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袁元:遠觀(guān)與近玩,具象與寫(xiě)意

時(shí)間: 2023.12.25

恰逢北京冬日初雪,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主任袁元教授的最新個(gè)人作品專(zhuān)題展“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在798橋藝術(shù)空間開(kāi)幕。展覽通過(guò)34幅涵蓋風(fēng)景、人物主題的油畫(huà)作品,其中包括獲全國美展銀獎的《敦煌女兒》,與藝術(shù)家2023年在新疆禾木地區寫(xiě)生收獲的最新一批風(fēng)景創(chuàng )作,呈現出藝術(shù)家近年來(lái)在油畫(huà)語(yǔ)言層面的探索與思考。經(jīng)歷過(guò)疫情三年,袁元感覺(jué)到所有人都處于一種蟄伏狀態(tài),在這樣一次展示與小結中,包含著(zhù)他整裝待發(fā),試圖繼續尋找自我突破的渴望。1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jpg

2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jpg

3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jpg“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策展人尚輝認為,如展覽名稱(chēng)“遠景與近景”所傳遞的那樣,畫(huà)家在室外風(fēng)景寫(xiě)生,與室內人像寫(xiě)生之間,展開(kāi)了以?xún)煞N視覺(jué)關(guān)系的虛實(shí)轉化為核心的藝術(shù)實(shí)踐——遠眺風(fēng)景,近觀(guān)人物,畫(huà)家卻選擇以模糊二者邊界的方式挑戰虛與實(shí),抽象與具象的邊界,展現出藝術(shù)家對于藝術(shù)語(yǔ)言的駕馭功力與某種基于觀(guān)看的“哲學(xué)”。

“遠景與近景”中展示的風(fēng)景與人物寫(xiě)生,對于創(chuàng )作者袁元來(lái)說(shuō),根源于多年來(lái)他所積累掌握的藝術(shù)技巧,以及他對西方古典油畫(huà)大師,如倫勃朗、魯本斯、委拉斯貴支等等大師們制造“空間幻境”的偏愛(ài)與研究興趣,在此基礎上,袁元試圖進(jìn)一步挖掘油畫(huà)藝術(shù)本體語(yǔ)言的價(jià)值與可能性。1 “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開(kāi)幕現場(chǎng).jpg

2“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開(kāi)幕現場(chǎng).jpg“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開(kāi)幕現場(chǎng)

作為中國70后油畫(huà)家群體中的重要一員,袁元在色彩、筆觸、肌理等油畫(huà)本體語(yǔ)言方向上的思考,貫穿在他在不同創(chuàng )作階段,對于具象與抽象、傳統與創(chuàng )新、西方傳統與中國油畫(huà)特征等問(wèn)題的研究中,并從中生發(fā)出一條愈發(fā)明晰的創(chuàng )作態(tài)度與方向。近年來(lái),畫(huà)家有意地在畫(huà)中強調“近觀(guān)”和“遠觀(guān)”之間的反差,具體落實(shí)在畫(huà)中,意味著(zhù)近看筆觸松弛生動(dòng),近觀(guān)局部,給人以油畫(huà)物質(zhì)材料所帶來(lái)的抽象美感,遠看又極盡逼真,這是源于寫(xiě)實(shí)油畫(huà)制造幻境的技巧,畫(huà)家自述其目標正在于放大他所學(xué)習并喜愛(ài)的油畫(huà)大師,在其不朽畫(huà)作中,以局部為單位存在的抽象意味,因而成為袁元在畫(huà)面中以刮刀和油畫(huà)顏料厚涂堆疊,“大刀闊斧”地尋求書(shū)寫(xiě)性、表現性以及顏料本身物質(zhì)感的技藝與理念源頭。

