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央美畢業(yè)季丨李妍:呈現數字世界的生命力

2024年5月1日,中央美院畢業(yè)季在這個(gè)初夏如約啟航,正如本年度畢業(yè)季主題“心向往之”蘊含著(zhù)對新一屆央美畢業(yè)生的美好祝福與衷心期待,在畢業(yè)季呈現的作品中,既包含著(zhù)同學(xué)們多年學(xué)習成果的心血結晶,他們在創(chuàng )作中的熱情與執著(zhù),更寄托著(zhù)正在踏上通往未來(lái)的路口時(shí),青年學(xué)子們對于未來(lái)的想象與展望。

記得剛入學(xué)時(shí)自己對未來(lái)的期許與向往嗎?畢業(yè)之際,當青年學(xué)子們即將再次向未來(lái)啟程時(shí),藝訊網(wǎng)在2024年央美畢業(yè)季專(zhuān)題報道中,每期將邀請畢業(yè)生親自分享他們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理念、靈感來(lái)源、創(chuàng )作過(guò)程與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未來(lái)道路時(shí),在此時(shí)此刻的心之所想與心之所向。

《沉浸視》

ly.bmp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李妍

Q: 介紹一下你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靈感來(lái)源與背后思考。

李妍:我特別喜歡這句話(huà):“為了創(chuàng )作一件新的藝術(shù)作品,我需要創(chuàng )造一個(gè)新的世界。然后,當我進(jìn)入并穿越這個(gè)世界后,作品便誕生了?!薄ぐ枴び跓?/p>

我的作品以磁流體為載體,展示出不斷變幻的阿拉伯數字。通過(guò)磁流體的流動(dòng)性,將數字塑造成一種活躍跳動(dòng)的形態(tài),使觀(guān)眾能夠直觀(guān)、沉浸地感受到數字的生命力。同時(shí)它們也可以被視作個(gè)體生存狀態(tài)的一種隱喻或象征。利用磁流體這種可塑材料來(lái)操控數字的形態(tài),是對數字的一種呈現而非再現,也某種程度上賦予了時(shí)間以形態(tài)。時(shí)間是可以預知卻難以預測的,對現實(shí)時(shí)間的興趣在一定程度上是對人造時(shí)間結構的反應。時(shí)間對每個(gè)人來(lái)說(shuō)都是不同的——這取決于它的使用方式和思維方式,具體表現為從9到0或從0到9的數字。阿拉伯數字是最基礎的最底層的元素,可以架構數字化的虛幻圖像,也可以構建人類(lèi)文明的數據庫,以及復雜邏輯的運算程序。今天,數字則憑借著(zhù)1跟0的二進(jìn)制語(yǔ)言筑造了現今的信息化社會(huì )。

1.bmp

2.bmp

3.bmp《沉浸視》展覽現場(chǎng)

說(shuō)起我對阿拉伯數字的研究興趣,從現實(shí)角度來(lái)看,阿拉伯數字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是一種非常重要的符號元素。從虛幻的角度來(lái)看,阿拉伯數字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又是一種符號化的概念。我認為,阿拉伯數字還具有一種跨越虛幻與現實(shí)的連接作用。它們既可以作為一種表現媒介和符號元素出現在現實(shí)的藝術(shù)作品中,也可以作為一種概念和意義的載體出現在虛幻的藝術(shù)形式中。這種連接作用使得阿拉伯數字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具有無(wú)限的可能性,與磁流體這種新型材料形成了恰當的結合,從原始狀態(tài)的抽象形態(tài)轉化為凝固的數字具象形態(tài)。

