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裴剛+車(chē)建全:記憶重構

時(shí)間: 2024.2.20

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將帶來(lái)雅昌藝術(shù)網(wǎng)資深主編裴剛與藝術(shù)家、廣州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車(chē)建全的合作展廳《記憶重構》。在影像生成的過(guò)程中,“此刻”的意義是什么?圍繞車(chē)建全聚焦廬山、澳門(mén)與鞏義的影像創(chuàng )作,二人展開(kāi)了凝視、影像語(yǔ)言、群體記憶的塑造與重構以及歷史與當下的對位等話(huà)題的討論。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

裴剛 + 車(chē)建全 的合作展廳

裴剛 + 車(chē)建全.png

截屏2024-02-20 下午3.49.23.png

車(chē)建全,澳門(mén)部分:《對位集》,4K影像,2023年

哲學(xué)家維特根斯坦(Johann Wittgenstein)認為藝術(shù)是不可定義的,包含解構與建構兩層意思。藝術(shù)家車(chē)建全在20余年的時(shí)間中,行旅在廬山、澳門(mén)、鞏義等地,通過(guò)影像作品以屏幕的方式對群體記憶中的歷史、圖像在凝視中轉換為當下時(shí)間、文化、記憶、歷史混雜的內心感受,再傳播形成新的歷史、文化的場(chǎng)域向當代、集體記憶重構。

中國社會(huì )的集體記憶通過(guò)媒體、社會(huì )組織和民族國家三個(gè)層面相互影響,在特定的政治、文化的圖像景觀(guān)中形成的“反記憶”,“沖洗”掉歷史記憶,經(jīng)過(guò)藝術(shù)家對自然、現實(shí)的再凝視,重構歷史與當代的關(guān)系。其矛盾性地相互重疊與滲透,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個(gè)人自身的思維和維度變化。形成在劇烈變化中的時(shí)代,以當代藝術(shù)的方式對人的生存狀態(tài)的敏銳呈現。

在他的創(chuàng )作方式構成中富有游牧式的漂流文化特征,于不同的城市、地域之間長(cháng)期的觀(guān)察。在探究當代藝術(shù)中文字與圖形相融、分離、對抗和互補關(guān)系中,以個(gè)人的方式解構圖像重組、建構了新的文化形態(tài)、秩序和個(gè)人化藝術(shù)版圖。并在影像中呈現獨特地域的自然、歷史、人文的獨特屬性,滲透和沖擊了自身文化的界線(xiàn),對歷史處境之中的現實(shí)再觀(guān)察。

當代現象學(xué)的概念,將其融入創(chuàng )作者的觀(guān)看經(jīng)驗和沉浸中來(lái)體會(huì )生命藝術(shù)現象的價(jià)值意義。在車(chē)建全的影像生成過(guò)程中,“此刻”的意義是對與作品所蘊含的文化、社會(huì )政治、經(jīng)濟與記憶之間形成交融的狀態(tài)。影像的語(yǔ)言與時(shí)間、空間相互作用,如哲學(xué)家德勒茲的“生成”概念,認為宇宙萬(wàn)物都在多元、動(dòng)態(tài)的生成之流中,此外并無(wú)他物。而萬(wàn)物的“存在”皆是“生成”之流中一個(gè)相對的瞬間。正如藝術(shù)家所言:我更愿意從視覺(jué)直接入手,然后再尋找內在邏輯關(guān)系,我把它叫作視覺(jué)寫(xiě)作,它和我們的生命流動(dòng)息息相關(guān),不需要刻意把它升級為所謂的思想。我更希望這些圖像貢獻給公眾的是心靈體驗,而不是學(xué)術(shù)語(yǔ)言的游戲。

車(chē)建全,廬山部分:《亭》系列,4K影像, 2003-2023年

裴剛:您常常以凝視的方式展開(kāi)對歷史記憶和現實(shí)處境之間的觀(guān)察,時(shí)間、空間的轉換和流變、聚散、明滅、隱顯是個(gè)人私密體驗在歷史處境中的言說(shuō)。那么,您是如何看待多年持續不斷的凝視行為?

