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學(xué)術(shù)綜述|“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研討會(huì )在京召開(kāi)

時(shí)間: 2023.11.17

2023年是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十周年, 11月6日,由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研究》編輯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教育研究中心、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文藝評論研究中心共同主辦的“‘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電教學(xué)術(shù)報告廳召開(kāi)。

“‘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中國美協(xié)建筑藝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呂品晶教授出席會(huì )議開(kāi)幕式并致辭,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研究員、博導王鏞,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羅世平,北京大學(xué)博雅特聘教授、博導、元培學(xué)院導師李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研究雜志社社長(cháng)張鵬,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秘書(shū)、《美術(shù)》雜志編輯部主任吳端濤,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博導尚輝,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科研處處長(cháng)于洋,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劉禮賓,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教育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馬菁汝,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文藝評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傅怡靜參加會(huì )議并做研討發(fā)言。會(huì )議開(kāi)幕式由傅怡靜主持。

640-2.jpg“‘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研討會(huì )嘉賓合影

640-3.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中國美協(xié)建筑藝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呂品晶致辭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中國美協(xié)建筑藝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呂品晶在致辭中表示,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dòng)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和世界和平發(fā)展的重要動(dòng)力?!耙粠б宦贰辈粌H是一條經(jīng)濟發(fā)展之路,更是一條文明和文化的交流互鑒之路。藝術(shù)互鑒是一種跨文化交流的方式,同時(shí)也是文化傳播的重要途徑。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歷史上的老一輩藝術(shù)家、學(xué)者曾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地區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和理論研究中結下豐碩成果。作為新時(shí)代藝術(shù)家、學(xué)者,我們要進(jìn)一步增強文化自信,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融匯中華文明和人類(lèi)文明的優(yōu)秀成果,深入推進(jìn)“一帶一路”相關(guān)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和理論研究,書(shū)寫(xiě)民心相通、文明互鑒、發(fā)展成果共享的多彩篇章,為“一帶一路”教育及文化互鑒傳播與交流提供重要學(xué)術(shù)支持。

研討會(huì )分為上下兩場(chǎng),第一場(chǎng)由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教育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馬菁汝主持。五位發(fā)言學(xué)者就他們圍繞“一帶一路”沿線(xiàn)文化交流視野之下藝術(shù)互鑒的相關(guān)研究進(jìn)行了精彩發(fā)言。

640.png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研究員、博導王鏞作主題演講《絲綢之路與佛教藝術(shù)東漸》

首位發(fā)言學(xué)者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研究員、博導王鏞的演講主題為《絲綢之路與佛教藝術(shù)東漸》,他首先深入淺出地向大家回顧了佛教藝術(shù)經(jīng)由絲綢之路東漸過(guò)程中為適應儒家審美觀(guān)念所發(fā)生的變化,重點(diǎn)介紹了印度佛像傳播的具體路徑與中介,從印度阿旃陀石窟降魔變中表現女性人體美的魔女形象,到克孜爾石窟第76號窟壁畫(huà)中的女性特征削弱的魔女形象,再到敦煌莫高窟第254窟降魔變中的著(zhù)裝魔女,展示出印度佛教藝術(shù)經(jīng)由南北兩路絲綢之路傳播的中國化歷程。

此后,中國人在佛像及繪畫(huà)中“改梵為夏”,創(chuàng )立出自家樣式。在并稱(chēng)為“四家樣”的風(fēng)格樣式中,仍可見(jiàn)中國佛像與印度笈多馬圖拉式薄衣貼體樣式的關(guān)聯(lián)。相關(guān)例證同樣可見(jiàn)于云岡石窟的曇曜五窟、龍門(mén)石窟奉先寺的盧舍那大佛、青州佛像等中國佛教造像所受到的笈多樣式影響,以及凹凸退染法可能通過(guò)犍陀羅輾轉傳入中國,繼而影響張僧繇的凹凸畫(huà)法,從而使凹凸退暈法傳播甚廣。以上例證,均顯現出中國接受外來(lái)文化影響過(guò)程中進(jìn)行選擇、取舍與改造的過(guò)程,外來(lái)文化因素移植進(jìn)入中國本土文化語(yǔ)境之后,在適應中國固有文化傳統和中國社會(huì )主流意識形態(tài)的過(guò)程中產(chǎn)生了移植與變異,這進(jìn)一步衍生出佛教美術(shù)的本土化特征。印度佛教藝術(shù)經(jīng)由絲綢之路的東漸過(guò)程是中外文化藝術(shù)交流史上的重要篇章,由此可證,絲綢之路不僅是經(jīng)濟范圍之路,也是文化交流之路,不同的文化在交流與互鑒中,推進(jìn)新的文化形態(tài)和藝術(shù)樣式的產(chǎn)生。佛教經(jīng)由絲綢之路的傳播,造就了奇偉宏麗的中國佛教藝術(shù),使得亞洲佛教藝術(shù)在中國發(fā)揚光大,于東方乃至世界藝術(shù)史上大放異彩。