三個(gè)裝置分別代表著(zhù)當下(數字之柱子)、過(guò)去(透明裝置)與未來(lái)(彩色裝置),構建了這樣一個(gè)整體時(shí)空交錯的視覺(jué)呈現。這種跨越物理與數字界限的藝術(shù)實(shí)踐,挑戰了我們對現實(shí)與虛擬的傳統認知,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gè)重新審視物質(zhì)與非物質(zhì)關(guān)系的視角。暗示了多重時(shí)間的同一呈現,通過(guò)對距離的抹消,對過(guò)去、現在、未來(lái)的展示,這種呈現暗示了現實(shí)與想象之間的斷裂以及多重時(shí)間在同一空間的交織。《沉浸視》主視覺(jué).bmp《沉浸視》主視覺(jué)1小裝置展示.bmp

2小裝置展示.bmp

3小裝置展示.bmp

4小裝置展示.bmp小裝置展示裝置背面的“器官”.bmp

裝置背面的“器官”

主體裝置內部.bmp

主體裝置內部

Q: 開(kāi)展后作品得到了怎樣的反饋?

李妍:觀(guān)眾會(huì )比較好奇其中的原理以及材料。還有些觀(guān)眾會(huì )對這種科技藝術(shù)的結合工作過(guò)程產(chǎn)生興趣。有人對于作品的含義能夠比較快的直接性的理解,還有一些觀(guān)眾希望得到更多的直觀(guān)信息和解釋。1作品與觀(guān)眾.bmp

2作品與觀(guān)眾.bmp作品與觀(guān)眾李妍與作品.bmp李妍與作品1 大裝置——美術(shù)館數字之柱.bmp

2 大裝置——美術(shù)館數字之柱.bmp

3 大裝置——美術(shù)館數字之柱.bmp大裝置——美術(shù)館數字之柱

Q: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戰,是如何克服的?

李妍: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想法與技術(shù)間的實(shí)現過(guò)程,你最初的形態(tài)受現有技術(shù)的束縛同時(shí)可能又變成新的一種形態(tài),與繪畫(huà)自由度不同的在這種限制框架里的創(chuàng )作,有一種束縛感也有一種方向和既定目標感。你能找到一種化解問(wèn)題和創(chuàng )作碰撞的愉悅感。1大裝置布展現場(chǎng).bmp

2大裝置布展現場(chǎng).bmp

3大裝置布展現場(chǎng).bmp大裝置布展現場(chǎng)1 安裝小裝置.bmp

2 安裝小裝置.bmp

3 安裝小裝置.bmp安裝小裝置廢棄的電機.bmp廢棄的電機

Q: 本屆畢業(yè)季主題是“心向往之”,剛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是什么?畢業(yè)之際,當下心情如何?對未來(lái)有哪些期待和向往?

李妍:這個(gè)是我收到研究生錄取通知后寫(xiě)的日記,應該是我入學(xué)時(shí)的向往。

“我覺(jué)得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gè)終極方法,有一段時(shí)間我覺(jué)得藝術(shù)沒(méi)有標準,有一段時(shí)間我覺(jué)得藝術(shù)應該覺(jué)得應該用理性理解藝術(shù)。這次回到學(xué)校我要找到藝術(shù)的終極方式,哪怕只是知道方向或者方法。我覺(jué)得一定有一個(gè)結合理性感性的可以找到方式方法,或者是找到一種真正的藝術(shù)家的工作狀態(tài)、創(chuàng )作狀態(tài)、熱情狀態(tài)、藝術(shù)家狀態(tài)?!?img src="/Uploads/UEditor/image/202405/6385148325470303137655041.bmp" title="2021年創(chuàng )作日記.bmp" alt="2021年創(chuàng )作日記.bmp"/>2021年創(chuàng )作日記

研究生三年期間也是同時(shí)經(jīng)歷了疫情階段,三年的時(shí)間轉瞬即逝,在身份轉變和環(huán)境系統轉變的過(guò)程中,沒(méi)有固化自己,希望自己將來(lái)還是有無(wú)限可能性,工作、學(xué)習和生活中得到很好的平衡,享受生活與創(chuàng )作的樂(lè )趣。

研究生展海報.bmp

編 | 藝訊網(wǎng)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