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藍慶偉+沈沐陽(yáng):被戲謔化的日常圖像

時(shí)間: 2023.12.28

15481703734844_.pic.jp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藝訊網(wǎng)將陸續分享15個(gè)子展廳的精彩內容。

本期帶來(lái)藝術(shù)評論人、策展人、美術(shù)史與理論博士藍慶偉與藝術(shù)家沈沐陽(yáng)的合作展廳《被戲謔化的日常圖像》,從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出發(fā),展開(kāi)對個(gè)體與時(shí)代 、技術(shù)與藝術(shù)、繪畫(huà)與圖像等議題的闡釋與討論。

WechatIMG1569.jpg

01、個(gè)體與時(shí)代 

藍慶偉:作為出生于20世紀90年代的藝術(shù)家,與其他年代的藝術(shù)家相比,你感受到的最大不同是什么?

沈沐陽(yáng):我們這代人的成長(cháng)軌跡應該是與所謂“應試教育”的黃金時(shí)期同步,在青少年時(shí)期對于既有的規訓存在某種天然的抵觸和質(zhì)疑。另一方面,自2012年始,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開(kāi)始大范圍普及,獲取知識和立場(chǎng)的手段逐漸變得廉價(jià),這就使得我們在整個(gè)中學(xué)和大學(xué)生涯幾乎能輕易地窺探到世界的全貌。我相信這其中的知識范本和信息數據規模是前輩們在同期無(wú)法比擬的。因此,在龐大的信息世界(視界)中,如何篩選和過(guò)濾日常與幻覺(jué)經(jīng)驗應該是這一代藝術(shù)家需要充分直面的。

15511703734844_.pic.jpg

《房間里的馬》,150x120cm ,布面丙烯 ,2018年

藍慶偉:與20世紀90年代“新繪畫(huà)”肇始不同,城市化不再是你們體感最強的現象,身處城市之中,你的興趣點(diǎn)和關(guān)注點(diǎn)是什么?

沈沐陽(yáng):新興技術(shù)手段以及因此而改變的社會(huì )面貌,幾乎是反城市化的,這背后的邏輯無(wú)法用現代主義話(huà)語(yǔ)來(lái)闡釋?zhuān)蛉绱?,這項工作充滿(mǎn)挑戰和趣味。

藍慶偉:與藝術(shù)史相比,你在日常中最為關(guān)心的話(huà)題是什么?

沈沐陽(yáng):現場(chǎng),無(wú)論是藝術(shù)的還是非藝術(shù)的,尚未進(jìn)入歷史才會(huì )有無(wú)限的可能,這是“候場(chǎng)”的魅力。

15521703734844_.pic.jpg

《關(guān)于鴨子上吊的離奇案件》,150x150cm, 布面油畫(huà) ,2016年

15531703734844_.pic.jpg

《局外人》, 280x170cm ,布面丙烯, 2021年


02、技術(shù)與藝術(shù) 

藍慶偉:在互聯(lián)網(wǎng)文化的浪潮中,你認為繪畫(huà)的優(yōu)勢是什么?

沈沐陽(yáng):一個(gè)藝術(shù)家繪畫(huà)手感的痕跡美學(xué)是獨一無(wú)二的,任何時(shí)代,任何技術(shù)條件下都是如此。

藍慶偉:對年輕人來(lái)說(shuō),技術(shù)進(jìn)步是機遇,這種機遇對你而言體現在哪些方面?

沈沐陽(yáng):目前而言,技術(shù)進(jìn)步的主要影響暫時(shí)還僅限于技術(shù)輔助,而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核心還是在觀(guān)念。處理好藝術(shù)的技術(shù)問(wèn)題與技術(shù)的藝術(shù)問(wèn)題之間的關(guān)系可能是今天年輕人最大的困境,對我而言也是如此。每一代藝術(shù)家都有不斷發(fā)明藝術(shù)本身的責任。當將來(lái)技術(shù)發(fā)展到已經(jīng)可以代替大腦能夠完滿(mǎn)地感知全部世界的時(shí)候,新興技術(shù)將會(huì )誕生新的藝術(shù)形態(tài),那時(shí)的年輕人對這個(gè)問(wèn)題就會(huì )有更好的答案。

15541703734844_.pic.jpg

《馬桶清潔工的表演》,30x40cm ,布面油畫(huà) ,2016年

15551703734844_.pic.jpg《喬治奧威爾的啟示》,170x110cm ,布面丙烯 ,2019年

藍慶偉:繪畫(huà)顯然沒(méi)有科技藝術(shù)吸引眼球,你早期也有行為和影像藝術(shù)作品的創(chuàng )作,最后堅持使用繪畫(huà)作為創(chuàng )作媒介的原因是什么?

