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趙炎+黃可一:牡丹的文化解碼與數字編輯

時(shí)間: 2023.12.29

58571703828188_.pic.jp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lái)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世界美術(shù)》雜志編輯趙炎,與藝術(shù)家黃可一的合作展廳《牡丹的文化解碼與數字編輯》。從黃可一的系列作品《擊鼓傳花》談起,在策展人趙炎看來(lái),藝術(shù)家將作為通俗消費圖像的牡丹圖像重新進(jìn)行的數字化“編輯”,產(chǎn)生出了一種新的藝術(shù)樣式,展示出當下圖像化時(shí)代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所觸及到的關(guān)于歷史與當下、審美與消費、前衛與庸俗、個(gè)人與群體、創(chuàng )造與生產(chǎn)等多方面的問(wèn)題。


掃描二維碼查看趙炎+黃可一的合作展廳《牡丹的文化解碼與數字編輯》

截屏2023-12-29 下午4.06.16.png



203981703835433_.pic.jpg《牡丹的文化解碼與數字編輯——黃可一的<擊鼓傳花>系列作品》

文/趙炎

黃可一的《擊鼓傳花》系列作品通過(guò)社會(huì )調查和數字化編輯,將作為通俗消費圖像的牡丹畫(huà)進(jìn)行了解碼和編碼,展示出了當下圖像化時(shí)代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所觸及到的關(guān)于歷史與當下、審美與消費、前衛與庸俗、個(gè)人與群體、創(chuàng )造與生產(chǎn)等多方面的問(wèn)題。

58601703828465_.pic.jpg《擊鼓傳花 NO.01》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800x1600 mm;1000x2000 mm,版數: 6+1AP,2014

58611703828469_.pic.jpg《擊鼓傳花NO.02》,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2500 mm;800x2000 mm,版數: 6+1AP,2014

58621703828475_.pic.jpg《擊鼓傳花 NO.03》,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800x1780 mm;1000x2200 mm,版數 : 6+1AP,2014

這個(gè)系列作品的創(chuàng )作始于一個(gè)藝術(shù)品消費的社會(huì )調查:最受中國大眾喜愛(ài)的藝術(shù)品圖像是什么?通過(guò)在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wù)平臺——淘寶上的調查,他發(fā)現了網(wǎng)上大量銷(xiāo)售的牡丹畫(huà)作品是當下最受中國大眾喜愛(ài)的藝術(shù)圖像。在進(jìn)一步的調查中,他找到了這些廉價(jià)又符合普通中國公眾審美心理的牡丹畫(huà)的批量化生產(chǎn)機制,其中以河南洛陽(yáng)的“農民牡丹畫(huà)第一村”——洛陽(yáng)市平樂(lè )村的集體性藝術(shù)生產(chǎn)最具有代表性。牡丹畫(huà)的流行得益于牡丹這種植物在中國歷史上深厚的文化積淀,它有著(zhù)悠久的文化史:自秦漢時(shí)以藥用價(jià)值被關(guān)注以來(lái),在歷代的醫藥、植物、園藝、文學(xué)、藝術(shù)等各個(gè)領(lǐng)域中都有豐富的記載,在藝術(shù)上,早在南北朝時(shí)期牡丹就已經(jīng)成為了繪畫(huà)的重要圖像,比如畫(huà)史曾記載著(zhù)名的北齊畫(huà)家楊子華擅畫(huà)牡丹。再加上唐宋以來(lái)歷代涉及到牡丹的大量詩(shī)詞歌賦,這種文化積淀一直延續到了今天,逐漸形成了關(guān)于牡丹文化形象的一種審美習慣:有著(zhù)關(guān)于富貴、平安、國色天香的美好寓意。這也是為什么在今天那些廉價(jià)的牡丹畫(huà)能成為最受中國大眾喜愛(ài)的藝術(shù)品圖像。

58631703828487_.pic.jpg《擊鼓傳花NO.11》,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800x1600 mm;1000x2000 mm,版數: 6+1AP,2015

58641703828491_.pic.jpg《擊鼓傳花NO.12》,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2500 mm;800x2000 mm,版數: 6+1AP,2015

58651703828495_.pic.jpg《擊鼓傳花 NO.13》,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800x1780 mm;1000x2200 mm,版數 : 6+1AP,2015

但是,在今天關(guān)于牡丹的圖像中,尤其是占據牡丹圖像絕大多數的那些廉價(jià)和批量生產(chǎn)的牡丹畫(huà),卻在消費浪潮中將牡丹形象扁平化成了一個(gè)庸俗的審美符號,從而也揭示出了傳統趣味和當代文化之間的某種斷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黃可一開(kāi)始了他的創(chuàng )作,將暢銷(xiāo)的廉價(jià)牡丹畫(huà)重新進(jìn)行數字化“編輯”,進(jìn)而產(chǎn)生一種新的藝術(shù)樣式。