車(chē)建全:我們的觀(guān)看方式和觀(guān)看內容受限于我們自身的觀(guān)念和對世界的認知,它是內在的一個(gè)系統,會(huì )回避正在發(fā)生但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東西,會(huì )用意識修改扭曲己經(jīng)發(fā)生過(guò)的東西,會(huì )限制我們看到這個(gè)內在系統之外的東西,因此,長(cháng)時(shí)間無(wú)差別地觀(guān)看會(huì )讓很多無(wú)法想象甚至曾經(jīng)無(wú)法觸及的東西進(jìn)來(lái),對我來(lái)說(shuō),這是破除穩定固化內在系統的方法,讓邊界柔軟,不抵抗,邁出自己的限制。

裴剛:在“廬山”“澳門(mén)”“鞏義"等地理、人文的圖像中,不僅是對景觀(guān)時(shí)空變化的記錄,也是對今天與歷史記憶的重構,在您長(cháng)期真切的體驗中,如何看待視頻媒介在“記憶重構”這個(gè)方向的獨特性的?

車(chē)建全:記憶重構只是一個(gè)文字表述,雖然廬山拍的時(shí)間最久,但它始終是個(gè)謎,天氣和地貌的特殊性、微妙性和復雜程度到目前還沒(méi)有找到更適合的方式傳遞。澳門(mén)作為在大航海時(shí)代中國最早的國際化城市,以及今天在灣區經(jīng)濟中的重要貢獻,在地理和文化上都有獨一無(wú)二的特殊性,一條街道可以把500年的歷史折疊起來(lái),可以把多種文化的復雜性雜揉起來(lái),這些彌漫在空氣里的特質(zhì),會(huì )讓人產(chǎn)生置身歷史中的錯覺(jué),但建筑、街道、人物的具體細節會(huì )讓歷史的諸多線(xiàn)索瞬間重合,當下即是對記憶的重構,或者說(shuō)在我們有限的感知邊界,時(shí)空始終交集重合,我們只是在取走了某個(gè)和我們相關(guān)的切片。

我印象中的鞏義來(lái)自多年前的匆匆一瞥,那些沉默的石像如何在荒塬上和麥田里度過(guò)近上千年,它在現在處在什么樣的狀態(tài),一直讓我很好奇,2023年回訪(fǎng)的時(shí)侯,發(fā)現有些帝陵周邊己經(jīng)建了很多金屬化工場(chǎng),巨大的煙囪和工廠(chǎng)傳送帶和石像形成了奇怪的關(guān)系,給了我重新記錄和闡釋的沖動(dòng),它意味著(zhù)七帝八陵千年寧靜的田園時(shí)代徹底終結。

車(chē)建全,鞏義部分:《煙》(影像靜幀),4K影像, 2023年

裴剛:在廬山的20年時(shí)間創(chuàng )作為線(xiàn)索中,對于這個(gè)獨特自然、歷史、人文背景下記錄的圖像,構建了怎樣的特殊記憶?

車(chē)建全:廬山系列從氣質(zhì)上是緬懷古代文人文化的,李白和白居易的詩(shī)歌是個(gè)引子,帶著(zhù)我一路感受,亭子位置的水下面是湮沒(méi)的大林寺,是歷史被隱去的部分,這些場(chǎng)景的記錄中最吸引我的部分是古代文人和一座代表自然逍遙之山的關(guān)系,他們如何被山川蒙養,如何避離紅塵,在自然的氤氳中感悟自然之道的運行,這是老莊思想在轉化為人生的行動(dòng),明代以前的中國繪畫(huà)和文學(xué)大抵具有這個(gè)特征,廬山只是其中的一條線(xiàn)索。

車(chē)建全,廬山部分:《亭》系列(影像靜幀),4K影像, 2003-2023年

裴剛:澳門(mén)的殖民歷史與海洋之間關(guān)系構成這個(gè)城市獨特的地理圖志,您從拍攝的緣起到形成作品是怎樣的過(guò)程?

