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央美畢業(yè)季丨王一瑋:做圖像與敘事的膠水

時(shí)間: 2024.5.17

海報.png

2024年5月1日,中央美院畢業(yè)季在這個(gè)初夏如約啟航,正如本年度畢業(yè)季主題“心向往之”蘊含著(zhù)對新一屆央美畢業(yè)生的美好祝福與衷心期待,在畢業(yè)季呈現的作品中,既包含著(zhù)同學(xué)們多年學(xué)習成果的心血結晶,他們在創(chuàng )作中的熱情與執著(zhù),更寄托著(zhù)正在踏上通往未來(lái)的路口時(shí),青年學(xué)子們對于未來(lái)的想象與展望。

記得剛入學(xué)時(shí)自己對未來(lái)的期許與向往嗎?畢業(yè)之際,當青年學(xué)子們即將再次向未來(lái)啟程時(shí),藝訊網(wǎng)在2024年央美畢業(yè)季專(zhuān)題報道中,每期將邀請畢業(yè)生親自分享他們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理念、靈感來(lái)源、創(chuàng )作過(guò)程與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未來(lái)道路時(shí),在此時(shí)此刻的心之所想與心之所向。

《綴段耳語(yǔ)》

17 藝術(shù)家王一瑋.jpg版畫(huà)系-王一瑋

Q: 介紹一下你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靈感來(lái)源與背后思考。

王一瑋:《綴段耳語(yǔ)》是一個(gè)可以選擇劇情走向的電子游戲,有圖、有文、有地圖。文字里包含暗戀、故土、飛行、藏匿、歌謠等元素,就像是在散步一樣道聽(tīng)途說(shuō);圖像也有敘述邏輯,與文字的敘述是復雜的、非一一對應的關(guān)系,像散步時(shí)的東張西望。圖像有些從陌生人的相冊里搜刮來(lái)取局部,有些是自己家的,收集來(lái)然后再制成的“老照片”,編上號、標上分類(lèi)和說(shuō)明文字,放進(jìn)一個(gè)像模像樣的檔案庫。當然地圖也是虛構的,雖然有些真實(shí)存在的地點(diǎn),但就像一個(gè)心理地圖,“市中心”是幼兒園。

01《綴段耳語(yǔ)》在畢業(yè)展的現場(chǎng).JPG《綴段耳語(yǔ)》在畢業(yè)展的現場(chǎng)

02 《綴段耳語(yǔ)》檔案Box J.jpg《綴段耳語(yǔ)》檔案Box J

03 《綴段耳語(yǔ)》游戲地圖.JPG《綴段耳語(yǔ)》游戲地圖

我是想用散步記錄一下西南地區的氣息,做一個(gè)私人隨想版本的地方志。所以里面的大部分素材都來(lái)源于坊間八卦、對宏大敘事的誤讀。我本科在繪本工作室的作品《近視迷局》也在解構圖像,研究生還是在搞這個(gè),可能是我對敘事很癡迷,但同時(shí)也知道它的魅力很不值得信任。游戲想表達的部分我只能總結一個(gè)創(chuàng )作的邏輯,具體還是得到現場(chǎng)玩。

04 《望江大樓》工作坊進(jìn)行中.JPG《望江大樓》工作坊進(jìn)行中

很 “普通”的地方、空間會(huì )面臨一個(gè)問(wèn)題,對生活在其附近的人很重要,但也就只對ta們重要了。在日常中,人們往往正是被這些小地方驚訝到、荒謬到,所以需要記錄一下。城市里這么多人,每個(gè)人都是故事寶藏庫,于是我跟自然之友成都小組的伙伴們做了20個(gè)人參與的《望江大樓》拓片工作坊,文字記錄在我的公眾號“二瑋日?!崩??!巴瓨恰笔浅啥嫉囊粋€(gè)景點(diǎn),加上一個(gè)“大“字就變“小”了,變成了一個(gè)普通的筒子樓。利用版畫(huà)的復制性,參與者先在一塊門(mén)板上刻出自己記憶中消失的地點(diǎn),然后用拓片的方式讓故事再生成,最后我用“錦灰堆”的形式做一個(gè)過(guò)程的記錄,是地方志的非官方版本。

05 《望江大樓》工作坊錦灰堆拓片.jpg《望江大樓》工作坊錦灰堆拓片

Q: 開(kāi)展后作品得到了怎樣的反饋?