他的具體方式是先在最為暢銷(xiāo)的牡丹畫(huà)中選取典型的圖像,通過(guò)3D建模軟件處理成特定的數字圖像,再通過(guò)數碼噴繪輸出高清作品,生成出一種新的關(guān)于牡丹的數字化圖像。這些圖像分為兩種類(lèi)型:一種是關(guān)于牡丹畫(huà)的3D數模圖像,在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初畫(huà)作中牡丹的形象和造型的基礎上,變得更加細膩精致和具有空間感,觀(guān)者能夠對其中的牡丹形象進(jìn)行準確的識別;另一種則是在前者基礎之上的復合式重復和疊加,不僅通過(guò)對同一圖像的重復和疊加生成類(lèi)似于彩色紋樣的圖案樣式,甚至在進(jìn)一步的疊加和重復之后變成了一片漫無(wú)邊際的亂碼式圖像。由此,藝術(shù)家以一種嚴謹細膩卻又具有象征意義的方式創(chuàng )造出了當下數字化時(shí)代牡丹圖像的一種新樣式:既指涉了關(guān)于牡丹的歷史文化形象,同時(shí)又消解了這一形象,讓其彌散在當代數字世界的虛無(wú)之中,甚至最終無(wú)法辨識。在這兩種類(lèi)型之中,實(shí)際上都包含了關(guān)于牡丹的元圖像,但是元圖像的識別卻在數據化的過(guò)程中逐漸變得模糊了,似乎象征了當下這個(gè)技術(shù)化時(shí)代關(guān)于再現的超真實(shí)處理方式,即當數據化過(guò)分地虛擬對象之時(shí),也就是鮑德里亞所說(shuō)的超真實(shí)逐漸取代了真實(shí)之后,元圖像所指涉的真實(shí)也許終將逐漸被遺忘,或許這就是數字化時(shí)代對于當下世界進(jìn)行數據編輯的一種可能的結果。

58661703828645_.pic.jpg《擊鼓傳花 NO.23》,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5

58671703828649_.pic.jpg《擊鼓傳花 NO.24》,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5

58681703828654_.pic.jpg《擊鼓傳花 NO.26》,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500 mm;1500x2000 mm,版數 : 6+1AP,2015

58691703828659_.pic.jpg《擊鼓傳花 NO.28》,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500 mm;1500x2000 mm,版數 : 6+1AP,2015

當牡丹這個(gè)充滿(mǎn)歷史意味的文化符號在時(shí)代的流變中顯現出不同面貌的時(shí)候,也折射出了不同時(shí)代的人們認識自然和世界的獨特審美方式。黃可一以“擊鼓傳花”這一游戲命名這個(gè)系列作品,是以看似輕松隨意的方式討論了一個(gè)嚴肅的文化史(同時(shí)也是圖像史)問(wèn)題。這個(gè)傳統游戲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其中所包含的那種偶然性:我們永遠也無(wú)法確定鼓點(diǎn)何時(shí)停止花落何處,就像我們無(wú)法確定技術(shù)化時(shí)代對于藝術(shù)和文化的編輯會(huì )止于何處以及產(chǎn)出何種形象一樣。從這個(gè)意義上來(lái)看,“擊鼓傳花”既象征了一個(gè)文化形象在歷史流轉的語(yǔ)境中不斷被“編輯”最終形成的偶然性,又指涉了在技術(shù)化時(shí)代、商業(yè)化生產(chǎn)和消費浪潮中,一個(gè)歷史文化形象最終形態(tài)的不確定性,如同作品中過(guò)度的數字化處理所帶來(lái)的模糊感一樣。但是,模糊感并不僅僅意味著(zhù)虛無(wú)和空洞,也可能象征了另一種“編輯”的可能,正是這一點(diǎn)讓當下的人們始終充滿(mǎn)了期待。

58701703828665_.pic.jpg《擊鼓傳花 NO.35》,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6

58711703828669_.pic.jpg《擊鼓傳花 NO.36》,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6

58721703828674_.pic.jpg

《擊鼓傳花 NO.38》,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6

58731703828678_.pic.jpg《擊鼓傳花 NO.39》,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6

58741703828683_.pic.jpg《擊鼓傳花 NO.40》,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000x1000 mm;1500x1500 mm,版數 : 6+1AP,2016

趙炎,美術(shù)史博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世界美術(shù)》雜志編輯。從事西方藝術(shù)史、藝術(shù)理論和當代藝術(shù)等方面的研究,同時(shí)參與當代藝術(shù)批評實(shí)踐和展覽策劃等工作。已在《美術(shù)研究》、《美術(shù)》、《裝飾》、《世界美術(shù)》、《榮寶齋》等專(zhuān)業(yè)學(xué)術(shù)刊物發(fā)表學(xué)術(shù)論文和譯文數十篇。出版專(zhuān)著(zhù):《超現實(shí)的藝術(shù)批評——安德烈·布勒東與超現實(shí)主義藝術(shù)》(河北美術(shù)出版社,2019 年)、《柏拉圖的眼光——模仿與古希臘藝術(shù)》(廣西美術(shù)出版社,2018 年)、《林風(fēng)眠》(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 年)。參與翻譯著(zhù)作:《視覺(jué)文化:圖像與闡釋》《綠色律令》《1985年以來(lái)的當代藝術(shù)理論》《1945年以來(lái)的當代藝術(shù)指南》等,獨立譯著(zhù):《絕對的資產(chǎn)階級:1848至1851年法國的藝術(shù)家與政治》。

黃可一,1980年出生于湖南,曾就讀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附中、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版畫(huà)系,現工作生活于北京和上海。曾在今日美術(shù)館、淮安市美術(shù)館舉辦個(gè)展;作品曾在中國美術(shù)館、法國蓬皮杜藝術(shù)中心、湖南省美術(shù)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關(guān)山月美術(shù)館、北京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天津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上海當代藝術(shù)館、南京博物院、重慶美術(shù)館等地展出。曾獲得第四屆全國青年美術(shù)作品展覽優(yōu)秀獎、意大利拉古娜當代藝術(shù)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