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周緯萌 + TTTB Artist-Run Space:藝術(shù)家、游玩者與講故事的人

時(shí)間: 2024.2.23

640.jpe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將帶來(lái)藝訊網(wǎng)編輯周緯萌與由9位多學(xué)科青年藝術(shù)家組成的TTTB Artist-Run Space所合作的展廳《藝術(shù)家、游玩者與講故事的人》。一個(gè)時(shí)代有一個(gè)時(shí)代的命題與關(guān)鍵詞,不同時(shí)代的創(chuàng )作者們面臨著(zhù)各自的發(fā)展語(yǔ)境與生存困惑。成立于2021年,TTTB無(wú)疑是一個(gè)年輕的藝術(shù)團隊,在他們看來(lái),“科技”必定是這個(gè)時(shí)代重要的關(guān)鍵詞之一。其著(zhù)眼于網(wǎng)絡(luò )語(yǔ)境下藝術(shù)創(chuàng )造,擴展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展示的起點(diǎn)與維度,反思團隊的合作及生存方式,也質(zhì)疑一切“固定”和“既有”的空間、規則及生產(chǎn)模式。在以下對話(huà)中,以創(chuàng )造的特定場(chǎng)域空間之一“公園”為起點(diǎn),TTTB分享了他們基于“講故事”與“游戲”的創(chuàng )作方法與研究視角。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

周緯萌 + TTTB Artist-Run Space的合作展廳《藝術(shù)家、游玩者與講故事的人》

周+ttbt.png

截屏2024-02-23 下午3.01.02.png

成立于技術(shù)高速發(fā)展時(shí)代,TTTB Artist-Run Space在他們的研究與實(shí)踐中回應了藝術(shù)家經(jīng)營(yíng)空間延伸至今的諸多可能性。他們的研究方法聚焦了“講故事”之于古往今來(lái)人類(lèi)的重要意義,并以此為“共創(chuàng )”的基礎,擁抱媒介更新與技術(shù)革命,創(chuàng )造游蕩于現實(shí)世界、故事世界與中轉站平臺世界間的多重虛擬體驗。而更多承擔“策展人”工作的TTTB,也試圖挑戰一切“既定”,譬如實(shí)體空間的限制、策展人的話(huà)語(yǔ)權、機構與市場(chǎng)的體系以及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視野等。在以下對話(huà)中,TTTB將分享他們的特定場(chǎng)域空間之一“公園”,以及基于“講故事”與“游戲”的創(chuàng )作方法與研究視角。

TTTB Artist-Run Space,《公園》(THE PARK)巡游視頻

周緯萌:這次呈現的“公園”(THE PARK)是你們所構建的“數本植物”世界坐標為(0,0,0,4)的特定場(chǎng)域空間。相較于這一世界觀(guān)中的其他坐標系空間,這一個(gè)空間的特點(diǎn)是什么?回應這個(gè)空間,你們引進(jìn)了怎樣的作品在其中?

TTTB:坐標(0.0.0.4)的“公園”(THE PARK)位于“數本植物”世界中黑色愛(ài)河中游與下游接壤之處,該設施由玩家自發(fā)組成的科研機構“TAV”首次發(fā)現并修繕,其內部空間構造呈現為無(wú)限重組延展的迷宮,并且至今仍未被勘探完畢?!肮珗@”已投入使用的場(chǎng)所通常作為針對黑色愛(ài)河所的水利設施,持續控制、調節、開(kāi)發(fā)、利用和保護流域的水源。場(chǎng)所同樣為“數本植物”世界異常事物的收容所,同時(shí)兼具應對神秘病毒“記憶癌”的科研設施的職能。

“公園”作為T(mén)TTB的空間之一會(huì )定期舉辦展覽,并向公眾開(kāi)放其館藏內容的參觀(guān)權限。在該空間的首次展覽《前夜》中,我們面向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2023屆畢業(yè)生以及社會(huì )面的青年藝術(shù)家發(fā)起公開(kāi)征集,將藝術(shù)家的個(gè)人符號與作品場(chǎng)域強化呈現在虛擬數字世界之中,力圖展示一種基于今天全新藝術(shù)生產(chǎn)模式下的業(yè)態(tài),并希望通過(guò)游戲引擎技術(shù)補完重塑藝術(shù)家個(gè)人語(yǔ)境下的“未完成計劃與事件”。

TTTB Artist-Run Space,《公園》(THE PARK)截圖

周緯萌:“數本植物”的世界觀(guān)源自于你們的一個(gè)“文本共創(chuàng )”項目,能簡(jiǎn)單聊聊這個(gè)世界觀(guān)的整體架構和成型過(guò)程嗎?如何理解“數本植物”?

