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展覽丨全面梳理40余年水墨探索:劉慶和同名大展盛大開(kāi)幕

時(shí)間: 2024.3.18

2024年3月9日,劉慶和同名大展“劉慶和”在北京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798雙空間隆重推出,這也是迄今劉慶和最為全面詳實(shí)的大型學(xué)術(shù)展覽。展覽由崔燦燦策劃,采用多線(xiàn)敘事的結構,分為七個(gè)部分,全面梳理了藝術(shù)家從1979年至今的藝術(shù)發(fā)展脈絡(luò )。展品年代跨越45年,展出作品超200件。

 “劉慶和”展覽現場(chǎng)視頻(拍攝:李迪)

 “劉慶和”展覽現場(chǎng)

作為中國當代水墨的領(lǐng)軍人物,劉慶和因“新生代”和“都市水墨”為藝術(shù)界所熟知。然而,本次展覽并非著(zhù)重于對這一歷史成就的描述,而是試圖牽引出藝術(shù)家40多年間的全貌,如何廣泛的展開(kāi)對語(yǔ)法、主題、敘事、象征與隱喻的藝術(shù)實(shí)驗,來(lái)推進(jìn)自身的變革,并始終與當代藝術(shù)同振共生的關(guān)系。

展覽分為7個(gè)部分,以“巨作和畫(huà)譜”作為開(kāi)篇,講述劉慶和最為代表的多聲部、多時(shí)空敘事的來(lái)源?!皟蓚€(gè)舊時(shí)家庭”中時(shí)代與主題的變遷,呈現藝術(shù)家如何以小歷史的方式來(lái)敘述大歷史的發(fā)生。之后,我們又聚焦于劉慶和最為核心的工作:如何展開(kāi)跨媒介的實(shí)驗,以創(chuàng )造全新的故事。直到“白話(huà)”系列的出現,劉慶和創(chuàng )造了一種全新的文體,以半日記、半自傳、半口語(yǔ)的方式,打破了文人詩(shī)書(shū)畫(huà)或現實(shí)主義的傳統。

012.jpeg “劉慶和”展覽開(kāi)幕現場(chǎng)

“新都市、新繪畫(huà)”部分則指向更為重要的轉變,劉慶和開(kāi)創(chuàng )性的顯現了水墨這一媒介的超越性,它所提供的獨特感受,精準地捕捉了都市的虛像,和同時(shí)期的其他媒介相比,更為本質(zhì)的觸及那個(gè)時(shí)代特有的“時(shí)代情緒”。

在40多年的創(chuàng )作中,劉慶和從未停滯不前,“時(shí)間的疏離”亦為我們呈現了藝術(shù)家對自我的持續更新,忠實(shí)現實(shí),但又不斷的以新的語(yǔ)言和方法捕捉正在身邊流逝的發(fā)生。展覽的尾聲,我們選取了劉慶和新舊之作進(jìn)行回溯,以尋找隱藏在創(chuàng )作背后的藝術(shù)家的世界觀(guān)與生命觀(guān)。

“劉慶和”展覽開(kāi)幕現場(chǎng)

漫長(cháng)的歷程中,我們可以看到劉慶和最為顯著(zhù)的幾個(gè)特征:都市系列對于當代藝術(shù)的觀(guān)念和語(yǔ)言的獨特貢獻;在不同的土壤和媒介中汲取營(yíng)養,始終將水墨作為當代藝術(shù)的前線(xiàn)工作進(jìn)行考量;獨特的個(gè)人口音,以地方性語(yǔ)言的方式,來(lái)建構一種全新的繪畫(huà)敘事結構;從未更改的現實(shí)主義的底色,從象征走向隱喻,從文人到現代人的轉變。

