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許柏成 + 林俊廷:實(shí)擬虛境——心之游

時(shí)間: 2024.1.24

5cb2f0c381f7e3ed8ddcb3db03bef4f4.jpe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將帶來(lái)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中心·藝術(shù)中國主編許柏成與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文化遺產(chǎn)數字藝術(shù)研究中心主任及首席專(zhuān)家、實(shí)驗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林俊廷的合作展廳《實(shí)擬虛境——心之游》,從藝術(shù)家的作品出發(fā),延展出對新媒體藝術(shù)、傳統與當代、藝術(shù)與技術(shù)等層面的多重討論與思考。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

許柏成  +  林俊廷的合作展廳

許+林.png

截屏2024-01-24 下午4.21.59.png


《實(shí)擬虛境——心之游》

許柏成|文


【一】

第一次遇到藝術(shù)家林俊廷是2023年6月在湖南博物院舉辦的“神游”展覽。在湘博有史以來(lái)舉辦的首次數字藝術(shù)展上,林俊廷的參展作品是新媒體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響》。國內外知名新媒體藝術(shù)家的作品匯聚一起,如同光怪陸離的百花園,林俊廷這件以范寬《溪山行旅圖》為母體的數字藝術(shù)作品顯出不一樣的氣質(zhì)。

當觀(guān)眾站在比原作還要巨大的電子屏幕前,以“喂——”的喊聲互動(dòng),隨著(zhù)余音回蕩,這張創(chuàng )作于1000多年前、被稱(chēng)為“宋畫(huà)第一”的《溪山行旅圖》便似乎從沉睡中蘇醒,逐漸清晰、真實(shí),進(jìn)而朗潤、蒼郁,水潺、鳥(niǎo)鳴、松濤等大自然的聲音由遠及近,畫(huà)面中時(shí)而夏雨驟至,時(shí)而冬雪漫飛,白鹿、虬龍、鯤鯨等靈物遨游其中……一種奇妙的感覺(jué)在心底流淌,似乎是隱藏在基因深處的一種古老的審美經(jīng)驗被喚醒,讓人心靈安寧、流連忘返。

在藝術(shù)家講座環(huán)節中,林俊廷向大家揭秘了《響》和其它作品的創(chuàng )作理念,我們對他的作品有了更為深入的了解?,F場(chǎng)聽(tīng)眾幾次主動(dòng)給予熱烈掌聲,印象中報告廳內大多數都是年輕人。

《響》,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分辨率:2816*1408,作品尺寸可依空間及設備尺寸調整,2021年

事實(shí)上,林俊廷是中國最早的新媒體藝術(shù)家之一。如果從他2002年受亞洲文化協(xié)會(huì )之邀赴紐約Location One科技藝術(shù)中心進(jìn)行駐地創(chuàng )作算起,迄今已經(jīng)20余年。20余年間,他創(chuàng )作了數十件互動(dòng)藝術(shù)裝置,可能是創(chuàng )作大型新媒體作品最多的藝術(shù)家。其中最為膾炙人口的應該是2011年在臺北故宮《富春山居圖》兩岸合璧大展時(shí),他創(chuàng )作的沉浸式新媒體大展《山水覺(jué)》。此展在90天的展期收獲了近90萬(wàn)的參觀(guān)人次,當年榮獲美國博物館協(xié)會(huì )MUSE詮釋互動(dòng)金獎,并被英國藝術(shù)報評選為當年度全球人氣最高的展覽第三名。

5《山水覺(jué)》,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臺北故宮博物院,2011年.jpg《山水覺(jué)》,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臺北故宮博物院,2011年


【二】

縱觀(guān)林俊廷創(chuàng )作的數字藝術(shù)作品,從2003年在紐約創(chuàng )作的《蝶域》,到2011年在臺北故宮創(chuàng )作的《山水覺(jué)》,再到近年間在上海、成都等地亮相的《造象》《鶴采》《新石頭記》《鎏瑩》《六合》等,其來(lái)源無(wú)不是中國傳統文化。但其作品并非是對傳統經(jīng)典作品的簡(jiǎn)單詮釋或挪用,而是他內心與想象世界的呈現。只有《響》是一個(gè)例外,借助了范寬的《溪山行旅圖》,因為這件數字作品誕生的最初動(dòng)機是林俊廷想為工作室做一面風(fēng)水墻。