TTTB:團隊延續郵件藝術(shù)(play by mail)脈絡(luò ),于2022年推出首個(gè)PBW(play by WeChat)游戲《數本植物大冒險》。我們在以藝術(shù)研究與文化母體構造為目的同時(shí),倡導參與的玩家感受快節奏的工作生活下的“慢游戲”,尋找郵寄信息的期待與激動(dòng);并邀請玩家體驗如何使用 Storytelling的方式主導跌宕起伏的故事創(chuàng )作和游戲世界的發(fā)展;以及體驗第三次虛擬(現實(shí)世界、微信平臺、數本植物世界)并往返于三種虛擬之間的樂(lè )趣。

“數本植物”一詞來(lái)源于TTTB特定場(chǎng)域中的坐標(0.0.0.2),場(chǎng)域服務(wù)于TTTB主題展覽的虛擬空間,場(chǎng)域將由主題展覽美術(shù)館不斷建造,旨在給藝術(shù)家提供超越標準特定空間、不受實(shí)體空間限制、不受市場(chǎng)義務(wù)和宣傳控制的展示機會(huì )。黑色原野之上的“數本植物”為整個(gè)環(huán)境初探報告中所發(fā)現的唯一有機物,亦是此平行宇宙中唯一自然物,其余物件皆是文明所造?!稊当局参锎竺半U》的游戲故事背景基于“數本植物”虛擬空間和兩本出版物《你說(shuō)你會(huì )在平安夜前回來(lái),明天就是平安夜》和《The gift of a good liar is making people think you lack a talent for lying》。

640 (1).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會(huì )刊封面

640 (2).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游戲封面

640 (3).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激流電臺

640 (4).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章魚(yú)藥店

周緯萌:從對基于紙質(zhì)郵件傳遞的古早游戲或藝術(shù)運動(dòng)的調研,到研發(fā)并實(shí)踐以微信為中轉站、基于文本敘事的“數本植物大冒險”,再到將這個(gè)生長(cháng)出來(lái)的龐大世界運用游戲引擎等技術(shù)轉譯為虛擬空間,我感興趣的是這一過(guò)程中所涉及的“中轉站”的媒介發(fā)展及由此帶來(lái)的參與方式的改變。在你們的實(shí)踐和研究中如何理解并介入這種變化與發(fā)展?

TTTB:“幾乎每個(gè)人都相信自己正處于一個(gè)獨特而偉大的時(shí)代,在我們的認知中,這個(gè)時(shí)代的關(guān)鍵詞就是科技?!笨萍嫉呐畈l(fā)展可以說(shuō)是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的一項共識?!爸修D站”作為意象,可以被認知為處理信息的單元與載體,其演化發(fā)展的過(guò)程實(shí)際上指涉的是藝術(shù)生產(chǎn)效能的加速。

對于當下人類(lèi)社會(huì ),算力已經(jīng)成為數字經(jīng)濟時(shí)代的核心生產(chǎn)力以及全社會(huì )數字化轉型的基石,算力革命開(kāi)拓了一系列新的藝術(shù)生態(tài),如元宇宙、加密藝術(shù)、虛擬展覽等。對于觀(guān)者,算力不僅帶來(lái)了極大豐富的作品形式和產(chǎn)出,同樣刺激了我們對于生產(chǎn)主體、生產(chǎn)過(guò)程和生產(chǎn)效能的回溯,比如對手工制作和原始感的追捧,對大工業(yè)生產(chǎn)的藝術(shù)作品中缺少獨特性的批判,甚至對于人工成本的再包裝現象。

對于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者,設備的算力決定了模擬出作品的效果級別,如計算機輔助數字雕塑創(chuàng )作可以模擬和優(yōu)化作品的精致程度;游戲引擎(Game Engine)可以用來(lái)創(chuàng )建令人驚嘆的可交互的虛擬場(chǎng)景。算力以不可逆的方式滲透到藝術(shù)家的生活、思考、實(shí)踐等各個(gè)方面,支撐藝術(shù)家在藝術(shù)生產(chǎn)中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同時(shí)豐富了藝術(shù)家選擇呈現的媒介。

TTTB在接下來(lái)的研究中將繼續以講故事作為核心方法論之一,探討其和當代藝術(shù)的關(guān)系,不僅是講述故事的方式,也包括如何將故事演變?yōu)樗囆g(shù)家和藝術(shù)品的虛擬組成部分,并持續考察個(gè)人敘事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策展和收藏中的作用。我們是否應該固守現實(shí)世界的身份?抑或是數字世界身份系統的創(chuàng )造?數字世界的價(jià)值系統邊界在何處?

