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王曉松 + 黃立言:兔子掉進(jìn)了盤(pán)絲洞

時(shí)間: 2023.12.27

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lái)藝術(shù)評論人、策展人王曉松與藝術(shù)家黃立言的合作展廳《兔子掉進(jìn)了盤(pán)絲洞》。策展人王曉松以某種碎片式的視角和圖像小說(shuō)的方式,引領(lǐng)觀(guān)者進(jìn)入黃立言作品《氤氳》、《一千零一夜》、《多元論者》所構建出同時(shí)帶有魔幻現實(shí)主義與未來(lái)寓言色彩的奇異世界。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

王曉松  + 黃立言

的合作展廳

640.png


截屏2023-12-27 下午5.30.28.png

《兔子掉進(jìn)了盤(pán)絲洞:黃立言的圖像故事》

文/王曉松

天氣正好,適合回憶。早已忘了主角的名字,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暫時(shí)以“人類(lèi)”英文的首字母稱(chēng)呼他/她吧。細節已經(jīng)模糊,只能用三個(gè)遺留片段寫(xiě)下的圖像小說(shuō)作為證據,描述一下碳基生物在生命形態(tài)的交互期的一段奇幻故事的梗概。

《氤氳》,5’56’’,2022


仙山 

那時(shí)正經(jīng)受各種電磁波干擾,呲呲啦啦的屏幕上,時(shí)隱時(shí)現的畫(huà)面中,聽(tīng)不清楚口音,不知身在雷州還是汴州,無(wú)法追蹤H的身份,或者“他/她”是不是一個(gè)“人”。通過(guò)語(yǔ)言來(lái)進(jìn)行身份、情感與價(jià)值判斷的精確、理性的學(xué)術(shù)方法和科技手段在此失效,看來(lái)他/她要帶著(zhù)我們朝一座山深深淺淺的霧里去。

《氤氳》,5’56’’,2022

是的,是霧,是秋冬時(shí)節的馬路殺手?!昂I嫌邢缮?,縹緲云海間”。霧又是仙山的易容術(shù),是漁民傳說(shuō)中塞壬的歌喉,是引向“至×”的誘惑。山中霧氣時(shí)起時(shí)落,半遮半掩,分不清影像中是腳步聲,還是彌散在海島上空的喘息聲。在基站欠建的地方,智能手機的智能就會(huì )失靈,肉身成為觸摸仙山的唯一信物。那肉體呢?充滿(mǎn)了對進(jìn)入掩飾不住的渴望,如一顆將熟的榴蓮,等待爆漿時(shí)刻的到來(lái)。

榴蓮,是H的信使,是H穿越時(shí)空的法器,守護著(zhù)H一腳深,一腳淺,從深處向更深處穿行。

《氤氳》,5’56’’,2022


逆旅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從“舊時(shí)代”過(guò)來(lái)的H,即使偶爾被賽博格短暫綁架,也無(wú)法與它合體,一切的經(jīng)驗終究、自然與必然地托付給肉身去體驗,肉身是生活的寄主。他/她對濃縮的紙上經(jīng)驗深表懷疑,但還是從一旅游達人的書(shū)中抄下一句話(huà):“我們專(zhuān)注于一個(gè)地方的圖片和文字描述時(shí),往往容易忘記自我?!痹谟c理性、“離身”與“具身”的天人交戰,但“思想”的尋路終究打不過(guò)原始的渴望。在物種交錯時(shí)代,H時(shí)常會(huì )迷惑,會(huì )錯亂,會(huì )神經(jīng)質(zhì)地驗證自己大腦中的電路板(被植入的妄念)。

H自愿、自覺(jué)、不由自主地在“實(shí)在”世界里游蕩,從咸濕的海島到干燥的凍土帶,將無(wú)數普通人在機場(chǎng)、車(chē)站、欠費手機斷網(wǎng)……的每一個(gè)空檔標出來(lái),變成一個(gè)又一個(gè)世界間的縫隙,并呼吸,以確認自己。

多元論者,150x12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多元論者》,150x120cm,布面油畫(huà),2023


