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展覽|“一言難盡”——《基于文字的藝術(shù)》教學(xué)展

時(shí)間: 2023.12.27

圖片1.jpg

圖片2.jpg


“‘一言難盡’——《基于文字的藝術(shù)》”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的社會(huì )性藝術(shù)工作室舉辦,本次展覽作為一次基于文字的藝術(shù)教學(xué)展,參展藝術(shù)家包括王博、梁雨杉、楊丁懿、郭政、周宇涵、朱春曉、趙軒菲、付呂曄子、葉語(yǔ)、吳思琪、于涵、趙冠杰,指導老師為社會(huì )性藝術(shù)工作室教授章燕紫。

“基于文字的藝術(shù)”課程介紹

文字是文明的證明。

文字的意義在于記錄和傳承,文字的出現使信息在空間上的傳播更加廣闊,在時(shí)間上的傳播更加久遠。

文字開(kāi)辟了語(yǔ)言表達的新維度,也成為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一個(gè)活水源頭。該課程聚焦文字與藝術(shù)的關(guān)系,文字與語(yǔ)言的關(guān)系,文字的權力,文字的延展等幾個(gè)核心點(diǎn),梳理傳統文化中的字體演變、書(shū)法流派,以及當代語(yǔ)境下國內外相關(guān)創(chuàng )作現狀。通過(guò)研究文字的社會(huì )性、功能性和表達性,并結合藝術(shù)史,探索其在當代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的潛力,以及文字與藝術(shù)的融合之道。結合個(gè)體經(jīng)驗與現實(shí)分析,訓練學(xué)生發(fā)現問(wèn)題、解決問(wèn)題的能力,并在實(shí)驗過(guò)程中大膽嘗試新材料新手段的可能性。 

王博.png王博,安徽亳州人,北京逐日計劃科技有限公司任職。

WechatIMG31.jpg《nothing》,紙本,261cm×33cm沒(méi)有什么 英/?n?θ??/美/?n?θ??/

pron.沒(méi)有什么;一無(wú)所有,烏有;<數>零;沒(méi)有一件,沒(méi)有一樣;沒(méi)有一件東西;不存在的東西;沒(méi)有一部分,沒(méi)有一丁點(diǎn)兒;無(wú)關(guān)緊要的東西;毫無(wú)趣味的事 

n.零;空話(huà), 言之無(wú)物的話(huà);無(wú)關(guān)緊要的人 (或事物) , 微不足道的人 (或事物) 

adv.并不,毫不;決不是 

adj.<口>無(wú)關(guān)緊要的,微不足道的,平淡無(wú)奇的;(衣著(zhù)等) 不招搖的, 不引入注目的 

int.<美口>沒(méi)這回事

WechatIMG40.jpg

《地問(wèn)》3-地球重量卷,布藝宣傳橫幅,60cm×長(cháng)度不限/18件

追問(wèn)了2000多年的《天問(wèn)》,今天讀來(lái)依然不可思議,難以回答。除了天之外,我們對腳下的土地也有很多的疑問(wèn),于是我創(chuàng )作了《地問(wèn)》,就大地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wèn)題,共13卷。本次展示的是《地問(wèn)》第3部-地球重量卷的一些核心問(wèn)題。

你知道地球有多重嗎?

地球的重量會(huì )變化嗎?

怎么計算所有空氣的重量?

地球重量的變化會(huì )影響時(shí)間的長(cháng)短嗎?

怎么給地球增重?

怎么給地球減肥?

《2023年11月11日的宣言》,攝影作品,90cm×50cm/11件

這些都是生活中隨處可見(jiàn),各種形式的文字展示。有警告,禁止,宣傳標語(yǔ),黃色小廣告,手寫(xiě)書(shū)等等。有的極具時(shí)代特色,有的早已失效,有的產(chǎn)生了歧義,總之這些文字大家早已司空見(jiàn)慣,甚至默許或無(wú)視文字的意義。而作為文字本身,這其中蘊含著(zhù)各種可能性。于是我想嘗試做一些改變,與當下有一些互動(dòng),讓其成為一種時(shí)下怪誕的宣言。