在接下來(lái)的專(zhuān)訪(fǎng)中,袁元將從本次“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中呈現的風(fēng)景與人物作品談起,分享他2023年在新疆禾木寫(xiě)生的經(jīng)歷,他近年來(lái)在創(chuàng )作中為何“癡迷于一種寫(xiě)實(shí)油畫(huà)中展現的寫(xiě)意特征”,兼談到寫(xiě)生的意義、技法與材料、創(chuàng )作主題與語(yǔ)言探索乃至70后油畫(huà)家的整體狀態(tài)。袁元,.jpg

袁元,出生于1971年,江蘇南京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現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主任,油畫(huà)系第一工作室主任,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油畫(huà)學(xué)會(huì )理事。

采訪(fǎng)人:孟希(文中簡(jiǎn)稱(chēng)Q)

受訪(fǎng)人:袁元(文中簡(jiǎn)稱(chēng)A)

Q: 您在橋藝術(shù)空間舉辦的最新個(gè)展“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涵蓋了風(fēng)景、人物等近34幅油畫(huà)作品,這些作品展現您近期怎樣的創(chuàng )作方向?

A:有一段時(shí)間沒(méi)有做個(gè)展,這次展覽展示了我近期的創(chuàng )作,包括今年我帶學(xué)生下鄉,到新疆禾木地區,創(chuàng )作的二十幾張風(fēng)景畫(huà)。對我來(lái)說(shuō),禾木寫(xiě)生是一次相當特殊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這批畫(huà)構成了本次展覽的主體,其中帶有禾木的地形、地貌與天氣的巨大特殊性。除此以外,還呈現了一批我近年創(chuàng )作的風(fēng)景與人物畫(huà),包括全國美展獲銀獎的作品《敦煌女兒》。我個(gè)人感覺(jué),經(jīng)過(guò)疫情三年,很多人都處于一種蟄伏的狀態(tài),包括我自己在內,因此我希望通過(guò)這一次個(gè)展尋找到新的動(dòng)能。

袁元新疆禾木寫(xiě)生教學(xué)視頻

1禾木寫(xiě)生照攝影范佳.jpg禾木寫(xiě)生照(拍攝時(shí)間:2023年4月10日/地點(diǎn):阿禾公路/攝影:范佳)2禾木寫(xiě)生照攝影范佳.jpg禾木寫(xiě)生照(拍攝時(shí)間: 2023年4月7日/地點(diǎn):禾木橋/攝影:范佳)31禾木寫(xiě)生照攝影范佳.jpg禾木寫(xiě)生照(拍攝時(shí)間:2023年4月23日/地點(diǎn):賈登峪路上的橋/攝影:蘇杭)

Q: 風(fēng)景畫(huà)一直是您創(chuàng )作中偏愛(ài)的題材,您對風(fēng)景畫(huà)的研究興趣點(diǎn)是什么?

A:這次個(gè)展較為集中地展示了我之前鮮少畫(huà)過(guò)的新疆風(fēng)景。我是江南人,雖然寫(xiě)生讓我走過(guò)祖國各地,但過(guò)去可能更偏愛(ài)江南的丘陵與園林景色。多年來(lái)寫(xiě)生江南風(fēng)景題材,讓我多少開(kāi)始感受到某種創(chuàng )作上的限制,譬如,與西方油畫(huà)里發(fā)黑發(fā)暗的綠色不同,中國南方景色中的綠偏俊秀,并不利于拉開(kāi)畫(huà)面色調上的差異,即使我一直在努力尋找綠色的各種傾向,但總體來(lái)講,南方特有的綠調容易讓畫(huà)面顯得有些“薄氣”,不太容易呈現出油畫(huà)色彩審美特有的意味。另一方面,我屬于距離寫(xiě)生對象很“近”的畫(huà)家,意味我的作品更多在反映對象釋放的信息,因此對對象的依賴(lài)也會(huì )偏強。在完成禾木這批寫(xiě)生后,也許我未來(lái)會(huì )更多去中國西北地區走一走,將自己的視覺(jué)偏好與油畫(huà)畫(huà)種的獨特美感一起綜合考慮,更多去強調油畫(huà)色調的厚重感。《清晨》,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清晨》,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響午》,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響午》,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無(wú)名山谷》,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無(wú)名山谷》,6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午后》,8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午后》,8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3《大草垛》,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大草垛》,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

Q: 展覽也展出了您的人物肖像畫(huà),從2016年的《紫花》、《百合》到2022年的《彩翁卓瑪》,您試圖以更明快、概括性的色與筆觸塑造扎實(shí)的人物形態(tài),繪畫(huà)語(yǔ)言似乎日趨簡(jiǎn)略,您為何試圖以具象技巧探索抽象意味?

