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三位書(shū)法家,三十余年友情,促成一臺“三笑記”

時(shí)間: 2024.2.20

時(shí)值立春,勢象空間推出最新展覽“三笑記”。相比勢象空間運營(yíng)以來(lái),將主要工作投入于梳理與挖掘包括由吳大羽、張光宇、孫宗慰、羅爾純等藝術(shù)家組成的20世紀中國現代藝術(shù)脈絡(luò ),本次展覽“三笑記”選擇于春節前夕,聯(lián)袂呈現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三位既擁有多年深厚友誼,又發(fā)展出不同書(shū)學(xué)面向的書(shū)法家,期待為觀(guān)眾上演一出別具風(fēng)味的開(kāi)年“當代人文大戲”。

“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舉辦書(shū)法展覽并不完全是勢象空間一次實(shí)屬偶然的嘗試。機構在梳理吳大羽先生手稿過(guò)程中,發(fā)掘他對書(shū)法曾多有論述。吳大羽先生認為中國書(shū)法的最高境界,在于講究勢象美,在吳大羽與吳冠中先生的鴻雁往來(lái)中,也曾多次論及書(shū)、畫(huà)與中國藝術(shù)的本質(zhì)性問(wèn)題,吳大羽的書(shū)法觀(guān)點(diǎn)強調書(shū)畫(huà)兩法雖各有前程,卻血脈相通,學(xué)習書(shū)學(xué)中的“勢象美”對畫(huà)學(xué)亦有啟發(fā)。有趣的是,勢象空間的名稱(chēng)也同樣取自吳大羽的“勢象理論”。但本次展覽雖是從對吳大羽、張正宇等藝術(shù)家的書(shū)法研究出發(fā),并逐漸擴散到更廣泛地對書(shū)法藝術(shù)的興趣之上。但具體到展覽,與其稱(chēng)之為一次表情嚴肅,為書(shū)法藝術(shù)立壇布道的展覽,勢象空間創(chuàng )始人李大鈞先生認為將“三笑記”定義為一個(gè)當代人文項目也許更為貼切。

“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三笑記”中呈現的三位書(shū)法家,友情持續三十余載,卻擁有各自截然不同的書(shū)法道路:陳忠康是學(xué)院派代表,被視作帖學(xué)重鎮,學(xué)術(shù)名聲遠播,楊文濤是江南文化圈著(zhù)名才子,而盧俊舟的作品則難以被書(shū)法框架定義,經(jīng)常被看作介于書(shū)法家與當代藝術(shù)家之間的創(chuàng )作者。

盧俊舟+陳忠康+楊文濤+1995年-2.jpg陳忠康、楊文濤與盧俊舟,1995年

現任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shù)學(xué)院書(shū)法學(xué)院學(xué)術(shù)院長(cháng)的陳忠康,被書(shū)法界視作中國帖學(xué)領(lǐng)軍人物。2016年,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著(zhù)名藝術(shù)家系列精品展——陳忠康精品展”中,陳忠康曾在展覽前言中如此自述——“我把自己定位為一個(gè)堅定而刻苦的學(xué)古派,私意欽慕于如米芾、董其昌、王鐸、何紹基等一路學(xué)古出新的路數?!辈⒄勛约骸皩W(xué)書(shū)三十余年,一路過(guò)來(lái),摸爬滾打,須臾未嘗離開(kāi)古帖?!睆慕?jīng)由幾十載的專(zhuān)注而系統性的不懈努力,陳忠康在與古為徒的過(guò)程中,由博大帖學(xué)中潛入書(shū)法世界,于臨中求創(chuàng ),尋求脫胎換骨。

陳忠康.jpg陳忠康

陳忠康,蘇東坡絕句兩首,290×145cm,紙本水墨,2023.jpg

陳忠康,蘇東坡絕句兩首,290×145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唐人五律之七,36×23cm,紙本水墨,2023.jpg陳忠康,唐人五律之七,36×23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唐人五律之六,36×23cm,紙本水墨,2023.jpg陳忠康,唐人五律之六,36×23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讀博期間的導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著(zhù)名書(shū)法理論家邱振中先生評價(jià)陳忠康為“當代書(shū)法創(chuàng )作中一個(gè)典型的個(gè)案”,并認為他對傳統所下的功夫不僅極具代表性,也已經(jīng)具備了某種重要特征。從魏晉、唐宋到明清民國,陳忠康均有取法,無(wú)論二王、米芾、董其昌、趙孟頫還是近代諸家,他有心體驗和系統性地研究中國書(shū)法的整個(gè)傳統,并在與古人以書(shū)寫(xiě)“對話(huà)”的實(shí)踐中,開(kāi)辟出一條旁人難以復制的創(chuàng )作路徑。

