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講座|劉鼎、盧迎華:重新認識“我們的世界”——從第八屆橫濱三年展的策展經(jīng)歷談起

時(shí)間: 2023.11.30

58321703570689_.pic.jpg講座海報

2023年11月30日,2024年第八屆橫濱三年展的藝術(shù)總監劉鼎、盧迎華應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人文學(xué)院宋曉霞教授的邀請,在線(xiàn)上舉行了題為《重新認識“我們的世界”——從第八屆橫濱三年展的策展經(jīng)歷談起》的演講,在距離三年展開(kāi)幕不到半年之際,分享了他們在策劃此次三年展的過(guò)程中所開(kāi)展的研究、考察和各項籌備工作。58331703570695_.pic.jpg宋曉霞教授主持講座

講座由宋曉霞教授主持,她先介紹了藝術(shù)家、策展人劉鼎與北京中間美術(shù)館館長(cháng)盧迎華的藝術(shù)實(shí)踐與策展經(jīng)歷,并以自己開(kāi)設的研究生課程《全球視野下的當代藝術(shù)研究》為引,說(shuō)明了本次講座的緣起,回顧了劉鼎與盧迎華在近十年的策展實(shí)踐,稱(chēng)其目標是以思想史的視野與人文主義的關(guān)懷,多角度描摹中國當代藝術(shù)和當代中國的歷史與現實(shí)。2021年底,劉鼎與盧迎華提出以“野草——我們的生活”作為第八屆橫濱三年展的展覽主題,嘗試在全球化發(fā)展更加復雜的挑戰下,展開(kāi)與不同社會(huì )文化語(yǔ)境的藝術(shù)家同行之間的互動(dòng)交流。宋教授將他們的工作方法總結為“從當下歷史地看”,認為這對我們重新認識與思考當下與未來(lái)人與世界的關(guān)系具有積極的意義。

58341703570699_.pic.jpg劉鼎、盧迎華演講

劉鼎與盧迎華的演講分為三個(gè)部分。第一部分是盧迎華帶來(lái)的橫濱三年展提案經(jīng)歷分享;第二部分是他們對國際性大型雙三年展的展覽模式進(jìn)行梳理、反思與重新認識;第三部分由劉鼎分享在策劃本次橫濱三年展過(guò)程中的思考與討論。截止到講座之際,橫濱三年展的網(wǎng)站上已經(jīng)更新了80%的參展藝術(shù)家名單,完整名單預計會(huì )在2024年1月公布。在距離第八屆橫濱三年展開(kāi)幕最后一百天左右的節點(diǎn)上,本次講座恰好成為了對過(guò)往工作進(jìn)行階段性總結與共同討論的平臺。


一、緣起:橫濱三年展的提案經(jīng)歷

2021年12月15號,國內正處于疫情防控的焦灼狀態(tài)下,劉鼎與盧迎華的郵箱收到了橫濱三年展的策展邀請信,在充滿(mǎn)不確定與隔離感的氛圍中,這封邀請信一方面帶來(lái)了人心的振奮與鼓舞,另一方面也推動(dòng)了例外狀態(tài)下的沉思與交流。借此,盧迎華以橫濱三年展為例介紹了大型雙三年展的工作模式。橫濱三年展由其組委會(huì )成員推薦潛在的策展人,出具短名單,并再向名單中的成員發(fā)出提交展覽提案的邀請。為此,劉鼎與盧迎華結合疫情期間的體驗與思考,經(jīng)過(guò)前期的研究與準備,在次年1月20日如期給出了一份兩頁(yè)的展覽提案《野草:重訪(fǎng)生活的哲學(xué)》,討論在停滯時(shí)期,我們的生活與社會(huì )的邏輯與組織方式,并認為這是應該做重新思考和重新清理的一個(gè)節點(diǎn)。展覽的主標題取自魯迅在20年代寫(xiě)的散文集《野草》,副標題展示了他們希望重新思考今天的生活的訴求。