例如,《鎏瑩》包含了9尾以中國水墨畫(huà)法呈現的金魚(yú),滿(mǎn)江紅、金縷衣、紫玉簫、玉堂春、混江龍……每一尾都以中國詞曲牌名取名,當你面對屏幕喊它的名字,它就會(huì )朝你回頭滿(mǎn)心歡喜地游過(guò)來(lái);《鶴采》則是觀(guān)眾面對屏幕鼓掌,就會(huì )有一只屬于你的仙鶴蘇醒并起舞鳴叫,直至翱翔天際,而當觀(guān)眾離開(kāi)則會(huì )羽化消散;《六合》則是觀(guān)眾撫琴,鹿鶴神獸聞聲而至,聲音與視覺(jué)營(yíng)造出一個(gè)祥瑞的吉祥意境……林俊廷的作品是通過(guò)簡(jiǎn)單的互動(dòng),讓觀(guān)眾獲得對于中國文化的體認。

《鎏瑩》,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屏幕尺寸:約10m*4m,分辨率:3840*1600,作品尺寸可依空間及設備尺寸調整,2022年

林俊廷擅長(cháng)用光、影與聲音構建一個(gè)令人神往的秘境,以數字藝術(shù)的多層次表現手段調動(dòng)觀(guān)眾的眼耳鼻舌身意,觀(guān)眾在引導之下,通過(guò)互動(dòng)似乎完成了一段身心的穿越時(shí)空歷程。同時(shí),他引入了時(shí)間這個(gè)變量,通過(guò)大數據技術(shù)讓作品隨時(shí)間、季節、氣候而變化,似乎賦予了作品生命。與“虛擬實(shí)境”相反,他稱(chēng)之為“實(shí)擬虛境”。在我看來(lái),與歷代優(yōu)秀的藝術(shù)家一樣,林俊廷善于把握整件作品的節奏、韻味,整體與細節的關(guān)系處理的恰到好處。他只不過(guò)是換了一種方式作畫(huà),互聯(lián)網(wǎng)與數碼屏幕是他的畫(huà)布,數字技術(shù)則是他手中的畫(huà)筆。他用數字時(shí)代的工具呈現出他心中的超現實(shí)夢(mèng)境。

《新石頭記》,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2020年

8-作品:新石頭記-繁花.JPG《新石頭記-繁花》,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尺寸:約10m*7m,分辨率:3648*2592,2020年

為何林俊廷的作品會(huì )如此與眾不同?這是一個(gè)值得深究的問(wèn)題。在我看來(lái),這源自于他創(chuàng )作的原點(diǎn)與方法。在接受媒體采訪(fǎng)時(shí),林俊廷提到他的創(chuàng )作理念往往來(lái)源于“直覺(jué)激發(fā)出那稍縱即逝的一瞬間的靈感”。同時(shí),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對賽車(chē)、劍道的學(xué)習,強化了他對身體感知能力的體驗。在因此,其作品靈感的開(kāi)端是東方式的感悟,而非西方式的邏輯。在他的作品里,蘊含的往往是和諧靈性的啟蒙,而并非沖突矛盾的觀(guān)念。

回顧中國新媒體藝術(shù)的發(fā)展歷程,從錄像藝術(shù)、實(shí)驗影像、卡通動(dòng)畫(huà),直到今天的數字藝術(shù),無(wú)論是形式借鑒,還是觀(guān)念崇拜,中國藝術(shù)家們都受西方新媒體藝術(shù)的影響巨大,很多藝術(shù)家至今仍脫離不了此圭臬的左右。在紐約駐地交流之后,雖然林俊廷借鑒了馬修?巴尼團隊的工作模式,但藝術(shù)靈感與表達方式完全與之不同。他創(chuàng )作的初心更多的來(lái)自“拈花一笑”的禪悟。雖然計算機是由西方人發(fā)明,基于計算機技術(shù)的數字藝術(shù)也由西方藝術(shù)家最早開(kāi)始創(chuàng )作,但不意味著(zhù)其藝術(shù)創(chuàng )作邏輯僅此一條路。在林俊廷的手中,技術(shù)僅是實(shí)現想法的手段,融會(huì )貫通之后,方可自如地表現內心的境界。

《造象》,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1200 x 300 x 10 cm ,2016年


【三】

自工業(yè)革命以來(lái),科技的發(fā)展一方面給人類(lèi)的生活帶來(lái)便利,另一方面對人類(lèi)生活帶來(lái)的反作用也引起人們的焦慮與擔憂(yōu)。每一次生產(chǎn)力的巨大躍遷,都會(huì )引起知識與思想界相應的反思。2022年11月,以ChatGPT的橫空出世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時(shí)代的到來(lái)更是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討論。人們擔心對于技術(shù)的迷戀,正引領(lǐng)人類(lèi)走向另一種極端。