640 (5).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共創(chuàng )文本 船票

640 (6).pngTTTB Artist-Run Space,《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共創(chuàng )文本 地圖

周緯萌:在這樣一個(gè)動(dòng)態(tài)視頻、AI圖像、新技術(shù)占據主要視覺(jué)話(huà)語(yǔ)權的時(shí)代,你們?yōu)槭裁磿?huì )選擇開(kāi)發(fā)一個(gè)基于故事講述的“慢游戲”?用不同的媒介“講故事”似乎是你們的主要工作方法,在當下語(yǔ)境中,這種方法與視角于你們而言為何是重要的?

TTTB:團隊自2022年起將主題敘事視為重要的研究方向,通過(guò)敘事性引發(fā)思考并展開(kāi)研究,并將在策展和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進(jìn)行實(shí)驗。我們認為虛構故事是人類(lèi)社會(huì )最有趣的現象之一,人類(lèi)是擅長(cháng)講故事的生物,故事之于人類(lèi)是不可或缺的活動(dòng)。人類(lèi)用故事講述真理,這或許是世間最大的矛盾:我們以耐人尋味的謊言創(chuàng )造出人物和事件,編織這些虛擬的故事,卻用它們傳達著(zhù)實(shí)實(shí)在在的道理給孩子們。

在中西方藝術(shù)脈絡(luò )中,講故事被視為繪畫(huà)最宏大的使命。文藝復興時(shí)期的藝術(shù)家們在教堂的墻壁上一幅幅的講述基督和圣徒的生活。米開(kāi)朗基羅在西斯廷教堂天花板的廣闊范圍內展示了《新舊約圣經(jīng)》的全貌。但是在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隨著(zhù)現代主義的興起,圖像視覺(jué)的創(chuàng )造效率越發(fā)膨脹,導致藝術(shù)家們講故事的沖動(dòng)似乎漸行漸遠,反而被視為疲憊的、不相關(guān)的或令人尷尬的形式。同時(shí),以權力機構為主導的視覺(jué)文化輸出模式使人們習慣于直觀(guān)的視覺(jué)刺激,對敘事性的信息的體驗、處理與反饋能力逐漸退化。然而,TTTB通過(guò)對storytelling的倡導,重新強調敘事的驅動(dòng)力,喚醒藝術(shù)觀(guān)眾對故事的迷戀。正如GK·Chesterton曾提到那樣:“童話(huà)故事不是真的,童話(huà)故事卻比真實(shí)還要真,不是因為它告訴我們龍是存在的,而是因為它告訴我們龍是可以被打敗的?!?/p>

TTTB Artist-Run Space,《公園》(THE PARK)截圖

周緯萌:我們此前的對話(huà)中一直沒(méi)有提及兩個(gè)關(guān)鍵詞,一個(gè)是“策展人”,一個(gè)是“去中心化”,我想我們對這兩個(gè)詞的過(guò)度使用和語(yǔ)義泛濫都有所警惕。就第一個(gè)關(guān)鍵詞而言,實(shí)際上你們一直以來(lái)的實(shí)踐更多承擔的是策展人的身份與工作,但你們在整個(gè)生產(chǎn)過(guò)程中似乎在嘗試觸達一些不一樣的嘗試。圍繞策展人的工作與身份,請談?wù)勀銈兊乃伎肌?/p>

TTTB:策展是我們藝術(shù)實(shí)踐的方式之一,我們有意的模糊對于“策展人”和“藝術(shù)家”身份的討論。在組建團隊之初我們有一個(gè)重要的共識,今天的藝術(shù)展覽某種意義充斥著(zhù)過(guò)渡商業(yè)、展覽形式趨同等現象,我們希望基于今天網(wǎng)絡(luò )語(yǔ)境下,實(shí)踐不受實(shí)體空間限制,激活新的藝術(shù)觀(guān)念和今天什么是藝術(shù)的探討。我們踐行實(shí)干大于多談的理念,因此團隊的工作重心更多聚焦于實(shí)踐本身,比如在今天技術(shù)語(yǔ)境下我們創(chuàng )作的邊界在哪里,如何更好發(fā)揮團體的作用,如何平衡藝術(shù)實(shí)踐與商業(yè)的關(guān)系等等。