在提交展覽提案后,2022年的大年初一下午,劉鼎與盧迎華通過(guò)zoom線(xiàn)上會(huì )議的方式與第八屆橫濱三年展藝術(shù)總監遴選委員會(huì )進(jìn)行面談,委員會(huì )的主席為日本后現代主義批評家、哲學(xué)家淺田彰(Asada Akira),成員既包括藝術(shù)家,也包括藝術(shù)史家,還有其他國際大型雙三年展的策展人與主席。劉鼎與盧迎華在線(xiàn)上面談后一月余的時(shí)間內就收到了委員會(huì )的最終決定,由他們來(lái)策劃第八屆橫濱三年展。

58351703570704_.pic.jpg

“野草——我們的生活”第八屆橫濱三年展,橫濱美術(shù)館、舊第一銀行橫濱支行、BankART KAITO,2024.3.15-6.9

橫濱三年展由橫濱市政府與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兩個(gè)機構共同主辦,大多數的工作是由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的策展團隊和學(xué)術(shù)團隊和劉鼎與盧迎華共同執行。盧迎華回顧了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的館長(cháng)和策展團隊的過(guò)往工作,梳理了美術(shù)館方面對疫情之后重啟三年展的愿景和期待,這個(gè)新愿景建立在疫情影響下的上一屆三年展,通過(guò)遠程布展與交流最終順利舉辦的基礎上,主要分為兩個(gè)方面,在概念方面,一是向外看,美術(shù)館方面希望讓2000年成立以來(lái)具有強烈本土性的橫濱三年展,能夠更多地與國際的、全球的藝術(shù)社區產(chǎn)生連接;二是向內看,他們希望能夠重訪(fǎng)橫濱這一港口城市獨特的歷史與思想資源。在組織方面,美術(shù)館方面也有對于雙三年展這一展覽形式本身被景觀(guān)化強烈的不滿(mǎn)足感,希望這一屆的三年展能有所突破。為此,盧迎華針對雙三年展的展覽模式進(jìn)行了歷史的梳理,以尋求突破的路徑。


二、反思:雙三年展模式的歷史回溯

雖然以威尼斯雙年展為代表的雙三年展模式在19世紀末已經(jīng)出現,但其大規模興起是在新自由主義經(jīng)濟與全球化加速發(fā)展的20世紀90年代。盧迎華認為,雙三年展不僅生產(chǎn)對當代藝術(shù)的認知,還生產(chǎn)了對當代藝術(shù)價(jià)值判斷的評價(jià)體系,因此,重新評估雙三年展的展覽模式背后的思想資源、形成過(guò)程與局限性,對于在當下這個(gè)重新敞開(kāi)的世界里策劃三年展有著(zhù)警醒作用。

58361703570709_.pic.jpg展覽“巨浪與余音——后現代主義與全球80年代”,北京中間美術(shù)館,2021

要回溯國際大型雙三年展的歷史淵源,盧迎華將目光放回20世紀80年代,阿瑟·丹托(Arthur C.Danto)與漢斯·貝爾廷(Hans Belting)等人不約而同提出的藝術(shù)終結論。實(shí)際上,他們所說(shuō)的是一種單向線(xiàn)性的、現代主義的藝術(shù)史觀(guān)的終結,或者說(shuō)以往的敘述方式不再適用于當代藝術(shù)的創(chuàng )作現場(chǎng)。接著(zhù)盧迎華進(jìn)一步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以丹托對現成品藝術(shù)的反思為例討論當代藝術(shù)的緣起,不再崇尚形式至上,對各種邊界的反思成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基礎,藝術(shù)的機制,不管是藝術(shù)史、藝術(shù)評論這類(lèi)認知藝術(shù)的方式,還是藝術(shù)機構呈現藝術(shù)的關(guān)系都發(fā)生了深刻的變化。關(guān)于這個(gè)話(huà)題,劉鼎與盧迎華在2021年曾通過(guò)展覽《巨浪與余音——后現代主義與全球80年代》進(jìn)行探討,呈現后現代主義思潮的興起在全球不同的文化和政治語(yǔ)境當中對藝術(shù)的深刻影響。以往關(guān)于影響的討論,一般是以某個(gè)區域為原點(diǎn),逐漸傳遞到邊緣性的區域,產(chǎn)生某些創(chuàng )作形態(tài),然而在這個(gè)展覽中,劉鼎與盧迎華嘗試呈現一種更加平面的互相影響的模式,它不再是從一個(gè)區域傳遞到另一個(gè)區域,而是在不同語(yǔ)境下具有共識性的影響模式,由此突破了傳統“中心-邊緣”的思考模式,探討如何更平等地在一個(gè)全球互聯(lián)互動(dòng)的模式下看待各自具體的文化經(jīng)驗和創(chuàng )作淵源。