王一瑋:畢業(yè)展現場(chǎng)我放了一個(gè)留言本,叫《那些消失了的地點(diǎn)檔案》,由“畫(huà)畫(huà)它的樣子”、“寫(xiě)寫(xiě)它的故事”、“記錄人”三個(gè)部分組成。出乎意料地,截止到現在,7天展覽已經(jīng)收集了333份問(wèn)卷。這些消失的地點(diǎn)、遺失的物件都非常主觀(guān)地承載了濃厚的情感,有些參與者書(shū)寫(xiě)的我看不懂,ta很明顯只是想對自己的記憶有個(gè)交代。有個(gè)記錄者開(kāi)始說(shuō)不寫(xiě)、想不起來(lái),轉完一圈展覽后又回來(lái)記錄了一個(gè)他突然想起來(lái)的和奶奶相關(guān)的地點(diǎn)。只要還能想起來(lái),這些情感就沒(méi)有消失。還有些很好笑,“奶奶家門(mén)口的沙漠消失了,因為種了樹(shù)?!边@是一份懷舊的情感與環(huán)保的沖突。

06 留言本內頁(yè).jpg留言本內頁(yè)

我不喜歡戴工作牌子,一般就背個(gè)包靠在旁邊假裝觀(guān)眾 。觀(guān)眾能看到跟自己經(jīng)驗相關(guān)聯(lián)的東西,比如做攝影的能看出“老”照片因為景別的深淺露出的馬腳。而能在嘈雜的、琳瑯滿(mǎn)目的觀(guān)展過(guò)程里完整打通所有游戲路徑的大部分是一對對情侶,大概是ta們的時(shí)間要慢一點(diǎn),還能夠因為彼此的連接,分泌出閱讀實(shí)驗性較強的文字對抗無(wú)聊感的激素。

07 畢業(yè)展現場(chǎng)照片.JPG畢業(yè)展現場(chǎng)照片

08《綴段耳語(yǔ)》游戲界面.gif

《綴段耳語(yǔ)》游戲界面

我還喜歡看觀(guān)眾不小心退出了游戲界面,感覺(jué)自己像是把作品搞壞了一樣偷感十足地離開(kāi),我也很慚愧地偷感十足地脫下偽裝,扮演嚴肅的藝術(shù)家去調試設備。有個(gè)小朋友碰到這種時(shí)刻直接點(diǎn)開(kāi)電腦上的畫(huà)圖軟件,開(kāi)始創(chuàng )作??村\灰堆的那張拓片的時(shí)候,由于我寫(xiě)的文字方向不一樣,橫著(zhù)、豎著(zhù)、左手、右手寫(xiě)的都有,觀(guān)眾就扭著(zhù)頭看,很好的頸部鍛煉。工作坊的參與者大部分都在成都,我把ta們的名字都寫(xiě)在展覽上,大家打趣說(shuō)四舍五入參加了央美畢業(yè)展。我覺(jué)得這些場(chǎng)景都蠻鮮活的,因為有人,產(chǎn)生了鏈接。

09 正在進(jìn)行頸部訓練的觀(guān)眾.jpg正在進(jìn)行頸部訓練的觀(guān)眾

Q: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戰,是如何克服的?

王一瑋:創(chuàng )作的過(guò)程一直都是兜兜轉轉的,但好像只要真誠想做一個(gè)事情,總還是有人幫忙。

10 創(chuàng  )作的早期嘗試.jpg創(chuàng )作的早期嘗試

11 游戲最初的Twine版本.jpg游戲最初的Twine版本

因為共同喜歡導演克里斯·馬克,從播客認識了落日間的沙皮狗,他跟我演示Twine這個(gè)寫(xiě)腳本的平臺,我在瑞典交換期間得以寫(xiě)出第一個(gè)版本,后來(lái)他又幫我完善做了Unity的版本。高中同學(xué)向樂(lè )天幫我做了非常準確的音樂(lè ),他不僅自寫(xiě)自唱了里面非常關(guān)鍵的一首明代的歌謠,而且全部的音效和主題旋律也完成得非常有創(chuàng )造力。

12 《望江大樓》第一次工作坊后的舊門(mén)板.jpg《望江大樓》第一次工作坊后的舊門(mén)板

連工作坊買(mǎi)門(mén)板都是在街上一個(gè)拎著(zhù)羊肉的大爺問(wèn)我要干啥,我說(shuō)我想買(mǎi)門(mén)板,他帶我去后院一庫房的門(mén)板——這樣淘到的。至于工作坊,我跟自然之友的格林提到,他跟我開(kāi)了個(gè)線(xiàn)上會(huì ),我又跟石頭、靈松、蒙蒙整理了流程,從ta們那里習得非常多協(xié)作的技巧,最終在環(huán)保局的資金支持下得以落地實(shí)施,做過(guò)工作坊的都知道活動(dòng)的細節非常多,要考慮很周到,也依靠參與者的狀態(tài),工作坊的20個(gè)參與者也非常給力。

