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肖戈+徐冰: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常

時(shí)間: 2024.1.24

5cb2f0c381f7e3ed8ddcb3db03bef4f4.jpe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將帶來(lái)策展人,媒體人,“鳳凰藝術(shù)”聯(lián)合創(chuàng )始人、全媒體總編輯肖戈與藝術(shù)家、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徐冰的合作展廳《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2020年,回應疫情隔離所帶來(lái)的日常生活,肖戈與喬納斯·斯坦普共同陸續策劃了展覽“從屏幕到觀(guān)念——50 年的歷史”與“當速度成為形式:在屏幕里生活”,在后者中,48位中國當代藝術(shù)家被邀請用手機拍攝并制作一段 60 秒之內的視頻參與展覽,既回應屏幕與“線(xiàn)上”的歷史與當下,也以實(shí)驗的方式對當代社會(huì )的核心問(wèn)題進(jìn)行視覺(jué)探索。

其中,藝術(shù)家徐冰將展覽“策展人語(yǔ)”以特殊輸入方式將書(shū)寫(xiě)拉長(cháng),就此創(chuàng )作了作品“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2023年,在“‘編輯’藝術(shù)”線(xiàn)上展覽的全新語(yǔ)境中,肖戈與徐冰再次合作,這件作品也在全新的時(shí)間點(diǎn),以另一種方式再次鏈接、見(jiàn)證與回望了云端線(xiàn)上空間。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

肖戈 +  徐冰的合作展廳

肖戈+徐冰.png

截屏2024-01-24 下午3.40.50.png

“當速度成為形式”,引申一步也可以說(shuō):“速度使一切成為形式”。從每日海量信息中,讀到了什么呢?滿(mǎn)足著(zhù)屏幕上“信息流”的形式。思維早已停止,手繼續在滑動(dòng),永遠有未知的下一頁(yè)。速度使人患上時(shí)間拖延癥,其病狀的后遺癥人類(lèi)還來(lái)不及計算。

這個(gè)作品,將《策展人語(yǔ)》(注:展覽“當速度成為形式——在屏幕里生活”),用特殊輸入方式將書(shū)寫(xiě)拉長(cháng)。但新工具很容易找回被拉長(cháng)的缺口,時(shí)間相等了,結果什么都沒(méi)有發(fā)生。

——徐冰

《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strong>

文/肖戈

徐冰《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單通道彩色視頻,聲音,15”,2020年

我相信每個(gè)人都還記得 2020 年最初的幾個(gè)月,疫情的爆發(fā)改變了整個(gè)世界。我和丈夫喬納斯·斯坦普(Jonas Stampe)作為策展組合,當時(shí)就意識到新冠開(kāi)始改變人們的互動(dòng)和生活方式,當然也會(huì )改變人們對藝術(shù)的看法和做法。

在疫情隔離所帶來(lái)的那些日常生活中,人人與屏為伴,無(wú)時(shí)無(wú)刻,使得這個(gè)世界愈加依賴(lài)于屏幕媒介,手機、電腦、iPad、電視及其背后所承載著(zhù)的無(wú)數信息。同時(shí),線(xiàn)上展覽、線(xiàn)上直播等已然成為畫(huà)廊、美術(shù)館和藝博會(huì )所必需的替代展示方式?;仡櫮嵌问窡o(wú)前例的時(shí)期,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在云端傳播藝術(shù)的密度達到了有史以來(lái)的最高紀錄,似乎全球藝術(shù)世界皆因新冠疫情被送上了“云端”。

于是,我們覺(jué)得有必要探索在線(xiàn)屏幕藝術(shù)的起源,并策劃了展覽“從屏幕到觀(guān)念——50 年的歷史”。該展呈現了世界上最早的云端藝術(shù)展示, 即20 世紀 60 年代末格里·舒馬(Gerry Schum)倡導的“電視藝術(shù)”的最初雛形。展覽展出了從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吉爾伯特 & 喬治(Gilbert & George)等23位藝術(shù)史上重要前衛藝術(shù)家的作品。我們認為,通過(guò)深入研究了解在線(xiàn)屏幕藝術(shù)的演變過(guò)程,將其起源形象化,從歷史與當下的縫隙中,重新探尋對當下和未來(lái)的觀(guān)看。