640-1.pn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羅世平作主題演講《絲路畫(huà)識:胡漢美術(shù)在絲路的對話(huà)》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羅世平的研究題目為《絲路畫(huà)識:胡漢美術(shù)在絲路的對話(huà)》,聚焦考察了中國東部廊道對于歷史上各族群在文化藝術(shù)交流對話(huà)中的重要作用。以中國先秦至秦漢時(shí)期的圖像敘事為例,中國傳統圖像敘事組織時(shí)間、空間與內容的方式是以由東向西為主的,如洛陽(yáng)卜千秋墓脊頂壁畫(huà),體現出了中國早期傳統中多見(jiàn)的長(cháng)卷式構圖形式,其傳承可見(jiàn)顧愷之《洛神賦圖》等從右往左展開(kāi)敘事的長(cháng)卷式構圖,此種中國傳統的圖像敘事方式在敦煌第428窟的構圖中亦可見(jiàn)到。

佛教傳入中國后,圖像敘事方式發(fā)生變化,出現了多種繪畫(huà)圖式。以石窟壁畫(huà)和墓葬壁畫(huà)為例,多種圖像敘事包括中心式、對稱(chēng)式、右旋式與論辯式等等。羅世平分別以敦煌第254窟“薩埵以身飼虎本生”,西安史君墓石堂中受拜火教影響其圖像敘事由西向東進(jìn)行的右旋式構圖,敦煌第103窟維摩詰經(jīng)變圖的論辯式,敦煌唐代時(shí)期經(jīng)變畫(huà)中使用的伊字三點(diǎn)式構圖,以及安伽墓石刻圖像等例證,詳細說(shuō)明了中國傳統圖像敘事的變化。這些通過(guò)絲綢之路傳入,多樣展開(kāi)的繪畫(huà)敘事方式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原有的圖像敘事。

其次,隨著(zhù)絲綢之路成為歐陸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并伴隨著(zhù)佛教和三夷教的傳播,西域胡人將西域圖像敘事和繪畫(huà)技法傳入了中國,其中包括體積感的造型、鐵線(xiàn)描法、凹凸式退暈法,以及胡畫(huà)使用胡桃油作畫(huà)的技法等等。這些源自西域的繪畫(huà)技法與敘事方式經(jīng)歷漢、魏、南北朝、隋唐,西域胡畫(huà)與漢地畫(huà)風(fēng)的交流互動(dòng),進(jìn)一步融入到中國本土世俗繪畫(huà)中。通過(guò)絲綢之路胡漢畫(huà)風(fēng)的匯通,新的技法、造型、圖像敘事層面融入到中國美術(shù)的傳統之中,形成中國美術(shù)開(kāi)放的文明體系。

640-4.jpg北京大學(xué)博雅特聘教授、博導、元培學(xué)院導師李凇作主題演講《中國雄獅的相貌——從1678年葡萄牙送給康熙皇帝的獅子說(shuō)起》