陳忠康,滿(mǎn)江紅,180×96cm,紙本水墨,2023.jpg

陳忠康,滿(mǎn)江紅,180×96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歐陽(yáng)少師令賦所蓄石屏,35×70cm,紙本水墨,2023.jpg陳忠康,歐陽(yáng)少師令賦所蓄石屏,35×70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李義山絕句二首,36×70cm,紙本水墨,2023.jpg陳忠康,李義山絕句二首,36×70cm,紙本水墨,2023

陳忠康,冊頁(yè)六件,28×40cm×6,紙本水墨,2023.jpg陳忠康,冊頁(yè)六件,28×40cm×6,紙本水墨,2023

在展覽現場(chǎng),參展藝術(shù)家的盧俊舟回憶起他們三人的友誼開(kāi)端,陳忠康與盧俊舟同是溫州人,同在張索老師門(mén)下學(xué)習書(shū)法,盧俊舟稱(chēng)陳忠康為師兄,而楊文濤與陳忠康相識于國美就讀期間,相識三十幾年,即使三人對書(shū)法抱有截然不同的觀(guān)念與追求,三人也在日常交往中交流藝術(shù)一向直言不諱,并沒(méi)有影響他們之間的思想相通與親厚友情。

楊文濤.jpeg楊文濤

楊文濤是蘇州人,1989年就讀于浙江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畫(huà)系書(shū)法篆刻專(zhuān)業(yè)本科,與陳忠康是大學(xué)同學(xué),“文濤是一個(gè)特別好玩的人,別看現在他只寫(xiě)伊秉綬,但很多人不知道,文濤具有超級模仿力,在我心目中他也是書(shū)寫(xiě)能力最強人之一。當年文濤大學(xué)畢業(yè)時(shí)到溫州玩,陳忠康介紹我們認識。還沒(méi)見(jiàn)面時(shí),忠康就介紹文濤有個(gè)絕招,近代能想得出來(lái)的書(shū)法大師的字,他都能寫(xiě)得惟妙惟肖。見(jiàn)面后,我無(wú)論報出的誰(shuí)的名字,他都只憑借一支毛筆,就可以寫(xiě)遍康有為、啟功、沙孟海、梁?jiǎn)⒊?、陸儼?.....還都寫(xiě)得還十分地道,足矣亂真?!北R俊舟回憶道。

楊文濤,晏時(shí)風(fēng)調,48×7cm×2,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晏時(shí)風(fēng)調,48×7cm×2,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一室四時(shí),68×13cm×2,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一室四時(shí),68×13cm×2,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清慎勤,135×48cm,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清慎勤,135×48cm,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當下不雜,77×30cm,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當下不雜,77×30cm,紙本水墨,2023

1993 年畢業(yè)后,楊文濤入職蘇州博物館,在2007年轉任蘇州美術(shù)館副館長(cháng)。很多人心中,尤其是陳忠康與盧俊舟兩位好友看來(lái),楊文濤是真正的江南才子,令人羨慕地在蘇州這一方水土里,進(jìn)入一個(gè)真正當代中國文人的生活狀態(tài)。在朋友眼中,書(shū)法和篆刻并不是楊文濤的唯一,他長(cháng)期從事展覽工作,興趣極為廣泛,長(cháng)期與書(shū)法界若即若離,卻與文化現場(chǎng)保持著(zhù)更親密的關(guān)系。

近年來(lái),楊文濤的書(shū)法基本只寫(xiě)伊秉綬,在展廳中,楊文濤的伊秉綬書(shū)風(fēng)與陳忠康的系統豐富,和盧俊舟的當代探索,三人的書(shū)法面貌形成了極大的反差張力。勢象空間創(chuàng )始人李大鈞先生談到,展覽得名“三笑記”的另一個(gè)原因,也是很多朋友都看到喜愛(ài)唐伯虎、文征明,愛(ài)美食、交友和生活的楊文濤身上,頗有“當代唐伯虎”的風(fēng)度。

