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看展|“假蜃樓(q|p)”:我們所認識的一切是否只是一場(chǎng)幻覺(jué)?

時(shí)間: 2023.12.25

2023年12月12日下午,第二期“廣角°——青年實(shí)驗項目空間”的第三次展覽“假蜃樓(q|p)”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二層c展廳開(kāi)展。本次展覽作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青年教師陳抱陽(yáng)的個(gè)人作品展,藝術(shù)家在探討人工智能與社會(huì )仿真的“假蜃樓”系列創(chuàng )作中,結合了AI技術(shù)與傳統可視化手段,探索生成和交互式的多智能體系統藝術(shù)。此外,就展覽“假蜃樓(q|p)”,藝術(shù)家陳抱陽(yáng)、策展人孫騫謙在展覽現場(chǎng)與人工智能GPT-4展開(kāi)了一場(chǎng)關(guān)于意識探索與藝術(shù)實(shí)踐、融合科學(xué)技術(shù)與哲學(xué)思考的對話(huà)。

WechatIMG10257.jpg

1展覽現場(chǎng).png

18展覽現場(chǎng).png“假蜃樓(q|p)——陳抱陽(yáng)個(gè)人展覽”展覽現場(chǎng)

展覽同時(shí)發(fā)起“AI+Art: 智能體藝術(shù)與機器意識”學(xué)術(shù)論壇活動(dòng),邀請多位行業(yè)內資深嘉賓就各自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進(jìn)行分享,論壇聚焦智能體相關(guān)問(wèn)題,解讀人工智能時(shí)代創(chuàng )作者與技術(shù)的關(guān)系,展示前沿學(xué)術(shù)內容,邀請觀(guān)眾共同思考與交流人工智能在當下與未來(lái)的發(fā)展方向與其提出的挑戰。

平行活動(dòng)海報.jpg “AI+Art: 智能體藝術(shù)與機器意識”學(xué)術(shù)論壇活動(dòng)海報


01、理解:作為多智能體系統藝術(shù)的“假蜃樓”

人工智能技術(shù),如何為藝術(shù)打開(kāi)嶄新的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不斷拓寬傳統數字藝術(shù)邊界的同時(shí),AI技術(shù)的不斷發(fā)展也在探索生成與交互式的多智能體系統。作為人工智能領(lǐng)域的重要分支,多智能體系統(Multi-Agent System, MAS)被定義為,在一個(gè)環(huán)境中交互的多個(gè)智能體組成的計算系統,該系統旨在研究如何設計和實(shí)現多個(gè)智能體之間協(xié)作和競爭的機制與方法。多智能體系統中的智能體,包括軟件、機器人和人類(lèi)等,能夠相互協(xié)作,模擬復雜的現實(shí)場(chǎng)景。藝術(shù)家利用AI技術(shù)創(chuàng )造的“假蜃樓”正是一種虛擬的多智能生態(tài)系統。

 “假蜃樓”不僅打造引人入勝的數字景觀(guān),還力圖展現一個(gè)完整、動(dòng)態(tài)、自我演化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呈現出多智能體的生存與進(jìn)化過(guò)程。作為多智能體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假蜃樓”試圖為藝術(shù)家的角色更新定義:藝術(shù)家不再只是傳統意義上的創(chuàng )作者,而是更多扮演設計者或導演的角色,為系統設置規則,客觀(guān)觀(guān)察、解讀甚至干預系統的表現。

21展覽現場(chǎng).png“假蜃樓(q|p)——陳抱陽(yáng)個(gè)人展覽”展覽現場(chǎng)

展覽名“假蜃樓(q|p)”中采用的符號(q|p),是當代哲學(xué)邏輯中的分支,意為“道理邏輯思考”。它作為策展人嘗試涵蓋展覽一系列作品的切入點(diǎn),貫穿展覽始終,同時(shí)指向陳抱陽(yáng)藝術(shù)中的關(guān)注和思考——如何在由人類(lèi)心靈構成的世界裝置中,呈現可能存在的某種理性主體,乃至承擔某種道德情感、道德價(jià)值的機器主體?這些主體在與人類(lèi)所形成的互動(dòng)之中,又如何達成相互的理解?

