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央美畢業(yè)季丨張繼元:圖像誕生就伴有挽歌

時(shí)間: 2024.6.26

2024年5月1日,中央美院畢業(yè)季在這個(gè)初夏如約啟航,正如本年度畢業(yè)季主題“心向往之”蘊含著(zhù)對新一屆央美畢業(yè)生的美好祝福與衷心期待,在畢業(yè)季呈現的作品中,既包含著(zhù)同學(xué)們多年學(xué)習成果的心血結晶,他們在創(chuàng )作中的熱情與執著(zhù),更寄托著(zhù)正在踏上通往未來(lái)的路口時(shí),青年學(xué)子們對于未來(lái)的想象與展望。

記得剛入學(xué)時(shí)自己對未來(lái)的期許與向往嗎?畢業(yè)之際,當青年學(xué)子們即將再次向未來(lái)啟程時(shí),藝訊網(wǎng)在2024年央美畢業(yè)季專(zhuān)題報道中,將迎來(lái)本科畢業(yè)生親自分享他們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理念、靈感來(lái)源、創(chuàng )作過(guò)程與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未來(lái)道路時(shí),在此時(shí)此刻的心之所想與心之所向。

《予圖挽歌 Elegy on the road》設計學(xué)院-張繼元.bmp設計學(xué)院-張繼元

Q: 介紹一下你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靈感來(lái)源與背后思考。

張繼元:圖像誕生就伴有挽歌,看見(jiàn)的人便有了傳遞它的使命,無(wú)論一幅照片多么“雋永”,它們都無(wú)法像人一樣能夠呼吸、出汗、流血、分泌油脂、痛哭流涕或頭腳倒立,我們永遠提示自己圖像沒(méi)有生命,它們不過(guò)是無(wú)機的物質(zhì)亦或是像素顆粒罷了,可偶爾還是相信圖像的巫術(shù),或許圖像所能體現的本就不止于此。我以控制論的視角去探索圖像與聲音的聯(lián)系、閱讀文本與電子符號的界限,攝像機、合成器、以及我本人充當的筆錄機器,它們所創(chuàng )造的邏輯語(yǔ)言與人類(lèi)的認知經(jīng)驗在某一刻達成了對抗與共振,節奏引導的視覺(jué)邏輯貌似喚醒了我們閱讀時(shí)的“第二基因”,它讓我們可以與眼前事物在某種規則限制下對話(huà),此起彼伏的音調就是描述事物的符號,這或許可以成為新的閱讀邏輯,人類(lèi)也即將成為新的“閱讀機器”。包涵頻率敘事的圖像是否仍然是二維的產(chǎn)物?在語(yǔ)言學(xué)和認知論的層面發(fā)生輕微的滑動(dòng)之時(shí),或許是我們記錄并傳遞信息的新軌道。《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1.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2.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3.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4.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5.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6.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7.bmp

《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8.bmp《予圖挽歌》畢業(yè)展現場(chǎng)

Q: 開(kāi)展后作品得到了怎樣的反饋?

張繼元:由于這次創(chuàng )作包含的設計手段比較多元,無(wú)論是手作的小孔成像相機還是滑塊合成器,都吸引了一些攝影或是音樂(lè )愛(ài)好者,我們相談甚歡,大家很熱情地介紹自己平時(shí)使用的設備,創(chuàng )作的demo等等,熟練使用的工具讓我們有了跨學(xué)科對話(huà)的勇氣,可能興趣引導的語(yǔ)言會(huì )讓不同領(lǐng)域的人在某一刻對同一問(wèn)題產(chǎn)生共鳴與共振,這跟我的創(chuàng )作初衷有很大關(guān)系,無(wú)論是人與人、人與機器、還是人與事物,都需要在一些限制下使用同一頻率對話(huà),才能讓理解、創(chuàng )造、傳遞等一系列人類(lèi)工作進(jìn)行下去。令我最意外的是有人偷偷在我的片盒上(展覽物料)畫(huà)了兩只蝴蝶,按理來(lái)說(shuō)這應該是不被提倡的,但那兩只蝴蝶的氣質(zhì)貌似很適合出現在這里,很融洽也很親切,它們像是在訴說(shuō)我當時(shí)不在現場(chǎng)的遺憾。當然會(huì )有一些同樣對音樂(lè )與視覺(jué)結合感興趣的同學(xué),讓我聽(tīng)到了他們對于媒介與表達的訴求,或許今天的機器與技術(shù)并沒(méi)有讓我們與事物的對話(huà)感動(dòng)而富有創(chuàng )造力,大家急切的需要新的語(yǔ)言與新的“頻率”。展覽喇叭安裝中.bmp展覽喇叭安裝中20x24大畫(huà)幅相片.bmp20x24大畫(huà)幅相片展覽現場(chǎng)意外出現的蝴蝶1.bmp

展覽現場(chǎng)意外出現的蝴蝶2.bmp展覽現場(chǎng)意外出現的蝴蝶

Q: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戰,如何克服的?