楊文濤,崔子玉座右銘,177×49cm×4,紙本水墨,2023.jpg楊文濤,崔子玉座右銘,177×49cm×4,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孫作座右銘,177×49cm×4,紙本水墨,2023.jpg楊文濤,孫作座右銘,177×49cm×4,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貪于閑靜,99×25cm,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貪于閑靜,99×25cm,紙本水墨,2023

楊文濤,無(wú)心到處禪,115×35cm,紙本水墨,2023.jpg

楊文濤,無(wú)心到處禪,115×35cm,紙本水墨,2023

無(wú)論伊秉綬還是書(shū)法本身,也許都只是他進(jìn)入現代人文生活的一種路徑,也令書(shū)法的日常書(shū)寫(xiě)性重回案頭紙上。盧俊舟認為,楊文濤這十幾年來(lái)只寫(xiě)伊秉綬,或許與他長(cháng)期參與打造大量文化項目有關(guān),“比如他為姑蘇橋不少文化空間都寫(xiě)過(guò)字,而選擇伊秉綬,也許是因為這種字特有的設計和空間感,因而具備現代生活的實(shí)用性?!?/p>

據說(shuō),蘇州園林古跡重建之后,今天人們看到園林里很多董其昌、文征明所寫(xiě)的匾額、對聯(lián)的復原書(shū)寫(xiě)都出自楊文濤之手。書(shū)法只是楊文濤介入文化生活的形式之一,處于平等位置上的路徑其實(shí)還有很多,包括且并不限于寫(xiě)文章、書(shū)法、畫(huà)、篆刻、刻壺、評彈、收藏品鑒、展覽與活動(dòng)策劃,甚至對因為對烹飪也頗有心得,登上了一本美食雜志。

“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現為獨立藝術(shù)家的盧俊舟,在展覽現場(chǎng)談起自己早期進(jìn)入書(shū)法學(xué)習的階段,他的家鄉浙江永嘉是著(zhù)名的耕讀文化之鄉,而溫州人也有掌握一門(mén)種田之外手藝的傳統,盧俊舟選擇了寫(xiě)字。從小學(xué)寫(xiě)到初中,盧俊舟天資驚人,很快就在縣里寫(xiě)出名聲,是遠近聞名的書(shū)法神童。

盧俊舟.jpg盧俊舟

但盧俊舟并沒(méi)有選擇學(xué)院派的道路,原因大抵還是天性使然。陳忠康曾玩笑地評論盧俊舟是溫州典雅傳統書(shū)風(fēng)的叛徒,盧俊舟卻覺(jué)得自己“并不是反傳統,我反而特別喜愛(ài)傳統,平時(shí)閑暇時(shí)間的閱讀和欣賞習慣也偏向古典,但我認為,藝術(shù)完全是一件個(gè)人化的事情,忠康、文濤和我以及很多寫(xiě)字畫(huà)畫(huà)的人,每個(gè)人都有自己的個(gè)性、理解、思維與表達,所謂知行合一,字如其人。就像忠康對‘寫(xiě)字’是一種信仰,認為書(shū)法就是把字寫(xiě)好。但對我這個(gè)人來(lái)說(shuō),寫(xiě)字就是藝術(shù)?!?br/>

盧俊舟,無(wú)題,480×96cm×4,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無(wú)題,480×96cm×4,紙本水墨,2023

盧俊舟,山抹微云,226×610cm,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山抹微云,226×610cm,紙本水墨,2023

WechatIMG317.jpg“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對盧俊舟而言,他看似介乎于書(shū)寫(xiě)性與繪畫(huà)性,兼具抽象性與空間感,帶有更多當代藝術(shù)氣質(zhì)的書(shū)法面貌并不是出于對傳統,或謀求創(chuàng )新的訴求,而是源于盧俊舟一直以來(lái)的藝術(shù)理念,“我并沒(méi)想過(guò)去突破什么東西,只是感到整個(gè)書(shū)法的歷史里或許并沒(méi)有我想要的。這是與生俱來(lái)的想法,因為現在回頭看我童年時(shí)的作品,就已經(jīng)決定了我的現在?!?/p>