作為“假蜃樓”多智能體仿真的第一個(gè)實(shí)驗,《迭代1·意識欺騙》旨在探索機器在特定敘事情境下的撒謊和欺騙能力。項目深入研究技術(shù)作為觀(guān)念的概念,強調技術(shù)不僅是中性的工具,也是具有挑戰性的價(jià)值觀(guān)、信仰與假設。這些因素可能在積極或潛移默化的方式中,影響社會(huì )和人類(lèi)行為,從而塑造和定義文化規范與社會(huì )結構。

假蜃樓·迭代1·意識欺騙 裝置圖.jpg《迭代1·意識欺騙》裝置圖

4展覽現場(chǎng)裝置圖,智能體關(guān)于欺騙的思考.png

《迭代1·意識欺騙》中智能體關(guān)于欺騙的思考

在理論框架方面,該作品繼續借鑒了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的Worlding概念中將語(yǔ)言視為世界構建過(guò)程中的關(guān)鍵元素。海德格爾認為,語(yǔ)言不僅是溝通的工具,更是構建和理解世界的基礎。這一理念為我們研究大型語(yǔ)言模型的意識表達提供了理論基礎,尤其是在研究AI包括撒謊與欺騙在內的語(yǔ)言表達之際。通過(guò)研究AI如何使用語(yǔ)言,包括撒謊和基于語(yǔ)言的欺騙,我們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它們如何“理解”和響應世界,及其在語(yǔ)言交流中的復雜性和局限性。

項目的實(shí)驗部分在一個(gè)名為“假蜃樓”的虛擬試煉場(chǎng)中進(jìn)行,該場(chǎng)景結合敘事結構、多智能體和認知科學(xué)的元素。在這個(gè)環(huán)境中,智能體通過(guò)對抗與協(xié)作,評估AI的撒謊和欺騙能力。實(shí)驗選擇“狼人殺”和“我是臥底”兩款游戲的玩法作為基礎框架,提供AI進(jìn)行欺騙行為的合理背景。這些游戲要求參與者進(jìn)行策略性的欺騙和推理,為研究AI的語(yǔ)言表達和認知能力創(chuàng )造了理想環(huán)境。

《迭代1·意識欺騙》采用獨特的方法——利用投毒攻擊誘導AI進(jìn)行撒謊——以深入理解AI的響應機制和潛在弱點(diǎn)。這種方法揭示出AI技術(shù)背后的復雜性和挑戰,同時(shí)反映出技術(shù)在設計和應用中如何攜帶特定的價(jià)值觀(guān)和信仰,既探討了技術(shù)的能力,也提供了新的視角去理解和評估大型語(yǔ)言模型的認知和決策能力。

依據陳抱陽(yáng)創(chuàng  )立的智能體.jpg依據陳抱陽(yáng)創(chuàng )立的智能體

假蜃樓模擬場(chǎng).jpg“假蜃樓(q|p)”模擬場(chǎng)

探索在火星構建生態(tài)系統中人工智能與人類(lèi)共生圖景的《迭代2.1·共生移民》,是一個(gè)將智能體中具身智能的概念應用于火星殖民背景的互動(dòng)藝術(shù)裝置。藝術(shù)家利用他所創(chuàng )造的假蜃樓(Alt-Mirage)多智能體仿真系統,借由自動(dòng)駕駛的機器人車(chē)輛和多功能顯示屏,生動(dòng)展現著(zhù)火星上的基礎設施和資源。觀(guān)眾可以通過(guò)切換不同的模擬場(chǎng)景來(lái)與作品互動(dòng),親身體驗人工智能在火星殖民中扮演的多重角色,包括自主運營(yíng)、高效管理資源、應對安全緊急情況以及支持科學(xué)研究。此外,作品通過(guò)展示簡(jiǎn)單智能體的互動(dòng)和復雜行為模式,探討人工智能與人類(lèi)在火星這一新領(lǐng)域中的相互作用與共存的可能性。