現在想起來(lái)每一個(gè)環(huán)節其實(shí)都是有一些緣分到了才得以實(shí)現,找到這些緣分其實(shí)就是蠻難的了。

我自己從這次作品里學(xué)到非常多。在哥德堡我先和瑞典的華人留學(xué)生朋友在我的學(xué)生公寓玩了一下游戲,像一次聚會(huì )而非展覽;然后和瑞典學(xué)習中文的外國人又玩了一遍,和哥德堡大學(xué)的同學(xué)玩了一遍,然后我開(kāi)始反思,如果我的創(chuàng )作目的是探索不同群體的生命經(jīng)驗,那么“ta們憑什么對你的作品感興趣?”

13 在交換期間與朋友們在自己家里做的展覽.jpg在交換期間與朋友們在自己家里做的展覽

因此我放棄了把游戲作為觀(guān)眾講述生命經(jīng)驗的引子,而是創(chuàng )造了一個(gè)工作坊——拓片簡(jiǎn)單、木刻沉浸,場(chǎng)地舒適并私密安全?,F在看起來(lái)這個(gè)過(guò)程其實(shí)是對藝術(shù)家在社會(huì )上身份的一次再思考。有些觀(guān)眾把《望江大樓》稱(chēng)為“公教活動(dòng)”、“集體創(chuàng )作”,我其實(shí)更愿意稱(chēng)為“參與式藝術(shù)”,其中的區別在于創(chuàng )作的目的和創(chuàng )作過(guò)程的記錄方式。

14 做拓片的過(guò)程.JPG做拓片的過(guò)程

Q: 本屆畢業(yè)季主題是“心向往之”,剛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是什么?畢業(yè)之際,當下心情如何?對未來(lái)有哪些期待和向往?

王一瑋:剛入學(xué)時(shí),我只是想在研究生階段了解一下版畫(huà)的技術(shù),所以我花了一年半做了一個(gè)包含六個(gè)版種的漫畫(huà)裝置《再見(jiàn)堤》,這個(gè)作品后來(lái)也在交換期間參加了哥德堡雙年展的平行展。通過(guò)做這個(gè)作品,版畫(huà)在我的理解中是歷史語(yǔ)境下處理圖像的方式,所以我就結合自己想創(chuàng )作的主題繼續處理圖像。

8291455b744eea784f354a65340c0641.jpeg瑞典交換期間和同學(xué)Kinga(左)、Julia(右)進(jìn)行《再見(jiàn)堤》的布展

很幸運我在研究生階段遇到了我的導師黃洋老師,他很喜歡科幻、自己做b站賬號,會(huì )帶著(zhù)我們幾個(gè)一起去電影院看阿彼察邦。每回上課他給到的建議對于作品的推進(jìn)很有幫助 ,而且鼓勵式的教學(xué)方式也讓我研究生階段的精神狀態(tài)比較穩定。

16 去年學(xué)長(cháng)學(xué)姐的謝師宴.JPG去年學(xué)長(cháng)學(xué)姐的謝師宴

關(guān)于畢業(yè)其實(shí)目前還不是很有實(shí)感,而且展覽收集來(lái)多達333條檔案,我已經(jīng)開(kāi)始在想下一個(gè)作品怎么做了,創(chuàng )作狀態(tài)還是比較像在學(xué)校。當然這次畢業(yè)展受到關(guān)注我也知道是依靠央美的平臺,出學(xué)校之后應該是一個(gè)比較漂泊的、但是充滿(mǎn)未知可能性的狀態(tài),所以還是有點(diǎn)恐懼,而且同屆的朋友們打算離開(kāi)北京的也不少。就像是做《綴段耳語(yǔ)》一樣,這種抗擊消失、離別 、死亡的沖動(dòng)確實(shí)一直陪伴我。

17 藝術(shù)家王一瑋.jpg藝術(shù)家王一瑋

對未來(lái)的期待就是希望有人可以收藏門(mén)板,我現在有點(diǎn)愁的是這個(gè)門(mén)板的運輸以及家里可能有點(diǎn)放不下 。我還希望趁著(zhù)在學(xué)校有條件多做兩張銅版畫(huà)、多用用學(xué)校的免費活動(dòng)空間。

18 我在央美青年空間做的活動(dòng).jpg我在央美青年空間做的活動(dòng)

編 | 藝訊網(wǎng)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