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展覽|杉本博司的剎那與無(wú)窮

時(shí)間: 2024.4.11

國際著(zhù)名藝術(shù)家杉本博司在中國首個(gè)重要機構個(gè)展——“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于北京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正式拉開(kāi)帷幕。本次展覽由杉本博司創(chuàng )立的新素材研究所進(jìn)行展陳設計,展覽匯集了藝術(shù)家的攝影、裝置和雕塑等多領(lǐng)域作品,對杉本博司從1974年至今的創(chuàng )作實(shí)踐進(jìn)行回顧性的梳理與總結,并將藝術(shù)家對于攝影技術(shù)的創(chuàng )新與探索,和他對于時(shí)間與記憶的獨特理解詳盡呈現于中國觀(guān)眾面前。

“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展覽現場(chǎng)圖,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2004.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提供,攝影:孫詩(shī)。

“無(wú)盡的剎那”這一主題不同于在海沃德美術(shù)館呈現的藝術(shù)家全面回顧展首站“Hiroshi Sugimoto: Time Machine”,北京站策展人張南昭試圖從文化維度上尋找更為深層的精神共鳴,最終從蘇軾的《赤壁賦》中“哀吾生之須臾,羨長(cháng)江之無(wú)窮”得到啟發(fā),以“須臾”與“無(wú)窮”這一對看似矛盾,實(shí)則富有禪宗意蘊的意涵出發(fā),呈現杉本博司作品的核心——時(shí)間。

在杉本博司的作品中,他一反人們對于攝影的真實(shí)性預設,以背叛者的身份,愜意立于鏡頭之后,試圖喚起觀(guān)者對于存在的脆弱性這一問(wèn)題的反思。從最初的“透視畫(huà)館”系列,到最新的《筆觸印象,心經(jīng)》,藝術(shù)家試圖在不同文化背景中,將攝影術(shù)所具有的記錄與創(chuàng )造的雙重特性,以一種匠人精神,熔鑄于他的作品之中,把灰燼還原成火。

“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媒體導覽會(huì )現場(chǎng)圖

杉本博司,1948年出生于日本東京,1970年于東京立教大學(xué)獲得經(jīng)濟學(xué)與西方哲學(xué)雙學(xué)士學(xué)位,后于1974年在洛杉磯藝術(shù)中心設計學(xué)院獲得攝影學(xué)士學(xué)位。豐富的學(xué)科背景使他的作品總能包羅萬(wàn)象,杉本博司從自問(wèn)出發(fā),以高超精湛的攝影技術(shù)回答“我在想什么”和“我要做什么”兩個(gè)終極問(wèn)題。盡管身處藝術(shù)思潮迭起的時(shí)代,杉本博司始終堅定地以一種哲理性的思考態(tài)度推進(jìn)自己創(chuàng )作實(shí)踐。

06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杉本博司工作室提供.jpeg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杉本博司工作室提供

在展廳外場(chǎng)首先進(jìn)入眼簾的是一整墻的“放電場(chǎng)”系列。此系列作品是杉本博司極具代表性的實(shí)驗創(chuàng )舉,他受到Fox Talbot(發(fā)明負片者)的啟發(fā),試圖還原電的形狀。藝術(shù)家將電流導向浸在鹽水中的金屬板上,鋪上膠片,從而捕捉放電的瞬間。將這如同宇宙大爆炸一般不可控的奇觀(guān)展開(kāi)在觀(guān)者面前,將無(wú)形之物以有形方式顯現,最終想要傳遞的仍是對于攝影本源的極致追溯。

同樣探討攝影本質(zhì)的實(shí)驗作品還包括“光學(xué)”系列,這是他五十年間創(chuàng )作的唯一彩色系列作品。他從牛頓的光學(xué)實(shí)驗中得到啟發(fā),改良三棱鏡分解陽(yáng)光,記錄下人眼難以觀(guān)察到的色彩變化,模糊了繪畫(huà)與攝影的邊界,以一種超然于外的態(tài)度展現光、電、色彩最原初的模樣——在人類(lèi)出現之前,在生命出現之前,在宇宙爆炸之前。