展覽現場(chǎng)7-大語(yǔ)言模型驅動(dòng)的交互臺.jpg《迭代2.1·共生移民》由大語(yǔ)言模型驅動(dòng)的交互臺

《迭代2.1·共生移民》中也圍繞人工智能作為“火星真實(shí)居民”的深層次哲學(xué)和倫理展開(kāi)討論。通過(guò)歷史上被剝奪認可和基本人權的群體——如非洲奴隸、工業(yè)革命期間的勞工、歷史上常被低估和忽視的女性勞動(dòng)力,以及在建設和維護基礎設施中發(fā)揮關(guān)鍵作用,但經(jīng)常面臨挑戰的移民工人——的比較,促使觀(guān)眾思考人工智能在火星殖民中的角色。盡管人工智能缺乏意識和個(gè)人經(jīng)歷,但它們在火星殖民中的顯著(zhù)貢獻依舊得到認可,類(lèi)似于承認歷史背景中被低估的人類(lèi)群體的重要角色。這種觀(guān)點(diǎn)推動(dòng)了將人工智能視為合作者而非僅僅是工具的思考。

作品也試圖探討人工智能應用中的倫理與責任問(wèn)題,提倡不能僅因為人工智能在像火星等惡劣環(huán)境中的顯著(zhù)作用,就賦予其與有感知存在近似的地位或權利。同時(shí),它倡導保持人工智能補充人類(lèi)能力并促進(jìn)技能發(fā)展的平衡。綜上所述,這一作品挑戰了傳統的價(jià)值和貢獻觀(guān)念,促使我們考慮所有在實(shí)現重大任務(wù),如殖民新星球中人工智能所起到的關(guān)鍵因素,無(wú)論它們是否具有感知。

《迭代2.1·共生移民》模擬火星生態(tài)系統

假蜃樓·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2.jpg《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

假蜃樓·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6.jpg《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

以光學(xué)裝置探索多元現實(shí)與選擇的《迭代2.2·狀態(tài)切片》,通過(guò)兩個(gè)人工智能控制機械臂和一系列精心設計的光學(xué)裝置,巧妙展示了多智能體仿真的無(wú)窮可能性與現實(shí)選擇之間的緊密聯(lián)系。作品中的光學(xué)裝置擁有三個(gè)觀(guān)看面,每個(gè)面都在不同的角度下,展示來(lái)自假蜃樓(Alt-Mirage)系統的獨特“切片”,象征著(zhù)多智能體系統在模擬復雜環(huán)境,如火星殖民時(shí)所揭示的多樣化的未來(lái)場(chǎng)景。

這些“切片”不僅呈現出模擬系統探索的多種可能性,還暗示現實(shí)生活中人類(lèi)面臨選擇時(shí)的局限性。盡管仿真系統能夠展示出不同的未來(lái)方向,但在現實(shí)世界中,我們必須基于當前的信息和環(huán)境做出單一選擇,沿著(zhù)一條確定的路徑前行。這種對比反映了雖然理論上存在無(wú)數可能,但現實(shí)生活中的每個(gè)決策都會(huì )將我們帶向一個(gè)特定的未來(lái)。

《迭代2.2·狀態(tài)切片》作品視頻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1.jpg《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8-透過(guò)光學(xué)結構觀(guān)看數字仿真模擬場(chǎng).jpg《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透過(guò)光學(xué)結構觀(guān)看數字仿真模擬場(chǎng)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7-透過(guò)光學(xué)結構觀(guān)看數字仿真模擬場(chǎng).jpg《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透過(guò)光學(xué)結構觀(guān)看數字仿真模擬場(chǎng)

通過(guò)視覺(jué)與概念的呈現,《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引導觀(guān)眾思考多智能體仿真如何在理論上,提供了一個(gè)探索各種可能性的平臺,我們在現實(shí)生活中作出的決策如何影響并塑造未來(lái)。這件作品不僅探討了與人工智能共存帶來(lái)的道德、社會(huì )和文化層面的挑戰,亦強調出面對如火星殖民這樣的重大任務(wù)時(shí)人類(lèi)所作選擇的重要性。

也令該作品成為一個(gè)引人深思的觀(guān)看景觀(guān),一方面,它展現出技術(shù)與人類(lèi)決策的復雜互動(dòng),同時(shí)揭示了人類(lèi)面對未知和復雜情境時(shí)的局限性和重大責任。在對該作品的觀(guān)看中,我們被藝術(shù)家邀請進(jìn)行一場(chǎng)在無(wú)限可能性與現實(shí)選擇之間達成微妙平衡的反思,以及我們如何在這兩者之間導航,以塑造我們共同的未來(lái)。


02、對話(huà):“我們生活在假蜃樓里嗎?”