北京大學(xué)博雅特聘教授、博導、元培學(xué)院導師李凇的匯報題目是他近年來(lái)的研究,題為《中國雄獅的相貌——從1678年葡萄牙送給康熙皇帝的獅子說(shuō)起》。他梳理了康熙十七年葡萄牙使者向清廷獻獅事件,意大利傳教士利類(lèi)思編撰《獅子說(shuō)》,以及獅子從明初開(kāi)始通過(guò)陸路與海路來(lái)華的相關(guān)歷史文獻,李凇試圖考察在先秦文獻中被稱(chēng)為“狻猊”的獅子形象,如何受到“獅子外交”影響所產(chǎn)生的圖像變化過(guò)程。他通過(guò)明代前期曾出現過(guò)的“真”獅子圖像,如宮廷繪畫(huà)中開(kāi)始出現較多更為逼真的獅子圖像,北京法海寺明代壁畫(huà)與明代卷軸畫(huà)、水陸畫(huà)、壁畫(huà)、雕刻中的獅子圖像的眉、尾、鬃毛、毛色、性別區分等造型特征,認為明代對于獅子的描繪可分為傳統的獅子與寫(xiě)實(shí)的獅子兩種不同的造型方式,前者接近先秦文獻中便有記載的“狻猊”,后者則更接近由外交所呈的真獅形象。但到了清乾隆時(shí)期,出于回歸傳統的考慮,所造獅子圖像再次銜接其作為神圣圖像的文化屬性,因而重歸神性。通過(guò)對于明清兩代獅子圖像的考察,將“自然之獅”與“文化之獅”之辨,置入其原有歷史語(yǔ)境中,以重思圖像背后復雜的傳承關(guān)系與文化屬性,建立今人對于獅子圖像的貼切解讀。

640-2.pn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研究雜志社社長(cháng)張鵬作主題演講《絲路視野下的中非藝術(shù)交流與互鑒》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研究雜志社社長(cháng)張鵬的發(fā)言主題為《絲路視野下的中非藝術(shù)交流與互鑒》,在發(fā)言中,張鵬首先回顧了近年來(lái)中非關(guān)系的重要事件,這些事件也預示著(zhù)如何面對世界多極化與文化的多樣性,如何傳承發(fā)展中非藝術(shù)的傳統和互鑒交流已成為時(shí)代重要命題。她以比對當今世界地圖與明代繪制的世界地圖為切入點(diǎn),從世界史角度看來(lái),對非洲的偏見(jiàn)是十九世紀殖民擴張時(shí)代的產(chǎn)物,這也影響了非洲藝術(shù)在世界藝術(shù)史語(yǔ)境里面的分類(lèi)。張鵬指出,有大量可考歷史遺存見(jiàn)證著(zhù)非洲與世界各地的交往與文化交流,顯現出非洲大陸具有驚人的文化多樣性與生態(tài)多樣性,以及稱(chēng)著(zhù)于世的藝術(shù)視覺(jué)沖擊力與獨創(chuàng )性。而從中國的歷史角度看來(lái),中非自古以來(lái)?yè)碛袦Y遠流長(cháng)的互動(dòng)交往歷史與傳統友誼,且極少有偏見(jiàn)。

宋元以來(lái)中非交往領(lǐng)域不斷拓展,程度不斷加深,隨著(zhù)海上絲綢之路逐漸活躍,中國對非洲的認識與研究也進(jìn)一步提升。如宋代趙汝適著(zhù)作《朱藩志》等史籍文獻中同樣展現出中國與非洲文化藝術(shù)互動(dòng)交流的悠久歷史。新中國成立后,中非研究史從第一代中國非洲研究學(xué)者夏鼐先生的工作開(kāi)始,從夏鼐先生開(kāi)啟的工作延續到今天,形成分布于全國的非洲研究機構、智庫以及相關(guān)學(xué)科研究領(lǐng)域,中非合作的研究成果源源不斷地涌現出來(lái)。近年中國與非洲聯(lián)合考古的成果也不斷揭示出,非洲大陸與中國以及其他亞洲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lái)、文化交流與人口遷徙等方面的聯(lián)系,豐富了我們對于中非文明交流的認識。通過(guò)考察中非藝術(shù)交流與互鑒的歷史與今天的發(fā)展,無(wú)論中非關(guān)系還是其他區域性研究合作,都要求打造扎實(shí)的思想文化和現實(shí)基礎,塑造新型國際知識體系,弘揚絲路精神,共同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

