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展覽|海的遙言:王璜生與海

時(shí)間: 2024.1.20

由策展人孫曉楓策劃的“王璜生:海的遙言”展于2024年1月15日在遙遠的汕頭南澳島新落成的“漁渡美術(shù)館”開(kāi)幕?!皾O渡美術(shù)館”由海島上一座潮汕老民宅改造而成。曾經(jīng)為廣東美術(shù)館重要策展人的孫曉楓近年來(lái)致力于對地方性文化及歷史問(wèn)題的關(guān)注、研究及當代藝術(shù)策展等,孫曉楓邀請了出生成長(cháng)于潮汕,現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藝術(shù)家王璜生為這一座新落成的在地性美術(shù)館舉辦新展,王璜生從自己的成長(cháng)記憶與視覺(jué)經(jīng)驗出發(fā),圍繞大海、泅渡、島嶼、漁事、救贖、超越等話(huà)題展開(kāi)相關(guān)的創(chuàng )作。展覽主要展出四組作品:

一、三部影像作品《渡》《界》《幻》,構成了對潮汕特定時(shí)期海與泅渡、幻與救贖的歷史及生命的隱喻;二、一組木板丙烯作品《浮航》《方舟》《彼方》等,隱含著(zhù)信仰和超越的表述;三、一組題為《晶/融》的海鹽綜合材料作品,利用海鹽結晶與消融的特點(diǎn),以及與時(shí)間、過(guò)程、變化的關(guān)系,構成了對南澳島海鹽文化興衰變遷的思考;四、一組由在海邊采集而來(lái)當地養蠔浮漂創(chuàng )作的《浮渡1》《浮渡2》作品,重新回應展覽開(kāi)始三組影像提出的“渡”與“救贖”的議題。

35581705728430_.pic_hd.jpg“王璜生:海的遙言”展覽海報漁渡美術(shù)館.jpg位于汕頭南澳島的漁渡美術(shù)館

海的遙言:王璜生與海

孫曉楓

潮汕人和海,是命定的關(guān)系,討海人和渡海下南洋的人,塑造了地方關(guān)于海的定義,見(jiàn)證了海路的開(kāi)辟以及在不同歷史階段的作用和意義。下南洋的先人,有的沉溺于浪濤的喧囂之中,渺無(wú)音訊,有的打拼后衣錦還鄉,帶來(lái)了外域的故事、糧食、批文和風(fēng)情,帶來(lái)了口音很重的國際主義,遙遠的海路,讓彼岸的生活顯得更為神秘,成為傳說(shuō)或是家族譜系里一個(gè)繞不過(guò)的段落。奮不顧身走向大海的潮汕先人,都是內心壯大的人,即使是生活所迫,同樣包含向死而生的決絕與無(wú)畏,在航海技術(shù)相對落后的時(shí)代,出海的未知遠遠大于已知,濕熱的南洋除了微渺的愿景,更多的是毒蟲(chóng)、瘴氣和病患,不通的語(yǔ)言以及異鄉人自帶的卑微和伴隨的抗爭。大海對于他們來(lái)說(shuō)是變幻莫測的離鄉和返鄉之路,是風(fēng)浪中的鄉愁,是媽祖庇佑之地,是難以泅渡的過(guò)往——大海并不浪漫。

今天的現實(shí),大海成為政治博弈的場(chǎng)域,既是進(jìn)路也是景觀(guān),一幀幀修圖過(guò)后的海景,刻意蠱惑了海的美妙神奇,炫耀了觀(guān)光客的消費力和虛榮,篡改了地方生活不為人知的現實(shí)困頓。作為消費的旅游,代表資本最為亮麗的蠱惑,通過(guò)修辭術(shù)掩蓋了旅游者內在的空洞和茫然,那些熱衷于打卡,熱衷于跟打折旅游團到處瞎逛的人,很多人是因為對自身所處的生活的無(wú)奈和厭惡,旅游恰恰是成本最低的移情。