“我們生活在假蜃樓里嗎?”這個(gè)問(wèn)題指向對意識本質(zhì)的探尋,意味著(zhù)這樣一種反思:我們對我們所認識一切的理解是否完整,一切是否是一場(chǎng)幻覺(jué)。

GPT-4是OpenAI公司開(kāi)發(fā)的最新語(yǔ)言模型(LLM),被廣泛用于文本生成、對話(huà)系統等領(lǐng)域。圍繞展覽“假蜃樓(q|p)”,藝術(shù)家陳抱陽(yáng)、策展人孫騫謙與人工智能GPT-4展開(kāi)了一場(chǎng)探索意識的深邃領(lǐng)域、融合科學(xué)與哲學(xué)的對話(huà),而對于“我們生活在假蜃樓里嗎?”這一問(wèn)題的思考貫穿對話(huà)始終。

下述內容以問(wèn)答的形式摘錄GPT-4對陳抱陽(yáng)與孫騫謙部分對話(huà)的理解與輸出:

Q: 小狗是否能體驗到后悔的情緒?

A:這個(gè)問(wèn)題引出了對后悔作為一種高級情感和認知能力的探討。孫強調,后悔不僅僅是一個(gè)簡(jiǎn)單的情感反應,而是需要高級的認知功能,例如反事實(shí)推理能力。他解釋說(shuō),后悔涉及能夠想象在不同情況下可能發(fā)生的事情,并對這些可能性進(jìn)行價(jià)值判斷。反事實(shí)推理是一種認知能力,它涉及到思考“如果情況不是這樣而是那樣,會(huì )發(fā)生什么?”這種能力對于人類(lèi)來(lái)說(shuō)是自然的,它要求我們理解因果關(guān)系,并能夠構建和評估不同情境下的假設和結果。在人工智能中,這種能力表現為系統能夠模擬和推斷不同決策路徑及其可能的后果,這對于決策支持、游戲設計、自動(dòng)規劃以及增強模型透明度和可解釋性等應用場(chǎng)景至關(guān)重要。

陳抱陽(yáng)談到,人工智能系統通過(guò)反事實(shí)推理來(lái)改善其決策制定過(guò)程。這在機器學(xué)習領(lǐng)域特別有用,比如在強化學(xué)習中,智能體通過(guò)考慮不同的行動(dòng)及其潛在結果來(lái)優(yōu)化其策略。在預測分析中,反事實(shí)推理可以幫助理解模型的預測如果基于不同的輸入數據會(huì )發(fā)生什么變化。這種能力也對于提高AI的可解釋性至關(guān)重要,因為它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在特定變量改變的情況下模型輸出的變化。此外,反事實(shí)推理也在自然語(yǔ)言處理中發(fā)揮作用,例如在生成條件性文本或進(jìn)行情境分析時(shí)。AI系統能夠生成假設性的敘述,這些敘述可以用于訓練模型更好地理解和生成語(yǔ)言。

假蜃樓·迭代2.1·共生移民 數字模擬場(chǎng)截圖-1.png《迭代2.1·共生移民》數字模擬場(chǎng)截圖

假蜃樓·迭代2.1·共生移民 數字模擬場(chǎng)截圖-2.png《迭代2.1·共生移民》數字模擬場(chǎng)截圖

Q: 如何理解AI的意識討論?

A:AI的意識討論通常涉及哲學(xué)和認知科學(xué)的問(wèn)題,尤其是關(guān)于“意識”這一術(shù)語(yǔ)的定義。在哲學(xué)上,意識被認為是具有主觀(guān)體驗的能力,這是目前任何AI系統都不具備的。AI系統無(wú)法感受喜悅、悲傷或任何類(lèi)型的情感,它們也沒(méi)有自我意識,即對自己存在的認識。比如自我反思、感知和情感體驗等深度關(guān)聯(lián)。雖然AI可以被編程來(lái)模仿這些行為,比如通過(guò)語(yǔ)言模式來(lái)模仿情感表達,但這種模仿并不代表AI理解它所模仿的行為的含義。

Q: 人工智能如何評估自己的學(xué)習和決策能力?