漫長(cháng)的歷程,亦為我們重申了一種價(jià)值,在劉慶和40多年的創(chuàng )作中,始終以一種變革性和開(kāi)放性的姿態(tài),保持著(zhù)永不停息的實(shí)驗。在這場(chǎng)實(shí)驗之中,他懸置了水墨內部的紛爭,放棄了安全而又正確的地帶,嘗試做錯,追逐先鋒,嘗試將“水墨”作為動(dòng)詞,而非名詞。幸運的是,他和一代人在40年間,實(shí)實(shí)在在的推動(dòng)了中國從“什么是水墨”到“水墨是什么”的認識性變革。

于是,我們發(fā)現“開(kāi)放性”的信念,”前衛性“的歷史雄心,在任何時(shí)代都至關(guān)重要。

“劉慶和”展覽現場(chǎng)


01、巨作與畫(huà)譜

和以往的線(xiàn)索不同,展覽并未以正敘或倒敘的方式來(lái)回溯劉慶和的藝術(shù)歷程,而是采用雙線(xiàn)敘事的結構,以2006年以來(lái)最為代表性的巨幅作品和橫跨40多年的手稿的對比,作為開(kāi)篇。

5張巨幅水墨匯集了劉慶和多年藝術(shù)觀(guān)念和語(yǔ)言探索的積累,它們環(huán)繞在展廳的四周。巨大的尺幅,接近于真實(shí)世界的體量,風(fēng)景在這里轉化為壯闊的光影與氣象,畫(huà)中的氛圍以籠罩的方式帶動(dòng)著(zhù)觀(guān)眾的心理感受。然而,和傳統水墨的散點(diǎn)透視相比,它的視點(diǎn)又是單一的、現代的,故事一覽無(wú)遺,統一在一個(gè)視點(diǎn)之下。像是長(cháng)篇小說(shuō)中多種時(shí)空、人物和命運的疊合,多聲部在同一個(gè)空間中發(fā)生,成為劉慶和巨幅作品的顯著(zhù)特征。

_P0A2725.JPG“劉慶和”展覽現場(chǎng)

《有魚(yú)》,紙本水墨,270  × 500 cm,2006.jpg《有魚(yú)》,紙本水墨,270  × 500 cm,2006

《臨池》,紙本水墨,360 × 670 cm,2006.jpg《臨池》,紙本水墨,360 × 670 cm,2006

視角的改變,同樣帶來(lái)了感知的變遷。這些畫(huà)作,不同與傳統長(cháng)卷中流動(dòng)的閱讀感,它提供了一種接近于窺視的感受,仿佛站在高處透過(guò)密林看到的一片開(kāi)敞的湖泊,讓故事多了一層遭遇感,時(shí)刻在發(fā)生變化。同樣,“留白”在這里變成故事邊緣的模糊,場(chǎng)景虛化的邊界,為觀(guān)看提供了一種阻隔的距離,觀(guān)者與畫(huà)中人仿佛處在兩個(gè)世界,一個(gè)闖入者的目光?;蛟S是因為俯視的視角,這些人物顯得更加渺小和壓迫,仿佛命運中的玩偶,人如螻蟻一般有著(zhù)定數、無(wú)助的宿命感。

和中國傳統的詩(shī)歌中的情景不同,《赤霞》有著(zhù)現實(shí)主義和象征主義的宏大情緒,但在光影的疊合和飄起的熱氣球中,它又多了幾分夢(mèng)幻的色彩,像是電影,又像是舞臺。然而,畫(huà)中的人物卻總是迷茫的、不安的,他們的情感無(wú)可名狀的飄忽不定。5張巨幅水墨,在碩大的空間,像是一幕幕戲劇,它們在劉慶和筆下重申了繪畫(huà)觀(guān)照現實(shí)的獨特魅力,它既不是全然的寫(xiě)實(shí),也不是完全主觀(guān)的寫(xiě)意,它是現實(shí)的虛像,時(shí)空的魔術(shù),含混的感知,很多時(shí)候它比真實(shí)本身更接近于事物的感受。