在云端傳播和屏幕所構建的這種社交媒體所圍繞的在線(xiàn)景觀(guān)中,我們也不太清楚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會(huì )何去何從,所以,我們接著(zhù)又策劃了另一個(gè)展覽——“當速度成為形式:在屏幕里生活”。我們將速度視為當下社會(huì )的一種核心,希望探索其帶來(lái)的獨立美學(xué)現象。此次展覽邀請了48位中國當代藝術(shù)家,就此前在線(xiàn)屏幕藝術(shù)展的溯源,請他們根據當下來(lái)進(jìn)行創(chuàng )作,以此回應歷史,回應當下。

我們要求每一位參展藝術(shù)家用手機拍攝并制作一段 60 秒之內的視頻。該展覽的創(chuàng )新之處不僅在于其全新概念的提出和闡釋?zhuān)钪匾氖且詫?shí)驗的方式對當代社會(huì )的兩個(gè)核心問(wèn)題:速度和社會(huì )關(guān)系進(jìn)行了視覺(jué)探索。

“從屏幕到觀(guān)念——50 年的歷史”展覽現場(chǎng),2020年

其中,中國最具代表性的觀(guān)念藝術(shù)家徐冰為此次展覽創(chuàng )作了作品——《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他甚至認為 60 秒鐘時(shí)間太長(cháng),20 秒才是當下更為適當、貼切的形式。

2023年五月,當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邀請我作為策展人參與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的策劃時(shí),我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的便是三年前曾策劃過(guò)的這兩個(gè)展覽,并有幸再次邀請到徐冰老師與我一起合作。

徐冰的作品《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沸问椒浅:?jiǎn)單,但在概念上卻耐人尋味。從屏幕上方開(kāi)始,基本的偏旁部首以橫線(xiàn)相繼出現,并伴有類(lèi)似機器敲擊鍵盤(pán)的聲音。這些每個(gè)人日常書(shū)寫(xiě)交流中使用的偏旁部首構成了漢字,但在這里卻以一種相加的線(xiàn)性隔離方式出現。據我們理解,徐冰的銜接在概念上與他開(kāi)創(chuàng )性的“天書(shū) ”文字有關(guān)?!疤鞎?shū)”構成了與漢字類(lèi)似的偏旁部首系統,但作為字符符號,除了作為概念觸發(fā)器之外,沒(méi)有直接意義。在這件作品中,徐冰將漢字作為一種構形和語(yǔ)言解構為獨立的筆畫(huà),這在一定程度上讓人聯(lián)想到最早期的電子通訊系統——電報中使用的調制系統。徐冰將字符解構為一個(gè)個(gè)孤立的部分,構成了另一種隱喻語(yǔ)匯,速度抽空了意義。這種解構實(shí)際上是對連貫整體的割裂,整個(gè)漢字被分割為異化的基本筆畫(huà),語(yǔ)言被轉化為形式和速度,除此之外別無(wú)其他。在電腦鍵盤(pán)以機器般的加速度和速度敲擊筆畫(huà)的聲音的襯托下,語(yǔ)言就像不可分割的碎片。這是一件看似簡(jiǎn)單卻極具震撼力的作品,詩(shī)意的簡(jiǎn)潔和磅礴的氣勢則映射出徐冰視覺(jué)哲學(xué)的觀(guān)點(diǎn)與特點(diǎn)。

徐冰《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罚ㄗ髌方貓D)  2020 單通道彩色視頻,聲音15”.jpeg徐冰《被抵消的速度,結果一切如?!芬曨l截圖

