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林書(shū)傳+丁成:毒藥解藥拌著(zhù)吃

時(shí)間: 2024.1.8

1.jp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將帶來(lái)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副館長(cháng)、策展人和紀錄片制片人林書(shū)傳與中國80后詩(shī)歌最重要的代表之一和藝術(shù)家丁成的合作展廳《毒藥解藥拌著(zhù)吃》。從丁成所涉及的藝術(shù)領(lǐng)域(詩(shī)歌、電影、繪畫(huà)、裝置、觀(guān)念)出發(fā),林書(shū)傳與丁成在以下對談中,討論了多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作很可能互為解藥也互為毒藥,而拌著(zhù)一起吃的狀態(tài)也使得圍觀(guān)者和觀(guān)望者對這樣的藝術(shù)家都有所期待。

掃描二維碼查看林書(shū)傳+丁成的合作展廳

59401704872746_.pic.jpg

59411704872897_.pic.jpg

《丁成藥店》300種藥方,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2020年(游波攝).jpg

《丁成藥店》300種藥方,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2020年,游波攝

丁成:我們在定淮門(mén)大橋爬坡過(guò)橋時(shí),你說(shuō)我的創(chuàng )作是“毒藥解藥拌著(zhù)吃”是什么意思? 

林書(shū)傳:你是一個(gè)詩(shī)人,詩(shī)歌、電影、繪畫(huà)、裝置、觀(guān)念都算是你目前涉及的藝術(shù)領(lǐng)域,詩(shī)歌創(chuàng )作或者詩(shī)人身份既是你其他創(chuàng )作的解藥,也有可能是你其他創(chuàng )作的毒藥。所以你進(jìn)行多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作很可能互為解藥也互為毒藥。拌著(zhù)一起吃是你目前的狀態(tài),圍觀(guān)者和觀(guān)望者對你這樣的藝術(shù)家都有所期待。

電影《我是誰(shuí) 從哪里來(lái) 到哪里去》截屏-1,丁成,2015年.png電影《我是誰(shuí) 從哪里來(lái) 到哪里去》截屏-2,丁成,2015..png電影《我是誰(shuí) 從哪里來(lái) 到哪里去》截屏-3,丁成,2015..png電影《我是誰(shuí) 從哪里來(lái) 到哪里去》截屏,丁成,2015年

丁成:2018年你在大連策劃了一個(gè)我的個(gè)展,展覽的名字叫“實(shí)名舉報”。實(shí)名舉報,是艱難的。對自我的實(shí)名舉報,就是對自我腐敗的清理。在我的認知中,作為個(gè)體的人,無(wú)論是觀(guān)念、審美、判斷都存在嚴重的自我腐敗的情況,我想知道作為策展人,通過(guò)作品,你是如何看待丁成的自我腐敗問(wèn)題的,他又是如何自我舉報的?意義何在?

林書(shū)傳:展覽叫做“實(shí)名舉報”,這是一個(gè)有力量的標題,就像運動(dòng)員扔一個(gè)鉛球,運動(dòng)員是你,鉛球也是你。把自己扔出去,是摔在地上,還是摔在海里,或者摔在另外一個(gè)鉛球上面,獲得的聲響分別是咚、噗咚和哐。哪種聲音好聽(tīng),那得交給其他人去評論了。

《實(shí)名舉報:丁成個(gè)展》,我在藝空間,大連,2018年(圖片由我在藝空間提供).jpg

《實(shí)名舉報:丁成個(gè)展》,我在藝空間,大連,2018年,圖片由我在藝空間提供

丁成:眾目睽睽之下,我正閉著(zhù)眼睛睡覺(jué),有個(gè)蚊子在叮我,我眼睛也不用睜開(kāi),舉手就拍死了蚊子,大家都很坦然認為一切都再正常不過(guò)。然而,當有幅畫(huà)來(lái)叮咬我,我舉手就把它畫(huà)了下來(lái),這時(shí)大家就很憤怒,指責我此前從來(lái)沒(méi)有畫(huà)過(guò)畫(huà),現在憑什么來(lái)畫(huà),作為策展人,你怎么解釋這一現象?

