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趙一淺:在A(yíng)I時(shí)代,回到現代主義尋找繪畫(huà)的潛能

時(shí)間: 2024.4.29

2024年4月12日至5月31日,藝術(shù)家趙一淺最新個(gè)展“一電元”于北京勢象空間舉行,由徐子羿任策展人,本次展覽聚焦藝術(shù)家從2023年以來(lái),包括“ADAM亞當”與“EVE夏娃”兩個(gè)系列作品的最新探索。如本次展覽題目中的“一電元”,及其諧音的“伊甸園”所示,“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指向藝術(shù)家對繪畫(huà)本體的思考。這些思考,一方面來(lái)自藝術(shù)家多年來(lái)于技術(shù)、形式與主題層面的實(shí)踐經(jīng)驗,另一方面,也基于藝術(shù)家站在更廣闊的歷史與技術(shù)維度的觀(guān)察——尤其是依托數字技術(shù)日新月異的數字圖像生成技術(shù),成為激發(fā)趙一淺思考技術(shù)、圖像生產(chǎn)、繪畫(huà)的“手性”與物質(zhì)性,并進(jìn)一步重思繪畫(huà)本質(zhì)的重要契機。

WechatIMG49.jpg

WechatIMG48.jpg “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在策展人徐子羿的解讀中,展覽名稱(chēng)“一電元”,既是一個(gè)頗有趣味的文字諧音游戲,也包含了更具引申性的闡釋空間:“一”所對應的“chosen ONE”,如同電影《黑客帝國》中被選中的“救世主”Neo,“他”在母體(Matrix)中,“是迭代運算中的余數也是系統計算產(chǎn)生的錯誤合集,每一個(gè)版本的Neo看似覺(jué)醒或游離于Matrix的統治之外其實(shí)也是系統計算中的一部分,Neo既是錯誤的合集也是系統對運算錯誤的收編?!盵1]

“一”是“Neo”式的存在,意味著(zhù)如“鯰魚(yú)”般對系統發(fā)揮獨特效應的“bug”,它在人的指令、技術(shù)邏輯推演、乃至最終生成圖像的過(guò)程——即策展人徐子羿歸納的“文字—大模型—返圖—繪畫(huà)”這一整套新式圖像生產(chǎn)過(guò)程中神出鬼沒(méi)。具體在“ADAM亞當”系列中,如“bug”般,令人感到陌生、新奇與矛盾交織的畫(huà)面組合方式,吸引趙一淺在畫(huà)面中發(fā)起嘗試與探討。然而,在這些乍一看帶有古典氣質(zhì)的“亞當”圖式的描繪中,藝術(shù)家仍然堅持讓筆觸、肌理等等布面油畫(huà)固有的物質(zhì)性參與其中,并成為描繪新“亞當”誕生不可或缺的部分。進(jìn)而交待出畫(huà)家對一些關(guān)鍵問(wèn)題的答案,例如,面對新的圖像生成方式,繪畫(huà)還能做什么?繪畫(huà)不可替代性是什么?

0G3A9963.JPG

WechatIMG113.jpg “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開(kāi)幕現場(chǎng)

“電”與“元”對應“electro”以及帶有原初、初始意味的“meta”,試圖提醒觀(guān)眾,展覽中包含著(zhù)兩重世界——正在飛速迭代的“電子世界”,與架上繪畫(huà)所代表的物質(zhì)世界,而藝術(shù)家則嘗試在二者之間,探討造型藝術(shù)尤其是平面繪畫(huà)依然存在的某種“元”屬性,它的存在與否,就像圣經(jīng)故事中衍生出人類(lèi)歷史與未來(lái)的“伊甸園”,其中涌動(dòng)著(zhù)無(wú)限的可能。