以藝術(shù)形式演進(jìn)為基本描述方法的傳統敘事模式不再適應全球化的現狀,由此帶來(lái)深刻的認知轉變影響了大量機構實(shí)踐和策展實(shí)踐的變化,盧迎華舉了兩個(gè)例子來(lái)說(shuō)明這一轉變。一是漢斯·貝爾廷和彼得·韋貝爾(Peter Weibel)在1989年共同創(chuàng )立的卡爾斯魯厄藝術(shù)與媒體中心(ZKM),另一個(gè)是1989年巴黎蓬皮杜藝術(shù)中心展覽“大地魔術(shù)師”(Les Magiciens de la Terre),前者將新媒體錄像藝術(shù)作為機構收藏展現,后者對大型展覽的形式轉變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這種轉變形成了一種新的展覽模式,在某個(gè)寬泛的議題下尋找不同文化語(yǔ)境的創(chuàng )作,與該議題發(fā)生關(guān)聯(lián),最終呈現一個(gè)萬(wàn)花筒式的全球藝術(shù)景觀(guān)。

58371703570715_.pic.jpg“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shù)雙年展”現場(chǎng)照片,1992

然而,盧迎華認為這種展覽模式是需要被重新評估與思考的。她以巴基斯坦移民藝術(shù)家拉希德·阿拉恩(Rasheed Araeen)的策展與藝術(shù)實(shí)踐為例,辨析非歐洲中心主義的敘事模式在呈現多樣性的同時(shí),也存在一種地緣身份符號化的危險。缺乏具體語(yǔ)境下的經(jīng)驗挖掘,會(huì )淪為形式化的表面平等。盧迎華進(jìn)一步借用學(xué)者汪暉的“去政治化”理論,描述了90年代中國語(yǔ)境里藝術(shù)實(shí)踐顯現出來(lái)的地緣身份符號化,她以批評家呂澎在1992年發(fā)起的“廣州雙年展”為例,指出呂澎建立了一整套批評家參與藝術(shù)市場(chǎng)的機制,在90年代中國市場(chǎng)經(jīng)濟改革的浪潮下,希望把當代藝術(shù)帶進(jìn)這個(gè)藝術(shù)市場(chǎng),將雙年展作為當代藝術(shù)合法化的路徑。

另外,70年代之后批評理論式微,而在90年代,新自由主義經(jīng)濟興起的時(shí)空條件下,文化產(chǎn)業(yè)被推到了前臺,隨著(zhù)這一變化,策展課程也在走向學(xué)科化,比如阿姆斯特丹當代藝術(shù)中心(De Appel)的策展計劃(The Curatorial Programme),成為文化產(chǎn)業(yè)中的一個(gè)生產(chǎn)環(huán)節,策展變成一種文化研究的工作手法。這種社會(huì )氛圍影響了雙三年展的策展方式,很多城市將雙三年展作為城市激活的策略,蜻蜓點(diǎn)水式的文化研究主導下的策展模式,塑造了全球藝術(shù)的蔚然大觀(guān)。