640-5.jpg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秘書(shū)、《美術(shù)》雜志編輯部主任吳端濤作主題演講《董希文20世紀40年代的西北寫(xiě)生與創(chuàng )作》

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秘書(shū)、《美術(shù)》雜志編輯部主任吳端濤的匯報《董希文20世紀40年代的西北寫(xiě)生與創(chuàng )作》聚焦在西北寫(xiě)生與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的材料梳理以及這段經(jīng)歷對董希文先生藝術(shù)生涯所產(chǎn)生的重要意義。董希文1942年至重慶參與教育部“第三次全國美術(shù)展覽會(huì )”,其參展作品《苗女趕場(chǎng)》源自董希文對于苗區的考察基礎之上,是藝術(shù)家在油畫(huà)中探索民族形式的初步實(shí)踐,他同時(shí)期接觸敦煌藝術(shù),讓董希文開(kāi)始踏上西北寫(xiě)生與創(chuàng )作之旅。

吳端濤通過(guò)考察董希文在敦煌研究院期間進(jìn)行臨摹工作之余創(chuàng )作的大量風(fēng)景寫(xiě)生,重要作品包括《敦煌莫高窟全景圖》,《敦煌塔姿》等,連同他所創(chuàng )作的大量人物速寫(xiě)作品,在南疆公路寫(xiě)生積累下豐富的西北生活素材,以及他兩度在貴州苗區的長(cháng)期創(chuàng )作生活,認為這些都為董希文日后對于色彩的塑造與油畫(huà)民族風(fēng)的探索作出了堅實(shí)的準備。西北寫(xiě)生與創(chuàng )作之行不僅豐富了藝術(shù)家的生活閱歷,加深他對于民族精神與民族藝術(shù)魅力的深刻認識,也讓藝術(shù)家深刻體會(huì )到國破家亡之際,個(gè)人命運與國家命運的緊密相連,這成為董希文藝術(shù)生涯中至關(guān)重要的積淀與蓄勢時(shí)期。

640-6.jpg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博導尚輝作主題演講《西行之旅對中國式現代美術(shù)的建構》

研討會(huì )進(jìn)行到下半場(chǎng),由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研究雜志社社長(cháng)張鵬進(jìn)行主持。下半場(chǎng)第一位發(fā)言學(xué)者,中國美協(xié)美術(shù)理論委員會(huì )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博導尚輝以《西行之旅對中國式現代美術(shù)的建構》為題,檢視了二十世紀中國美術(shù)史上著(zhù)名的西部之行的藝術(shù)家,如常書(shū)鴻、葉淺予、張大千、吳作人、董希文、趙望云等人如何從敦煌藝術(shù)中汲取藝術(shù)滋養,卻生發(fā)出不同面向的本土化自覺(jué)。他們在中國傳統藝術(shù)中探尋現代主義美學(xué)因素之際的不同抉擇,創(chuàng )作路徑乃至背后的思考,對于理解中國式現代美術(shù)的建構至關(guān)重要。

例如,在巴黎高等美術(shù)學(xué)院學(xué)習西方學(xué)院派藝術(shù)的常書(shū)鴻,帶著(zhù)探討中國美術(shù)的現代轉型之思,廣泛而深入地接觸西方寫(xiě)實(shí)主義傳統。巴黎其時(shí)正蓬勃興起的現代主義藝術(shù),成為常書(shū)鴻與敦煌藝術(shù)結緣后力圖從中尋找屬于中國的現代主義藝術(shù)因素的某種由來(lái)。常書(shū)鴻以西學(xué)回望敦煌,從中看到現代藝術(shù)發(fā)展的精神燈塔,吳作人、董希文等人則從敦煌藝術(shù)中尋找到進(jìn)行寫(xiě)實(shí)主義本土化探索的精神源泉。又如,張大千在西行之旅中進(jìn)行的臨摹工作則提供了從中國美術(shù)現代性中回望傳統的某種可能。尚輝認為,張大千的實(shí)踐揭示出中國美術(shù)的現代主義過(guò)程的復雜性,它不僅是沿襲西方現代主義的道路,也是在回望傳統中完成中國美術(shù)的現代性理論建構?;赝麄鹘y對現代性進(jìn)行再度開(kāi)掘的方式,通過(guò)張大千、趙望云、黃胄的創(chuàng )作一脈相承。尚輝以夏皮羅在中世紀藝術(shù)中尋求現代因素的藝術(shù)論證為例,說(shuō)明了西方現代主義藝術(shù)的發(fā)展同樣并不完全是遞進(jìn)關(guān)系,也在某種程度上是回望傳統的結果,而現代性轉型是研究二十世紀中國美術(shù)發(fā)展中的關(guān)鍵詞語(yǔ),正是通過(guò)西部之行,一批批藝術(shù)家在不同的回望傳統的道路中探索出中國式現代主義發(fā)展的理論框架與可能性。