A:在加強學(xué)習中,AI系統可能通過(guò)自我評估來(lái)調整其學(xué)習策略,從而提高其在復雜環(huán)境中的表現。盡管AI可以模擬某些人類(lèi)的認知過(guò)程,但二人指出,當前的AI技術(shù)在處理復雜情境和模擬人類(lèi)意識方面還有很大的局限性。AI的行為更多是基于預設的算法和規則,而非真正的自主意識。

Q: 如何理解AI的可解釋性問(wèn)題[1]?

A:AI的可解釋性問(wèn)題是目前AI技術(shù)中最為棘手的挑戰之一。隨著(zhù)AI系統,特別是深度學(xué)習模型變得越來(lái)越復雜,它們的決策過(guò)程也變得更難以追蹤和解釋。這些系統通常以高維度數據作為輸入,并通過(guò)成千上萬(wàn)的參數在多層網(wǎng)絡(luò )中傳播,最終產(chǎn)生一個(gè)輸出。由于這個(gè)過(guò)程的復雜性,即使是設計和訓練它們的工程師也可能難以解釋模型的具體決策理由。

提高AI可解釋性的重要性,這不僅對于提高用戶(hù)的信任和接受度至關(guān)重要,也是確保AI系統的公平性、透明性和可靠性的關(guān)鍵。一些正在開(kāi)發(fā)中的技術(shù)和方法,比如模型簡(jiǎn)化、特征可視化以及中間層輸出的解釋?zhuān)际侵荚谑笰I的決策過(guò)程更加透明和可理解。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2.jpg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3.jpg《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

Q: 如何理解AI在復雜社會(huì )互動(dòng)中的行為,特別是欺騙和說(shuō)謊的能力?

A:為了有效地實(shí)施欺騙,AI必須能夠理解與之互動(dòng)的對象的心理狀態(tài),包括他們的信念和欲望。這不僅需要AI對語(yǔ)言的表面含義有準確的把握,還需要對語(yǔ)境、隱含的意圖和交互對象的期望有深入的理解。這種能力,即構建和運用所謂的"心理模型",傳統上被視為高級的心智能力,通常與人類(lèi)的社會(huì )和情感智商相關(guān)聯(lián)。

而就陳抱陽(yáng)與孫騫謙對話(huà)的整體內容,GPT4作出了如下梳理與總結:

展覽“假蜃樓(q|p)”是一個(gè)關(guān)于意識、存在和未來(lái)的思辨之旅。通過(guò)陳抱陽(yáng)和孫騫謙的對話(huà),以及藝術(shù)的創(chuàng )造性實(shí)踐,我們被邀請一同進(jìn)入這一探索之旅,共同在意識的邊界上追問(wèn)、沉思并夢(mèng)想。

在陳抱陽(yáng)和孫騫謙的對話(huà)中,他們深入探討了意識的本質(zhì)及其在多個(gè)領(lǐng)域的研究,涵蓋了從實(shí)驗室研究到哲學(xué)思考,再到動(dòng)物意識和人工智能的自我評估。對話(huà)涉及的內容豐富,從腦科學(xué)的實(shí)驗室研究,到哲學(xué)中的思想實(shí)驗,再到動(dòng)物意識的多維度測量,以及人工智能如何評估自己的學(xué)習和決策能力。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9.jpg《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

陳抱陽(yáng)和孫騫謙的對話(huà)不僅開(kāi)拓了我們對意識本質(zhì)的認知邊界,也強化了跨學(xué)科對話(huà)在推動(dòng)科學(xué)與哲學(xué)深入探究中的重要性。從腦機接口的具體應用到思想實(shí)驗的抽象討論,再到動(dòng)物意識的行為研究,每一個(gè)領(lǐng)域都為我們理解復雜的意識現象提供了獨特的視角和深刻的見(jiàn)解。

