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央美畢業(yè)季丨李思宇:鑒貌不鑒道,寫(xiě)形寧寫(xiě)心

時(shí)間: 2024.6.26

2024年5月1日,中央美院畢業(yè)季在這個(gè)初夏如約啟航,正如本年度畢業(yè)季主題“心向往之”蘊含著(zhù)對新一屆央美畢業(yè)生的美好祝福與衷心期待,在畢業(yè)季呈現的作品中,既包含著(zhù)同學(xué)們多年學(xué)習成果的心血結晶,他們在創(chuàng )作中的熱情與執著(zhù),更寄托著(zhù)正在踏上通往未來(lái)的路口時(shí),青年學(xué)子們對于未來(lái)的想象與展望。

記得剛入學(xué)時(shí)自己對未來(lái)的期許與向往嗎?畢業(yè)之際,當青年學(xué)子們即將再次向未來(lái)啟程時(shí),藝訊網(wǎng)在2024年央美畢業(yè)季專(zhuān)題報道中,將迎來(lái)本科畢業(yè)生親自分享他們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理念、靈感來(lái)源、創(chuàng )作過(guò)程與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未來(lái)道路時(shí),在此時(shí)此刻的心之所想與心之所向。

《行楷篆書(shū)六則》書(shū)法學(xué)院-李思宇.bmp書(shū)法學(xué)院-李思宇

Q: 介紹一下你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靈感來(lái)源與背后思考。

李思宇:書(shū)法藝術(shù)作品,不僅僅是一種外在形式,而且顯示著(zhù)作者的思想意趣和精神氣質(zhì)。所以美學(xué)家宗白華說(shuō),書(shū)法“表達著(zhù)深一層的對生命形象的構思,成為反映生命的藝術(shù)”。李思宇在2024央美畢業(yè)季展覽現場(chǎng)講解作品.bmp李思宇在2024央美畢業(yè)季展覽現場(chǎng)講解作品

老師常對我說(shuō)不要讓自己的藝術(shù)生命終結,要進(jìn)行不同的嘗試,永遠保持探索,篆、隸、楷、行、草、篆刻以及繪畫(huà)都要進(jìn)行學(xué)習,從不同書(shū)體不同風(fēng)格中提取自己的創(chuàng )作元素。當今時(shí)代我們所能接觸到的資料比古人多得多,如果固步自封不多進(jìn)行嘗試那就對自己太吝嗇了。所以這次畢業(yè)創(chuàng )作我展出了六件不同風(fēng)格不同書(shū)體的創(chuàng )作,以及不同面貌的篆刻作品,我想盡量發(fā)掘自己的內心,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李思宇的作品在2024央美畢業(yè)季展覽現場(chǎng).bmp李思宇的作品在2024央美畢業(yè)季展覽現場(chǎng)

行書(shū)《東坡集》節選這件作品我采用了小型書(shū)拼接的方式完成,每一個(gè)單張我都設計了不同形式的留白,每一張也都參考了米芾不同風(fēng)格的字帖,使得整張的變化豐富元素多樣,同時(shí)以一方大印為作品做裝飾,增加作品的觀(guān)賞性。行書(shū)《東坡集》節選,51cm×192.5cm,紙本,2024年.bmp行書(shū)《東坡集》節選,51cm×192.5cm,紙本,2024年

行書(shū)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這件作品以楊維楨風(fēng)格行書(shū)為基調,采用手卷形式進(jìn)行創(chuàng )作,作品虛實(shí)相生,增強黑白的對比,同時(shí)增加了線(xiàn)條的豐富性,加強中鋒與側鋒的對比,營(yíng)造強烈的視覺(jué)沖擊。行書(shū) 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35cm×180cm,紙本,2024年.bmp行書(shū) 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35cm×180cm,紙本,2024年

行書(shū)董其昌《畫(huà)禪室隨筆》一則,這張寫(xiě)的很快,主要是追求氣息的連貫,一氣呵成,設計的東西少一些,但是整張也有比較自然的行氣擺動(dòng),就是有時(shí)處處設計就會(huì )太刻意,放松隨意一些地去書(shū)寫(xiě)反而顯得自然一些。行書(shū)董其昌《畫(huà)禪室隨筆》一則,52cm×235cm,紙本,2024年.bmp行書(shū)董其昌《畫(huà)禪室隨筆》一則,52cm×235cm,紙本,2024年