周緯萌:“去中心化”無(wú)疑和你們的團隊工作方式密切相關(guān),團隊中的每個(gè)人都身份“模糊”,策展人、藝術(shù)家、設計師……,這種身份的混雜和模糊也體現在你們產(chǎn)出成果的豐富性上,譬如展覽、游戲、出版物、藝術(shù)衍生品等。以此為切入點(diǎn),請聊聊你們的團隊工作方法與合作模式。

TTTB:“去中心化”很貼切我們的組織模式,團隊合作也基于“去中心化”展開(kāi)。我們的工作方法是跨學(xué)科的,成員來(lái)自不同的身份和學(xué)科背景,我們在實(shí)踐中更多在做的是探索已有技術(shù)的邊界,而不希望去定義我們所做的事情。我們每個(gè)項目都會(huì )進(jìn)行大量的討論與歸檔,這些討論百分之九十都在騰訊會(huì )議中完成,而我們也意識到這種合作狀態(tài)是基于積累和長(cháng)時(shí)間的磨合形成,我們亦師亦友,相互學(xué)習、爭論與陪伴,這也是我們凝聚力的來(lái)源。團隊中的分工就像今天的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帶來(lái)的,具有一種時(shí)刻準備的隨機性,因為每個(gè)成員都可能在某個(gè)時(shí)刻發(fā)出邀請,開(kāi)啟一個(gè)新的項目。比如研究性出版物、團隊討論、檔案和歸檔等。我們現在還建立TTTB Shop,制作設計師產(chǎn)品,這也將是我們把 TTTB 理念通過(guò)實(shí)物和粉絲交流的方式。

一方面團隊合作的優(yōu)勢讓我們在展覽策劃與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各個(gè)環(huán)節都有最合適的人來(lái)整體把控。另一方面個(gè)人有著(zhù)相對獨立的創(chuàng )作空間,團隊集體創(chuàng )作往往會(huì )成為個(gè)人創(chuàng )作的土壤與靈感,我們稱(chēng)之為“母體文化”。例如共創(chuàng )文本游戲項目《樹(shù)本植物大冒險》,“秘術(shù)”與“戰車(chē)”基于此項目大量文本的積累策劃了虛擬展覽《前夜》,“隱者”與“烏鴉”創(chuàng )作了系列作品《瘋人信》,“懲戒”創(chuàng )作了作品《白色大樓》,“祭司”創(chuàng )作了作品《群體儀式》。個(gè)人實(shí)踐根植于集體創(chuàng )作的土壤,個(gè)人創(chuàng )作與集體創(chuàng )作往往是相互作用與成就的關(guān)系。

640 (3).jpegTTTB Artist-Run Space衍生品:數本植物副刊《瘋人信》

640 (4).jpegTTTB Artist-Run Space衍生品:掛卡玩具

640 (5).jpegTTTB Artist-Run Space衍生品:旗幟以及貼紙

周緯萌:“游戲”是你們整個(gè)藝術(shù)實(shí)踐的核心詞,你們如何理解“游戲”與“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之間的關(guān)系?

TTTB:團隊關(guān)于“游戲”的研究與實(shí)踐建立在藝術(shù)生產(chǎn)模式變革的時(shí)代語(yǔ)境之中,所謂變革體現在兩個(gè)層面。第一個(gè)層面是全球分工下的生產(chǎn)與消費,生產(chǎn)工具的迭代使生產(chǎn)力持續進(jìn)化從而引發(fā)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變革。這種生產(chǎn)關(guān)系進(jìn)一步向社會(huì )延伸,當下技術(shù)變革的速度已遠超社會(huì )關(guān)系調節的速度,變革已經(jīng)嵌入到居住、生產(chǎn)、消費、運輸等所有領(lǐng)域。另一個(gè)層面是在當代藝術(shù)語(yǔ)境下,藝術(shù)家逐步適應不斷變革的生產(chǎn)關(guān)系,釋放了藝術(shù)的生產(chǎn)潛力,激活了藝術(shù)觀(guān)念迭代。如早期的郵件藝術(shù)到后來(lái)的網(wǎng)絡(luò )藝術(shù)、新媒體藝術(shù)以及以游戲化交互作為體驗核心的藝術(shù)形式等等。藝術(shù)、科技和社會(huì )系統多維度的融合,促進(jìn)了多種創(chuàng )作模式的實(shí)驗,拓展了藝術(shù)生產(chǎn)工具的革新和媒介的更替。

