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2024版“世說(shuō)新語(yǔ)”:邱志杰的日常書(shū)寫(xiě)計劃

時(shí)間: 2024.3.1

11.jpeg作為邱志杰“日常書(shū)寫(xiě)計劃”的一部分,2021年,邱志杰在北京三源里菜市場(chǎng)進(jìn)行的“民以食為天”,讓書(shū)法與坊間煙火氣相遇,引爆朋友圈之余,也進(jìn)一步激發(fā)了外界對于書(shū)法藝術(shù)日常性的討論與更多想象空間,也因此被媒體評為2021年年度文化事件。而在剛剛過(guò)去的2024年元宵節,藝術(shù)家攜其新造合體字書(shū)法展“世說(shuō)新語(yǔ):邱志杰造字”,在他的家鄉福建漳州的古城亮相。這樣兩次同是圍繞日常書(shū)寫(xiě)展開(kāi),同樣意在激發(fā)在地性的展覽,論其差異,就像藝術(shù)家所表達的那樣,“民以食為天”更像是他無(wú)意識點(diǎn)燃了某種互聯(lián)網(wǎng)熱情,來(lái)到本次“世說(shuō)新語(yǔ)”展,邱志杰有意為之,成為了一次精心安排且具有強烈主動(dòng)性的文化事件策劃。

2021年“民以食為天”書(shū)寫(xiě)計劃展覽現場(chǎng)

2024年“世說(shuō)新語(yǔ):邱志杰造字”展覽現場(chǎng)

龍年春節期間,一位策展人找到邱志杰,籌劃為他舉辦一場(chǎng)書(shū)法展覽,邱志杰對于展覽的核心要求是,“只要不在美術(shù)館做,找個(gè)廟,找個(gè)菜市場(chǎng),或者自行車(chē)車(chē)棚都行?!逼浔澈罂紤],暗含著(zhù)邱志杰近年來(lái)所持有的藝術(shù)觀(guān)念。加之從小系統性地學(xué)習書(shū)法,邱志杰越來(lái)越意識到,書(shū)法藝術(shù)應當回歸于人們的生活場(chǎng)景,并從中尋找使其真正能夠扎根于當下的書(shū)寫(xiě)活力。

在上次激發(fā)了人們打卡曬照熱情的“民以食為天”展覽中,藝術(shù)家盡可能巧妙地利用菜場(chǎng)空間,展出幽默生動(dòng)且極具網(wǎng)感的流行語(yǔ)為內容的書(shū)法,將菜場(chǎng)的衛生管理條例,如“垃圾不落地”、“寵物不得入內”等宣傳語(yǔ),各家商業(yè)店牌、商品標簽等等文字進(jìn)行了改寫(xiě)。讓書(shū)法藝術(shù)與人間煙火氣迎頭相遇,引領(lǐng)公眾重新感受中文與書(shū)法的魅力,激活藝術(shù)帶動(dòng)社會(huì )美育的重要功能。

2021年“民以食為天”書(shū)寫(xiě)計劃展覽現場(chǎng)

“書(shū)法走進(jìn)美術(shù)館展廳其實(shí)是從20世紀起才發(fā)生的事情,本來(lái)書(shū)法是寫(xiě)在扇子、藥方、公文簿、奏折等等日常載體上的,這些都是書(shū)法?!鼻裰窘苋绱苏f(shuō)道,本著(zhù)此種書(shū)法藝術(shù)理念,他接連策劃2022年在廣州非遺街區“永慶坊”的上元燈會(huì ),2023年8月與深圳南頭古城合作的藝術(shù)項目“等待一場(chǎng)雨”,再到本次邱志杰回到家鄉漳州,與當地文旅局合作的“世說(shuō)新語(yǔ)”展,邱志杰表示,經(jīng)歷過(guò)數次經(jīng)驗累積,他開(kāi)始更深入地思考如何將藝術(shù)項目進(jìn)一步事件化,而“世說(shuō)新語(yǔ)”有別于以往之處也在于此,從“不小心”到有意為之,“世說(shuō)新語(yǔ)”不僅目標更加清晰,動(dòng)機也更為強烈。

“世說(shuō)新語(yǔ):邱志杰造字”展覽現場(chǎng)