《風(fēng)·水》,紙本水墨,270  × 500 cm,2010.jpg《風(fēng)·水》,紙本水墨,270  × 500 cm,2010

《島》,紙本水墨,280 × 500 cm,2013.jpg《島》,紙本水墨,280 × 500 cm,2013

《赤霞》,紙本水墨,360 x 800 cm,2024.jpg《赤霞》,紙本水墨,360 x 800 cm,2024

是什么造就了這種獨特的視覺(jué)感受和心理機制?展廳中心的“畫(huà)譜”給出答案,它借用傳統長(cháng)卷的展出方式,以和巨作中的當代感形成鮮明的對比。近百張手稿,在時(shí)間的積累中鋪陳抵達這些“巨作”的路徑:連環(huán)畫(huà)造就了劉慶和有別于多數水墨藝術(shù)家的傳統,對“塑造”情節本身的強調,對“筆”和“線(xiàn)”的頻繁運用,也為之后的敘事性打下了伏筆;素描系列讓我們窺視到藝術(shù)家最初的情感,光影和造型如何塑造了時(shí)空;各式手稿和底圖,顯露了巨作最初故事的靈感和構思的緣起,場(chǎng)景的確立;臨摹系列又將我們的目光引向藝術(shù)家走過(guò)的前路,沿襲的資源,中國傳統繪畫(huà)對其揮之不去的影響。


02、歷史的檔案:兩個(gè)家庭的舊時(shí)肖像

1961年,劉慶和出生于天津一個(gè)叫沈莊子的地方,他的祖父靠著(zhù)開(kāi)“慶大糧?!睌€下了50間房子的基業(yè)。祖父在父親7歲時(shí)去世,只有老舊的照片里才能辨析模樣。解放后,父親成了“朝陽(yáng)棉布店”的店員,童年的劉慶和在家庭出身一欄中父母便成了是“店員和醫生”,一個(gè)由哥哥姐姐五口人組成的舊時(shí)家庭。他的父親一生少言少語(yǔ),經(jīng)歷再多不公,也都不做評判,舅舅卻與之相反,總是要發(fā)表一些觀(guān)點(diǎn)。在那個(gè)特殊時(shí)代里,舅舅也因此闖了不少大禍。這也成了家族人生的兩種指南,沒(méi)態(tài)度的爸爸和有態(tài)度的舅舅?;蛘?,我們可以把它替換為“沒(méi)意義的人生”和“有意義的人生”。于是,這些舊時(shí)家族的肖像,亦寄托了劉慶和對過(guò)去的評議。

《金婚》 ,紙本水墨,140 × 120 cm,1994.jpg《金婚》 ,紙本水墨,140 × 120 cm,1994

《1931》,紙本水墨,55 × 65 cm,2014.jpg《1931》,紙本水墨,55 × 65 cm,2014

《1953》,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jpg《1953》,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

1990年代初,已在中央美院畢業(yè)留校的劉慶和,住在王府井宿舍的筒子樓里。幾年后,美院隨著(zhù)城市的改變,遷往彼時(shí)的“郊區”望京?!岸际谢币郧八从械乃俣?,改變著(zhù)城市和劉慶和的生活,也改變了中國千千萬(wàn)萬(wàn)家庭。人們聚會(huì )的場(chǎng)景,愛(ài)情見(jiàn)證的方式,各式家具和生活中的器物重新定義了現代家庭的含義。關(guān)于人生的困惑和沉重的家庭命運,被一種從未有過(guò)的“休閑時(shí)光”和“中產(chǎn)生活”所替代。也是那時(shí),劉慶和參加了著(zhù)名的“新生代”畫(huà)展,以近距離的方式描繪身邊無(wú)意義的日常生活,并將攝影的非完整性、流逝的午后,定格于“家庭”。

《媽媽》,紙本水墨,68 × 51 cm,2014.jpg《媽媽》,紙本水墨,68 × 51 cm,2014

《東新街18號》,紙本水墨,55 × 65 cm,2014.jpg《東新街18號》,紙本水墨,55 × 65 cm,2014

《熱水》,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jpg《熱水》,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