作為一位藝術(shù)媒體人,網(wǎng)絡(luò )信息的策劃編輯者,同時(shí)還是在實(shí)體空間和虛擬空間工作的策展人,我也關(guān)注觀(guān)眾的互動(dòng)與反饋。在美術(shù)館等線(xiàn)下實(shí)體空間,人們通常喜歡用15秒甚至更短的時(shí)間真正看完一件藝術(shù)品,然后就離開(kāi)去看下一件,這是必須面對的現實(shí)。除了強烈的社交媒體藝術(shù)特征之外,“當速度成為形式”還試圖闡明速度作為一種當代藝術(shù)形式的概念,而這種形式也是我們作為人類(lèi)生存的條件。在某種程度上,它是實(shí)踐與理論的典范,展示了物理空間的離線(xiàn)觀(guān)看與移動(dòng)客戶(hù)端的在線(xiàn)體驗之間的根本區別。

在線(xiàn)下展覽,視頻藝術(shù)作品由于現實(shí)原因被重復循環(huán)播放,這與當代藝術(shù)在線(xiàn)形式的體驗截然不同;于在線(xiàn)形式中,觀(guān)眾的點(diǎn)擊觀(guān)看行為至關(guān)重要。這種不同具有多種理論意義,其中最突出的是它如何與鮑里斯·格羅伊斯(Boris Groys)等人提出的基于時(shí)間的新媒體藝術(shù)意味著(zhù)并依賴(lài)于連續重復的普遍觀(guān)點(diǎn)相矛盾。今天,我們的時(shí)間注意力被分割成了幾秒鐘。閱讀一個(gè)標題,瞥一眼圖片,快進(jìn)一段視頻,點(diǎn)擊一個(gè)贊,然后繼續向下滾動(dòng)屏幕,瀏覽下一篇文章,或者用拇指一抹,更換視頻。傳統的大眾媒體,如廣播或電視,是有順序、有秩序、有等級的,采用獨白結構。社交媒體用戶(hù)則每天要與朋友、熟人、名人和新聞進(jìn)行成百上千次永無(wú)休止的公開(kāi)對話(huà)。各種社交媒體平臺引發(fā)了的行為變化,其深刻的社會(huì )后果難以把握。

三年疫情后的今天,人們從之前被迫進(jìn)入“云端”到現在重新審視、主動(dòng)研究作為替代空間的“云端”的行動(dòng),讓我們看到了由疫情推動(dòng)的線(xiàn)上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線(xiàn)上藝術(shù)體驗的更多可能性?;蛟S關(guān)鍵并非在于在線(xiàn)藝術(shù)本身,而是人們如何接收、閱讀和詮釋?zhuān)秩绾斡^(guān)看、感受和分析,感知力已今非昔比。在這個(gè)信息爆炸的時(shí)代,人們的思想變得越來(lái)越分裂、割裂,如同一顆顆精神炸彈?!爱斔俣瘸蔀樾问健背尸F并適應了當今在線(xiàn)社交媒體的即時(shí)時(shí)間現實(shí)主義,作為藝術(shù)家的徐冰正是用他簡(jiǎn)潔、詩(shī)意而又深刻的作品來(lái)展示這種理解和意義的分裂,符號的內爆。

問(wèn)題的關(guān)鍵在于,作為人類(lèi),作為當代藝術(shù)的策展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者、觀(guān)眾和使用者,當速度成為形式能給予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觀(guān)看何種影響?我們該如何理解媒介、技術(shù)與藝術(shù)的關(guān)系?我們將如何看待虛擬空間里藝術(shù)的真實(shí)性?作為替代空間的線(xiàn)上展覽在當下與未來(lái)的可能性是什么?這些關(guān)于互聯(lián)網(wǎng)文化的發(fā)展與生態(tài),“編輯”式的當代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方法,以及對策展人制度與話(huà)語(yǔ)權的反思等議題,都值得去進(jìn)一步探討。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肖戈,策展人,媒體人。出生于藝術(shù)世家,曾就讀于中國美術(shù)學(xué)院附中、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法國艾克斯-普羅旺斯美術(shù)學(xué)院、法國巴黎國立高等美術(shù)學(xué)院、巴黎八大等多所院校,雙碩士。旅法14 年于 2009 年歸國,現工作生活于北京。肖戈具有以人為本的藝術(shù)態(tài)度,她將東西方文化觀(guān)融合,在藝術(shù)實(shí)踐中呈現了一種非二元論的開(kāi)放式觀(guān)看方式。