58381703570789_.pic.jpg

【美】e-flux journal:《什么是當代藝術(shù)?》,陳佩華、蘇偉等譯,金城出版社,2012年

藝術(shù)世界的深刻變化使歐美藝術(shù)史家與策展人產(chǎn)生了危機感,并對此進(jìn)行反思,嘗試梳理、定義和歷史化全球藝術(shù)與89以來(lái)的當代藝術(shù)。盧迎華例舉了大量案例,如貝爾廷的ZKM與全球當代項目,中央圣馬丁學(xué)院通過(guò)展覽進(jìn)行自我歷史化的努力,延斯?霍夫曼(Jens Hoffmann)創(chuàng )辦的雜志《展覽主義者》(The EXHIBITIONIST),以及美國e-flux的《什么是當代藝術(shù)?》,在這本書(shū)中,盧迎華表達了回到當代的愿景,希望在全球敘事里建立我們自己的敘事,而不應該用書(shū)中的十一套敘事來(lái)套用不同世界的經(jīng)驗。

由此,盧迎華引出了他們在深圳的OCAT當代藝術(shù)空間做的兩個(gè)展覽《小運動(dòng)——當代藝術(shù)中的自我實(shí)踐》和《偶然的信息:藝術(shù)不是一個(gè)體系,也不是一個(gè)世界》以及借助中間美術(shù)館所做的系列講座“中國作為問(wèn)題”,提出“自我實(shí)踐”的內在機理,回到更內在的創(chuàng )作原點(diǎn)而非地緣身份之類(lèi)的外在標準。劉鼎與盧迎華的策展工作在這一過(guò)程中發(fā)生了轉向,深入到藝術(shù)史的內部去重新觀(guān)看某一個(gè)歷史時(shí)段、某一個(gè)體的實(shí)踐,以個(gè)體在這個(gè)具體的時(shí)空當中創(chuàng )作的脈絡(luò )來(lái)重新思考藝術(shù)史的書(shū)寫(xiě),而不是借用已有的概念或理論表述方法,來(lái)直接套用不同的歷史時(shí)空和不同的個(gè)人。這樣的想法也貫穿了本次橫濱三年展的策劃當中。

58391703570794_.pic.jpg《小運動(dòng)——當代藝術(shù)中的自我實(shí)踐》,OCAT深圳館,2011

58401703570798_.pic.jpg

《偶然的信息:藝術(shù)不是一個(gè)體系,也不是一個(gè)世界》,OCAT深圳館,2012年

最后,盧迎華批判了從2022年開(kāi)始各大雙三年展的密集展開(kāi)給大眾帶來(lái)的疲憊感,并分析這種疲憊感來(lái)源于雙三年展的景觀(guān)化、體制化,以及大眾對資本的不信任。以威尼斯雙年展與巴塞爾博覽會(huì )的比對為例,雙三年展失去了與博覽會(huì )的區分度,景觀(guān)式的生產(chǎn)使其缺失了某種歷史維度。

58411703570802_.pic.jpg橫濱三年展工作辦公室,攝于2022年

由此,盧迎華分享了橫濱三年展的區域性及其帶來(lái)的特殊體驗。橫濱三年展普遍都是采用日本的策展人來(lái)策劃,直到第七屆才開(kāi)始向全球的策展人發(fā)出邀請,但是以往也經(jīng)常邀請藝術(shù)家來(lái)策劃展覽。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自從上一屆三年展舉辦后就閉館進(jìn)行大型內部整修,所以本次三年展會(huì )是在重新開(kāi)館的第一次展覽,意義非凡。