在這個(gè)單元中,我們以小歷史的方式來(lái)敘述大歷史的發(fā)生。在這些關(guān)于家庭的變故中,我們可以看到繪畫(huà)與檔案、歷史與信息,個(gè)人與集體之間的關(guān)系。畫(huà)中人們的位置、坐姿,拍攝結婚照的方式,到人物的服裝、發(fā)型、目光,無(wú)不透露著(zhù)時(shí)代的變遷。亦或是那些舊物,水瓶、鏡子中的年華:稍瞬即逝的一陣光影中,蘊藏著(zhù)光陰之力的偉大與殘酷,生命在虛無(wú)時(shí)間中的一段逆旅。

或者說(shuō),這些由時(shí)間和記憶達成的作品,既是繪畫(huà)的魅力,亦是一段段檔案,它追溯著(zhù)個(gè)人的記憶,已確認自身的來(lái)處,卻無(wú)意間牽引出的遙遠的發(fā)生,成為時(shí)代變遷的佐證,中國近百年巨變中細膩而又溫情的縮影。


03、語(yǔ)法的實(shí)驗

觀(guān)念的變革,總是帶動(dòng)語(yǔ)法的實(shí)驗。在展廳的開(kāi)始,我們選用了一件劉慶和描繪自己寫(xiě)生場(chǎng)景的作品。這種自傳式的表述,將“講述者”明確為“畫(huà)家”,以引向畫(huà)家最核心的工作:如何展開(kāi)藝術(shù)語(yǔ)言和語(yǔ)法的實(shí)驗,以創(chuàng )造全新的故事。

在展廳的左手邊,選取了劉慶和一組不同時(shí)期的人物肖像,以并列對比的方式顯現作品之間的差異。我們發(fā)現在這些同等尺度的肖像中,有著(zhù)不同的形態(tài)和感受,它取決于視點(diǎn)、角度的變化,五官塑造的手法也截然不同,背景的留白與飽滿(mǎn),人物的發(fā)型與姿態(tài)都在加劇著(zhù)畫(huà)面感知的差距。而在另一面墻上,我們精選了一組敘事的推進(jìn),從頭像到胸像,從單人的描繪到多人的場(chǎng)景,以顯現劉慶和對“故事”的塑造方式。

《寫(xiě)生》,紙本水墨,51 × 68 cm,2014.jpg《寫(xiě)生》,紙本水墨,51 × 68 cm,2014

《一片葉子-1》,紙本鉛筆,40 × 40 cm,1987.jpg《一片葉子-1》,紙本鉛筆,40 × 40 cm,1987

然而,更為重要的是這面由木板鋪設的墻面,試圖揭示劉慶和作品中多重語(yǔ)法與交錯時(shí)空的核心要素,在漫長(cháng)的創(chuàng )作歷程中對于媒介的廣泛實(shí)驗:素描、線(xiàn)描、彩墨、繪畫(huà)、雕塑、攝影與裝置,這些廣闊而又多元的跨媒體實(shí)驗,成為奠定劉慶和藝術(shù)風(fēng)格的關(guān)鍵所在。

《老陳》,紙本水墨,20  × 20 cm,2007.jpg《老陳》,紙本水墨,20  × 20 cm,2007

《一年之計在于春》,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jpg《一年之計在于春》,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

《朝陽(yáng)》,青銅,11 × 7.5 × 15?cm,2019.jpg《朝陽(yáng)》,青銅,11 × 7.5 × 15?cm,2019

實(shí)驗又總是危險的,它伴隨著(zhù)可能出現的“錯誤”,并始終需要一種嘗試做錯的精神與行動(dòng)?;蛘哒f(shuō),如果安全,劉慶和只要堅稱(chēng)自己是水墨藝術(shù)家,便在水墨中數一數二。然而,當“水墨”不再作為身份的特權,它所給藝術(shù)家庇護的福利也隨之消失。但隨之而來(lái)的轉機,便是劉慶和擺脫了水墨內部的前衛競爭游戲,不斷的尋找更為豐富的坐標,他有著(zhù)水墨畫(huà)家少有的雄心,以期許和當代藝術(shù)的變革同生共振。


