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 羅穎 + 李苑?。簳r(shí)間的卡頓

時(shí)間: 2024.1.29

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lái)資深媒體人、《Hi 藝術(shù)》發(fā)行人兼主編羅穎,與藝術(shù)家李苑琛的合作展廳《時(shí)間的卡頓》。擁有雕塑專(zhuān)業(yè)背景的藝術(shù)家李苑琛,以數字技術(shù)為引線(xiàn)開(kāi)展其“數據控制體系”的創(chuàng )作方向,他將身體、時(shí)間、空間等議題置于技術(shù)提供的新語(yǔ)境中,以查找那些尚未被覺(jué)察的全新視角,正如本期策展人羅穎談及的那樣,這種視角或許恰恰對應著(zhù)——“數字技術(shù)在侵蝕我們的現實(shí)感知力時(shí)所激發(fā)的反彈與矛盾”。


掃描二維碼或點(diǎn)擊文末“閱讀原文”進(jìn)入

羅穎 + 李苑琛的合作展廳《時(shí)間的卡頓》

羅+李.png

截屏2024-01-29 下午5.24.15.png

《時(shí)間的卡頓》

初識李苑琛,是他2016年的碩士畢業(yè)創(chuàng )作《INNER HERO》。他將自己減肥前后的兩個(gè)身體分別用3D掃描,通過(guò)軟件輸出了“體量差”模型——50斤體重的可視化體積。那是他第一次深入接觸數字技術(shù),耗時(shí)半年,興奮中參雜著(zhù)糾結與掙扎,也成為了他的“數據控制體系”創(chuàng )作方向的起點(diǎn)。

《INNER HERO》,光敏樹(shù)脂、影像,160x60x80cm,2016

2023年最新創(chuàng )作的幾組作品,李苑琛開(kāi)始觸碰“時(shí)間”這道永恒命題。他把“一秒鐘”從開(kāi)表盤(pán)上“切”了下來(lái),在犀牛軟件里做了模型,渲染成了GIF動(dòng)圖。后來(lái)又用UG編程設計了內部傳動(dòng)結構,通過(guò)3D打印放大了“一秒”,為我們提供了一個(gè)審視時(shí)間的全新角度。他把技術(shù)內化在了作品中,不再刻意強調數字工具的外殼。之后,他又陸續做了《鋼絲的時(shí)間》《蒼蠅的時(shí)間》《上升的時(shí)間》等作品,在標準的有限空間里,強行植入不同的“物”切入時(shí)間的軌跡,凸顯時(shí)間之“力”。

《蒼蠅的時(shí)間》,時(shí)鐘、蒼蠅,28x28cm,2023

m3.jpg《蒼蠅的時(shí)間》,時(shí)鐘、蒼蠅,28x28cm,2023

雕塑的專(zhuān)業(yè)背景讓李苑琛在現實(shí)之物和數字虛擬物之間不斷拉鋸撕扯。塑造之于泥塑造型,打磨之于材料語(yǔ)言,編輯之于數字技術(shù),實(shí)質(zhì)都是通過(guò)不同的方式表達個(gè)人對于藝術(shù)的理解。相比于塑造和打磨的肉身經(jīng)驗,編輯更強調想象力的生成結構。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被新科技所改變,決定了數字技術(shù)能在多大程度改變我們對于藝術(shù)的理解,而現實(shí)與虛擬之間的關(guān)系也將是未來(lái)人這個(gè)物種所要長(cháng)期面臨的根本問(wèn)題。從李苑琛的作品中,我們能看到他對于自我肉體的反窺,對空間的想象和對時(shí)間的凝視,這種視線(xiàn)的停頓和轉折,也恰恰對應著(zhù)數字技術(shù)在侵蝕我們的現實(shí)感知力時(shí)所激發(fā)的反彈與矛盾。

《肖申克的救贖》,燈箱,120x80cm,2018

《肖申克的救贖》,燈箱,120x80cm,2018

羅穎:你的作品其實(shí)也只用到一些較簡(jiǎn)單的軟件技術(shù),卻與傳統的雕塑有很大的差異,你認為這種技術(shù)給你創(chuàng )作思維上帶來(lái)了什么改變?