兔子

一手抱著(zhù)榴蓮,實(shí)在世界中游走時(shí)撞到一儒生裝扮的L姓番僧,打掉了H另一只手里的羅盤(pán)。

H本以為自己是那變戲法的小丑,可以迷惑眾生控制時(shí)空的轉向;想著(zhù)自己是帽子里跳出的野兔,在三個(gè)窩里閃轉騰挪。紙上的愛(ài)麗絲,沒(méi)有從紙上下來(lái),倒是那只兔子,一蹦一跳,掉進(jìn)了洞里。命運轉了個(gè)彎,洞是盤(pán)絲洞。命運錯亂了方向。那小丑,剛吃下半斤蘑菇,錯亂地跳著(zhù)唱著(zhù):都是命!

盤(pán)絲洞里沒(méi)有盤(pán)絲大仙,H取出番僧的錦囊,借著(zhù)一點(diǎn)微暗的光,用肉身的體驗摸索盤(pán)絲洞的方位,建立一個(gè)足以自沉的宮殿。


顯示器

盤(pán)絲洞里,電線(xiàn)、網(wǎng)線(xiàn)各種線(xiàn)網(wǎng)纏在一起,腦部核磁檢查顯示,里面都被現實(shí)世界的電磁波堵塞了,無(wú)論是“智人”、愚人還是合成生物,做夢(mèng)都要投射到東南角的顯示器上,一臉詭魅地閃著(zhù)藍光。

扔掉內存卡,H寧愿選擇相信自己,相信肉身的倔強和憂(yōu)郁。

《一千零一夜》,0’30’’,2020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王曉松,藝術(shù)學(xué)博士,藝術(shù)評論人、策展人。近二十年來(lái),以寫(xiě)作、策展和編輯出版介入中國當代藝術(shù)與近現代文化史研究。策劃及參與策劃的展覽有“何香凝藝術(shù)的地·圖·志——何香凝美術(shù)館建館十周年展覽”、第1-4屆“兩岸四地藝術(shù)交流計劃”、“亞洲巡弋——物證”、第3屆纖維藝術(shù)三年展、“我認出了世界——生于八九十年代”以及第1、2屆烏鎮當代藝術(shù)邀請展等。倡導發(fā)起并連續主持策劃四屆“全球華人藝術(shù)展”、“人文之聲——何香凝美術(shù)館學(xué)術(shù)講座”100講。先后為《當代藝術(shù)新聞》《Hi藝術(shù)》《畫(huà)刊》撰寫(xiě)專(zhuān)欄百余篇。編著(zhù)出版靳埭強、韓美林、徐冰、岳敏君、周春芽、劉建華、劉旭光等設計師、藝術(shù)家的文獻集,以及個(gè)人文藝評論集《視線(xiàn)之下》。

黃立言,1976年生于廣東,現工作生活于廣州和北京。黃立言以現實(shí)為錨點(diǎn),關(guān)心個(gè)人在現實(shí)境遇下的精神困境,強調創(chuàng )作的感受力,聚焦于生活中隱秘而動(dòng)人的時(shí)刻,以一種遠離塵囂的旁觀(guān)視角通過(guò)摘取、剪輯與重構組成常帶有怪異與幽微意味的場(chǎng)景和畫(huà)面,讓作品在紀實(shí)與虛構間獲得魔幻現實(shí)主義與寓言色彩。黃立言的主要個(gè)人展覽包括獅語(yǔ)畫(huà)廊《不識好歹》 (2022), 東京畫(huà)廊《?人,?獸,?游仙》(2019)、逵園藝術(shù)館《幌?》(2018);陌上實(shí)驗空間《輕飄飄:黃??輕影像個(gè)展》(2017)、陌上畫(huà)廊《??亮》(2017);?盒?藝術(shù)館《黃??:夢(mèng)魘照進(jìn)現實(shí)》(2014)等。他的作品也在?東美術(shù)館、湖北美術(shù)館、韓國光州ACC創(chuàng )作中?、挪威卑爾根S.E畫(huà)廊、北京時(shí)代美術(shù)館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