《蝶域》,互動(dòng)影像裝置,科技藝術(shù)中心,紐約,2003年

11《蝶域》,互動(dòng)影像裝置,科技藝術(shù)中心,紐約,2003年.JPG《蝶域》,互動(dòng)影像裝置,科技藝術(shù)中心,紐約,2003年

無(wú)疑,數字藝術(shù)以數字技術(shù)為基礎,但林俊廷并非認為技術(shù)唯新至上。技術(shù)正如同他創(chuàng )作的技法,采用何種技法,取決于現實(shí)環(huán)境與要表達的想法。他曾說(shuō)“技術(shù)發(fā)展了,難道要把白南準的作品換成高清嗎?”他創(chuàng )作于2006年的一件作品,去年要展出時(shí)發(fā)現電腦已經(jīng)壞掉。對方問(wèn)電腦系統要不要順便升級?被他拒絕。他舉例說(shuō)因為過(guò)去Win95系統下一朵花開(kāi)的時(shí)間是1分鐘,而今天系統的運算僅需0.1秒,替換后之前的韻味盡失。技術(shù)無(wú)論新舊,能恰當表達自己心境的就是好技術(shù)。

王陽(yáng)明說(shuō):“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比绻チ诵牡母形?,陷入對物的迷戀,那將是一條不歸路。林俊廷的作品中呈現的是與觀(guān)眾心靈的互動(dòng),而非是技術(shù)的炫耀與堆砌。他根植于東方的自然觀(guān)、哲學(xué)觀(guān)和宇宙觀(guān),呈現出一個(gè)天人合一、萬(wàn)物有靈、心游萬(wàn)仞的世界。

《鶴采》,互動(dòng)影像聲音裝置,約20m*4.5m (尺寸可依設備及空間調整),2019年

隨著(zhù)算力、顯示、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shù)的躍進(jìn),數字藝術(shù)正與東方式的靈性與想象實(shí)現著(zhù)更加完美的結合。我們將不可避免地向前走去,走入虛實(shí)相生的未來(lái)世界。林俊廷的藝術(shù)為我們提供了一個(gè)數字時(shí)代的桃花源。在這個(gè)世界,精神可以棲居,心靈可以遨游。

2023年7月26日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許柏成 ,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中心·藝術(shù)中國主編,北京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英文系列短紀錄片《萬(wàn)象中國》總導演。2007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人文學(xué)院,曾就讀于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生院國際傳播專(zhuān)業(yè)。2015年參加由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組織的第七批中國青年美術(shù)家海外研修計劃,赴紐約完成課題“他者的眼光——海外媒體視角下的中國當代藝術(shù)”。

近年來(lái)策劃的展覽包括“叢林殊相——郭亞冠個(gè)展”(MCM空間 2023年 )、“時(shí)間之上——戴澤藝術(shù)特展”(槐軒 2022年)、“溪山與行旅——徐航與史蒂文·萊恩藝術(shù)作品展”(奧加美術(shù)館 2022年)、“無(wú)意呈現——楊沛霖作品展”(今日美術(shù)館 2021年)、“浮世·繪——徐航個(gè)展”(5 House 2020年 )、“人之初——賀凱Casey Herrick個(gè)展”(JM ART 2019年)、“融變——尚春當代藝術(shù)展”(北京東視圣軒美術(shù)館 2019年)等。

林俊廷,1970年出生于中國臺灣臺北,定居上?!,F任青鳥(niǎo)新媒體藝術(shù)藝術(shù)總監,是引領(lǐng)當代華人新媒體藝術(shù)風(fēng)潮的代表性人物?,F任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文化遺產(chǎn)數字藝術(shù)研究中心主任及首席專(zhuān)家、實(shí)驗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

林俊廷曾獲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huì )ACC亞洲文化協(xié)會(huì )國巨科技藝術(shù)獎;2011年,與臺北故宮博物院合作“山水覺(jué)─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新媒體藝術(shù)特展”;2020年,紫禁城建成600年之際,林俊廷與故宮博物院攜手,策劃并制作“故宮神獸”新媒體藝術(shù)展覽。林俊廷作品以光與影交織的詩(shī)意風(fēng)格和人文氣息,藉由和潛意識世界的和諧對話(huà),讓人們進(jìn)入異度的時(shí)空漫游,古典輕盈、實(shí)擬虛境的手法語(yǔ)匯,激發(fā)出人類(lèi)所共有的視覺(jué)記憶或某些潛意識向度,美好神秘的心靈彼岸意象油然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