三、建構:橫濱三年展的策展實(shí)踐

劉鼎總結了盧迎華的演講,強調其中的共識性,并指出八九十年代的中國藝術(shù)批評缺乏理論化,引出了三年展工作的進(jìn)一步推進(jìn)過(guò)程,討論策展實(shí)踐如何抵御新興思潮的動(dòng)態(tài)僵化,尤其是疫情對世界帶來(lái)巨變之后如何利用創(chuàng )作實(shí)踐,將感覺(jué)與現象問(wèn)題化、理論化。劉鼎分享了他通過(guò)全球旅行,進(jìn)入各個(gè)不同語(yǔ)境的藝術(shù)家工作室的過(guò)程。劉鼎的第一站來(lái)到了荷蘭,從蒙德里安基金會(huì )(Mondriaan Fund)的邀請開(kāi)始,轉移到帶有普遍主義的文化語(yǔ)境中給他帶來(lái)一種重新與世界產(chǎn)生鏈接的感覺(jué)。此后,他一路沿著(zhù)阿姆斯特丹-米蘭-巴黎-東京-奧斯陸-哥本哈根-根特-布魯塞爾,進(jìn)行了一個(gè)大范圍的全球旅行,通過(guò)與藝術(shù)家面對面的溝通與觀(guān)察,對世界的變化與自身的位置產(chǎn)生了更加深刻的具身體驗,同時(shí)也進(jìn)一步理解了大眾對雙三年展的藝術(shù)景觀(guān)的渴望,與展覽對思想資源深入呈現之間的矛盾,以及策展人在面對這一矛盾時(shí)的無(wú)力感。

58421703570808_.pic.jpg

第八屆橫濱三年展主要場(chǎng)地: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舊第一銀行橫濱支行、BankART KAITO

帶著(zhù)這種感悟,劉鼎回到橫濱三年展的討論中,將展覽的名字重新修改為《我們的生活》,以貼近東亞的思想、生活與現場(chǎng)。橫濱三年展的主要場(chǎng)地有三個(gè),包括橫濱現代美術(shù)館、橫濱老銀行和倉庫改造的藝術(shù)中心,也包括了橫濱最大的商場(chǎng)的公共空間,換言之,這是一個(gè)遍布在整個(gè)城市的三年展,因此還要考慮城市本身的歷史。劉鼎接下來(lái)介紹了策展團隊的實(shí)地調研經(jīng)歷,深刻地意識到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與福島核災之后,日本的社會(huì )與文藝界產(chǎn)生對過(guò)往陣痛經(jīng)歷徹底告別的思想轉變,走向一種更具活力的、飽滿(mǎn)的藝術(shù)狀態(tài)。

為呈現這種變化,劉鼎在展覽中策劃了“生活目錄”的環(huán)節,集結2000年以來(lái)東亞思想運動(dòng)中的重要思想家、理論家、社會(huì )實(shí)踐者等所謂“思想同行者”的文本,進(jìn)行思想史的梳理,變成平行于現實(shí)生活的思考,呈現被主流社會(huì )規約所忽視的實(shí)踐在一定時(shí)空范圍內理論化的成果,在思想層面幫助理解我們所面對的僵化的現實(shí),體現不同社會(huì )語(yǔ)境中的共識性。

58431703570845_.pic.jpg

本次展覽主視覺(jué)參考世界上各種關(guān)于“營(yíng)地”的形態(tài)

而后,劉鼎介紹了展覽的主視覺(jué)概念:營(yíng)地。策展團隊邀請了不同藝術(shù)家制造了不同風(fēng)格的營(yíng)地,呈現在不同社會(huì )危機中動(dòng)態(tài)的生活經(jīng)驗,將“營(yíng)地”納入生活的規則中,納入已有的固定的生活秩序中,作為常態(tài)來(lái)思考。這一靈感源自魯迅《野草》的文本,探討在動(dòng)蕩的現實(shí)社會(huì )中,如何尋找自我,如何尋找錨點(diǎn),以及錨點(diǎn)的固定與漂移的問(wèn)題。最后劉鼎簡(jiǎn)單預告了橫濱三年展的展覽內容,共同期待明年3月15日三年展的開(kāi)幕。