04、成長(cháng)與自傳

1983年,劉慶和考取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連環(huán)畫(huà)系,當時(shí)的考題是:請寫(xiě)出一個(gè)故事并編輯成不少于六幅的連環(huán)畫(huà)腳本。他描繪了改革開(kāi)放后生活巨變的故事,主人公是他的舅舅。也是這時(shí),劉慶和喜歡帶有注腳的人生由此開(kāi)始。

在劉慶和之前,水墨鮮有以一種半日記、半自傳、半口語(yǔ)的方式,來(lái)描繪一段自我回溯的歷史?!鞍自?huà)”系列無(wú)疑是一種的新的文體,它使得水墨不再固步自封于一種文人詩(shī)書(shū)畫(huà)或是現實(shí)主義的語(yǔ)法之中,以重新建立觀(guān)念-媒介—敘事-意象和隱喻之間的創(chuàng )造性關(guān)系。

《青春在海河畔》,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jpg《青春在海河畔》,紙本水墨,65 × 55 cm,2014

《左手》,紙本水墨,67 × 50 cm,2014.jpg《左手》,紙本水墨,67 × 50 cm,2014

《怒發(fā)》,紙本水墨,67?× 51?cm,2014.jpg《怒發(fā)》,紙本水墨,67?× 51?cm,2014

如何講述故事?如何理解視覺(jué)和文本之間的關(guān)系?在白話(huà)的故事中,劉慶和設置了兩條線(xiàn)索,自己的童年和女兒的成長(cháng)。像是后現代電影中的多線(xiàn)敘事一樣,交代兩個(gè)相隔幾十年的故事。記憶中不解的情緣,童年溫暖人心的酸甜,最終在劉慶和這里匯合,成為戲中戲,屏中屏。兩種截然不同的童年,亦隱喻著(zhù)時(shí)代和愛(ài)的變遷,畫(huà)作中他是兒子,也是父親,他經(jīng)歷成長(cháng)之疼,也給予成長(cháng)之愛(ài)。

“白話(huà)”以一種細微而又動(dòng)人的視角來(lái)提取記憶,讓觀(guān)眾得以在那些散落的證件、獎狀、課本中察覺(jué)無(wú)法重返的童年,長(cháng)眠的秘密,生命中深埋的歡喜?;蛘哒f(shuō),打動(dòng)我們的并非故事,而是敘述者借以繪畫(huà)的意象和隱喻,所牽引出的一份無(wú)與倫比的柔情。

《三好》,紙本水墨,55 × 64 cm,2014.jpg《三好》,紙本水墨,55 × 64 cm,2014

《拔牙》,紙本水墨,51 × 70 cm,2014.jpg《拔牙》,紙本水墨,51 × 70 cm,2014

《向日娃娃》,紙本水墨,65 × 55 cm,2013.jpg《向日娃娃》,紙本水墨,65 × 55 cm,2013

地方性的“白話(huà)”,成為這批作品的另一個(gè)顯著(zhù)口音?!鞍自?huà)”源于天津,它是這座港口城市善于交流的特性,冥冥之中也塑造了劉慶和獨特的工作路徑,不斷的與“他者”進(jìn)行交流。這種“他者”包括地方與都市,傳統與現代,連環(huán)畫(huà)與筆墨,水墨與當代藝術(shù)。雖然,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水墨或個(gè)體原有的屬性可能會(huì )改變,但劉慶和并沒(méi)有失去或者欺騙自我的意識,他保留了獨特的口音和水墨的特性,劉慶和的作品便是在這種差異性的張力中產(chǎn)生。


05、新都市、新繪畫(huà)

1990年代,中國社會(huì )以如今難以想象的速度,發(fā)生著(zhù)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gè)全新的名詞“都市”第一次進(jìn)入人們的視野。都市生活無(wú)孔不入,它最大程度上動(dòng)搖著(zhù)人們過(guò)去生活、欲望、時(shí)間感和理想的理解。