張繼元:挑戰還是蠻多的,作品觸及的領(lǐng)域本身就存在一定爭議。1968年11月,紐約現代藝術(shù)博物館舉辦了一次展覽,題為“機械時(shí)代末所見(jiàn)的機器”顧名思義,這是對機器作為視覺(jué)藝術(shù)主題的一種尖銳的回顧性看法。大約在同一時(shí)間,倫敦當代藝術(shù)研究所舉辦了一場(chǎng)名為“控制論的幸運”的多媒體盛會(huì )。這兩種文化現象標志著(zhù)二十世紀技術(shù)美學(xué)環(huán)境的轉變,在這之后,控制論藝術(shù)與實(shí)驗音樂(lè )相繼進(jìn)入我們的視線(xiàn),他們的機器語(yǔ)言被描述為對人類(lèi)大腦神經(jīng)系統的模擬,也就是所謂的控制論機器。小孔成像成片.bmp小孔成像成片拍攝現場(chǎng).bmp拍攝現場(chǎng)

為了讓創(chuàng )作內容經(jīng)得起推敲,我在前期惡補了樂(lè )理和成像機器的詳細使用方法,但“聲音”、“圖像”、“符號”這三種元素任意兩個(gè)都可以很輕松的組合成立,三個(gè)同時(shí)出現并且有邏輯有主題就極其困難,所以在創(chuàng )作流程的梳理與確定上就花費了很長(cháng)時(shí)間,控制論的主題背景也給了我一定的學(xué)術(shù)壓力,加上音樂(lè )實(shí)驗需要一些完全陌生的合成器軟件、小孔成像極低的出片率都讓我耗費了許多時(shí)間成本,我始終認為平面設計手段很難在技術(shù)上觸及有內容的形式語(yǔ)言,所以在工作中幾乎無(wú)時(shí)無(wú)刻都在思考和嘗試,好在最后的呈現還算完整,能把這次主題闡釋清楚我還是蠻慶幸的。拍攝進(jìn)行.bmp拍攝進(jìn)行作為手寫(xiě)機器在樂(lè )譜上記錄.bmp作為手寫(xiě)機器在樂(lè )譜上記錄圖像局部掃描成音頻.bmp圖像局部掃描成音頻

Q: 本屆畢業(yè)季主題是“心向往之”,剛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是什么?畢業(yè)之際,當下心情如何?對未來(lái)有哪些期待和向往?

張繼元:從入學(xué)到現在,我向往的一直是一種舒適且持續的工作狀態(tài),關(guān)乎環(huán)境、人群、話(huà)題等等,“流程化”與“排列組合”也可以被認為是一種生活哲學(xué),一種將個(gè)體與世界聯(lián)系起來(lái)并在處理某個(gè)事件時(shí)創(chuàng )造完整性的方式。我覺(jué)得這也是我選擇平面設計工作的原因,而且我始終認為我是一個(gè)很會(huì )聯(lián)系生活以及收藏的平面設計師,這種個(gè)人傾向讓我在大學(xué)里變得十分輕松愉快。對于馬上要離開(kāi)學(xué)校這件事,我總有種很快就要再回來(lái)的預感,畢業(yè)之后我會(huì )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安排好,自己的品牌、設計事務(wù)等等,在那之后我會(huì )給自己繼續留出學(xué)習的時(shí)間,也許仍在央美,也許是別處,但我覺(jué)得這都不重要,這次畢設中我的圖像相互連接傳遞,它們的頻率象征著(zhù)無(wú)限的對話(huà)與活力,展覽結束后它們仍然持續著(zhù),離開(kāi)央美后我的設計工作也會(huì )一直進(jìn)行著(zhù)。在宿舍.bmp在宿舍小組畢設匯報.bmp小組畢設匯報

海報.bmp

編 | 藝訊網(wǎng)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