漁渡美術(shù)館中庭.jpg漁渡美術(shù)館中庭

我敬畏大海,因為不識水性,每次佇立海邊,總充滿(mǎn)敬意,那是面對無(wú)限未知的失語(yǔ)和暈眩,那一刻,大海予我漂泊感和放逐的欲望以及對于輪回的啟示。那一刻,我在海邊獲得了時(shí)空的邊界感,對于不能跨越的那一部分,因為卑微感而變得實(shí)在和安心。 作為潮汕人的王璜生,對于海的認知,更多著(zhù)眼于和他人生履歷息息相關(guān)的幾段記憶。青年時(shí)期,他曾經(jīng)有泅渡大海的愿望,并有一段時(shí)間,每天中午只身泅渡礐石海灣一個(gè)來(lái)回,既是一種對于大海的計劃,也是一種意志能量的積合。后來(lái),他重新調整了計劃與行動(dòng)的方向,以一種逆推的方式開(kāi)始了對珠江的騎行溯源,從珠江出??诔霭l(fā),途徑廣東、廣西、貴州、云南等幾個(gè)省,抵達了珠江源頭。我一直認為,王璜生的珠江溯源是與大海有關(guān)的,這是一次近似于鏡像式的行動(dòng),是一次南轅北轍式的奔走,是一次雙向的拉鋸與求證。

其實(shí),和海相關(guān)的創(chuàng )作在王璜生的創(chuàng )作中很早就出現,1982年他為“渤海2號”事件所創(chuàng )作的《為了忘卻的教訓》,來(lái)自于詩(shī)人舒婷“當七十二雙,長(cháng)滿(mǎn)海藻和紅珊瑚的眼睛,緊緊盯住你的筆”的心靈震動(dòng)。而后的《老舅與帆》,則是對這片大海的親人“老舅”與賴(lài)以生存和寄予希望的“帆”的致意!青年時(shí)期的王璜生,也深情地詩(shī)詠過(guò)海洋,曾寫(xiě)下《海濱雜句四首》:

丹崖滄海暗,紫貝晚霞明。

漁父船歸后,沙灘鷗鷺輕。

黑云低壓海,銀浪涌天高。

雷雨橫空掃,煙騰搖櫓勞。

風(fēng)起揚飛雪,潛龍卷濤瀾。

一粟渺滄海,人在煙波間。

縈紆山靄斷,澎湃海濤來(lái)。

極目乾坤窄,沙鷗為我回。

雜句抒發(fā)了王璜生由海洋誘發(fā)的悱惻之情,也看出他超于同輩的古典詩(shī)詞造詣,海在他的詩(shī)詞的意象里,則代表著(zhù)一種未知的前路,抱負與力量。這是伏筆,詩(shī)詞里一些開(kāi)闊的意象,憂(yōu)患的意識必將投射到今日的王璜生身上的思與行。

2017年王璜生創(chuàng )作的影像作品《渡》,以鋪滿(mǎn)礫石的海灘作為拍攝地,濤急灘險的黑夜,急促的腳步壓軋著(zhù)石頭嘎吱作響,間中透出人的粗喘聲,像在逃避某種力量的降臨,漲潮的浪一個(gè)比一個(gè)高,砸摔在嶙峋的礁石上,手里的手電筒晃著(zhù)不安的光,和探照燈交錯出現的時(shí)候暗示了兩種不經(jīng)點(diǎn)明的力量之間的壓力和拉扯感,像在渡劫也像是解脫之前的奔突,作品的影像作用于現實(shí)與抽象之間,隱喻了雙向事實(shí)的可能,海的意象在這里成為一個(gè)彼岸的所指,既說(shuō)明了抵達也說(shuō)明了逃離,既不說(shuō)明是抵達也不說(shuō)明是逃離。這種雙面性必然是悖論的相互消解。而情緒在影像間因為結果的抽離而變得更加飽滿(mǎn)、富有感染力。而結果的抽離還導致了另一個(gè)事實(shí),就是舞臺的確立以及詩(shī)性的彌漫。而另一件用搖曳的鐵絲網(wǎng)和海的濤浪,以及掛在鐵絲網(wǎng)上小鈴鐺發(fā)出的美妙聲,構成的大型裝置影像作品《界》,可以和《渡》這件作品相互引證參照,兩者可以相互作為注腳從而讓敘事有了縱深感和轉折。