1990年代,也是中國城市化“青春期”的十年,也因此有了“青春期”的弊?。壕竦脑陝?dòng)、情緒的不安、迷茫的現實(shí)。這些強烈的社會(huì )指征也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帶來(lái)了全新的場(chǎng)景:都市的上空、休閑的午后、稍縱即逝的時(shí)間、危險而又迷醉的夜晚。

也是在這個(gè)時(shí)期,劉慶和從“新生代”開(kāi)始,建立起自己獨特的藝術(shù)觀(guān)念與語(yǔ)言,迎來(lái)自己的創(chuàng )作的全盛時(shí)期和藝術(shù)史中的聲名。1993年的《煙云》,1994年的《王先生》便是其中的杰作,它一方面敏感的捕捉了中國都市化人格最初的情形,另一方也引發(fā)了從當代藝術(shù)到水墨的一系列文化變革。

《煙·云》,紙本水墨,190 × 180 cm,1993.jpg《煙·云》,紙本水墨,190 × 180 cm,1993

《王先生》,紙本水墨,140 × 120 cm,1994.jpg《王先生》,紙本水墨,140 × 120 cm,1994

作為“都市水墨”的代表,劉慶和將水墨的特質(zhì)和都市的氛圍進(jìn)行精準的貼合,它既包含了“都市”和“水墨”兩種形態(tài)的特征,又有著(zhù)獨立帶有令人驚異的特質(zhì)?!八迸c“墨”模糊和不確定的質(zhì)感,在寫(xiě)實(shí)繪畫(huà)中天然的缺陷,卻在新都市的場(chǎng)景和情形中大放光彩。 含混的邊緣線(xiàn)更符合都市生活的視覺(jué)特征,黑白和淡淡的色彩成為城市夜景最好的寫(xiě)照,水墨所營(yíng)造的“光影”與“心理情景”恰如其分的貼合了新都市的本質(zhì)。

和哲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的視角不同,這些作品拓展了現代性感知的含義。它不再是現代都市對人的定義,而是著(zhù)重于對情景、情形的描述。劉慶和通過(guò)水墨這一古老的媒介,在這場(chǎng)時(shí)代的巨變之中,發(fā)揮了它神奇的作用,和同時(shí)期的繪畫(huà)、攝影作品中重點(diǎn)對人物狀態(tài)描述相比,水墨更有利于對都市化本身情景和感知的表現,劉慶和如洞見(jiàn)般描繪了一種現代社會(huì )獨有的“情動(dòng)”。

《游戲》,紙本水墨,160 × 100 cm,1993.jpg《游戲》,紙本水墨,160 × 100 cm,1993

《都市上空·日落》,紙本水墨, 180 × 140 cm,1996.jpg《都市上空·日落》,紙本水墨, 180 × 140 cm,1996

更為重要的是,劉慶和作品的開(kāi)創(chuàng )性顯現了水墨這一媒介的超越性,它所提供的獨特感受,精準地捕捉了都市的虛像,更為本質(zhì)的觸及屬于這時(shí)代特有的“時(shí)代情緒”。與張曉剛的大家庭、方力均的玩世心理、岳敏君大笑的人、毛焰所描繪的迷茫的青年人,一起塑造了那個(gè)時(shí)代中國肖像的巨變。


06、時(shí)間的疏離

一組絹本上的小幅人物作品,占據了左側的墻面。和之前的作品相比,它們多了一些清澈的簡(jiǎn)約和時(shí)尚的光亮,有著(zhù)半透明式的質(zhì)感。說(shuō)是寫(xiě)生,它的色彩又不來(lái)自于自然,倒像是屏幕閃爍的熒光點(diǎn)。