640-7.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科研處處長(cháng)于洋作主題發(fā)言《“一帶一路”題材美術(shù)創(chuàng )研生態(tài)與策展傳播實(shí)踐》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科研處處長(cháng)于洋帶來(lái)的題目《“一帶一路”題材美術(shù)創(chuàng )研生態(tài)與策展傳播實(shí)踐》,他分析了“一帶一路”母題作為近年來(lái)主題美術(shù)創(chuàng )作焦點(diǎn),是如何在創(chuàng )作中深入藝術(shù)本體層面,如何從本土性的美術(shù)方法與創(chuàng )作思路中進(jìn)行表現,以及該領(lǐng)域主題創(chuàng )作的重點(diǎn)和難點(diǎn)。絲綢之路的文化意義在于使中國獲得了世界地理的視野與國際文化的眼光,以人類(lèi)文明共同體的宏觀(guān)視角,審視自身文化資源的視野與理論框架。在視覺(jué)表達領(lǐng)域中,以何種姿態(tài)、口吻、語(yǔ)氣來(lái)講述中國故事,以怎樣的圖像敘事手法及題材內容選擇向絲路沿線(xiàn)國家展示中國藝術(shù)的審美趣味,實(shí)現有效的跨文化交流,成為“一帶一路”主題美術(shù)創(chuàng )作與策展傳播所面對的重要課題?;诖?,于洋就目前“一帶一路”主題創(chuàng )作的審美、題材與內容選擇進(jìn)行歸納總結,指出主題創(chuàng )作所面臨的發(fā)展瓶頸,包括缺少有效圖像資源,題材標簽化與創(chuàng )作內容扎堆,創(chuàng )作者缺乏深入體驗,藝術(shù)風(fēng)格混融遷就等現象與問(wèn)題。如何展示自身,選擇正確的文化策略,是“一帶一路”主題創(chuàng )作目前面對的重點(diǎn)。他同時(shí)分享了近年來(lái)他參與經(jīng)歷的“一帶一路”主題展覽和傳播工作,這些策展與海外考察活動(dòng)為“一帶一路”主題創(chuàng )作提供了新的啟迪,如何讓古老的絲綢之路銜接鮮活的當下生活,才能讓當下中國和絲綢之路沿線(xiàn)國家人民在精神上息息相通。

640-8.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劉禮賓作主題演講《“當代藝術(shù)”作為通行藝術(shù)形態(tài)的國內外境遇》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劉禮賓的發(fā)言題目為《“當代藝術(shù)”作為通行藝術(shù)形態(tài)的國內外境遇》,以當代藝術(shù)作為載體,探討近四十年在海外交流與文化輸出的過(guò)程中,所面臨的源自市場(chǎng)、展覽機制、文化氛圍乃至政治博弈等多方面因素時(shí)的際遇,及其背后潛在的問(wèn)題與可能性。