李苑?。?/strong>經(jīng)過(guò)素描、泥塑的塑造訓練,軟件其實(shí)是很容易上手的,熟悉簡(jiǎn)單的軟件功能就會(huì )不自覺(jué)的將它納入到自己的塑造習慣中,成為自己的“新工具”。這無(wú)可厚非,新技術(shù)也是因解決舊問(wèn)題而生的。但隨著(zhù)長(cháng)時(shí)間的接觸,我們會(huì )潛移默化的養成與之相關(guān)的新經(jīng)驗,你能感覺(jué)到它,卻又說(shuō)不清楚。所以我想倒回去,將軟件中的一組組功能分別與現實(shí)中的各種各樣的實(shí)體化方式相對應,試圖找到些線(xiàn)索。這是一個(gè)漫長(cháng)的實(shí)驗,一些有趣的節點(diǎn)也會(huì )在階段中涌現。我覺(jué)得數字技術(shù)于我而言,有點(diǎn)像小時(shí)候數學(xué)考試發(fā)的“演草紙”從二維的變成了多維的。它是工具,也是讓我能直面自己思維過(guò)程的途徑,這是在數字技術(shù)普及之前所沒(méi)有的。

21kj.jpg《INNER HERO》,光敏樹(shù)脂、影像,160x60x80cm,2016

未標題-1.jpg《INNER HERO》,光敏樹(shù)脂、影像,160x60x80cm,2016

羅穎對于雕塑專(zhuān)業(yè)來(lái)說(shuō),肉身經(jīng)驗很重要,這種經(jīng)驗能在虛擬的數字藝術(shù)中實(shí)現嗎?

李苑?。?/strong>現實(shí)當中的肉身經(jīng)驗很難在虛擬的數字環(huán)境中復現,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比如遠程手術(shù)機器人,就是這個(gè)方向的一小步。但我覺(jué)得這是方向的誤區。就像我們想要造出人形的機器人一樣,真的有這個(gè)必要嗎?小到家用電器,大到飛機火車(chē)挖掘機,它們都是能滿(mǎn)足具體需求的“機器人”。我覺(jué)得人接受任何信息都需要借由肉身的過(guò)濾,肉身也不止是我們熟知的“五感”,可能還包含時(shí)刻使用而不自知的“細胞記憶”等等。數字技術(shù)的“電子顯微鏡效應”在不斷開(kāi)發(fā)著(zhù)我們的肉身感知方式。雖然數字的虛擬環(huán)境實(shí)際上是一塊屏幕,但它其實(shí)是在我們的書(shū)本上開(kāi)了一扇窗,將干澀的文字連接到了近乎無(wú)限的可能性上。如果閱讀書(shū)籍能使我們浮想聯(lián)翩,那么屏幕背后就不僅僅是身臨其境了。

李苑琛-3.jpg《INNER HERO》,光敏樹(shù)脂、影像,160x60x80cm,2016

羅穎:你有很多作品都只存在于虛擬空間中,或者說(shuō)是“云空間”里,它在云空間中是完成狀態(tài)嗎?還是說(shuō)只是隨時(shí)等待變成現實(shí)物的準備狀態(tài)?

李苑?。?/strong>很多人都認為自己的作品“尚未完成”,但各種現實(shí)因素的不便讓它們被動(dòng)完成。我習慣用虛擬環(huán)境“打草稿”,雖然也渲染成了逼真的效果圖,但它其實(shí)還是一堆數據信息。在“奔現”的過(guò)程中需要不停的修正。我只是把“我有一件作品想做”中的“想”通過(guò)數字技術(shù)給“充實(shí)”起來(lái)了。無(wú)論是再思考,還是用作交流討論,它都更加直觀(guān),有助于自己和朋友們更準確的了解到這些意圖。

羅穎:你認為自己的作品需要現實(shí)物質(zhì)的實(shí)現嗎?數字虛擬的作品可以獲得與物質(zhì)化作品一樣的價(jià)值嗎?(藝術(shù)價(jià)值和實(shí)際交易價(jià)值)

李苑?。?/strong>我覺(jué)得每一種形式都有它存在的原因,那可能是它最獨特、最核心的部分。我不確定自己的作品是否需要現實(shí)物質(zhì)的呈現,這取決于具體的作品需求,適合就好,如同水降溫就會(huì )凝結成冰,升溫就會(huì )蒸發(fā)成氣。

我覺(jué)得虛擬作品與實(shí)體作品的價(jià)值是相同的,因為它們的價(jià)值源于作品的內在邏輯,而非承載的形式本身。價(jià)值與價(jià)格不同,后者需要符合市場(chǎng)規律。

《鋼絲的時(shí)間》

鋼絲的時(shí)間.jpg《鋼絲的時(shí)間》

羅穎:數字技術(shù)對于雕塑有沖擊嗎?作為一種實(shí)體媒介傳統的雕塑在未來(lái)會(huì )發(fā)生質(zhì)的變化嗎?

李苑?。?/strong>數字技術(shù)對雕塑的沖擊是顯著(zhù)的,主要從兩方面:一是數字技術(shù)對我們生活環(huán)境的影響,給我們帶來(lái)的新經(jīng)驗;二是新材料和制作方式直接與軟件生成的數據鏈接,也帶來(lái)了很多新的可能性。

數字技術(shù)提供的虛擬空間讓我們開(kāi)始反思雕塑與真實(shí)空間的關(guān)系。數字技術(shù)就好比“電子顯微鏡”,在滿(mǎn)足了我們觀(guān)察更加微觀(guān)的世界的同時(shí),也擴充了我們的經(jīng)驗,隨之改變的是我們的認知,然后改變的就是未知的未來(lái)。

羅穎:你認為數字藝術(shù)或科技藝術(shù)未來(lái)的前景如何?