車(chē)建全:2021年疫情時(shí)我在澳門(mén)拍攝《不確定的冥想》的時(shí)候,接觸到一張400多年前的澳門(mén)老地圖,這張地圖的信息和繪畫(huà)性描述延伸出很大想象空間,制作地圖的人是誰(shuí)?在什么狀態(tài)下繪制?借助了什么方法測繪?想象推測的依據是什么?這些問(wèn)題在經(jīng)過(guò)大量閱讀后慢慢清晰,重點(diǎn)是大航海時(shí)代初期大量的亞洲地圖,只有叁個(gè)地標,北京、廣東和澳門(mén),澳門(mén)是通向內陸的起點(diǎn),足見(jiàn)澳門(mén)在歷史中的重要性。

嚴格來(lái)說(shuō),這件作品是一個(gè)圖書(shū)館式的文獻報告,2023年3月加入牛房倉庫駐地項目,在吳方洲先生的幫助下,和海事博物館、澳門(mén)文化遣產(chǎn)協(xié)會(huì )、澳門(mén)建筑設計協(xié)會(huì )等多方專(zhuān)家進(jìn)行了溝通,在澳科大圖書(shū)館做了大量資料收集之后,形成了以老地圖為素材的框架,梳理出澳門(mén)地理發(fā)現的編年簡(jiǎn)史。

車(chē)建全,澳門(mén)部分:《對位集》(影像靜幀),4K影像,2023年

裴剛:對于澳門(mén)這樣獨特的城市與歷史處境有哪些深入的體驗,在影像的語(yǔ)言和拍攝方面有哪些不同于之前作品的狀態(tài)?

車(chē)建全:澳門(mén)是一座包羅萬(wàn)象的城市,宗教的多元性,文化的復雜性,地理和海島的形態(tài)變化,時(shí)刻會(huì )把人帶入非常具體的歷史語(yǔ)境,豐富的內容值得深入探究。我在一些古老街道和場(chǎng)景中做了長(cháng)時(shí)間的影像記錄,地圖局測繪員、賭場(chǎng)屋頂維修燈具的工人、屋頂曬木棉花的阿姨、對著(zhù)水族缸發(fā)呆的男人,這些人物進(jìn)入鏡頭并留下他們短暫的經(jīng)歷,這些碎片構成了和這些歷史場(chǎng)景的對話(huà)和對位,它們都是隨機發(fā)生的。這一次我的工作狀態(tài)會(huì )變得非常具體,地點(diǎn)、地名、人物都在此時(shí)此地發(fā)生,同時(shí)它鉤連出此地彼時(shí)的種種延伸。短片發(fā)生的地點(diǎn)在地圖上都有準確標注,因此,它是當下和歷史的地理對位。

裴剛:內陸城市“鞏義"的歷史和地表的遺存,以及生活場(chǎng)景中的現實(shí),哪些是吸引您展開(kāi)新工作的動(dòng)力,以及獨特體驗?

車(chē)建全:2023年4月鞏義的短暫旅行讓我體驗到歷史遺存在當下的處境,更新中的鄉村,快速崛起的工廠(chǎng),松散的旅游業(yè)都在悄悄改變千年來(lái)田野的寧靜,無(wú)論這些北宋雕像身處荒野、村莊還是廠(chǎng)區附近,都在接受時(shí)代特有的震蕩。所以我著(zhù)手做一個(gè)從夏到冬的記錄,它不僅是關(guān)于古代雕刻遣存處境的描述,也是一個(gè)自恰的鄉村被時(shí)代塑造過(guò)程中的地域化標本。中原地區的深厚和空曠特別讓我觸動(dòng)。

