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央美畢業(yè)季丨楊延遠:我們什么都想看,我們想要看到一切

時(shí)間: 2024.5.17

2024年5月1日,中央美院畢業(yè)季在這個(gè)初夏如約啟航,正如本年度畢業(yè)季主題“心向往之”蘊含著(zhù)對新一屆央美畢業(yè)生的美好祝福與衷心期待,在畢業(yè)季呈現的作品中,既包含著(zhù)同學(xué)們多年學(xué)習成果的心血結晶,他們在創(chuàng )作中的熱情與執著(zhù),更寄托著(zhù)正在踏上通往未來(lái)的路口時(shí),青年學(xué)子們對于未來(lái)的想象與展望。

記得剛入學(xué)時(shí)自己對未來(lái)的期許與向往嗎?畢業(yè)之際,當青年學(xué)子們即將再次向未來(lái)啟程時(shí),藝訊網(wǎng)在2024年央美畢業(yè)季專(zhuān)題報道中,每期將邀請畢業(yè)生親自分享他們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理念、靈感來(lái)源、創(chuàng )作過(guò)程與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未來(lái)道路時(shí),在此時(shí)此刻的心之所想與心之所向。

《我們什么都想看》

個(gè)人照片.jpg研究生院-楊延遠

Q: 介紹一下你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靈感來(lái)源與背后思考。

楊延遠:嬰兒、鯨魚(yú)、神經(jīng)元、銀河、肯尼亞草原、紅色的晚霞……這些文字給我們帶來(lái)各種意象,我們使用語(yǔ)言和文字,來(lái)對應這個(gè)世界。如果要教一個(gè)嬰兒說(shuō)話(huà),需要將語(yǔ)言和實(shí)物對應來(lái)讓他“理解”:這個(gè)是什么,那個(gè)是什么,人工智能也是如此。作為人類(lèi)發(fā)明的眾多工具之一,它的“思維方式”打上了很深的人類(lèi)烙印。隨著(zhù)視頻鋪天蓋地的傳播,我們在今天可以看到無(wú)數豐富的影像。在視覺(jué)性為主的時(shí)代,我們什么都想看,我們想要看到一切。我想讓人工智能來(lái)復制這些視頻,以此來(lái)看到我們訓練出來(lái)的工具如何“理解”和“對應”這個(gè)世界。

作品以短視頻平臺上大量的視頻素材作為原始材料,用盡量準確的描述語(yǔ)對應每一個(gè)畫(huà)面,再讓人工智能通過(guò)這些文字來(lái)生成類(lèi)似的影像。比如:俯視一個(gè)深不見(jiàn)底的水潭,水是藍色的,水里有一頭鯨魚(yú)和一艘白色的小船(Overhead view of a bottomless blue abyss with a whale and a white boat in the water.)。

1.gif

1-1.gif

作品中短視頻影像與對應的人工智能生成影像

通過(guò)將大量生成的影像和原始影像并置,我們將會(huì )看到,在無(wú)限豐富和變動(dòng)的自然面前,人類(lèi)訓練出來(lái)的人工智能工具,和現實(shí)之間的差異。作品意圖展現的是語(yǔ)言和圖像世界背后的關(guān)系:人通過(guò)對事物的命名想象和抽象化讓事物存在,同時(shí)也加速了它們的消失。人工智能生成影像的背后,是人類(lèi)認知的世界運行邏輯,作品展示了這種人類(lèi)語(yǔ)言工具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也就是人類(lèi)自身的創(chuàng )造力和局限性。

作品中短視頻影像與對應的人工智能生成影像

Q: 開(kāi)展后作品得到了怎樣的反饋?

楊延遠:作品展出后,有很多現場(chǎng)觀(guān)眾和我交流互動(dòng),我認為他們的想法也非常有趣和值得思考。比如有人會(huì )認為人工智能已經(jīng)非常強大,甚至生成的影像超過(guò)了原始影像。有的人對人工智能比較排斥,認為它“沒(méi)有靈魂”。有的觀(guān)眾認為:作為一個(gè)人類(lèi)發(fā)明的工具,我們無(wú)需擔心害怕,工具是為了提高我們的效率,但是并不能取代人。

展覽期間有很多小朋友參觀(guān),他們本能地會(huì )用手滑動(dòng)手機,這種下意識的動(dòng)作似乎已經(jīng)寫(xiě)入了他們的基因之中。有時(shí)候觀(guān)眾并不能一下看到作品背后的意圖,認為這40臺手機是在直播。我認為手機和短視頻這種材料很當下,由于它們過(guò)于日常,甚至會(huì )讓作品看起來(lái)并不那么“藝術(shù)”。但是,對于我來(lái)說(shuō),這是一件好事:一件看起來(lái)不像當代藝術(shù)作品的作品似乎更符合我在今天的表達。

12fff1d5d90293b47afd08bca1c6a52a.jpeg

作品測試一.jpg

作品圖.jpg

描述語(yǔ)(約5400字).jpg作品在展覽現場(chǎng)

作者進(jìn)行現場(chǎng)導覽

Q: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戰,是如何克服的?

楊延遠:搜集40部智能手機并不算困難,被我們淘汰掉的二手手機大量存在。較為棘手的地方在于:需要原始視頻和人工智能生成的視頻一秒不差地同步播放,觀(guān)眾才能看到這件作品的核心意圖,為搜集到的手機寫(xiě)同步程序花去了不少的時(shí)間,也淘汰了很多不能使用的手機。由于我并不精通程序編寫(xiě),只好求助專(zhuān)業(yè)的程序員——這些理性腦發(fā)達的人的幫助。

作品測試一.jpg作品測試階段

工作照(楊延遠和程序員王伯銳在測試后臺).jpg楊延遠與程序員王伯銳在測試后臺

在生成AI影像的過(guò)程中,有點(diǎn)像賭博,我需要不斷調整描述語(yǔ)的準確性:有時(shí)候并不是文字越多越復雜越好。并且,經(jīng)常是一個(gè)鏡頭需要生成幾次甚至幾十次才能得到較為滿(mǎn)意的結果,有點(diǎn)像和AI賭博,有驚嚇也有驚喜。

生成過(guò)程截圖

Q: 本屆畢業(yè)季主題是“心向往之”,剛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是什么?畢業(yè)之際,當下心情如何?對未來(lái)有哪些期待和向往?

楊延遠:2021年博士入學(xué),3年的時(shí)間發(fā)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沒(méi)發(fā)生。外部世界大的變動(dòng)會(huì )引發(fā)個(gè)人生活的劇烈變化,我們都生活在其中。對于未來(lái),只能想象,回頭看看歷史或許會(huì )有所啟發(fā)。但是,更重要的是如何過(guò)好今天。

2021年入學(xué)報到.jpg2021年入學(xué)報到導師蘇新平和同門(mén)在課堂上.jpg與同門(mén)在導師蘇新平課堂上

理論導師李軍和同門(mén)師友課后合影.JPG理論導師李軍和同門(mén)師友課后合影

編 | 藝訊網(wǎng)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