在過(guò)往的繪畫(huà)作品中,趙一淺傾向于將自己對古典藝術(shù)的喜愛(ài)、個(gè)人記憶與日常經(jīng)驗,結合對當下世界的反思,融會(huì )貫通為屬于他的藝術(shù)表達。從老照片、古典主義藝術(shù)、波普藝術(shù)結合中國城市80、90年代視覺(jué)記憶中拾取而來(lái)的碎片,被趙一淺重構與組織在畫(huà)面中,用以探討不同歷史空間中圖像的關(guān)系,同時(shí)在這種沖突中,構造出屬于趙一淺特有的超現實(shí)、幽默、富有戲劇性的新圖像。

來(lái)到新作系列,畫(huà)家試圖進(jìn)一步打破自己的已知經(jīng)驗,開(kāi)始由具象向抽象轉變,這一自然發(fā)生的轉變過(guò)程,部分動(dòng)機源于畫(huà)家試圖跳脫出歷史時(shí)間軸,跳脫出自己過(guò)往創(chuàng )作習慣的沖動(dòng)。在他看來(lái),過(guò)去自己的作品,“無(wú)論是源于美術(shù)史圖像,抑或是歷史圖像,都仍舊屬于人們相對熟悉的視覺(jué)經(jīng)驗,但在新作中,我幾乎完全打破了這種舊有的關(guān)系?!奔词谷藗儗Α癆DAM亞當”與“EVE夏娃”兩個(gè)系列中的圖式感到親切,卻難獲這些類(lèi)古典主義構圖與造型的圖像的準確藝術(shù)史或歷史出處。

微信圖片_20240412150102.JPGADAM-01-blue-03,布面油畫(huà),150×150cm,2023

微信圖片_20240412150105.JPGADAM-01-blue-01,布面油畫(huà),40×30cm,2023

微信圖片_20240412150036.JPG“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WechatIMG83.jpg“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隨著(zhù)對繪畫(huà)和技術(shù)思考的加深,趙一淺愈發(fā)認識到,至少在現代主義繪畫(huà)以前,幾乎所有的圖像迭代都建立在已知經(jīng)驗的進(jìn)步邏輯之上,類(lèi)似的經(jīng)驗,也包括他在央美壁畫(huà)系所受到的學(xué)院派技巧訓練。無(wú)論是觀(guān)摩畫(huà)冊、臨摹大師還是實(shí)景寫(xiě)生,都是從一個(gè)視覺(jué)經(jīng)驗,積累出另一個(gè)新的圖像經(jīng)驗,新手畫(huà)家總是站在幾位藝術(shù)大師的肩膀上,學(xué)習、模仿、累積經(jīng)驗,在不斷探索中找到自己的創(chuàng )作道路。

藝術(shù)史上,新圖像的生成同樣是一種近似的,不斷重復的迭代過(guò)程,藝術(shù)家意識到,當下我們正面臨一個(gè)人工智能生成圖像的世界,每個(gè)人都在無(wú)形中適應這個(gè)新的圖像世界。新圖像的迭代方式特殊性在于,其創(chuàng )新之路似乎總是伴隨著(zhù)不少“錯誤”,“我覺(jué)得它出錯的時(shí)候,其實(shí)是它又想習得過(guò)往經(jīng)驗,又無(wú)法真正學(xué)習到位,這種生成的錯誤,其實(shí)也很像某種人類(lèi)學(xué)習的轉折點(diǎn)?!边@種略帶“錯位”的圖像組合方式,激發(fā)了趙一淺的興趣,讓他試圖將這種狀態(tài)放大,并置于新的繪畫(huà)系列中發(fā)起探討。如在“ADAM亞當”系列中,某個(gè)形象的下巴到脖子的顯得頗為混雜的結構,以及畫(huà)面邊界處,出突然出現的某種銜接“斷裂”。

微信圖片_20240412150050.JPGADAM-01-colour a-02,布面油畫(huà),100×80cm,2024

ADAM-02-colour a-05,布面油畫(huà),180×150cm×3,2024.jpgADAM-02-colour a-05,布面油畫(huà),180×150cm×3,2024