《渡》,影像,3'17'',2017

《界》,影像裝置,2017 

《渡》展出現場(chǎng).jpg《渡》展出現場(chǎng)王璜生對于當下社會(huì )與人的困境有非常敏感的判斷力,他通過(guò)集中而簡(jiǎn)潔的場(chǎng)景及其中角色的簡(jiǎn)單行為來(lái)達致一個(gè)現實(shí)思考的提問(wèn)或判斷。為了本次展覽創(chuàng )作的新作品《幻》,鏡頭校準在一個(gè)海邊/洞穴/男人/氣球組成的場(chǎng)景,羸弱的男人在洞穴的陰影里拼盡全力鼓吹著(zhù)一個(gè)氣球,直至把氣球吹破,洞穴作為一個(gè)幽閉的意象提示了內化的恐懼感的滋溢,吹氣球的無(wú)聊感則作為一種替代的緩解和消遣,最后氣球的爆破讓行為終止的同時(shí)也代表著(zhù)某種幻滅感的降臨。影像自身的多義性增加了觀(guān)看時(shí)的困惑,同時(shí)激發(fā)了觀(guān)者經(jīng)驗的進(jìn)入和想象發(fā)揮,這也是作品開(kāi)放性的體現,每個(gè)答案總是似是而非,沒(méi)有對和錯,這就成為如何把握個(gè)人方向感并完成敘述同時(shí)給出答案的思維游戲了。

《幻》,影像,4'09" ,2024

為展覽創(chuàng )作的架上綜合材料作品《方舟》、《浮航》、《彼方》等,提出與信仰相關(guān)的追問(wèn),同樣是大海的意象,卻導向對于不同命運的討論,殊途同歸,最后的救贖場(chǎng)景來(lái)自信仰,來(lái)自光以及對于生命的信賴(lài),對于意志、品質(zhì)的確認。一直以來(lái),王璜生總保持著(zhù)一個(gè)理想主義者的自我訴求,在作品中保持高漲的情緒,那些揮灑且張揚的筆觸和濺潑的色彩,以及對特殊媒介如紗布、鐵絲網(wǎng)等的介入與轉化式使用,無(wú)不成為內心強烈情感的發(fā)酵之后沉醉式的外向投射。庸常的日??傂枰枷氲娜纸o予用力的一擊,這一拳,朝向腐爛,也救贖自我。

方舟  木板丙烯  120x120cm 2023年.jpeg《方舟》,木板丙烯,120x120cm,2023浮航  木板丙烯  120x120cm 2023年.jpeg《浮航》,木板丙烯,120x120cm,2023彼方  木板丙烯  120x120cm 2023年.jpeg《彼方》,木板丙烯,120x120cm,2023

南澳島曾經(jīng)作為潮汕鹽業(yè)基地的存在,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為了擴大鹽場(chǎng),深澳老城開(kāi)始拆除城墻,深澳的老一輩人對此記憶猶新,而現在留存的一小段明清時(shí)期的城墻,在關(guān)帝廟的后山上。而不知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鹽場(chǎng)逐漸消失,如今已經(jīng)蕩然無(wú)存了。王璜生的綜合材料裝置作品《晶/融》系列回應了這樣的地方史,鹽鋪灑在整個(gè)畫(huà)面,水平線(xiàn)的上下是白花花的鹽和湛藍的海,海面上都是鹽的結晶,畫(huà)面優(yōu)美又充滿(mǎn)虛空感,這些鹽晶,將會(huì )隨著(zhù)海島氣候的變化,季節的遷移而產(chǎn)生變化,或溶解滴淌,或重新結晶,附著(zhù)在鹽上的色彩、圖形、文字也將出現變化交滲,作品的每種肌理變化刻畫(huà)了時(shí)間在其上停駐或滑行的過(guò)程,地方/氣候共同完型了作品并賦予其全新的呈現與意義。而現場(chǎng)利用南澳漁民養殖生蠔用的浮漂所創(chuàng )作的作品《浮渡之一》、《浮渡之二》,則充分體現了王璜生對于在地生活以及美術(shù)館所處海島這個(gè)特定空間所滋生出來(lái)的特定氣息的敏感度,他用浮漂捆綁成類(lèi)似皮筏的形狀,成為一個(gè)舟/船的形象,上面布滿(mǎn)漁民用過(guò)的纜繩,既喻含泅渡/放逐/擱淺/渡劫/渡口等詞義,在視覺(jué)上又帶有一種紀念碑性,呼應當下社會(huì )撕裂后的政治板塊的遷化與人口的流動(dòng),同時(shí)也提煉了海島特定的勞作的精神標向,對于在地的材料做了思辨性的藝術(shù)化處理。深澳海面有很多的養蠔海域,廣闊的海面浮泛著(zhù)紅綠藍橘等五彩的浮漂,成為網(wǎng)紅打卡的取景,海面上的浮漂是生活,是風(fēng)景,而美術(shù)館里的浮漂是觀(guān)念和景觀(guān)。藝術(shù)介入在地,討論“在地性”有三個(gè)維度,一種是對在地歷史人文的搜集整理,活化在地的資源,一種是根據當下在地(時(shí)空)現實(shí),創(chuàng )造需要并建立在地與外界的連結,另一種是指在特定地點(diǎn)創(chuàng )作、批判性地介入,以藝術(shù)的方式討論在地文化的轉譯。王璜生的在地創(chuàng )作作為個(gè)案呼應了這個(gè)論斷。