如何讓中國呈現在國際視野中的藝術(shù)樣態(tài),能夠達到與國外主流文化圈的交流?這是劉禮賓思考的起點(diǎn)。他認為,其一,國內當代藝術(shù)與雙年展機制作為一種咬合機制,成為決定海外認識中國的某種形象展,從而建構了國際上所認識的中國藝術(shù)的基本形態(tài);其次,當代藝術(shù)和藝術(shù)類(lèi)型,與中國教育體制和官方美術(shù)體制之間存在分類(lèi)機制的差異;第三,當代藝術(shù)在海外傳播的過(guò)程中,海外策展人的策展理念傾向于讓基于政治圖像、文化圖像轉譯的政治波普藝術(shù)家,與基于材質(zhì)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家群體成為主流,并進(jìn)一步成為某種中國文化身份乃至國家形象塑造的規約。第四,當代藝術(shù)作品對藝術(shù)機構空間維度的傾軋持續存在。第五,基于當代藝術(shù)的傳播現狀,當代藝術(shù)史的寫(xiě)作已形成一個(gè)獨自的場(chǎng)域,幾乎與中國傳統藝術(shù)完全隔離。第六,當代藝術(shù)的藝術(shù)在場(chǎng)。包括“一帶一路”的相關(guān)藝術(shù)交流與傳播,各地藝術(shù)鄉村的改造計劃,很多選擇以當代藝術(shù)為載體。伴隨各個(gè)高校當代藝術(shù)人才招生培養的擴大趨勢,劉禮賓認為,當代藝術(shù)已然形成了全球語(yǔ)境與國家認同的脈絡(luò ),作為一種通約性對象,當代藝術(shù)實(shí)則發(fā)生在文化強國與政治博弈的脈絡(luò )之上,已然具備納入主流意識形態(tài)寫(xiě)作中的種種因素。

640-9.jpg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教育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馬菁汝作主題演講《文化共融:社會(huì )美育與中國當代藝術(shù)國際傳播》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美術(shù)教育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馬菁汝從自身的社會(huì )學(xué)與藝術(shù)教育學(xué)的跨學(xué)科背景出發(fā),以《文化共融:社會(huì )美育與中國當代藝術(shù)國際傳播》為題分享在文化傳播方面的經(jīng)驗。馬菁汝認為,藝術(shù)文化作為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紐帶,其中存在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國際傳播與共同構建美育共同體的問(wèn)題。在此種跨學(xué)科視野下,中國經(jīng)濟轉型期與人們對于美好生活及藝術(shù)教育之間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發(fā)展的矛盾。馬菁汝基于中西方美術(shù)教育比較的實(shí)踐和研究,提出“社會(huì )美術(shù)教育學(xué)”這一概念。社會(huì )美術(shù)教育學(xué)和藝術(shù)傳播學(xué)作為交叉學(xué)科研究,其理論和實(shí)踐成果需依靠藝術(shù)傳播完成,兩個(gè)學(xué)科高度緊密關(guān)聯(lián)。以威尼斯雙年展為例,構建社會(huì )美育共同體的落腳點(diǎn)在于公眾,如何讓非專(zhuān)業(yè)的人理解藝術(shù)作品、藝術(shù)價(jià)值、藝術(shù)美學(xué)、藝術(shù)哲思是現階段需美育與傳播協(xié)同作用的重點(diǎn)。國際傳播方面,以紐約華美協(xié)進(jìn)社為例,探討梅蘭芳訪(fǎng)美作為中學(xué)西傳成功案例所提供的榜樣價(jià)值。如何將優(yōu)質(zhì)的藝術(shù)傳播帶給大眾,是今天探討文化傳播的核心問(wèn)題,也是社會(huì )美育重要的任務(wù)。她以亞投行藝術(shù)品與藝術(shù)展覽為實(shí)踐行一帶一路國策,通過(guò)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國際傳播,在中外交流碰撞中吸納國外文化的精髓,也是在傳播和互動(dòng)中讓世界了解中國,弘揚中華優(yōu)秀文化與人文精神,提高文化自信,樹(shù)立民族形象。

640-10.jpg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文藝評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傅怡靜