07杉本博司,《放電場(chǎng) 225》,2009,明膠銀鹽相紙,149.2×119.4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放電場(chǎng) 225》,2009,明膠銀鹽相紙,149.2×119.4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在劇院系列中,這種超然于外的態(tài)度也貫穿始終,高三腳架使他的作品視角如同懸浮在空中,以一種絕對理性,將自身抽離于劇場(chǎng)之中。此系列始于1976年,杉本博司選取世界各地的汽車(chē)影院、歌劇院和廢棄劇場(chǎng)等地進(jìn)行長(cháng)曝光拍攝,根據電影放映長(cháng)度設定曝光時(shí)間,將上萬(wàn)幀畫(huà)面壓縮成一張靜止的白色幕布。觀(guān)者凝視作品時(shí),有靈魂出竅之感,仿佛被吸入時(shí)空,作為一個(gè)穿越的幽靈漂浮在劇場(chǎng)中央。有趣的是,展覽同時(shí)專(zhuān)門(mén)為幕布部分進(jìn)行燈光設計,幕布邊緣因燈光產(chǎn)生輕微抖動(dòng),恍惚之間似乎正預告著(zhù)一部好戲正要登上舞臺。

08杉本博司,《尤寧城汽車(chē)影院,尤寧城》,1993,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尤寧城汽車(chē)影院,尤寧城》,1993,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09杉本博司,《基諾沙劇院,基諾沙》,2015,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基諾沙劇院,基諾沙》,2015,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透視畫(huà)館是杉本博司最早的作品系列,藝術(shù)家在參觀(guān)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時(shí)注意到,如果用一只眼快速瞥過(guò)動(dòng)物標本,便能使標本看起來(lái)栩栩如生。這讓藝術(shù)家似乎發(fā)現了穿梭于虛假與真實(shí)的秘密,于是,在此系列作品中,他不僅細心調整著(zhù)標本和人造景觀(guān)的關(guān)系、人造景觀(guān)的光線(xiàn),剔除博物館環(huán)境之余,還采用了傾斜對焦平面的方法欺騙觀(guān)者的眼睛。此系列作品由于捕捉效果太過(guò)逼真,以至于杉本博司曾被認為是一位野生動(dòng)物攝影家。

《肖像》系列中,杉本博司對真實(shí)進(jìn)行了更進(jìn)一步的探討。這次他將拍攝對象轉為人像,選取了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的蠟像模型。從拿破侖、戴安娜王妃到杜尚、蒙德里安,這些跨越了五百年的人物被框取進(jìn)入鏡頭中,經(jīng)過(guò)精細的光線(xiàn)調整,宛如獲得“重生”。當人們看到熟知但存在時(shí)空距離上的人物齊聚一堂時(shí),顯影、真實(shí)與生命的關(guān)系也就撲朔迷離起來(lái),并導向更深層的詰問(wèn)——攝影是否是一種跨越時(shí)空的“復活術(shù)”?我們與過(guò)去的生命,能創(chuàng )立怎樣的連接?

10杉本博司,《北極熊》,1976,明膠銀鹽相紙,119.4× 149.2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北極熊》,1976,明膠銀鹽相紙,119.4× 149.2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11杉本博司,《海?!?,1994,明膠銀鹽相紙,119.4 ×149.2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海?!?,1994,明膠銀鹽相紙,119.4 ×149.2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12杉本博司,《威爾士王妃戴安娜》,1999,明膠銀鹽相紙,93.6 × 75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威爾士王妃戴安娜》,1999,明膠銀鹽相紙,93.6 × 75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13杉本博司,《薩爾瓦多·達利》,1999,明膠銀鹽相紙,93.6 × 75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薩爾瓦多·達利》,1999,明膠銀鹽相紙,93.6 × 75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基于對時(shí)間與空間的思考,誕生而出的海景系列的初衷,是杉本博司希望探尋現代人與古人,作為人類(lèi)的共同原初記憶以及他自己的兒時(shí)記憶。土地會(huì )被不斷的翻新更迭,而海一如既往地存在著(zhù),基于某種時(shí)間與空間的理解,藝術(shù)家選擇運用長(cháng)曝光,為了追求沒(méi)有云彩的天空純凈度,藝術(shù)家花費十年自制特殊的沖洗設備?!昂>跋盗小敝械溺R頭對準從清晨到深夜的海面,并以海平面為中線(xiàn),捕捉并壓縮于一張膠片中。海平面也是地面上所能眺望到的最遠之處,因此,藝術(shù)家以膠片為媒介,完成了在時(shí)間與空間上某種最大程度的壓縮與延伸。而對中國觀(guān)眾來(lái)說(shuō),“海景系列”激發(fā)的詩(shī)意意象幾乎天然共感,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shí)?!惫沤窠悦烀?,作為意象的海上明月,不僅將不同空間的人連接在一起,也自然地連接故人與今人,歷史與當下。