WechatIMG50.jpg“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這些奇異組合的出現,或許是因為,人工智能與人類(lèi)學(xué)習繪畫(huà)并創(chuàng )造圖像的方式是如此不同,它與已存在的藝術(shù)史圖像“似像非像”,它不受藝術(shù)史與歷史的制約地,不斷制造出并不完全符合趙一淺期待的圖像,新的元素總是以出乎意料的方式組合出現,帶來(lái)陌生感與新奇。但在另一方面,卻讓他更加期望在新作中,強調AI圖像生成所包含的不可忽略的歷史屬性?!邦?lèi)似的過(guò)程也在循環(huán)發(fā)生在歷史時(shí)間軸上,就像古典繪畫(huà)從藝術(shù)史中學(xué)習圖像,攝影術(shù)發(fā)明后,繪畫(huà)又從歷史圖像中獲得經(jīng)驗?!彼囆g(shù)家希望以傳統的繪畫(huà)為媒介,提出對于新圖像迭代模式的有關(guān)繪畫(huà)本質(zhì)的質(zhì)詢(xún)。

或許在這個(gè)AI技術(shù)不斷演進(jìn),圖像生產(chǎn)的未來(lái)走勢尚未十分清晰的時(shí)刻,反而是最有意思的討論時(shí)機。就他個(gè)人來(lái)說(shuō),新作中有一部分試圖討論圖像生成議題,“但畫(huà)依舊是畫(huà),我畫(huà)的仍是一張‘人’的畫(huà),在通過(guò)色彩、造型和筆觸嘗試于畫(huà)面里解決某個(gè)問(wèn)題,我相信一張人創(chuàng )作的畫(huà),在任何時(shí)代都能發(fā)揮效果?!?/p>

2006年,趙一淺從壁畫(huà)系畢業(yè)之后,曾深度了解在技術(shù)加持下的諸多創(chuàng )作可能,他對于繪畫(huà)與技術(shù)關(guān)系的隱憂(yōu)卻越來(lái)越強烈,也讓他最終還是選擇與“新”相反的方向——選擇繪畫(huà)的物質(zhì)性與溫度,回到古典的、富有人文精神、基于歷史維度的創(chuàng )作路徑。

EVE-01-pink-03,布面油畫(huà),150×150cm,2023.jpgEVE-01-pink-03,布面油畫(huà),150×150cm,2023

WechatIMG132.jpg

“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EVE-X02-pink-01,布面油畫(huà),50×40cm,2023.jpgEVE-X02-pink-01,布面油畫(huà),50×40cm,2023

微信圖片_20240412150008.JPG“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這種選擇在“EVE夏娃”中呈現為畫(huà)家試圖延續傳統圖像的生產(chǎn)邏輯,他的啟迪來(lái)自從古典藝術(shù)到現代主義,尤其是畢加索的藝術(shù)創(chuàng )造。這些年,趙一淺廣泛游歷了世界各地的美術(shù)館、博物館,幾乎遍觀(guān)大師之作。今年年初,趙一淺在紐約 MoMA 美術(shù)館參觀(guān)畢加索個(gè)展《畢加索在楓丹白露》時(shí),見(jiàn)到畢加索從古典時(shí)期向立體主義過(guò)渡之作,畫(huà)中古典與立體主義端倪同在,舊與新的圖式于畫(huà)面中交織碰撞,想到畢加索的這種圖像創(chuàng )造,并不依賴(lài)于任何圖像參考,更顯得格外困難與偉大,讓同樣處于藝術(shù)轉型階段的趙一淺感到十分觸動(dòng),即使現代藝術(shù)的高光時(shí)刻距今已時(shí)隔百年,但現代藝術(shù)中仍舊持存著(zhù)強大的藝術(shù)力量,讓當代的畫(huà)家深感自己的渺小。

