,同樣誕生于托斯卡納地區——小城圣吉米那諾的常青畫(huà)廊及同年成立的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作為意大利當代藝術(shù)的代表性畫(huà)廊和機構,因為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的存在,顯然繼承了其“同宗同族”之前人們的志向。


二、生態(tài)與環(huán)保:兩個(gè)關(guān)于公益的個(gè)案——藝術(shù)真的可以為此賦能嗎?

水和氧氣是人類(lèi)肉身賴(lài)以生存的最重要資源,在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的計劃中,特別針對這兩種物質(zhì)發(fā)起了相關(guān)項目,體現了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對人類(lèi)生存的現實(shí)觀(guān)照與社會(huì )責任的公益性表達。更為難得的是,這種表達沒(méi)有流于形式,它通過(guò)完全的藝術(shù)化運作和可切實(shí)落地的執行策略,讓人們相信,環(huán)保主題之于藝術(shù),并不只能是一句美好的口號,二者的相遇產(chǎn)生了極其美妙的化學(xué)反應。

案例一:藝術(shù)史的偶遇——“酒與水”的價(jià)值轉換

在文藝復興時(shí)期的意大利,藝術(shù)家保羅·委羅內塞于16 世紀創(chuàng )作了他的代表作之一《加納的婚禮》:根據圣經(jīng)典故,耶穌曾在此宴會(huì )上公開(kāi)行使了自己的第一次“神跡”,變水為酒。因為宴會(huì )的參與者眾多,耶穌以此“神跡”為參與婚宴的人“提供”了足量的酒,此作被譽(yù)為最具人間煙火氣的“宗教畫(huà)”和最為生動(dòng)的“圣經(jīng)故事”演繹。

13101702199340_.pic.jpg保羅·委羅內塞,《加納的婚禮》,1563年

同樣,在幾個(gè)世紀后,彼時(shí)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的“藝術(shù)之藝術(shù)”項目,在創(chuàng )立初期快速取得了夯實(shí)的進(jìn)展和理念推廣成功后,便再次就“水和酒”的問(wèn)題提出了屬于 21 世紀的人文關(guān)懷和人本主義擔當——“順勢”發(fā)起了一項獨特的“藝術(shù)酒標”項目:“藝術(shù) x 紅酒 = 水”——變酒為水。

13111702199340_.pic.jpg“藝術(shù) x 紅酒 = 水”項目,常青畫(huà)廊代理藝術(shù)家重新創(chuàng )作的葡萄酒瓶標簽

在“藝術(shù) x 紅酒 = 水”的每屆項目中,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都會(huì )邀請常青畫(huà)廊代理的知名藝術(shù)家對葡萄酒瓶標進(jìn)行重新創(chuàng )作設計,并組成成套的作品。通過(guò)慈善拍賣(mài)募捐所得的公益款項,全部用在包括巴西、印度、以色列、巴勒斯坦、塞內加爾、莫桑比克、中國和多哥在內的貧水地區建設水利系統。通過(guò)藝術(shù)界熟悉的“藝術(shù)酒標”傳統,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挖掘出了其深刻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邏輯:如何讓藝術(shù)與普通人甚至是需要幫助的人們產(chǎn)生關(guān)系?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以“藝術(shù)酒標”作為媒介,給貧水地區的人們持續提供寶貴的水資源,讓“變酒為水”順理成章地成了當今人類(lèi)社會(huì )的“神跡”,并完美地回答了這個(gè)問(wèn)題。

無(wú)人想到,數百年間“水與酒”的角色互換,從保羅·委羅內塞到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竟兩次完成了藝術(shù)與人類(lèi)關(guān)系的價(jià)值轉換。

13121702199340_.pic.jpg

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項目 (部分內容),來(lái)源: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案例二:“藝樹(shù)”所帶來(lái)的氧氣 

“藝術(shù)作為靈魂的氧氣,樹(shù)木為身體提供氧氣……反之亦然”。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將藝術(shù)對人類(lèi)靈魂的作用比作樹(shù)木對人類(lèi)身體的作用。

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還通過(guò)旗下的“藝術(shù)造林計劃”向普拉托市政府捐贈了15萬(wàn)歐元慈善款項(第一筆),而后者將依此額外撥款對等金額,以在該市相關(guān)區域創(chuàng )建一座小型的綠植園地。 而這些捐款,大多也正是向來(lái)自協(xié)會(huì )的藝術(shù)家等人士募捐所得。再一次,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讓這種看似為了使藝術(shù)與其他議題進(jìn)行名義上的結合,成為了能夠獲得現實(shí)支持和落地執行的藝術(shù)項目。