四、回應:觀(guān)眾問(wèn)答環(huán)節

宋曉霞教授對劉鼎與盧迎華的演講進(jìn)行分別的總結,并進(jìn)一步追問(wèn)他們如何借助魯迅的《野草》與橫濱三年展進(jìn)行對話(huà)。劉鼎與盧迎華回應道,《野草》是他們思想的啟發(fā)點(diǎn),以呈現百年來(lái)現代性對東亞社會(huì )生活的規約,討論在歷史緊急情況里個(gè)人的能動(dòng)性是如何被使用和發(fā)展的問(wèn)題。他們進(jìn)一步考察了對魯迅思想產(chǎn)生影響的日本思想家廚川白村的思想,討論個(gè)人如何將社會(huì )思想資源內化于自身和外化成作品的方法。另外,他們在展覽中也在藝術(shù)上進(jìn)行探索,討論了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思想動(dòng)力之間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強調對藝術(shù)家思想動(dòng)力連接視覺(jué)表達的深入考察,在展覽語(yǔ)言上探討思想動(dòng)力如何形成展覽景觀(guān)。展覽語(yǔ)言所以不光是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也有策展人的創(chuàng )作。也有思想同行者的創(chuàng )作,可以說(shuō)是重新書(shū)寫(xiě)了一部今天的《野草》。

在講座的聽(tīng)眾提問(wèn)環(huán)節,對于“當代藝術(shù)系統中個(gè)體實(shí)踐的價(jià)值判斷”問(wèn)題,盧迎華強調個(gè)體與系統并非互相排斥的關(guān)系,個(gè)體的認知塑造了系統的行為,系統的邊界源自個(gè)體無(wú)意識的思維慣性。她指出,在這個(gè)系統中對邊界的來(lái)源進(jìn)行深究,個(gè)體就可能在行動(dòng)與思想上不被系統所鉗制,系統本身就是由個(gè)體組成,應當更多去探索個(gè)體在系統中扮演的角色,以一種靈動(dòng)的認知在互動(dòng)中與系統產(chǎn)生對話(huà)。

在回應“社會(huì )主義現實(shí)主義的話(huà)語(yǔ)邏輯指代”的問(wèn)題中,劉鼎梳理了社會(huì )主義現實(shí)主義從文藝座談會(huì )以來(lái)的的發(fā)展歷史,社會(huì )主義現實(shí)主義的語(yǔ)匯變化影響了至今的整個(gè)思維邏輯結構和對問(wèn)題判斷的結構,背后的思想動(dòng)力不同形成了藝術(shù)判斷的不同,如果只著(zhù)眼于形式問(wèn)題是遠遠不夠的,只有仔細甄別每一次曲折演進(jìn)的問(wèn)題化過(guò)程,才能理解中國現當代思想史中的重點(diǎn),理解當下的中國現實(shí),以及中國與全球鏈接過(guò)程中的誤差。誤差能夠體現出不同思想價(jià)值在不同文化場(chǎng)域中的方向與重點(diǎn),從而讓人們更好地理解在當下的文化語(yǔ)境中邊界與錨點(diǎn)之所在。劉鼎認為,社會(huì )主義現實(shí)主義是一個(gè)幽靈,始終支配和制約我們,只有理解這種支配和制約才能理解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問(wèn)題的本質(zhì)。

接下來(lái)兩個(gè)問(wèn)題討論“個(gè)體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以及“當代中國語(yǔ)境下藝術(shù)家如何兼顧和保持創(chuàng )作的主體性,思想性和政治性?”劉鼎通過(guò)探討個(gè)體與社會(huì )制度在不同歷史階段、政治制度和社會(huì )生產(chǎn)能力下的僵化問(wèn)題進(jìn)行回應,強調了價(jià)值觀(guān)蔓延可能導致個(gè)體僵化的問(wèn)題,但人類(lèi)作為容易適應的動(dòng)物,面對僵化的問(wèn)題需要反抗,同時(shí)人類(lèi)存在一種超越現有價(jià)值觀(guān)與否定某種價(jià)值觀(guān)的能動(dòng)性,這種能動(dòng)性在不同文化和意識形態(tài)中都能展開(kāi)持續性的探索,最終他呼吁以動(dòng)態(tài)的、超越性的視角來(lái)思考和解決這些問(wèn)題。盧迎華強調回歸具體語(yǔ)境,并非將自我從系統中抽離,而是把個(gè)體放進(jìn)具體的復雜坐標系中動(dòng)態(tài)地自我審視,個(gè)體的所作所為就是個(gè)體的主動(dòng)性所在。