沈沐陽(yáng):客觀(guān)來(lái)講,諸如影像、行為這些架下藝術(shù)所需的物料成本和思維成本是遠大于傳統繪畫(huà)的,對于一個(gè)尚處在摸索階段的年輕人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不小的負擔。主觀(guān)而言,架上和架下的不同不僅在具象與抽象思維的轉變,更深層次的是感知世界的途徑發(fā)生逆轉,長(cháng)期的造型基礎訓練對于觀(guān)察世界的方式讓我很難完全放下,我會(huì )希望在一個(gè)相對熟悉和成熟的系統下開(kāi)展工作。

15561703734844_.pic.jpg

《思維實(shí)驗——廚子和菜譜》,150x15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2年

另一方面,我覺(jué)得傳統繪畫(huà)和科技藝術(shù)并非無(wú)法共存,在適當的機會(huì )和條件下仍可以相互轉化甚至嫁接,在未來(lái)長(cháng)期的創(chuàng )作生涯中,媒介不是一個(gè)需要被特別關(guān)注的問(wèn)題,當代藝術(shù)的主要魅力就是其多元化的包容性,繪畫(huà)并非一定傳統,科技也并非一定前衛。


03、繪畫(huà)與圖像 

藍慶偉: 你的作品中所呈現出來(lái)的既有別于自然又有別于生活日常的圖像是如何“生成”的?

沈沐陽(yáng):事實(shí)上我所認知的圖像并不是“生成”的,相反它就是日常的圖像,只不過(guò)是被異化或者說(shuō)是被戲謔化的日常圖像。我所做的工作并非導演,而更像是一個(gè)剪輯師。當日常圖像通過(guò)浩瀚的信息海洋出現在你的顯示屏當中,不是偶然,它一定是帶著(zhù)邏輯來(lái)的,這是大數據下個(gè)人欲望的鏡像。誠如維特根斯坦之“語(yǔ)義即用法”,現時(shí)代的顯示屏經(jīng)驗與語(yǔ)言哲學(xué)創(chuàng )立之初的所謂“語(yǔ)言”的概念如出一轍,僅用來(lái)描述世界這一項就幾乎完全一致。所以圖像對我而言并非簡(jiǎn)單的形式素材,更重要的是分析圖像,拆分圖像背后的現實(shí)邏輯從而重組和構建作品的意義機制。不生產(chǎn)圖像,只是圖像的搬運工。這種方式的好處在于不至于將藝術(shù)家超脫日常的“非分之想”徹底脫離現實(shí)語(yǔ)言邏輯,同時(shí)也不會(huì )顯得晦澀而好為人師。

1557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安全島》,80x10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1558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奧賽羅》,200x20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藍慶偉:“新圖像”是我對你作品的直觀(guān)感受,你的畫(huà)面語(yǔ)言有著(zhù)明顯的虛擬性——多重并置和瞬間視角切換,這種創(chuàng )作想表達的初衷是什么?

沈沐陽(yáng):虛擬化或者說(shuō)陌生化是一種無(wú)奈的伎倆,直白的表達很容易將觀(guān)眾帶入一種觀(guān)看的舒適圈,這會(huì )消耗對于藝術(shù)家為表達而所做的種種努力。而刻意的制造觀(guān)看懸念,延長(cháng)理解的時(shí)長(cháng)則會(huì )激發(fā)觀(guān)眾對于作品更深層次的思辨。

作為藝術(shù)家來(lái)說(shuō)提出或解決問(wèn)題從來(lái)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公共話(huà)題的參與和討論上也向來(lái)很難引發(fā)實(shí)質(zhì)的推動(dòng),所以藝術(shù)家應當著(zhù)眼于呈現和提供回答的可能性,嘗試將那些諱莫如深的,不安的狀況通過(guò)某種戲劇化的表達呈現出來(lái),對于觀(guān)眾而言這也是在紛繁的信息碎片中獲取態(tài)度而同時(shí)能滿(mǎn)足獵奇心態(tài)的一種方式。

1559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百萬(wàn)英鎊》,160x20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藍慶偉:你是如何通過(guò)作品構建個(gè)人系統下的歷史觀(guān)的?