A:其實(shí)并不是趨于簡(jiǎn)略,也有人形容我畫(huà)面的特點(diǎn)偏向于“大刀闊斧”。刮刀能突顯油畫(huà)顏料的厚度,以及材料本身的物質(zhì)性,也能在畫(huà)面中傳遞富有力量感的表現性和書(shū)寫(xiě)的意味,因此我畫(huà)面試圖呈現的樣貌不局限于所刻畫(huà)的對象,也包含油畫(huà)材料的物質(zhì)美感。《敦煌女兒》,200x200cm,布面油畫(huà),2019.jpg《敦煌女兒》,200x200cm,布面油畫(huà),2019

此外,我傾向于在畫(huà)面中制造“近觀(guān)與遠觀(guān)”之間的反差,吸引觀(guān)者將注意力投注于材料上,退遠時(shí)觀(guān)看,會(huì )感到寫(xiě)實(shí)逼真,走近畫(huà)面,與畫(huà)面“零距離”時(shí),又會(huì )感到抽象與寫(xiě)意之感。這是我從一些古典油畫(huà)大師,從倫勃朗、魯本斯、委拉斯貴支到馬奈,這一路西方油畫(huà)寫(xiě)實(shí)體系中觀(guān)察的某種藝術(shù)特征。這些大師的作品,遠看時(shí),既松弛生動(dòng)又寫(xiě)實(shí)逼真,近觀(guān)卻發(fā)現筆觸分離,每一個(gè)局部像一幅寫(xiě)意畫(huà),這要求非常高超的技術(shù),而這種寫(xiě)實(shí)的脈絡(luò )也有別于達芬奇、安格爾、拉斐爾等另一類(lèi)大師的寫(xiě)實(shí)體系。我在畫(huà)中探索寫(xiě)實(shí)油畫(huà)的抽象特征,為觀(guān)者提供兩種充滿(mǎn)反差的視覺(jué)感受,也是為了進(jìn)一步放大我所喜愛(ài)的這些大師作品中存在的抽象美感,試圖與他們藝術(shù)中某種內在特質(zhì)取得一致,這是我近年創(chuàng )作中主要的追求。《太湖岸邊》,61x80.5cm,布面油畫(huà),2019.jpg《太湖岸邊》,61x80.5cm,布面油畫(huà),2019《喀納斯湖畔》,8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2.jpg《喀納斯湖畔》,80x60cm,布面油畫(huà),2022《卡班巴依峰》,50x4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卡班巴依峰》,50x40cm,布面油畫(huà),2023《樺林公園》,60x5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樺林公園》,60x50cm,布面油畫(huà),2023

Q: 您如何看待風(fēng)景和人像之間的關(guān)系?是否可以歸納為您對待人像也具有某種風(fēng)景寫(xiě)生的意識?