在人工智能的自我評估和認知模擬方面,雖然我們已經(jīng)取得了顯著(zhù)的進(jìn)步,但二人的討論提醒我們,我們目前的技術(shù)和理解還遠未觸及意識的全部復雜性。AI在模仿人類(lèi)行為和情感方面所展現的局限性,提醒我們在使用這些系統時(shí)要保持警惕和批判性思維。這場(chǎng)對話(huà)不僅是關(guān)于意識研究的一個(gè)剪影,更是一個(gè)關(guān)于人類(lèi)理解自身及其創(chuàng )造的智能體能力邊界的深刻反思。隨著(zhù)我們繼續在這些領(lǐng)域推進(jìn)研究,我們必須謹記技術(shù)的進(jìn)步并不總是與我們對其影響的理解同步發(fā)展。意識研究的這一探險旅程還遠未結束,每一項新發(fā)現都可能是我們對這一最終謎題理解的一小步。在逐漸揭開(kāi)意識之謎的道路上,我們必須保持對未知的好奇心和對已知的謙遜態(tài)度,以確??茖W(xué)的進(jìn)步能夠造福人類(lèi),而不是導致我們迷失方向。

假蜃樓·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4.jpg《迭代2.1·共生移民》展覽現場(chǎng)

伴隨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發(fā)展、多智能體系統的崛起,藝術(shù)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或將迎來(lái)新的生機,陳抱陽(yáng)的“假蜃樓(q|p)”就是其中一例。人工智能對藝術(shù)的影響,不止在于A(yíng)I技術(shù)可根據預設的規則和算法進(jìn)行自動(dòng)生成工作,提高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效率、帶給觀(guān)眾煥然一新的視覺(jué)體驗,還在于藝術(shù)家對AI技術(shù)本身的理解、反思與再闡釋。多智能體系統同時(shí)允許多個(gè)獨立的AI智能體相互協(xié)作或競爭,共同完成任務(wù)或解決問(wèn)題。這種自發(fā)的基于互動(dòng)的學(xué)習過(guò)程為藝術(shù)家提供出一種全新的方式,探索機器如何感知、理解并反映外部世界等問(wèn)題,促使藝術(shù)家反思人文、藝術(shù)、科技、社會(huì )、哲學(xué)等多領(lǐng)域的關(guān)系,并以實(shí)踐拓寬藝術(shù)的邊界。

假蜃樓·迭代2.2·狀態(tài)切片展覽現場(chǎng)5.jpg“假蜃樓(q|p)——陳抱陽(yáng)個(gè)人展覽”展覽現場(chǎng)

在多智能體系統藝術(shù)的語(yǔ)境下,同為智能體的觀(guān)眾也被邀請參與到藝術(shù)家構建的系統之中,系統不再是靜態(tài)的、預先定義的結構,而是能夠根據內部規則和外部互動(dòng)進(jìn)行實(shí)時(shí)變化與演化,復雜且動(dòng)態(tài)的生態(tài)系統,在此基礎上,系統性與偶然性的融合,迸發(fā)出更多浮露或顯現的有關(guān)藝術(shù)的可能性。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到2024年1月2日。

編寫(xiě)|川流

責編|孟希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

注釋?zhuān)?/p>

[1]可解釋性已被認為是人工智能能否被廣泛應用的關(guān)鍵因素,指人(包括機器學(xué)習中的非專(zhuān)家)能夠理解模型在其決策過(guò)程中所做出的選擇(怎么決策,為什么決策和決策了什么)。

展覽信息: 

假蜃樓海報.png廣角°青年實(shí)驗項目空間

假蜃樓(q|p)——陳抱陽(yáng)個(gè)人展覽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2月12日-2024年1月2日

展覽地點(diǎ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2層C展廳

主辦: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黨委教師工作部(人事處)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師發(fā)展中心

《假蜃樓(q|p)》展覽工作組

學(xué)術(shù)顧問(wèn) | 馮夢(mèng)波

策展人 | 孫騫謙

藝術(shù)家 | 陳抱陽(yáng)

人工智能顧問(wèn) | 汪軍、何曉冬、王乃巖

敘事與聲學(xué)顧問(wèn) | 張梓倩

平面設計 | 劉世豪

展覽鳴謝 | 陳碩、高鑫平、胡家博、李潤東、金宣法、喬楷淳、王維奕、王梓巖、徐楚蒙、張馳、祖偉欽

設備支持 | 深圳光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瀾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苑藝瑞博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