周宇涵.png周宇涵,作品主要以裝置、影像、圖像為主,關(guān)注身份和權力結構問(wèn)題。

《陶罐-詩(shī)人-大麻》(pot-poet-pot).jpg

《陶罐-詩(shī)人-大麻》(pot-poet-pot),綜合材料,1.5m*0.5m*2m

Pot和Poet只相差一個(gè)字母,但都和某種精神的指引關(guān)聯(lián)。這件作品來(lái)源于我的戲劇文本片段,文本改編自奈保爾的小說(shuō)《布萊克·華茲華斯》。在英文中,日常的陶罐(pot)和注重非日常表達的詩(shī)人(poet)的書(shū)寫(xiě)之間相差一個(gè)字母e,但它們可以通過(guò)在歷史和圖像敘事都扮演著(zhù)重要角色的古希臘瓶畫(huà)聯(lián)系在一起,這是非日常使用的陶罐,也是最早的詩(shī)歌形式之一。在小說(shuō)中,故事的開(kāi)始是一個(gè)自稱(chēng)世界上最偉大的詩(shī)人的人敲開(kāi)了少年的門(mén),但隨著(zhù)我反復思考文本,我開(kāi)始懷疑這個(gè)詩(shī)人是真正存在,還是作者隱去不表明的少年的"幻想朋友"。在文藝屆中有許多和幻想相關(guān)的作者,甚至主動(dòng)追求幻象的案例,我把煙頭粘在了陶罐口,在罐子內部點(diǎn)起具有特殊香氣的白煙,并在陶罐外寫(xiě)滿(mǎn)了關(guān)于致幻的藥物名和替代品,來(lái)展現文學(xué)藝術(shù)以及幻覺(jué)之間的隱秘關(guān)系。 

《Modern Love》,紙本拼貼,546*389mm

《紐約時(shí)報》同名專(zhuān)欄"Modern Love"專(zhuān)欄自2004年設立,至今仍在刊載關(guān)于"愛(ài)"的故事??d的故事里,愛(ài)情常與永恒等唯美概念綁定,但這種唯美的背后似乎總潛藏著(zhù)謊言。在愛(ài)情類(lèi)型片里表演經(jīng)典愛(ài)情模式的演員,在現實(shí)中奉行的是完全相反的愛(ài)情價(jià)值觀(guān),這是一個(gè)有趣的現象,呈現了資本主義悖論的側面。

趙冠杰.png趙冠杰,就讀于社會(huì )性藝術(shù)工作室,任職于北京逐日計劃科技有限公司,專(zhuān)注于3D技術(shù)和人工智能藝術(shù)創(chuàng )作。

《一位真空音樂(lè )家的演出工作臺》.jpg

《一位真空音樂(lè )家的演出工作臺》,水墨、油墨、望遠鏡、镲片、ipad影像,1m*1m* 1.7m

《百年孤獨》中的失眠癥寓言似乎為我們呈現了一種未來(lái)的可能性——由于失眠引發(fā)普遍的失憶, 于是居民使用在物品上寫(xiě)字標注的方法來(lái)對抗遺忘。我基于這個(gè)設定虛構了這個(gè)未來(lái)景觀(guān):在資本主義唯效率論的未來(lái),人們普遍患有由于失眠導致的失憶。失憶的未來(lái)人根據物體的結構重新推理工具的作用,并將與之有關(guān)的信息記錄在物體本身上。將镲片視為星盤(pán),將望遠鏡視為樂(lè )器,將身體的姿勢作為銘牌,同時(shí)忘記了真空和音樂(lè )的相悖屬性,并試圖在宇宙中進(jìn)行音樂(lè )表演。這一荒謬裝置由表面寫(xiě)有《琴操》的望遠鏡、表面寫(xiě)有《甘石星經(jīng)》的镲片和身體及身體投影組成的影像銘牌構成。

《人工智能的天書(shū)》,虛擬圖像 AI工具,尺寸可變

通過(guò)AI訓練生成書(shū)法。但由于A(yíng)I模型的圖像生成機制,無(wú)法生成可識別的文字,產(chǎn)生陌生的視覺(jué)體驗。

《字如其人》.jpg《字如其人》,人物掃描模型、書(shū)法貼圖,尺寸可變

掃描得到人物模型并將表面替換為其書(shū)法作品,用這種方式詮釋“字如其人”這一概念。

于涵.png于涵,一個(gè)悉心為被作品誤傷的觀(guān)眾準備了創(chuàng )可貼和消毒棉簽的好孩子《自由不在鼻梁之上》.jpg《自由不在鼻梁之上》 (2).jpg