晶:融1  紙本丙烯海鹽  54x39cm  2024 .jpeg《晶/融1》,紙本丙烯海鹽,54x39cm,2024晶:融4  紙本丙烯海鹽  54x39cm  2024 .jpeg《晶/融4》,紙本丙烯、海鹽,54x39cm,2024晶:融作品創(chuàng  )作中.jpg《晶/融》作品創(chuàng )作中浮渡1A  綜合材料  280x140x46cm  2024.jpeg《浮渡1A》,綜合材料,280x140x46cm,2024浮渡2(局部)  綜合材料  240x140x80cm  2024.jpeg《浮渡2》(局部),綜合材料,240x140x80cm,2024創(chuàng  )作現場(chǎng).jpeg浮渡  創(chuàng  )作現場(chǎng).jpeg《浮渡》創(chuàng )作現場(chǎng)

對于王璜生來(lái)說(shuō),思考海,想象海,也是一次少年游,是關(guān)于本心和成長(cháng),關(guān)于變遷和流浪,關(guān)于詩(shī)和方言,關(guān)于批判與釋?xiě)训霓q證?!昂5倪b言”,既言說(shuō)了昔日,注解了今天,也是對未來(lái)的期許,斑斑駁駁的時(shí)光像無(wú)數的鹽花,在海島的晨昏陰晴中,空闊著(zhù)、蒼茫著(zhù)。

漁渡美術(shù)館位于南澳島深澳鎮南山路,毗鄰城隍廟、孔廟、金山寺、南山寺以及閩粵南澳總鎮府(又稱(chēng)“南澳總兵府”,為全國唯一的海島總兵府)。深澳是南澳的發(fā)源地,民諺有云:“先有城隍廟,后有南澳島?!笨梢宰糇C。南山路有眾多的寺廟宮觀(guān),民間因信仰而充滿(mǎn)虔誠感,民風(fēng)淳樸。漁渡美術(shù)館選址于此,目的在于扎根海島——一座歷史悠久、人文精神豐富的古城中致力與當地文化進(jìn)行深度交流融合,邀請國內外藝術(shù)家、學(xué)者等開(kāi)展駐地計劃,收集在地種種文化留存,定制符合當地文化需求的展覽。漁渡美術(shù)館處在一個(gè)思想傳統、生活方式傳統小海島上開(kāi)展新思想的開(kāi)拓與行動(dòng),既有難度挑戰,也充滿(mǎn)機會(huì )與話(huà)題性,甚至可以成為一種現象性的在地行動(dòng)。王璜生作為中國新美術(shù)館學(xué)的實(shí)踐者和開(kāi)拓者,作為國內外著(zhù)名的藝術(shù)家,此次展覽的全力支持來(lái)自于他對美術(shù)館建設的一份責任感,也來(lái)自對于家鄉的濃郁情感,更是對美術(shù)館的地方行動(dòng)直接而樸素的肯定。

展場(chǎng):晶:融.jpg展覽現場(chǎng)
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