盧俊舟,暮雪時(shí),139×23cm×2,紙本水墨,2023.jpg

盧俊舟,暮雪時(shí),139×23cm×2,紙本水墨,2023

盧俊舟,孤煙高雪,139×23cm×2,紙本水墨,2023.jpg

盧俊舟,孤煙高雪,139×23cm×2,紙本水墨,2023

盧俊舟,萬(wàn)重山,69×69cm,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萬(wàn)重山,69×69cm,紙本水墨,2023

盧俊舟,暗飛聲,69×46cm,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暗飛聲,69×46cm,紙本水墨,2023

三位書(shū)法家好友,各有一條通往書(shū)法的道路,一位于帖學(xué)世界博采眾長(cháng),把字寫(xiě)好;一個(gè)是把書(shū)法視作自我的藝術(shù)追求,看重天性與自由探索;另一位則如當代文人,在蘇州特有的江南文化生活中,重新貼近書(shū)法的日常書(shū)寫(xiě)性。

盧俊舟,細草,69×139cm,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細草,69×139cm,紙本水墨,2023

盧俊舟,風(fēng)吹去,46×139cm,紙本水墨,2023.jpg盧俊舟,風(fēng)吹去,46×139cm,紙本水墨,2023

于是,友情便成為展覽的一個(gè)隱含敘事,就像展覽題目“三笑記”背后的典故“虎溪三笑”,“三笑”是三位書(shū)法家共同拈取的題目。相傳,晉時(shí)僧人慧遠居東林寺,有送客不過(guò)溪的傳統,一日陶潛與道士陸修靜來(lái)訪(fǎng),三名高士于廬山論道,慧遠遙遙相送,聞得虎號,才覺(jué)過(guò)溪,三人大笑而別,后稱(chēng)“虎溪三笑”。這則象征佛門(mén)傳說(shuō),經(jīng)過(guò)漫長(cháng)的歷史,佐以各朝歷代詩(shī)人、畫(huà)家的反復演繹,如李白的“笑別廬山遠,何煩過(guò)虎溪”,蘇軾也曾畫(huà)《三笑圖贊》,逐漸從文人美談,開(kāi)始演變?yōu)槟撤N象征儒釋道思想調和的詩(shī)、畫(huà)母題,也同樣提點(diǎn)出展覽對于藝術(shù)所持有的某種開(kāi)放態(tài)度。如同展廳里為本次展覽創(chuàng )作的一件裝置作品,用三人寫(xiě)廢的紙,以一立方米為標準體量,堆疊出了三個(gè)擁有不同的形狀的紙立方。

WechatIMG321.jpg“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展覽通過(guò)提供一個(gè)“舞臺”,在三位書(shū)法家無(wú)形中重現“虎溪三笑”的友誼美談,兼以書(shū)法會(huì )友的形式,把從往往局限于作品文本的討論,稍作拉扯回歸藝術(shù)涌現的源頭,既作為藝術(shù)家的人的活動(dòng)、情感與思想,一如“字如其人”的傳統說(shuō)法?!罢褂[歸結起來(lái)還是由緣分、認知和喜愛(ài)促成的,而展覽水平就是藝術(shù)家的水準”,李大鈞對藝訊網(wǎng)表示,“這三個(gè)人放置在一起有意思,三個(gè)好朋友,個(gè)性不同,創(chuàng )作出的作品也不同。人們能看到的藝術(shù),就是一個(gè)人本身所具有的某種價(jià)值判斷、人生觀(guān)通過(guò)作品傳遞出來(lái),其實(shí)就是人本身?!倍趽碛猩詈竦摹爸苏撌馈眰鹘y的,講究如王僧虔著(zhù)名的書(shū)法論斷“必使心忘于筆,手忘于書(shū),心達乎情”體現出的心手相應境界的書(shū)法藝術(shù)之中,也在人們眼前,更直接地和盤(pán)托出了作品與人的本質(zhì)性關(guān)聯(lián)。

文|孟希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展覽信息:

海報定稿.jpg“三笑記——陳忠康、盧俊舟、楊文濤藝術(shù)展”

聯(lián)合主辦:勢象空間 一條藝術(shù)

展覽時(shí)間 2024 2.1-3.31

開(kāi)館時(shí)間 10:00-17:00(周一至周六)

北京朝陽(yáng)區高碑店吉里國際藝術(shù)區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