EVE-pink-01,布面油畫(huà),50×40cm,2024.jpg微信圖片_20240412150017.JPG

EVE-pink-01,布面油畫(huà),50×40cm,2024

EVE-pink-04,布面油畫(huà),180×150cm,2024.jpgEVE-pink-04,布面油畫(huà),180×150cm,2024

WechatIMG82.jpg“一電元——趙一淺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

如何讓繪畫(huà)回歸到20世紀初的狀態(tài),回到20世紀初的畫(huà)作里最打動(dòng)人心的部分?這成為趙一淺目前工作階段的方向。當他試圖厘清繪畫(huà)的本質(zhì),回到繪畫(huà)自身時(shí),發(fā)現繪畫(huà)其實(shí)很純粹,“就是一個(gè)人用手創(chuàng )造了一個(gè)物質(zhì)的關(guān)系,其中并不承載很多太玄的思考,反而越簡(jiǎn)單越好?!?/p>

區別于技術(shù)維度的“ADAM亞當”,“EVE夏娃”系列中所體現出了藝術(shù)史維度的圖像生成過(guò)程,趙一淺發(fā)現,繪畫(huà)開(kāi)始要求他剝離過(guò)度的觀(guān)念,超負荷的思想,甚至放棄追求某種對于“造型”的要求,因為這種要求中,總是包含了更多原本并不屬于繪畫(huà)本質(zhì)的東西。

WechatIMG51.jpg藝術(shù)家在展覽現場(chǎng)

在畫(huà)家看來(lái),繪畫(huà)與人的關(guān)系,本身也意味著(zhù)人與物,即人與自然的關(guān)聯(lián),“因此我相信,即使AI時(shí)代到來(lái),人手創(chuàng )造的東西仍然是最有溫度的,畫(huà)作為物,要求人的身體參與體會(huì )。像繪畫(huà)曾受到攝影術(shù)的沖擊那樣,繪畫(huà)似乎正大踏步追求融入新技術(shù)的洪流中,但趙一淺覺(jué)得,未來(lái)會(huì )最有價(jià)值的,并不是在手機里存儲的,而是人們可以深刻觸摸的,只要繪畫(huà)仍然是人與物的關(guān)系,而非人與屏幕的關(guān)系,“更何況,即使新的技術(shù)發(fā)展是歷史的必然規律,預示著(zhù)歷史進(jìn)步的方向,但是人需要怎樣的‘進(jìn)步’?走到后工業(yè)時(shí)代,人類(lèi)真的走在實(shí)現幸福的路上嗎?并不一定,何況進(jìn)步觀(guān)念本身也值得更多探討?!?/p>

在歷史維度上,繪畫(huà)向何種方向進(jìn)步,成為本次展覽中討論的核心議題,如展覽前言所示,“如果說(shuō)因技術(shù)的反饋回路中所顯露的‘錯誤’而起的創(chuàng )作脈絡(luò )展露的是一條對控制論的逃逸線(xiàn),那么‘EVE夏娃’系列中展現的明白的畢加索風(fēng)格則是一條指向藝術(shù)史上某一時(shí)刻的回歸線(xiàn)。在諸多對于現代性進(jìn)程、中心主義的反思中,似乎有兩條路徑:一是探索非中心的經(jīng)驗,在藝術(shù)界,這種探索或已顯露疲態(tài);二是對其起源展開(kāi)回溯,找到某種進(jìn)路得以重新打開(kāi)討論。而‘EVE夏娃’系列帶出的這條回歸線(xiàn)或許是在后者上的工作?!币蝗纭癆DAM亞當”與“EVE夏娃”系列名字隱喻的承繼關(guān)系,夏娃來(lái)自于亞當一根肋骨,是否也意味著(zhù),夏娃才是亞當真正的未來(lái)?

文 / 孟希

圖文資料致謝主辦方

參考資料:

[1]展覽前言

展覽信息:

終版海報.jpg“趙一淺:一電元”

展期 :2024.4.12 - 5.31

展覽時(shí)間:10:00-17:00(周一至周六)

北京朝陽(yáng)區高碑店吉里國際藝術(shù)區E2 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