一位時(shí)尚的現代女性的肖像引起了我的注意,畫(huà)面中色彩流淌的邊界替代了線(xiàn)條成為人物的輪廓,它顯露了劉慶和對時(shí)尚和語(yǔ)言進(jìn)行轉化的強烈觸感。不遠處,幾張大尺幅的人物有著(zhù)同樣透明的光感,色彩明艷又有些瞬間的渙散,與過(guò)往全景式畫(huà)作相比,它們只是記錄了一個(gè)即將消失的“光點(diǎn)”,一個(gè)短促的中景或近景,或是僅截取一個(gè)不完整的局部。這些作品,劉慶和創(chuàng )作于近3、4年間,它們意味著(zhù)劉慶和一次新的轉向,從宏大的社會(huì )敘事、集體的癥候,轉向一個(gè)個(gè)與時(shí)代有著(zhù)細微聯(lián)系,卻又試圖自我孤立的摩登的當代人。

《不想》,絹本水墨,75 × 75 cm,2023.jpeg《不想》,絹本水墨,75 × 75 cm,2023

《斜陽(yáng)》,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1.jpeg《斜陽(yáng)》,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1

《背包的奶奶》,絹本水墨,60 × 50 cm,2022.jpeg《背包的奶奶》,絹本水墨,60 × 50 cm,2022

在劉慶和漫長(cháng)的藝術(shù)探索中,很少有“熟能生巧”的典故。他總是與過(guò)去熟悉的的經(jīng)驗保持著(zhù)距離,不斷的嘗試生成新的可能,以保持某種難得可貴的“生澀感”與“在場(chǎng)感”。也許是從未定格于某個(gè)單一的“我”,他的作品風(fēng)格總是如此的多元而又含糊:傳統水墨中的小品,文人畫(huà)的趣味,科技帶來(lái)的全新光影,女性的休閑、簡(jiǎn)約與優(yōu)雅,現代社會(huì )中普遍的疏離感,充滿(mǎn)想象的魔幻與陌生,在他的作品中反復交錯。

“時(shí)間的疏離”既是這批畫(huà)作最為直觀(guān)的視覺(jué)感受,亦是來(lái)自于藝術(shù)家對自我的持續更新,源于對藝術(shù)家對全新題材的處理,它來(lái)自于現實(shí),透過(guò)一張張面孔,一幅幅肖像,劉慶和像是一位時(shí)代與風(fēng)尚的忠實(shí)觀(guān)察者和記錄者。但這些又和現實(shí)有著(zhù)微微的差異,它受惠于經(jīng)驗,卻又總是試圖以一種全新的經(jīng)驗,提煉出感性的色彩,來(lái)重新捕捉正在身邊流逝的情緒,這便是記錄者之外——畫(huà)家的意義。

《夏秋之間的C先生》,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3.jpeg《夏秋之間的C先生》,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3

《淺水》,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3.jpeg《淺水》,紙本水墨,200 × 200 cm,2023

《生日快樂(lè )》,絹本水墨,75 × 75 cm,2023.jpeg《生日快樂(lè )》,絹本水墨,75 × 75 cm,2023


07、近作的回想

在展覽的尾聲,我們選取了劉慶和最新的幾件作品和過(guò)往的片段進(jìn)行回溯,試圖勾連出在長(cháng)達四十多年的線(xiàn)索中,隱藏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背后的藝術(shù)家的世界觀(guān)與生命觀(guān)。

四張立式作品分別創(chuàng )作于2008年、2015年和2023年,它們組成了劉慶和獨特的當代風(fēng)景系列。說(shuō)是風(fēng)景,它卻從未在現實(shí)中真實(shí)存在;說(shuō)是文脈,它既有別于中國傳統文人山水的精神世界,也區別于西方現代風(fēng)景里客觀(guān)的物像,它更像是一片含混著(zhù)理想與劇場(chǎng)的神秘困頓之地。像是某種儀式,雖然它的精神指證并不明晰,我們可以暫且將其理解為幻境中的風(fēng)景,心理存在的虛像。