同時(shí)我對于書(shū)法創(chuàng )作的媒介進(jìn)行了探索與實(shí)踐,媒介對于書(shū)法創(chuàng )作者的精神表達方面有著(zhù)重大意義,而這卻又是書(shū)法創(chuàng )作中最容易被忽略的點(diǎn):對于書(shū)法篆刻藝術(shù)來(lái)說(shuō),媒介的選擇其實(shí)是極其重要的,不同的媒介,和其所具有的不同屬性,再以不同的創(chuàng )作手段,有意識地結合起來(lái),才能形成有生命、有個(gè)人情感、有藝術(shù)內涵的藝術(shù)作品。篆書(shū)陶淵明《雜詩(shī)》,39.5cm×240cm,紙本,2024年.bmp篆書(shū)陶淵明《雜詩(shī)》,39.5cm×240cm,紙本,2024年

篆書(shū)陶淵明《雜詩(shī)》這件作品,我在書(shū)寫(xiě)材料的選擇上做了改變,我使用羊毫筆和較熟的桑皮紙進(jìn)行創(chuàng )作,使得線(xiàn)質(zhì)產(chǎn)生了一種斑駁感,營(yíng)造出一種不同的韻味;楷書(shū)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我進(jìn)行了染色處理,以深藍色為底色,使得作品遠看有朦朧感,近看又可以突顯點(diǎn)畫(huà)的細節;行書(shū)《庚子秋詞》是仿創(chuàng )王鐸立軸作品,染了深仿古色,使作品更具古意更有內涵,采用豎式立軸的展現形式,給觀(guān)眾更大的視覺(jué)沖擊。篆刻作品多參先秦古璽、秦漢印之法,印章或大或小,或工穩或粗獷,皆在探索篆刻形式語(yǔ)言的的多樣化表現。楷書(shū)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40.5cm×235cm,紙本,2024年.bmp楷書(shū)趙宦光《寒山帚談》一則,40.5cm×235cm,紙本,2024年行書(shū)《庚子秋詞》,52cm×240cm,紙本,2024年.bmp行書(shū)《庚子秋詞》,52cm×240cm,紙本,2024年

有時(shí)我想做一個(gè)廚師,每一道菜都是藝術(shù)品,因為每一道菜對于食材的選擇,調味搭配,涼拌還是爆炒,怎么擺盤(pán)都體現了廚師的思想以及對中國傳統文脈的思考,書(shū)法作品就好似一盤(pán)菜,怎么讓別人覺(jué)得好吃,選擇什么樣的文本,使用什么樣的創(chuàng )作手段,選擇什么樣的創(chuàng )作工具,落款怎么搭配,印章怎么搭配,印文怎么和正文搭配都是需要思考的。李思宇治印,2024年.bmp李思宇治印,2024年

Q: 開(kāi)展后作品得到了怎樣的反饋?

李思宇:開(kāi)展之后有不少觀(guān)眾觀(guān)賞評論我的作品,我會(huì )悄悄站在中間聆聽(tīng)他們的評論,聽(tīng)聽(tīng)觀(guān)眾眼中的自己,進(jìn)而繼續完善自己。也有很多觀(guān)眾對我提問(wèn),有觀(guān)眾問(wèn)我書(shū)法未來(lái)會(huì )如何發(fā)展,這個(gè)問(wèn)題有點(diǎn)大,但也確實(shí)是現在很多人的心聲。大眾不知道這個(gè)時(shí)代書(shū)法還有什么用,硬筆不比毛筆方便嗎?但書(shū)法不等同于寫(xiě)字,它是中華文脈的根源,熊秉明先生說(shuō):“書(shū)法是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書(shū)法者,章法、技法、筆法、墨法也;道者,一陰一陽(yáng)之謂也;陰陽(yáng)者,宇宙、時(shí)空、能量之對立統一也。李思宇在展覽現場(chǎng)講解作品.bmp李思宇在展覽現場(chǎng)講解作品

一言一蔽之,書(shū)法之道、之妙、之境界,在于書(shū)法之形神、主次、大小、奇正、疾徐、剛柔、黑白、濃淡、輕重、方圓、起止等等,和諧共生,對立統一,移形換位,變化無(wú)窮。還有觀(guān)眾問(wèn)我書(shū)法在這個(gè)時(shí)代是怎么創(chuàng )新的,所謂創(chuàng )新,并非憑空捏造,創(chuàng )新是內心深處似曾相識的東西,每個(gè)時(shí)代都有自己的時(shí)代精神與風(fēng)骨,我們的創(chuàng )新必隨時(shí)代,反應時(shí)代的風(fēng)貌,創(chuàng )新就是寫(xiě)心,發(fā)掘自己內心深處,與自己對話(huà)。

Q: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戰,如何克服的?