A:本質(zhì)上我看待風(fēng)景與人物沒(méi)有太大區別,人就像一座山,一棵樹(shù),或者一座房子。我在最初選擇繪畫(huà)對象時(shí),主要考慮對象是否有意思,是否入畫(huà),并不考慮對象的具體屬性。我在這方面做過(guò)一些研究,西方藝術(shù)史中一些古典大師的主要工作,更多是將自己視作一臺光學(xué)儀器,將立體的物象轉換成發(fā)生于平面上的“幻境”,轉換越真實(shí)就越成功。無(wú)論使用何種技法與材料,這部分大師觀(guān)看的方式、充當的角色與目標其實(shí)都是近似的,都在于制造一個(gè)空間幻境。西方油畫(huà)藝術(shù)中解決的核心問(wèn)題之一是“空間”,這也是真正開(kāi)始在畫(huà)面中創(chuàng )造出了空間縱深的達芬奇備受推崇的一個(gè)原因。換言之,畫(huà)家越想畫(huà)好“人”,就越拘泥于局部的刻畫(huà),反而會(huì )成為完成轉換的阻礙,在將自己回歸到只是一架冷靜的光學(xué)儀器的狀態(tài)下,畫(huà)一棵樹(shù)、一個(gè)人和一座屋子,要解決的問(wèn)題都是一樣的。《百合》,130x97cm,布面油畫(huà),2016.jpg《百合》,130x97cm,布面油畫(huà),2016《LL》,141x100cm,布面油畫(huà),2019.jpg《LL》,141x100cm,布面油畫(huà),2019

Q: 寫(xiě)生對您形成目前的創(chuàng )作面貌,有著(zhù)怎樣的意義與價(jià)值?

A:學(xué)生時(shí)代我們每年都有一到兩次風(fēng)景寫(xiě)生課程,印象中第一幅獲得好評的風(fēng)景作品是我三年級在山西太行山寫(xiě)生畫(huà)的《太行余暉》,以鳥(niǎo)瞰大山的視角描繪“惟余莽莽”的意境。1997年我作為青年教師留校,每年都會(huì )帶學(xué)生下鄉寫(xiě)生,去過(guò)北京近郊,江南蘇杭、浙江麗水、山西等很多地方,教學(xué)之余我也畫(huà)了很多風(fēng)景,寫(xiě)生不僅是我磨練油畫(huà)語(yǔ)言的方式,也逐漸變成為我所習慣的創(chuàng )作方法之一。

很多藝術(shù)家如大衛·霍克尼、弗洛伊德和洛佩茲等當代畫(huà)家的創(chuàng )作其實(shí)都依托于寫(xiě)生,照片難以解決肉眼對色彩的敏感性?,F在我可能會(huì )更多去思考如何制造更有意味的人與景,從寫(xiě)生中衍生出更有意思的主題。《青年之一》,140x110cm,布面油畫(huà),2021.jpg《青年之一》,140x110cm,布面油畫(huà),2021《青年之二》,140x110cm,布面油畫(huà),2021.jpg《青年之二》,140x110cm,布面油畫(huà),2021

Q: 梳理您過(guò)往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似乎包含著(zhù)一條從學(xué)院出發(fā)深度探索繪畫(huà)本體語(yǔ)言的路徑,2016年創(chuàng )作《棱鏡》系列作品時(shí),開(kāi)始尋找繪畫(huà)中的觀(guān)念性主題,如今是否又再次回到本體語(yǔ)言探索中來(lái)了?

A:畫(huà)家呈現作品總是會(huì )比思想滯后,可能我現在正在進(jìn)行這個(gè)系列,但腦海中思考的創(chuàng )作方向已經(jīng)到達下一站了。其實(shí)藝術(shù)家每天都在面對同一個(gè)問(wèn)題——如何創(chuàng )造一幅圖像?這是畫(huà)畫(huà)需要解決的核心問(wèn)題,畫(huà)什么和怎么畫(huà),這兩個(gè)問(wèn)題在我腦海中此消彼長(cháng),讓我在創(chuàng )作中的關(guān)注點(diǎn)呈現出階段性的特征。

其中,“畫(huà)什么”屬于主題問(wèn)題,畫(huà)畫(huà)到達一定的水平后,動(dòng)腦就變得很重要,也需要畫(huà)家投入更多的時(shí)間精力,以保證相對完整、連續的工作狀態(tài),例如2016年的“棱鏡”個(gè)展我準備了近兩年時(shí)間,之后隨著(zhù)個(gè)人時(shí)間越來(lái)越零散,我嘗試通過(guò)寫(xiě)生為自己找到更適應短期創(chuàng )作的方法,等具備時(shí)間條件時(shí),就又可以回到長(cháng)期創(chuàng )作階段。《布爾津河上的鐵橋》,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布爾津河上的鐵橋》,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 《冬日》,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冬日》,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