“游戲”可以視作為一種與世界溝通交流的認知行為模式,抑或是“藝術(shù)”創(chuàng )造與觀(guān)賞本身的源起。它強調一種主體通過(guò)探索與發(fā)現來(lái)實(shí)現目標的獎勵反饋機制。網(wǎng)絡(luò )生態(tài)的發(fā)展與技術(shù)的迭代延展并異化了人類(lèi)對于精神產(chǎn)出與文化內容的認知與體驗需求,我們認為當下的”游戲"已經(jīng)轉變?yōu)橐环N全新的藝術(shù)媒介,其同樣作為藝術(shù)評價(jià)和批判的工具——所謂“第九藝術(shù)”。

從早期對“特定場(chǎng)域空間”的嘗試到“數本植物大冒險”與“公園”,TTTB致力于將游戲作為一種對于“共創(chuàng )”形式的回應與其結果產(chǎn)出呈現。團隊一直在探索虛擬與現實(shí)空間的定義邊界,通過(guò)向公眾開(kāi)源體驗權限,身份幻想與精神認同得以被尊重。我們在這個(gè)可控的虛擬世界里釋放自己的天性,同時(shí)也在映射對紛繁現實(shí)世界的認知。在游玩者、藝術(shù)家和游戲制作者之間,無(wú)不回響著(zhù)人們對藝術(shù)、社會(huì )和政治的想法與探討。

640 (10).pngTTTB Artist-Run Space,《黑色平原》截圖

640 (6).jpegTTTB Artist-Run Space,《數本植物》截圖

640 (7).jpegTTTB Artist-Run Space,《TAV工會(huì )》截圖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周緯萌,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編輯,策展人,藝術(shù)寫(xiě)作者,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現代美術(shù)研究方向博士生在讀,現居北京。2017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人文學(xué)院,獲美術(shù)學(xué)學(xué)士學(xué)位;2018年畢業(yè)于倫敦藝術(shù)大學(xué)中央圣馬丁“文化、評論與策展”專(zhuān)業(yè),獲文學(xué)碩士學(xué)位(Distinction)。參與策劃展覽包括“‘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年)“共此時(shí):2020全球線(xiàn)上展覽”(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0年)、“破碎與重組:當代藝術(shù)之閱讀”(北京BACA藝術(shù)中心,2019年;倫敦地穴畫(huà)廊,2018年)“去工作,然后回家——重訪(fǎng)‘?huà)D女與工作:1973-1978年工業(yè)勞動(dòng)分工檔案’”(南倫敦美術(shù)館,2018-2019), “今日消息有無(wú)?”(倫敦維納圖書(shū)館,2018年)等。文章在《世界美術(shù)》、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等學(xué)術(shù)期刊、媒體多有發(fā)表。

TTTB Artist-Run Space 是由9位多學(xué)科青年藝術(shù)家于2021年共同創(chuàng )立的場(chǎng)域特定藝術(shù)空間?!癟B”(Terabyte)源于計算機存儲容量單位?!癟wo Trillion”兩萬(wàn)億 TB 即是一種包容的烏托邦理想,也象征如今網(wǎng)絡(luò )世界空間的怪獸性。關(guān)于藝術(shù)家經(jīng)營(yíng)空間早在 19 世紀就存在的倡議并延伸至今,區別于藝術(shù)機構和商業(yè)藝術(shù),其開(kāi)創(chuàng )了一種藝術(shù)家將話(huà)語(yǔ)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侵略性,如洛特·范·蓋恩(Lotte van Geijn)所說(shuō):“art world’s topsoil”(藝術(shù)世界的表層土壤),亦或是藝術(shù)的根源。TTTB Artist-Run Space 提供超越標準特定空間、不受實(shí)體空間限制、不受市場(chǎng)義務(wù)和宣傳控制的展示機會(huì ),我們相信批判性的反思和開(kāi)放性的討論是生存和發(fā)展的最直接動(dòng)力,TTTB Artist-Run Space 所力圖展示和推動(dòng)的就是這種理性力量。TTTB Artist-Run Space 專(zhuān)注于網(wǎng)絡(luò )語(yǔ)境下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包括研究、文獻、藝術(shù)、場(chǎng)景、公共性、個(gè)人出版物、沙龍討論、拜物、檔案/歸檔。作為策展團隊的TTTB希望在一種開(kāi)放的理論氣氛中討論當代藝術(shù)危機和發(fā)展相關(guān)的所有問(wèn)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