李苑?。?/strong>現在已經(jīng)很難有領(lǐng)域或個(gè)人能完全隔離數字技術(shù)了。我們正在使用數字技術(shù)的延申產(chǎn)品傳播,屏幕背后的大家也正在使用數字技術(shù)瀏覽。我覺(jué)得數字技術(shù)會(huì )豐富各個(gè)領(lǐng)域,藝術(shù)尤其不例外。

上升.jpg《上升的時(shí)間》,時(shí)鐘、鋼絲,28x90cm,2023

羅穎:跨媒介或者說(shuō)是科技藝術(shù)對于視覺(jué)景觀(guān)的制造具有一定的優(yōu)越性,但對于人的情感表達和精神體現卻未必強于傳統媒介,你認為震撼的視覺(jué)景觀(guān)是藝術(shù)的庸俗與墮落嗎?

李苑?。?/strong>漫無(wú)目的的“秀技”對創(chuàng )作沒(méi)有好處,但“秀技”本身也是事物發(fā)展的一個(gè)階段。新技術(shù)因舊問(wèn)題而生,它的特征會(huì )在繁榮中被放大,經(jīng)過(guò)繁榮后是反思,再歸于平靜,至此它也成為尋常之物中的一員,開(kāi)始在生活中生根、發(fā)芽,逐漸也會(huì )成為某種形式的最佳媒介。其實(shí),“震撼”已經(jīng)成為它自身的困境。大量的震撼視覺(jué)景觀(guān)已經(jīng)把觀(guān)眾的期待提的太高,我們甚至會(huì )認為有些還未被發(fā)明出來(lái)的東西已經(jīng)存在了。

《秒》,3D打印、鋁、數控板,60cm,2023

M.jpg《秒》,3D打印、鋁、數控板,60cm,2023

羅穎:你認為線(xiàn)上的展覽與傳播的作品與線(xiàn)下展覽的作品有什么顯著(zhù)的差別?

李苑?。?/strong>不算各種APP的公號推送圖文,我遇到的第一個(gè)線(xiàn)上展覽是2020年中央美院的畢業(yè)展。雖然是被迫為之,但也加速了這種展示方式的出現。從單純的將線(xiàn)下展覽數字化為線(xiàn)上展覽到有策略的將線(xiàn)上觀(guān)展習慣納入線(xiàn)上創(chuàng )作本身,線(xiàn)上展覽的內容和方式正在豐富。也許線(xiàn)上展覽與線(xiàn)下展覽的目標未必趨同,而是“因地制宜”,結出各自的果實(shí)。

羅穎:你最近在思考的問(wèn)題是什么?

李苑?。?/strong>還是習慣性的在琢磨自己的想法。比如之前創(chuàng )作中用一系列方式“物化”出的“一秒”。我覺(jué)得它只是個(gè)開(kāi)始,我想試試它還意味著(zhù)什么?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羅穎,資深媒體人,《Hi 藝術(shù)》發(fā)行人兼主編。本科碩士先后畢業(yè)于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2010年起至今供職于國內最具影響力的當代藝術(shù)垂直類(lèi)媒體《Hi 藝術(shù)》,親歷了從紙媒到網(wǎng)絡(luò )平臺,再到微信公眾號的轉型。作為中國當代藝術(shù)生態(tài)的深度觀(guān)察者和記錄者,策劃了一系列兼具歷史、學(xué)術(shù)和現實(shí)意義的專(zhuān)題。帶領(lǐng)團隊深入第一現場(chǎng),參與其中并通過(guò)17年歷史的《Hi 藝術(shù)》平臺讓更多熱愛(ài)藝術(shù)的人走近當代藝術(shù),迄今已累積了 20萬(wàn)+的讀者用戶(hù)。

李苑琛,1987年生于西安。2010年畢業(yè)于西安美術(shù)學(xué)院雕塑系,本科期間圍繞著(zhù)金、木、石、陶、泥,積累與雕塑相關(guān)的塑造能力。2016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雕塑系“雕塑空間中的時(shí)間性因素研究”方向,師從隋建國教授。研究生期間的興趣方向從雕塑本體轉向材料與觀(guān)念,材料和生成方式的范圍擴大,豐富材料經(jīng)驗。畢業(yè)后的四年間,曾在3D打印設計公司工作。深入了解三維掃描儀、3D打印機、數控加工中心等數據輸出設備的工作原理、機理和極限,以拓展雕塑相關(guān)的制作經(jīng)驗。目前的主要方向在雕塑與數據的交叉地帶?,F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2021級“當代雕塑”方向在讀博士,師從隋建國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