“畫(huà)什么”也意味著(zhù)藝術(shù)家需要長(cháng)期思考的支撐,要求藝術(shù)家從藝術(shù)和生活中積累大量的視覺(jué)經(jīng)驗以形成新的思考。例如早年學(xué)院組織我們去歐洲調研,我意識到西方的藝術(shù)哲學(xué)大體上是基于不斷求新,拋棄舊事物,創(chuàng )造新事物,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西方畫(huà)家基本都逐漸拋棄掉傳統寫(xiě)實(shí)油畫(huà)了。有時(shí)我也會(huì )思考,不斷拋棄舊事物也可能遇到創(chuàng )造的瓶頸,不斷地否定也有其問(wèn)題,文化在傳承的過(guò)程中,徹底否定傳統是否過(guò)于激進(jìn)?似乎也不大符合中國的文化傳統。否定到極限,不僅否定繪畫(huà)本身,恐怕連人本身都會(huì )被自我否定掉。當然,求新與守成,依舊是一個(gè)仁者見(jiàn)仁、智者見(jiàn)智的問(wèn)題。藝術(shù)家視野越廣闊,也就能更好地意識到自身的長(cháng)處與短處,心態(tài)也會(huì )更淡然。對于我而言,我希望自己的藝術(shù)與傳統不僅是外在表現上的關(guān)聯(lián),內在主線(xiàn)也能與傳統相通,并從中探索表達出新的東西。《斜陽(yáng)》,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斜陽(yáng)》,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通往村口的小路》,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通往村口的小路》,8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美麗峰下》,6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jpg《美麗峰下》,60x80cm,布面油畫(huà),2023

Q: 2008年參與 “學(xué)院——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青年教師八人展”,2011年參與的“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青年教師十人展”,您曾兩次參與集結美院70后教師力量的展覽,又多年扎根美院的油畫(huà)教學(xué)體系中,您認為這批基本同期的70后學(xué)院畫(huà)家與60后、80后的前后輩相比,是否具有相近的特點(diǎn)?

A:我不是特別能準確地描述其他人的狀態(tài),畫(huà)畫(huà)本質(zhì)上是一個(gè)人的事情。我個(gè)人感覺(jué),60后也許要比我們70后激進(jìn)一些,記得上附中時(shí),我周末會(huì )來(lái)美院,印象最深的是美院的喧鬧,等我們70后這批學(xué)子進(jìn)入美院,似乎美院突然變得安靜起來(lái)?;蛟S是因為,我們70后成長(cháng)于國家趨近穩定的環(huán)境,接受的教育也開(kāi)始走向規范化。我從附中到美院一路求學(xué),碰到的老師都很優(yōu)秀和專(zhuān)業(yè),我們主要的精力和注意力也全部投入在專(zhuān)業(yè)上。而80后的成長(cháng)環(huán)境中,物質(zhì)條件開(kāi)始好轉,不像我們70后一代兒時(shí)依舊吃了不少苦,只是成長(cháng)期恰好處于環(huán)境相對平靜的年代,因此想法普遍也比較單純,以專(zhuān)業(yè)為本,再各自尋找自己的發(fā)展方向??傮w而言,我覺(jué)得我們這一代的狀態(tài)更偏向各自努力,默默地埋頭在自己的工作、生活和創(chuàng )作里。

采訪(fǎng)、撰文 | 孟希

責編 | 朱莉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展覽信息: 袁元海報.jpg“遠景與近景——袁元油畫(huà)作品展”

主辦機構: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

協(xié)辦機構:橋藝術(shù)空間

藝術(shù)家:袁元

策展人:尚輝

執行策展人:紀玉潔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2月17日—2024年1月14日

展覽地點(diǎn):北京798藝術(shù)區D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