作為策展人,曾擔任上海雙年展“中山公園計劃”策展人;2013年作為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平行展“大運河”策展人,以藝術(shù)之舉推動(dòng)中國大運河成功申遺;2013年于法國巴黎策劃國際藝術(shù)城 50 周年紀念展“纖維之緣:萬(wàn)曼&宋懷桂”;2019年,大運河申遺成功5周年之際策劃紀念展“共同空間——后非遺時(shí)代的大運河敘事》;2019 年,肖戈與喬納斯·斯坦普(Jonas Stampe)成立策展組合,策劃 CHAO 藝術(shù)中心年度大展“觀(guān)看之道”,獲《羅博報告》年度策展人獎,入圍 ART POWER 100 年度策展人榜;2020 年,策劃“從屏幕到觀(guān)念—50 年的歷史”“當速度成為形式—在屏幕里生活”等。

2014 年加盟鳳凰衛視集團,任“鳳凰藝術(shù)”聯(lián)合創(chuàng )始人、全媒體總編輯,鳳凰衛視領(lǐng)客文化副總裁、藝術(shù)總監。她帶領(lǐng)團隊將“鳳凰藝術(shù)”打造成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藝術(shù)媒體之一,并策劃完成多項極具影響力的展覽活動(dòng)。如 “中法藝術(shù)之春十周年項目—從時(shí)差開(kāi)始” “中英文化交流年倫敦閉幕藝術(shù)慶典 ”“鳳凰衛視 20 周年臺慶巨獻大展”“被儀式化的真實(shí):蘇新平作品展” “海闊憑瀾——中英藝術(shù)時(shí)尚盛典 ”“美無(wú)止境——韓美林的雕塑世界 ”“超越時(shí)空的對話(huà)——吳為山雕塑作品展”“大腦的秘密”等。

徐冰,藝術(shù)家,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被廣泛認為是當今語(yǔ)言學(xué)和符號學(xué)方面重要的觀(guān)念藝術(shù)家,他始終以極具突破力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拓展著(zhù)藝術(shù)的邊界。作品曾在中國美術(shù)館、紐約現代美術(shù)館、紐約大都會(huì )藝術(shù)博物館、古根海姆美術(shù)館、英國大英博物館、英國 V&A 博物館、西班牙索菲亞女王國家美術(shù)館、美國華盛頓賽克勒國家美術(shù)館、加拿大國家美術(shù)館、捷克國家美術(shù)館及德國路維希美術(shù)館等藝術(shù)機構展出;并多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悉尼雙年展、圣保羅雙年展等國際展。

1999 年,由于他的“原創(chuàng )性、創(chuàng )造能力、個(gè)人方向和對社會(huì ),尤其在版畫(huà)和書(shū)法領(lǐng)域中作出重要貢獻的能力”獲得美國創(chuàng )造性人才最高獎“天才獎”。2003 年,由于對“亞洲文化的發(fā)展所做的貢獻”獲得第十四屆日本福岡亞洲文化獎。2004 年,獲得首屆“Artes Mundi 國際當代藝術(shù)獎”,評委會(huì )授獎理由:“徐冰是一位能夠超越文化界線(xiàn),將東西方文化相互轉換,用視覺(jué)語(yǔ)言表達他的思想和現實(shí)問(wèn)題的藝術(shù)家?!?006 年由于“對文字、語(yǔ)言和書(shū)籍溶智的使用,對版畫(huà)與當代藝術(shù)這兩個(gè)領(lǐng)域間的對話(huà)和溝通所產(chǎn)生的巨大影響”獲美國“版畫(huà)藝術(shù)終身成就獎”。2010 年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xué)授予人文學(xué)榮譽(yù)博士學(xué)位。2018 年,榮獲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頒發(fā)的“徐悲鴻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獎”。

(肖像版權:徐冰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