在創(chuàng )作語(yǔ)言方面,劉鼎回應了“如何權衡形式技術(shù)與內容觀(guān)念、避免淪為匠人或者點(diǎn)子藝術(shù)家?”的問(wèn)題。他先鋪墊了觀(guān)念藝術(shù)對當代藝術(shù)界的影響以及在中國的現狀,給出對年輕藝術(shù)家的建議,他認為,擁有獨特的思想探索和興趣是關(guān)鍵。藝術(shù)家需要投入時(shí)間去發(fā)展自己的思想事業(yè),并不斷展開(kāi)探索,而不是僅僅依賴(lài)于某些議題或某種藝術(shù)技法。

最后兩個(gè)問(wèn)題回到雙三年展的策展模式與展覽概念上,劉鼎回應了雙三年展景觀(guān)化的問(wèn)題,并認為當代社會(huì )文化生活的表達方式里面,要允許其出現世俗化的一面。這一現象對于藝術(shù)界的從業(yè)人員提出了一個(gè)非常高的要求,也就是如何去甄別文化現象和文化生活的學(xué)術(shù)價(jià)值與世俗意義。對于“個(gè)體的人對生活真正的掌控”這一難題,劉鼎以??碌臋嗔碚摓槔?,指出本次橫濱三年展將展示被監控的現實(shí)下個(gè)體依舊有逃逸的空間,他強調不要把個(gè)人與系統分裂開(kāi)來(lái)看,而是將其視為一種動(dòng)態(tài)關(guān)系,這種復雜性需要深入的具身實(shí)踐和體會(huì )。

本次講座圓滿(mǎn)結束,劉鼎與盧迎華通過(guò)分享橫濱三年展的策展經(jīng)歷,聚焦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思想動(dòng)力之間關(guān)系探討的實(shí)踐行動(dòng)。講座最后,兩位主講人期待2024年3月15日開(kāi)幕的橫濱三年展,能夠與我們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思想實(shí)踐形成積極的對話(huà)。

本次講座錄像請見(jià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WN41177pQ/?share_source=copy_web&vd_source=c0d4901faa8783f34c4fdda60b392a02

延展閱讀  

1、《小運動(dòng)——當代藝術(shù)中的自我實(shí)踐》,作者:劉鼎、盧迎華、蘇偉,出版社: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日期:2011年9月。

2、《偶然的信息——藝術(shù)不是一個(gè)體系,也不是一個(gè)世界》,作者:劉鼎、盧迎華、蘇偉,出版社:嶺南美術(shù)出版社,日期:2012年5月。

3、《個(gè)體經(jīng)驗——1989-2000年中國當代藝術(shù)實(shí)踐的對話(huà)與敘述》作者:劉鼎、盧迎華、蘇偉,出版社:嶺南美術(shù)出版社,日期:2013年。

4、訪(fǎng)談︱超越“85新潮”:1980年代中國藝術(shù)的再當代過(guò)程: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579611。

5、《中國作為問(wèn)題》第1-5輯,主編:盧迎華,中間美術(shù)館。

6、《現代主義之后的藝術(shù)史》(Art History after Modernism),作者:[德]漢斯·貝爾廷(Hans Belting),譯者:蘇偉,評注:盧迎華,出版社:金城出版社,日期:2014年3月。

撰文|黃心儀

校對|曹立瑤

相關(guān)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編輯|藝訊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