《入水》,紙本水墨,170 × 90 cm,2008.jpeg

《入水》,紙本水墨,170 × 90 cm,2008

《天水》,紙本水墨,300 × 150 cm,2015.jpeg

《天水》,紙本水墨,300 × 150 cm,2015

而在另一邊,一張1999年的《流星雨》,一張2017年的《灼日》,為我們展示了兩種現實(shí)的姿態(tài),一種是夜晚的都市人在迷茫之中仰望的星空,以尋求自然永恒和不可解的宿命,另一種是灼日之下峭壁上的人岌岌可危的戰栗,一切懸而未決。兩種狀態(tài)指向生命中的對立,那種在俯仰之間,永不可解的困頓。名為《愛(ài)你》新作似乎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解釋?zhuān)瑥纳脑杏_(kāi)始,驕傲與恥感,天真的孩童與亦正亦邪的小丑,總是我們生命中如影隨形的危機,選擇之間從未有終極的答案。直到此刻,我們意識到,無(wú)論是劉慶和巨作中的野湖,還是都市中的無(wú)休無(wú)止的欲望,或是白話(huà)里兒童的理想與成長(cháng),它們都不過(guò)是沒(méi)有彼岸的此刻,生命中投注意義的“徒勞”,注定虛無(wú)的“情動(dòng)”。

《愛(ài)你》,紙本水墨,200 × 500 cm,2021.jpeg《愛(ài)你》,紙本水墨,200 × 500 cm,2021

《灼日》,紙本水墨,300 × 150 cm,2017.jpeg

《灼日》,紙本水墨,300 × 150 cm,2017

《零度》,紙本水墨,306 × 800 cm,2024.jpg《零度》,紙本水墨,306 × 800 cm,2024

然而,這種空無(wú)的、詩(shī)性的、心理式的描繪,缺乏道理,偏離了可被作為經(jīng)驗歸納的意義,也因此才接近藝術(shù)存在的真正奧秘。展廳的最后,一張名為《零度》的巨幅創(chuàng )作成為展覽的尾聲,它既不狂熱,也不冷漠,像是劉慶和在《白話(huà)》中寫(xiě)道:“我不算是個(gè)健全的人,行動(dòng)起來(lái)遲緩失調,思維起來(lái)經(jīng)常跑偏,很難在一條線(xiàn)索上往縱深里邊探究,易被表面的浮現在眼前的假象左右,拽到了一些漫無(wú)目標的,離開(kāi)初衷的軌跡上閑逛。以繪畫(huà)加文字描述,這樣一個(gè)看似過(guò)時(shí)的方式來(lái)強調我現時(shí)的心性,無(wú)非是想在順生的路上找找合適自己滋養自己的道理。期待在老爸那里得到證明結果無(wú)功而返,這其實(shí)也意料之中的。而意外驚訝的卻是,積極進(jìn)取的意義人生和老爸那樣的無(wú)意義的人生,對于人的一生來(lái)說(shuō)竟然沒(méi)有太大的區別,這是深深觸動(dòng)我的地方?!?nbsp;


文/崔燦燦

藝術(shù)家介紹

劉慶和肖像(1).jpeg

劉慶和,1961年出生于中國天津。1981畢業(yè)于天津工藝美術(shù)學(xué)校,1987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民間美術(shù)系,1989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畫(huà)系,獲碩士學(xué)位。1992在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xué)美術(shù)學(xué)院訪(fǎng)學(xué),現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劉慶和的作品廣泛展出于世界各地的美術(shù)館。他曾獲得第八屆AAC藝術(shù)中國年度水墨藝術(shù)家大獎,上海證券報年度金藝術(shù)家獎,《藝術(shù)財經(jīng)》2013年度水墨藝術(shù)家獎。他的作品被國內外眾多美術(shù)館、重要機構和個(gè)人收藏。

1.JPG展覽名稱(chēng):“劉慶和”

策展人:崔燦燦 

展覽時(shí)間:2024.3.9 - 2024.4.27

展覽地點(diǎn):當代唐人藝術(shù)中心 北京第一 & 第二空間

藝訊網(wǎng)綜合編輯

視頻/李迪

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