漳州古城是邱志杰的家鄉,從小學(xué)習書(shū)法篆刻,他少年時(shí)代的師長(cháng)們仍然生活在這片古城中,古城承載著(zhù)藝術(shù)家最初學(xué)習藝術(shù)的鮮活記憶,現今留存的擁有悠久歷史的建筑、碑刻、匾額不僅是藝術(shù)家最初得到的藝術(shù)滋養與童年記憶的一環(huán),也以潛移默化的方式,組成了藝術(shù)家多年來(lái)所有實(shí)踐的某種歸處。而今,“世說(shuō)新語(yǔ)”的動(dòng)機也更為明晰起來(lái),即為家鄉的文旅事業(yè)再添薪火,助力鄉村振興事業(yè)的內心愿景。

展覽開(kāi)幕現場(chǎng)

在本次展覽“世說(shuō)新語(yǔ)”中,藝術(shù)家創(chuàng )造合體字使用了大量互聯(lián)網(wǎng)流行語(yǔ),這些流行語(yǔ)來(lái)自2014年至今每年份的“十大網(wǎng)絡(luò )流行語(yǔ)”,以及由各社交媒體平臺中匯集而來(lái)的網(wǎng)絡(luò )熱門(mén)詞匯?!疤炜诊h來(lái)五個(gè)字”、“那都不是事”、“脆皮大學(xué)生”......這些原本也可以是極佳的“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素材”,以幽默調侃的方式傳遞出實(shí)時(shí)的社會(huì )情感,它們被藝術(shù)家組合之后,出現在富有吉祥意味的紅色斗方之上,一如展覽題目“世說(shuō)新語(yǔ)”所指向匯編著(zhù)魏晉名士“王子猷雪夜訪(fǎng)戴”、“王羲之坦腹東床”、“曹植七步成詩(shī)”等千古名“?!钡摹妒勒f(shuō)新語(yǔ)》,新“?!迸c傳統字體的結合,制造出一系列屬于我們時(shí)代的新“世說(shuō)新語(yǔ)”,同樣傳遞出立足于當下的社會(huì )現場(chǎng)狀態(tài)與文化氛圍。

部分新合體字作品

邱志杰笑稱(chēng),如果討論幾次日常書(shū)寫(xiě)展覽的共同點(diǎn),也許在于它們基本都是“急就章”,從龍年的大年初九,首次提出展覽概念,到元宵節展覽正式亮相漳州古城,“世說(shuō)新語(yǔ)”的誕生不乏各種因地制宜的技巧與智慧——在學(xué)校春節值班期間,邱志杰囿于條件所限,無(wú)法創(chuàng )作大字,他便動(dòng)手在速寫(xiě)本上逐字逐句推敲揣摩,開(kāi)始發(fā)明他受傳統中國合體字啟發(fā),結合網(wǎng)絡(luò )流行語(yǔ)的新合體字。隨著(zhù)邱志杰逐漸掌握造字規律,目前已創(chuàng )作累積近400字,部分字體來(lái)自他在古城布展現場(chǎng)的即興創(chuàng )造,誕生于藝術(shù)家與當地百姓的互動(dòng)交流之中,卻也帶給他不少意料之外的創(chuàng )作活力。

29.jpeg藝術(shù)家進(jìn)行現場(chǎng)創(chuàng )作

創(chuàng )造合體字的內在規律,是建立在漢字特殊的堆棧結構特征之上。絕大多數漢字基本都屬于某種意義上的合體字,但最為傳統的“合體字”,一般出現在篆刻、錢(qián)幣、道教符箓與部分實(shí)用場(chǎng)合中,也包括如今年廣泛流行在龍年拜年信息里的“龍行龘龘,飛黃騰達。前程朤朤,光彩照人。生活??,年年有余。身體壵壵”等等,合體字往往作為祝福語(yǔ),應用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里。在編撰合體字過(guò)程中,藝術(shù)家獲得了在以往書(shū)寫(xiě)類(lèi)型難以體會(huì )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合體字并非簡(jiǎn)單的將多個(gè)字符拼湊而成,也需要巧妙地進(jìn)行字體拆解、借形、重組以及參考繁簡(jiǎn)與不同書(shū)法類(lèi)型等等復雜的設計考量。合體字與作為依托語(yǔ)言文字建立的中華文化具有著(zhù)天然的內在連接,也因此為觀(guān)者在穿行于古城的回廊之間,在街頭巷尾與建筑墻面之上尋找、辨識這些字體的過(guò)程里,注入了如游戲般的樂(lè )趣和倍感親切的文化體驗。