林書(shū)傳:你可以反問(wèn)他們:“我為什么不畫(huà)畫(huà)?”照你的說(shuō)法,靈感如果是一只飛在你腿上的蚊子,你需要的是馬上用手去拍它,而不是翻箱倒柜去找火機點(diǎn)蚊香。靈感比蚊子飛的快多了,需要你的瞬間反應,把它摁死了。

《蒙娜麗莎》,150x150cm,宣紙、墨,丁成,2017年.jpg

《蒙娜麗莎》,150x150cm,宣紙、墨,丁成,2017年

《爬著(zhù)爬著(zhù)掛回原位1》,69x58cm,宣紙、墨、丙烯,丁成,2017.jpg《爬著(zhù)爬著(zhù)掛回原位1》,69x58cm,宣紙、墨、丙烯,丁成,2017

《甚至連一點(diǎn)動(dòng)機都沒(méi)有》,67.5x65.5cm,宣紙、丙烯、墨,丁成,2017年.jpg《甚至連一點(diǎn)動(dòng)機都沒(méi)有》,67.5x65.5cm,宣紙、丙烯、墨,丁成,2017年

丁成:“逼不得已在墻上鉆了三個(gè)孔/于是,整個(gè)世界瞬間便多了三個(gè)孔”這是我的兩句詩(shī),你是如何理解的?

林書(shū)傳:我如果能夠理解詩(shī)人的每一句詩(shī),我還不如去寫(xiě)詩(shī)了。

《臺風(fēng)在舊報紙上被蠹蟲(chóng)蛀空》,137x69cm,宣紙、丙烯,丁成,2017年.jpg《臺風(fēng)在舊報紙上被蠹蟲(chóng)蛀空》,137x69cm,宣紙、丙烯,丁成,2017年 

《一連串語(yǔ)病》,148x96cmx4,宣紙、墨、丙烯,丁成,2017年.jpg

《一連串語(yǔ)病》,148x96cmx4,宣紙、墨、丙烯,丁成,2017年

丁成:巴別塔是通天塔,如果它是一棟住宅樓,樓里每一層的居民都是藝術(shù)家,你如何理解居住在頂層和居住在其它各層的藝術(shù)家的,他們的區別在哪里?你如何分辨?

林書(shū)傳:那要看這棟樓是建在什么地方了,如果這棟樓建在一個(gè)風(fēng)景宜人的環(huán)境里,我們應該往上爬,去欣賞風(fēng)景。如果樓外的風(fēng)景都已經(jīng)腐朽,那么樓頂的人和其他樓層的人沒(méi)有什么區別。而且我覺(jué)得你也不像是這棟樓里的住客,你的創(chuàng )作一直在破壞規則,打破邊界,所以你眼前的風(fēng)景應該是腐朽的,你應該是從樓前面走過(guò)的那個(gè)人吧?

《買(mǎi)病》,威尼斯公共空間,2021年(徐菲攝).jpg《買(mǎi)病》,威尼斯公共空間,2021年,徐菲攝

《丁成藥店》觀(guān)眾的處方箋.gif

《丁成藥店》觀(guān)眾的處方箋

丁成:我1994年開(kāi)始寫(xiě)詩(shī),寫(xiě)了20年之后,2015年猝不及防地拍了一部電影,2017年猝不及防地開(kāi)始畫(huà)畫(huà),然后就一發(fā)不可收拾,在美術(shù)館開(kāi)“丁成藥店”賣(mài)病,在動(dòng)物園把紅毛猩猩的叫聲翻譯成詩(shī),在畫(huà)廊做展覽賣(mài)毛線(xiàn),很多人說(shuō)我是扯蛋,他們之所以這么說(shuō),我認為是我扯著(zhù)隔壁襠的蛋了。你怎么學(xué)術(shù)地看待“扯隔壁襠的蛋”這個(gè)問(wèn)題?

林書(shū)傳:你扯自己蛋也好,你扯別人蛋也好,反正有一個(gè)蛋是疼了。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總要有些東西是痛的,越隱私的痛越好,所以扯蛋沒(méi)問(wèn)題。

《丁成藥店》處方箋,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2020年(游波攝).jpg《丁成藥店》處方箋,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2020年,游波攝

《丁成藥店》展覽現場(chǎng),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長(cháng)沙,2020年(游波攝).JPG

《丁成藥店》展覽現場(chǎng),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長(cháng)沙,2020年(游波攝) (2).jpg《丁成藥店》展覽現場(chǎng),謝子龍影像藝術(shù)館,長(cháng)沙,2020年,游波攝

丁成:對當代詩(shī)歌、電影、藝術(shù)的現場(chǎng)我基本的態(tài)度都是不關(guān)心、不關(guān)注、不研究、不知道。我只把思考用于世俗的事情,我不會(huì )把思考用于創(chuàng )作,因為我認為對于創(chuàng )作一思考就跑偏。你如何看待我的態(tài)度?