14杉本博司,《相模灣,熱海市》,1997,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相模灣,熱海市》,1997,明膠銀鹽相紙,119.4 × 149.2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建筑系列創(chuàng )作于千禧年前后,杉本博司采用大焦距,以“失焦”的方式,對建筑的耐久性進(jìn)行“侵蝕”,從而將建筑“融化”。他認為唯有最堅固的形狀才能抵制模糊攝影的沖擊,也能抵制時(shí)間的洗刷。也體現了藝術(shù)家探尋“本質(zhì)”的一貫追求,這次他想要追溯的是建筑師腦內最初的視覺(jué)意象。而對于觀(guān)看者而言,如果一個(gè)建筑能足夠占據他們內心,那么一個(gè)模糊的形象,就足以勾起他們對于這棟建筑的完整構想,觀(guān)者與建筑師在此時(shí)相連。

觀(guān)念之形系列亦延續了杉本博司對于形狀的探討,他強烈希望再現他所體驗到的精神性模型,他在東京大學(xué)研究所見(jiàn)到用來(lái)做教具展示數學(xué)原理的石膏模型,震驚于形之完美。于是藝術(shù)家就此展開(kāi)用現代科技還原數學(xué)模型,使其接近“無(wú)限”的嘗試,創(chuàng )造出宛如未來(lái)紀念碑式的數理模型作品。光滑的不銹鋼材料并不顯得冰冷,反而因其完美的形狀和特定的場(chǎng)域,展現出一種摒棄了工業(yè)擴張野心的絕對理性。

15杉本博司,《世界貿易中心》,1997,明膠銀鹽相紙,149.2×119.4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世界貿易中心》,1997,明膠銀鹽相紙,149.2×119.4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16杉本博司,《觀(guān)念之形 0003迪尼曲面:扭轉偽球面得到的恒定負曲率曲面》,2004,明膠銀鹽相紙,149.2 × 119.4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jpeg杉本博司,《觀(guān)念之形 0003迪尼曲面:扭轉偽球面得到的恒定負曲率曲面》,2004,明膠銀鹽相紙,149.2 × 119.4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杉本博司熱愛(ài)日本能劇,他曾說(shuō)“時(shí)間是單向地從過(guò)去到未來(lái),但是‘能’的時(shí)間卻是自由來(lái)去的?!狈鹬O盗姓宫F了他內心深處對于東方美學(xué)的極致追求。此系列位于展廳最內層,巧妙地布于四排黑墻隔斷中間,貫穿始終。杉本博司花了七年時(shí)間申請了三十小時(shí)的拍攝時(shí)間。在被問(wèn)及為何想拍千體佛時(shí),他誠實(shí)地回答到:他是一名收藏家,但不可能將千體佛占為已有,故而用攝影來(lái)“偷取”它。

17.jpeg杉本博司,《佛之海 049(三聯(lián))》,1995,明膠銀鹽相紙,239 × 308 cm。? Hiroshi Sugimoto,圖片由藝術(shù)家提供。

18“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展覽現場(chǎng)圖,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2004.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提供,攝影:孫詩(shī)。.jpeg “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展覽現場(chǎng)圖,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2004.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提供,攝影:孫詩(shī)。

杉本博司的另一件系列作品《反重力結構》則展出了當麻寺三層塔的古木,交錯的木梁可以分散重量,使塔抵抗地心引力,對于重力的抵抗與他的縱向海景作品如出一轍。藝術(shù)家始終站在宇宙的高度,思考人類(lèi)的歷史與信仰等宏觀(guān)主體,人類(lèi)能否靠精神上的寄托實(shí)現永生呢?

位于展廳右側高墻呈現的藝術(shù)家最新作品《筆觸印象,心經(jīng)》,也是這件作品在世界范圍內的首次亮相。藝術(shù)家用毛筆蘸取顯影液在過(guò)期底片上書(shū)寫(xiě)佛教著(zhù)作《般若心經(jīng)》,如同開(kāi)場(chǎng)的放電場(chǎng)系列一般,杉本博司創(chuàng )作時(shí)并未使用相機。在展覽開(kāi)幕式上,杉本博司還為觀(guān)眾現場(chǎng)進(jìn)行了誦讀展示,聲音回蕩在展館中,聲聲不息。

攝影一直被認為是可以留存時(shí)間、追溯記憶的技術(shù),它的出現也改變了人們描述歷史乃至描述自身的方式。如何讓過(guò)去成為過(guò)去?攝影或許是一種答案。正如杉本博司以攝影術(shù)定格的“剎那”,其中包含著(zhù)過(guò)往的無(wú)窮與“無(wú)盡”,以顯影中得以破除虛無(wú),從而證實(shí)存在。據悉,展覽將持續至2024年6月23日。

“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展覽現場(chǎng)圖,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2004.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提供,攝影:孫詩(shī)。

文|金枝

責編|孟希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展覽信息:

21“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海報.jpeg“杉本博司:無(wú)盡的剎那”

展期:2024.3.23 – 2024.6.23

主辦: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shù)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酒仙橋路4號798藝術(sh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