中國文藝評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基地副主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文藝評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傅怡靜作最后一場(chǎng)主題演講,題目為《絲路畫(huà)卷上的云山兩徑——“一帶一路”主題性美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兩條路徑》?;凇耙粠б宦贰背h提出的新時(shí)代創(chuàng )作圖景,傅怡靜指出,目前主題性美術(shù)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存在兩種創(chuàng )作狀態(tài),第一種是關(guān)乎歷史的記憶,創(chuàng )作者在鑄造歷史的基礎上進(jìn)行特定題材的圖像建構,即歷史畫(huà)創(chuàng )作。通過(guò)歷史畫(huà)視覺(jué)模式的敘事與塑造的分析,歷史畫(huà)目前存在三種動(dòng)向:對于傳統歷史畫(huà)視覺(jué)模式法人拓展和延續,絲路主題創(chuàng )作的詩(shī)性表達,以及在歷史畫(huà)中探尋繪畫(huà)性的語(yǔ)言。三種動(dòng)向亦說(shuō)明歷史畫(huà)創(chuàng )作在表現國家意志和歷史事件之間,為藝術(shù)家個(gè)人意志的表達預留下極大的空間。第二種創(chuàng )作狀態(tài)是通過(guò)絲路寫(xiě)生關(guān)照現實(shí),創(chuàng )造出一種當代性敘事。以劉小東與劉商英的創(chuàng )作實(shí)踐為例,傅怡靜指出寫(xiě)生與生俱來(lái)具有的在場(chǎng)性、記錄性與當代性,因而給予藝術(shù)家巨大的自由表達空間。

傅怡靜通過(guò)引申各時(shí)代美術(shù)家與美術(shù)理論家對主體性概念的討論,認為主題性概念的模糊和多元是長(cháng)期存在于中國現當代美術(shù)發(fā)展進(jìn)程中的問(wèn)題之一。另一方面,當下的“一帶一路”主題創(chuàng )作大致可分為在國家意識形態(tài)主導下的命題性創(chuàng )作與個(gè)體意識覺(jué)醒下的主題創(chuàng )作自覺(jué)。傅怡靜在對比兩種創(chuàng )作路徑及思考二者的得失中,得出互鑒與啟發(fā)——重大題材主題性創(chuàng )作勝在政治性、系統性、規劃性,失在概念性、模板化,隔離感。個(gè)人意識的主題性創(chuàng )作勝在藝術(shù)性、在場(chǎng)性和當代性,弱在功能性、民族性和歷史性。因此,主題美術(shù)創(chuàng )作應妥善處理四個(gè)維度方面的關(guān)系,即主題性與主體性、藝術(shù)性與功能性、歷史性與當代性、民族性與世界性,將中華民族傳統與當下創(chuàng )作的文明成果呈現給世界,推動(dòng)主題性美術(shù)創(chuàng )作的縱深發(fā)展與廣泛藝術(shù)傳播。

640-11.jpg“‘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

尚輝作出研討會(huì )學(xué)術(shù)總結,他認為,本次研討會(huì )恰切地表達出藝術(shù)互鑒和文化傳播的主題。上半場(chǎng)如王鏞、羅世平、李淞三位先生從美術(shù)考古的視角出發(fā),呈現古老的絲綢之路上文化交融在美術(shù)中的體現。通過(guò)他們的研究,可見(jiàn)今天藝術(shù)史學(xué)的發(fā)展,一方面注重美術(shù)考古與田野調查,另一方面藝術(shù)史書(shū)寫(xiě)也改變了以西方為中心的書(shū)寫(xiě)格局。下半場(chǎng)聚焦文化傳播,展示出藝術(shù)家與理論家在“一帶一路”架構中進(jìn)行的當代人文表達。他認為,本次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的圓滿(mǎn)召開(kāi)也帶來(lái)三種啟發(fā)性,第一,“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史寫(xiě)作,通過(guò)“一帶一路”的文化理念獲得新的擴充,改變了原有藝術(shù)史寫(xiě)作格局;第二,“一帶一路”主題性美術(shù)創(chuàng )作創(chuàng )作類(lèi)型是依托“一帶一路”文化理念下組成的一種新的當下圖像敘事;第三,文化尤其是美術(shù)在“一帶一路”的視野下形成新的美術(shù)理論的自覺(jué)。文化和藝術(shù)的互鑒與傳播是美術(shù)發(fā)展的生產(chǎn)力,不僅僅是藝術(shù)語(yǔ)言和社會(huì )形態(tài)的迭變,這也是本次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上專(zhuān)家學(xué)者所討論的核心。

640-12.jpg

“‘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

640-15.jpg“‘一帶一路’視野下的藝術(shù)互鑒與文化傳播”會(huì )議議程

撰文|孟希

責編|朱莉

圖片|李迪、周豐、魏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