《自由不在鼻梁之上》 (3).jpg《自由不在鼻梁之上》,石膏板、釘子、電腦、納米膠、A4紙, 15*15cm、21*29.7cm、51*60cm

我用盲文來(lái)做作品,卻讓觸摸的動(dòng)作受到阻礙,這使其變得荒謬。在盲文面前你我都是文盲,對此人們卻總是視而不見(jiàn)。

趙軒.png趙軒菲,美國加州藝術(shù)大學(xué)肄業(y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在讀。

《紅與黑》.jpg

《紅與黑》 (2).jpg

《紅與黑》 (4).jpg《紅與黑》,綜合材料,尺?可變

人們對于“長(cháng)久”的愿望,推動(dòng)著(zhù)文明的進(jìn)步,人均壽命的延長(cháng),以及日漸完善的工業(yè)化的養殖與屠宰。在司湯達的小說(shuō)《紅與黑》中,紅色和黑色分別代表了神權和君權,也代表著(zhù)理想與現實(shí)。紅肉拼成的字被燒焦成黑炭,是帶有憐憫的安置,也是一種對暴力的提煉;并置可以食用的豬肉脯,帶有挑釁意味,也蘊含了一種殘酷的、繼承性的意象一-分食得以生存。在展覽時(shí),我進(jìn)行了對稱(chēng)的布置,使其更具宗教祭壇感。

葉語(yǔ).png葉語(yǔ),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本科生。

《歲月失語(yǔ)》.jpg

《歲月失語(yǔ)》 (2).jpg《歲月失語(yǔ)》,宣紙,毛筆,墨汁,69×138cm/3張

將宣紙裁小后疊層書(shū)寫(xiě)長(cháng)詩(shī),再分層依次拼貼成整首詩(shī)。而最后一層,就好比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逐漸被有意無(wú)意淡忘的,或是被或多或少曲解的文化。

吳思琪.png吳思琪,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社會(huì )工作室,本科大三在讀。

《神曲》.jpg

《神曲》 (3).jpg《神曲》 (4).jpg《神曲》,紅花油,植被,繩子,墨水,紙本,4.5m×1.2m

作品主體靈感來(lái)自紅花油這種藥物對身體和心靈能起到一種鎮定的作用,繁體字 “楽”和“薬”兩個(gè)字只差一個(gè)“艸”,在五線(xiàn)譜上根據五音療法中的樂(lè )譜種上植被,加上紅花油獨特的香味擴散,做成一篇安撫身心的獨特的“神曲”。 紙本上的樂(lè )譜同樣是根據五音療法中樂(lè )譜,用墨水紅花油畫(huà)的小草,越到后面,墨水的顏色越愛(ài)越淡,紅花油的占比越來(lái)越高,味道也就越來(lái)越濃。

梁雨杉.png梁雨杉,陜西西安人,就讀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社會(huì )工作室。

《吹?!?(2).jpg

《吹?!?(4).jpg

《吹?!?,氣球 墨汁,9cm*4cm

在吹大的氣球上用墨汁書(shū)寫(xiě)繪畫(huà),留下筆跡,墨汁干涸后將氣球放氣或氣球自然放氣,墨汁形成的筆跡隨著(zhù)氣球萎縮,變成似結晶狀。

在氣球上寫(xiě)下吹牛的話(huà),墨汁會(huì )因為自身濃淡和氣球表面的氧化狀態(tài)聚集成不同的形態(tài),有些話(huà)會(huì )縮聚成一個(gè)一個(gè)的水珠,有些話(huà)則會(huì )清晰的留在氣球表面。筆跡干涸之后,有些依舊清晰,有些只可以依稀辨別,有些則已經(jīng)完全看不出原話(huà)。而一些氣球會(huì )在墨汁干涸期間逐漸縮小成原來(lái)大小,吹牛的話(huà)也會(huì )由原來(lái)膨脹的形態(tài)萎縮變型。當再往這些氣球中注入氣體時(shí),氣球會(huì )因為干涸墨汁的拉力而爆炸。