林書(shū)傳:你這里說(shuō)的所有不關(guān)心其實(shí)都是在說(shuō)游戲規則,你一直試著(zhù)把自己放在游戲規則之外,這是藝術(shù)家應該有的創(chuàng )作本能。如果你的創(chuàng )作沒(méi)有利益驅使的目的地,那跑偏不見(jiàn)得不是一件好事。

《毛線(xiàn)-愛(ài)情》,木板、pvc透明軟管、導向輪、棉腈混紡毛線(xiàn),丁成,2023年(郭偉鑫攝).jpg

《毛線(xiàn)-愛(ài)情》,木板、pvc透明軟管、導向輪、棉腈混紡毛線(xiàn),丁成,2023年,郭偉鑫攝

《毛線(xiàn)-夢(mèng)想》,木板、pvc透明軟管、導向輪、棉腈混紡毛線(xiàn),丁成,2023年(郭偉鑫攝).jpg《毛線(xiàn)-夢(mèng)想》,木板、pvc透明軟管、導向輪、棉腈混紡毛線(xiàn),丁成,2023年,郭偉鑫攝

毛線(xiàn)收藏證書(shū),2023年(許福辰攝).jpg毛線(xiàn)收藏證書(shū),2023年,許福辰攝

丁成:如果讓你批評我,你會(huì )如何批評?

林書(shū)傳:批評沒(méi)有如果,你是一個(gè)詩(shī)人!

丁成:如果讓你贊美我,你會(huì )如何贊美?

林書(shū)傳:贊美有如果,如果你是一個(gè)詩(shī)人?

《春天》,酒瓶、丙烯,墨,丁成,2022年(張?chǎng)螖z).JPG《春天》,酒瓶、丙烯,墨,丁成,2022年,張?chǎng)螖z

《阿猩》,丁成,2023年.jpg《阿猩》,丁成,2023年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林書(shū)傳,1986年出生于湖南,策展人,紀錄片制片人?,F任職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擔任副館長(cháng)。2012年開(kāi)始以展覽、文獻、紀錄片方式關(guān)注亞洲年輕藝術(shù)家的生活與創(chuàng )作狀態(tài)。曾策劃或執行“復調”——中國藝術(shù)生態(tài)調查江浙滬站、北京站、珠三角站、云貴川站及東南亞站,2017年發(fā)起研究策展本體問(wèn)題的“策展研究計劃”,2018年發(fā)起“24小時(shí)美術(shù)館“公共藝術(shù)項目。并于北京、上海、南京、杭州、長(cháng)沙、倫敦、巴黎等地策劃多個(gè)藝術(shù)家個(gè)人項目與藝術(shù)群展。

丁成,作為中國80后詩(shī)歌最重要的代表,他一方面宣稱(chēng)“我寫(xiě)下的每一筆都是敗筆,且所有敗筆都是我的本意”,另一方面又對當代漢語(yǔ)詩(shī)歌的邊界發(fā)起一波又一波卓有成效的爆破、踩踏和沖擊,其以《語(yǔ)言膏》為代表的一系列創(chuàng )作“強行踩踏了當代詩(shī)可能(甚或不可能)抵達的邊界?!?018年以來(lái),他將“以一種漢語(yǔ)不復存在的方式書(shū)寫(xiě)漢語(yǔ)”的“異質(zhì)”性藝術(shù)理念和創(chuàng )作風(fēng)格融入了繪畫(huà)、電影、裝置、觀(guān)念等一系列“越界”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之中,丁成藥店、猩經(jīng)、毛線(xiàn)、藕燃、陌生人計劃等極具公共性和社會(huì )性,且具有“反叛一切規則”意味的作品甫一推出,便相繼被國內外藝術(shù)機構“合理”接納,從而形成了一套有效展現“破壞力同時(shí)正是一種創(chuàng )造力”的獨特創(chuàng )作景觀(guā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