13131702199340_.pic.jpg“藝術(shù)造林計劃”中一些樹(shù)木樣本圖,來(lái)源: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如果重新理解“藝術(shù)作為靈魂的氧氣,樹(shù)木為身體提供氧氣……反之亦然”這句話(huà),我們會(huì )看到,其中的“反之亦然”則赫然指向藝術(shù)在人類(lèi)空間——無(wú)論是城市還是沒(méi)有邊界的廣袤土地中的作用,它可以任何的形態(tài)存在和鼓舞人心,無(wú)論藝術(shù)還是“藝樹(shù)”都是我們的世界中無(wú)法割舍的“氧氣”。

13141702199340_.pic.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邱志杰與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對談

講座進(jìn)行到這一段落時(shí),馬里奧·克里斯蒂阿尼在談話(huà)中認為:“如果一件創(chuàng )作不是藝術(shù)的,那它就一定不是生態(tài)的,重要的是人與環(huán)境-人與創(chuàng )作-創(chuàng )作與環(huán)境的關(guān)系,我們所做的事就是為了回歸這一系列的關(guān)系本質(zhì)”。

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邱志杰看來(lái),馬里奧是一個(gè)完美的理想主義者,他的這句話(huà)極具代表性——不僅在句式上是典型的“金句”,更極大地詮釋了藝術(shù)與人關(guān)系的重要性,而不是剝離環(huán)境后,片面地看待所謂的藝術(shù)“重要性”。邱志杰表示:“重要的不是藝術(shù),不要擔心‘藝術(shù)脫離生活怎么辦?’,要擔心生活脫離了藝術(shù)怎么辦……藝術(shù)是一種方式”。


三、從未停止的“文藝復興”

從城邦到城鎮,從彼特拉克到馬基雅維利,從現實(shí)主義框架到個(gè)體思考的自由精神。來(lái)自意大利托斯卡納的常青畫(huà)廊與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沿著(zhù)亞平寧半島歷史脈絡(luò )的墻垣,以當代藝術(shù)手段深入到這片在藝術(shù)史上充滿(mǎn)里程碑意義,全世界藝術(shù)家都心之向往的土地上。不斷推進(jìn)、根植自己的藝術(shù)理想,宣講自身對人文主義精神和當代藝術(shù)之于當代生活、在地化思考的真實(shí)意義,并試圖從托斯卡納再度出發(fā),將這樣的藝術(shù)理想在全球范圍內蔓延、復興。

13151702199340_.pic.jpg

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項目 (部分內容),來(lái)源: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常青畫(huà)廊在商業(yè)運營(yíng)上的成功,除了在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象牙塔中和藝術(shù)市場(chǎng)上的研究成果,也離不開(kāi)其自身(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對于社會(huì )公益和藝術(shù)與人文價(jià)值的持續探討和深耕,他們所付諸的、行之有效的一列舉措和所得成就,為常青的“常青”奠定了深厚的賦能與成功的基礎。

其項目的“公共性”也已不僅僅體現在所在場(chǎng)域或藝術(shù)作品形式本身的言說(shuō),這也是常青畫(huà)廊作為西方代表性成熟畫(huà)廊品牌身份得以數十年來(lái)持續、平穩運營(yíng)的關(guān)鍵之一。巧合的是,“常青”無(wú)論是中文譯名或英文原名“continua”,在彼此所在的語(yǔ)言系統中都有著(zhù)類(lèi)似“連續性”和“可持續性”的語(yǔ)意。

WechatIMG1316.jpg

藝術(shù)之藝術(shù)(Arte all'Arte)項目 (部分內容),來(lái)源: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或許,“遙遠”的 90 年代和本世紀初之頓感、質(zhì)樸,不能將“熱點(diǎn)議題”像當今社交媒體時(shí)代中那樣成為運動(dòng)式的發(fā)酵,也無(wú)法同“網(wǎng)紅藝術(shù)”比拼視覺(jué)和“#話(huà)題”的沖擊,但因有這樣的早期探索,我們仍可以相信人文主義精神不會(huì )落寞,仍可相信托斯卡納的文藝復興沒(méi)有遠去,仍可相信當代藝術(shù)的“常青”。

注釋?zhuān)?/p>

1、常青畫(huà)廊(galleria continua)于2004年參加了位于改造前的798廠(chǎng)區的北京首個(gè)當代藝術(shù)博覽會(huì ),并在2005年于798開(kāi)設新空間,其位于北京 798空間的正式開(kāi)設,填補了西方畫(huà)廊在中國本土經(jīng)營(yíng)案例的空白。

2、普拉托市,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納的一座小城,其東南最近處距佛羅倫薩不到 20 公里。

撰文|王宗亮

圖|藝術(shù)管理與教育學(xué)院、常青藝術(shù)協(xié)會(huì )

責編|余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