車(chē)建全,鞏義部分:《煙》(影像靜幀),4K影像, 2023年

裴剛:在長(cháng)期觀(guān)察的創(chuàng )作行動(dòng)中,影像的語(yǔ)言或者繪畫(huà)的方式,對藝術(shù)家而言不僅作為一個(gè)觀(guān)察、再現者,還作為一個(gè)發(fā)現、重構者,都重新對應了生成圖象背后藝術(shù)家的個(gè)體身份。這種身份的變化對于您而言意味著(zhù)什么?或者說(shuō)您的工作重點(diǎn)發(fā)生了怎樣的變化?您認為當下更關(guān)注的是什么?

車(chē)建全:我一直關(guān)注變化,也試圖用變化和隨機性把自己從固定的狀態(tài)中帶出來(lái),所以,我會(huì )不斷轉變視角把邊界模糊掉,觀(guān)察、記錄、凝視是希望不被記錄者(藝術(shù)家)過(guò)多干擾,以保留事物本來(lái)的狀態(tài),從某種角度來(lái)說(shuō),這似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的內在會(huì )限制我看到什么,忽略什么,多跟隨隨機性,接受變化,或許是目前最好的選擇。我一直在質(zhì)疑身份是人設還是被人賦予的,如果從真正意義上開(kāi)放,我們應該是被更廣大的宇宙能量塑造的,它可以有各種形態(tài)和可能性,今天我是一個(gè)圖像生產(chǎn)者,明天或未可知。

一個(gè)從夏到冬的記錄,它不僅是關(guān)于古代雕刻遣存處境的描述,也是一個(gè)自恰的鄉村被時(shí)代塑造過(guò)程中的地域化標本。中原地區的深厚和空曠特別讓我觸動(dòng)。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裴剛,1974年生人,雅昌藝術(shù)網(wǎng)資深主編,中國文化藝術(shù)促進(jìn)會(huì )國潮藝委會(huì )副主任。1997年畢業(yè)于西安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四工作室;1997年,畢業(yè)創(chuàng )作《黃昏的游戲》獲優(yōu)秀畢業(yè)生作品獎,作品刊登于《西北美術(shù)》;1999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壁畫(huà)系助教進(jìn)修班;1999年10月開(kāi)始參與創(chuàng )建“美術(shù)同盟”;2000年10月-2007年6月,于北京訊能網(wǎng)絡(luò )有限公司 TOM.COM任美術(shù)同盟頻道主管;2007年4月參加“重啟·索家村”國際藝術(shù)營(yíng)展;2007年7月至今,在雅昌藝術(shù)網(wǎng)(http://www.artron.net/)網(wǎng)站事業(yè)部任資深主編。策劃展覽包括:“共生聚落”、“先驗劇場(chǎng)”、“彌合·治愈”等。

車(chē)建全,廣州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廣東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實(shí)驗藝術(shù)委員會(huì )委員、全國高等教育委員會(huì )委員、 美國克萊門(mén)特研究生院客座教授、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曾任天津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學(xué)院院長(cháng)(特聘)。

車(chē)建全是一個(gè)跨媒體藝術(shù)家,介質(zhì)包括繪畫(huà)、紀錄片,寫(xiě)作、多屏影像裝置,長(cháng)期以來(lái),他以影像和繪畫(huà)互文性的研究與實(shí)踐為核心,他的作品強調了繪畫(huà)的手工操作和影像美學(xué)的視覺(jué)差異與互相影響,也揭示了自然的能量和神秘性對人類(lèi)景觀(guān)的影響。同時(shí),他嘗試闡述中國現階段“人與自然、歷史與集體性記憶的關(guān)系,其相關(guān)作品曾在意大利、德國、美國、日本、奧地利、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重要藝術(shù)機構展出,其作品被美術(shù)館、文化機構與個(gè)人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