沈沐陽(yáng):在學(xué)生時(shí)期的作品其實(shí)并沒(méi)有刻意的營(yíng)造系統的概念,最直觀(guān)的還是一些本科期間所做的架下作品和一些類(lèi)似理論插畫(huà)式的繪畫(huà)作品,主要是與當時(shí)的閱讀經(jīng)驗有關(guān),時(shí)至今日我會(huì )將其視為創(chuàng )作的啟蒙。2017年以后我開(kāi)始將重心完全轉移至繪畫(huà)上,關(guān)注點(diǎn)也從宏觀(guān)的公共話(huà)題與社會(huì )思潮轉移到與歷史相關(guān)的現實(shí)語(yǔ)境上。我希望我的作品在一個(gè)較長(cháng)的時(shí)間尺度上能呈現不同的態(tài)度和立場(chǎng),這就需要大量的可持續性的思維實(shí)驗,由此我開(kāi)始從現實(shí)中搜集大量的圖像資源,并建立圖像庫。

1560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家書(shū)》,160x13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1561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軍機處里的飛行夢(mèng)》,180x14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2017—2020這幾年間,受到了情境主義的影響,基于圖像的挪用,利用一些日常生活的場(chǎng)景,重新構建一個(gè)完全陌生化的情境,創(chuàng )造一個(gè)異于日常的荒誕邏輯。通過(guò)再現某種虛假社會(huì )圖景的情境來(lái)展示和澄清人們在無(wú)意識下所做的無(wú)價(jià)值行為,抑或是某種關(guān)于歷史和現實(shí)的悖論。2021年以來(lái)我開(kāi)始關(guān)注歷史觀(guān)以外的“歷史”,我嘗試在一些具有普遍共識的歷史中尋找異化的可能,這是一種略帶享樂(lè )主義的策略。坐擁現代文明資源的人類(lèi)應當享有某種調侃過(guò)去的權力,即便定義歷史的話(huà)語(yǔ)權從未旁落。由此我開(kāi)始《文明往事》系列的持續創(chuàng )作,在這個(gè)系列中,我將歷史瞬間,文學(xué)形象,文明思潮進(jìn)行了陌生化改編,營(yíng)造一種古今對談的錯覺(jué)。

1562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卡西莫多》,130x170cm ,布面丙烯, 2021年

1563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通行證與墓志銘》,180x18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1564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五花馬,千金裘》,120x18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15651703734874_.pic.jpg

《文明往事——希臘悲劇時(shí)代的哲學(xué)》,150x12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15661703734885_.pic.jpg

《文明往事——喜劇演員的盲區》,90x12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2年

15671703734885_.pic.jpg

《文明往事——尋找亞特蘭蒂斯》,180x180cm ,布面綜合材料 ,2023年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藍慶偉:藝術(shù)評論人、策展人、美術(shù)史與理論博士,長(cháng)期從事當代藝術(shù)批評與策展工作,專(zhuān)注于研究型展覽的策劃領(lǐng)域,強調將藝術(shù)放置于當下的歷史語(yǔ)境中去展示和敘說(shuō)。對中國當代藝術(shù)史、美術(shù)館學(xué)有深入的研究,出版《21世紀中國藝術(shù)簡(jiǎn)史:2000—2018》、《貴陽(yáng)敘事:貴陽(yáng)當代藝術(shù)的發(fā)展史》等當代藝術(shù)研究專(zhuān)著(zhù),及《美術(shù)館的秩序》、《美術(shù)館的秘密》等美術(shù)館學(xué)研究專(zhuān)著(zhù)?,F任教于成都大學(xué)。

沈沐陽(yáng):1994年出生于浙江,2012年畢業(yè)于中國美院附中,2017年畢業(yè)于四川美院油畫(huà)系獲學(xué)士學(xué)位,2021年畢業(yè)于四川美院油畫(huà)系獲碩士學(xué)位。個(gè)展;“仿生局”,藍頂美術(shù)館,成都(2022);“異如平?!?,新星星美術(shù)館,南京(2019);“景觀(guān)狂想曲”,長(cháng)江當代美術(shù)館,重慶(2017)。群展:“新圖像的人文視野”,何多苓美術(shù)館,成都(2023);“流變的圖像”,湖北美院美術(shù)館,武漢(2023);“觸摸到的真實(shí)”,邛崍美術(shù)館,成都(2022):“情境”—跨媒介藝術(shù)展,重慶時(shí)代美術(shù)館,重慶(2022);“都市鉚釘”藝術(shù)群落在西南,藍頂美術(shù)館,成都(2021);“十日談”常青藤計劃2020,PAC藝術(shù)中心,天津(2020);“共同的神話(huà)”第二屆安仁雙年展,安仁華僑城,成都(2019);“特別質(zhì)感”,CAEA美術(shù)館,重慶(2019);“BE-CAUSE OF PAINTING”首屆之江國際青年藝術(shù)周,象山藝術(shù)公社,杭州(2019);第九屆新星星藝術(shù)獎,南京(2018);“沒(méi)展2018 ”,喜馬拉雅美術(shù)館 ,上海(2018);四川美院青年藝術(shù)家駐留計劃年展,四川美院美術(shù)館,重慶(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