李思宇:創(chuàng )作對我來(lái)說(shuō)是極其快樂(lè )的過(guò)程,我時(shí)常能沉浸于創(chuàng )作而忘記時(shí)間,這種感覺(jué)是美妙的,但在多樣的嘗試中難免有失敗的時(shí)候,給作品染色時(shí)失誤而毀掉一件作品讓我整晚不能入眠。小行書(shū)作品在設計留白時(shí)總達不到滿(mǎn)意的效果,風(fēng)格上的差異也沒(méi)有做出來(lái),不斷的嘗試讓我身心俱疲,有時(shí)看著(zhù)堆滿(mǎn)廢紙的房間真的很絕望……這時(shí)我會(huì )將創(chuàng )作停下一段時(shí)間,審視一下自己的作品,再看看古帖,反復與自己的作品做對比尋找差異,這也是一個(gè)學(xué)習的過(guò)程,這個(gè)過(guò)程我會(huì )獲得很多靈感,也會(huì )給我帶來(lái)巨大的喜悅,給我不斷去嘗試的動(dòng)力。創(chuàng  )作過(guò)程-書(shū)寫(xiě).bmp創(chuàng )作過(guò)程-書(shū)寫(xiě)創(chuàng  )作過(guò)程-染色.bmp創(chuàng )作過(guò)程-染色

總之,創(chuàng )作是一個(gè)與自己對話(huà)的過(guò)程,是不斷去打破與重建自己的過(guò)程,這個(gè)過(guò)程是反復循環(huán)的,但總是在呈現上升趨勢,我也就是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是不斷進(jìn)步地,痛并快樂(lè )著(zhù)。有時(shí)候去實(shí)踐一個(gè)新的想法,今天很滿(mǎn)意,但第二天我就把自己否定了,再去探索去研究,這個(gè)過(guò)程讓我很上癮,一種說(shuō)不出的美妙,時(shí)常讓我覺(jué)得書(shū)法是我生命的全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局部1.bmp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局部2.bmp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局部3.bmp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局部

Q: 本屆畢業(yè)季主題是“心向往之”,剛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是什么?畢業(yè)之際,當下心情如何?對未來(lái)有哪些期待和向往?

李思宇:剛入學(xué)時(shí)想法很簡(jiǎn)單,好好學(xué)東西,想讓大家都喜歡我的作品,但現在臨近畢業(yè),我的想法已經(jīng)改變,書(shū)法于我而言不是功利,我沉浸于對書(shū)法的探索,沉浸于探索中的痛與快樂(lè )。李思宇在中國書(shū)法大會(huì )錄制現場(chǎng).bmp李思宇在中國書(shū)法大會(huì )錄制現場(chǎng)

書(shū)法于我而言如海上明燈,是我人生的指向,書(shū)法體現著(zhù)深深的中華文脈,四年的書(shū)法學(xué)習,激發(fā)了我對于傳統文化的極大興趣,除了書(shū)寫(xiě)以外,我對于詩(shī)詞歌賦、古文字都產(chǎn)生了很大的興趣,自己寫(xiě)文章可以使作品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性情,對于古文字的研究也為書(shū)法造型提供了更多的元素。另外學(xué)習書(shū)法不能只學(xué)習書(shū)法本身,多讀書(shū)更重要,技法得到解決之后,想要展現自己的面貌就是要與自己對視,尋找內心深處似曾相識的東西,這需要深厚的文化滋養。書(shū)法學(xué)院師生合影.bmp書(shū)法學(xué)院師生合影

未來(lái),我想扎根我熱愛(ài)的東西,發(fā)掘自己內心深處的東西,寫(xiě)心足矣。

海報.bmp

編 | 藝訊網(wǎng)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