藝術(shù)家手稿中所示的合體字構造過(guò)程

作為漳州人,成長(cháng)于斯,藝術(shù)家不僅對漳州古城的一草一木無(wú)比熟悉,也懷抱著(zhù)一份對家鄉的深厚情感,“世說(shuō)新語(yǔ)”之于在地性的考慮上,也與漳州古城里特殊的風(fēng)貌進(jìn)行了更為細致的結合。漳州城擁有兩處全國重點(diǎn)文物,亦是本次展覽與本地結合的重頭戲,“一個(gè)是漳州著(zhù)名的孔廟,過(guò)去這里是一家小學(xué),孔廟的大殿就是老師的辦公室,我小時(shí)學(xué)習書(shū)法,曾在這里拓過(guò)康有為先生撰并書(shū)的碑文?!币虻刂埔说?,藝術(shù)家選擇在孔廟展示的內容中,特地選擇了如“逢考必過(guò)”、“上岸”、“脆皮大學(xué)生”等等激發(fā)空間與建筑文化內涵互文性的內容。

部分作品

藝術(shù)家也特意選擇了大量閩南語(yǔ)方言、流行文化以及地方美食等內容,“愛(ài)拼才會(huì )贏(yíng)”、“世界第一等”、“望春風(fēng)”等閩南語(yǔ)流行歌曲,“片仔癀”、“甘蔗汁”、“鍋邊糊”、“麻糍”等等漳州著(zhù)名小吃,被轉換成如同古體字一般的合體字,藝術(shù)家希望以這種令當地人感到驚喜而熟悉,又同樣能引發(fā)更多人好奇與解字愿望,接地氣又不失人文精神的方式,激發(fā)更多人了解漳州古城的歷史流長(cháng)與風(fēng)土人情的好奇心。

部分新合體字作品

挑戰或許在于,如何抓住文化事件的背后邏輯,從而將傳播力量輻射到更大范圍的公眾領(lǐng)域?邱志杰已經(jīng)通過(guò)日常書(shū)寫(xiě)計劃的數次落地推進(jìn),形成獨特的文化事件策劃經(jīng)驗,看似簡(jiǎn)單,卻集中了諸多難以平衡拿捏的要素——“首先,要‘怪’,怪并非怪誕,意味著(zhù)不按套路出牌,不同凡響,是指擁有富有創(chuàng )造力的內容,來(lái)形成展覽的核心吸引力,當然,光‘怪’也不行,更要走心、接地氣,充滿(mǎn)人間煙火氣,‘怪’卻不接地氣,就會(huì )曲高和寡,只接地氣,就容易流俗。只有創(chuàng )新與接地氣兼具,才有可能將類(lèi)似的藝術(shù)項目拔高到更富有文化的層次上?!本拖窠酉聛?lái)即將舉辦的東山島國際兒童詩(shī)歌海灘的展覽項目,藝術(shù)家期待這些刻在石頭上由孩子們寫(xiě)下的詩(shī),在與觀(guān)眾的實(shí)質(zhì)可感的交流與分享中,再次帶來(lái)雖“怪”卻“走心”,又不失人間煙火氣的感動(dòng)。

 “世說(shuō)新語(yǔ):邱志杰造字”展覽現場(chǎng)

而從創(chuàng )作者視角出發(fā),邱志杰也愈發(fā)意識到某種判斷文化事件是否能夠成功生效的規律。在一個(gè)能夠與人們形成真正互動(dòng)的文化事件,在創(chuàng )作和執行的過(guò)程中,似乎總是遍布著(zhù)與人群富有情感要素的互動(dòng),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也總是格外愉悅。與西方當代藝術(shù)史塑造的孤絕痛苦,總是尋找批判與對立的藝術(shù)家形象不同,似乎一種更為貼合中國老百姓文化根性的中國式當代藝術(shù)正在慢慢成熟起來(lái)。

其中既包容無(wú)傷大雅的俏皮與調侃,也有著(zhù)因地制宜的智慧,與無(wú)處不在的由人情冷暖激發(fā)出的各種偶然性,在藝術(shù)家與更多人的相互走心、相互激發(fā)、相互成就的過(guò)程中,每每迎來(lái)溫情脈脈、放松、幸福與滿(mǎn)足的時(shí)刻,藝術(shù)家意識到,這或許就是一次成功的文化事件的某種預測指標,也許是因為這種做事的特點(diǎn)、方式與特殊性,觸碰到了扎根于中國文化基因深處的某種核心要素?總之,邱志杰開(kāi)始感到自己,“做了這么多年當代藝術(shù),好像終于開(kāi)始慢慢觸摸到,所謂當代藝術(shù)與中國傳統藝術(shù)真正深度融合的可能?!?/p>

文|孟希

圖片資料致謝藝術(sh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