另一些氣球上旋轉的圖形,似迷宮,似人眼也似漩渦,在吹牛謊言之中穿插,凝視著(zhù)虛偽的話(huà)語(yǔ)也意味著(zhù)吹牛的人被謊言吸進(jìn)無(wú)盡的漩渦。而這些話(huà)語(yǔ)到底會(huì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癟掉”,還是被書(shū)寫(xiě)者親自“引爆”是一個(gè)未知數,就像寫(xiě)下它們時(shí)是留下清晰的痕跡還是聚不成型也是未知的……

朱春曉.png朱春曉,共青團員,深水動(dòng)漫社社長(cháng),喜歡音樂(lè )與英語(yǔ)。

《人》,麥芽糖 食用色素,3M x 1.5M

作品主體為以各色麥芽糖漿寫(xiě)成的“人”字,懸掛在高處的“人”較為精致且顏色各異,鋪在地上的“人”則較為暗淡。觀(guān)展者可以踩過(guò)地面上的“人”字,感受到易碎的糖被踩得咯吱作響。就在不遠的過(guò)去,糖對一部分人來(lái)說(shuō)象征著(zhù)尊貴奢靡的享受,對另一部分人來(lái)說(shuō),則象征著(zhù)無(wú)休無(wú)止的勞作、炎炎的烈日、一望無(wú)際的甘蔗田、運轉不息的榨糖機器,以及在作為奴隸為產(chǎn)糖而勞作時(shí)比糖輕賤易碎得多的命。

楊丁懿.png楊丁懿,出生于2003年,河南鄭州人,現就讀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社會(huì )工作室河南鄭州人。

《我制造了一個(gè)蟲(chóng)洞》,毛衣、毛線(xiàn)、花瓶、干花、手織花、信封、衣架、麻線(xiàn)桌布,約150cm x 100cm

基于媽媽一件保留了23年的衣服產(chǎn)生的創(chuàng )作,左邊這件衣服是媽媽的初戀所送,在上面蟲(chóng)洞處繡上自己寫(xiě)的一段文本,右邊是手織領(lǐng)帶,彌補了當年沒(méi)有機會(huì )送出禮物的遺憾。主要想呈現溫暖,懷舊的感覺(jué),每個(gè)人的衣櫥里總有一些有著(zhù)獨特記憶的衣服,每當看到這些衣服,總能帶給自己溫暖。

付呂曄子.png付呂曄子,河南鄭州人,現就讀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本科三年級,共青團員。擅長(cháng)寫(xiě)小說(shuō),正在探索裝置藝術(shù)中。

《職業(yè)歧視》,電路板、電子元器件,20CM × 30CM/6張

作品由電路板上焊接的電子元器件組成,但是并沒(méi)有實(shí)用性。這句話(huà)本來(lái)是一種嘲諷,用以諷刺那些通過(guò)電子競技或游戲直播達成或渴望達成階級躍升的網(wǎng)癮少年。如果他們的電競或直播生涯失敗,那么進(jìn)廠(chǎng)打工已經(jīng)成為了許多低學(xué)歷年輕人的唯一退路。但同時(shí)這句話(huà)對工人是一種歧視。他們組裝焊接了全世界的電器,卻失去話(huà)語(yǔ)權,無(wú)法保證自己的未來(lái)。為什么會(huì )這樣?

郭政.png郭政,湖南人,現就讀于中央美院實(shí)驗藝術(shù)大三。

《選擇》,58mm x 3m小票熱敏紙,五卷

文本上,隨機選擇了年月日,查詢(xún)黃歷上當日的宜忌,以及北方新聞網(wǎng)所記錄下來(lái)當天對應的新聞事件?;谠撎斓囊思?,挑選了部分新聞,形成了一組準確預測的文本。被互聯(lián)網(wǎng)所記錄下來(lái)的歷史,是一小部分可知的可被看見(jiàn)的故事,依據宜忌,再一次重組,選擇。形成了小票上的,購買(mǎi)/選擇的文本。

圖文整理|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