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薦展|“我們的生態(tài)”:萬(wàn)物之中,一顆行星的旅程

時(shí)間: 2023.12.10

作為森美術(shù)館20周年展,《我們的生態(tài):走向一個(gè)行星的生活》(Our Ecology: Toward a Planetary Living)展現了其對環(huán)境問(wèn)題思考的深度與廣度。來(lái)自16個(gè)國家的34位藝術(shù)家和他們的100余件藝術(shù)作品共同組成了這一展覽的四個(gè)篇章。從不同的視角和主題,一同闡釋環(huán)境問(wèn)題——這是從20世紀后半葉至今,人類(lèi)對這個(gè)星球做出的一大“貢獻”。

展覽的四個(gè)篇章相輔相成,從宏觀(guān)上,本次展覽展示了人與萬(wàn)物、自然資源和生態(tài)環(huán)境密不可分的關(guān)聯(lián)。細節上,四個(gè)篇章中有一篇單獨敘述了戰后日本高速經(jīng)濟發(fā)展下的副作用,即各類(lèi)環(huán)境污染問(wèn)題的產(chǎn)生。雖然只是聚焦于一個(gè)國家,但這些反思同樣適用于全球。無(wú)論是廣度還是深度,本次展覽都展現了其認真詮釋生態(tài)問(wèn)題的野心。這個(gè)展覽在詢(xún)問(wèn)我們是誰(shuí),以及地球屬于誰(shuí)的問(wèn)題。同時(shí),它也促使我們不僅要從人類(lèi)中心的角度出發(fā),更要以一種更寬廣和更全面的思路,去觀(guān)察生態(tài)問(wèn)題和其他議題。 

57721702188396_.pic.jpg展覽海報


第一章:萬(wàn)物相連——再尋出路

在這個(gè)星球,一切物體,無(wú)論是生物還是非生物都是循環(huán)的一部分。通過(guò)這個(gè)循環(huán),有形的一切和無(wú)形的一切都被連接起來(lái)。

展覽的初章,便將人的定位渺小到環(huán)境的一部分:我們并非中心,而是與外界物體相連的一環(huán)。這是環(huán)保意識的開(kāi)端,也是本次展覽的前提——在環(huán)境問(wèn)題日漸嚴峻的時(shí)期,重新定義人類(lèi)與環(huán)境的關(guān)系是十分必要的。曾經(jīng),我們破壞環(huán)境,如今,我們得先將自身放入環(huán)境,再去尋找出路。

57731702188404_.pic.jpg妮娜·卡內爾《肌肉記憶》(7噸),2022, 材料來(lái)自海洋軟體動(dòng)物殼,尺寸可變,“構造溫柔”展覽現場(chǎng),柏林畫(huà)廊現代藝術(shù)博物館,柏林,攝影:尼克·阿什 。Nina Canell , Muscle Memory (7 Tons), 2022 , Hardscaping material from marine mollusc shells, Dimensions variable , nstallation view: Tectonic Tender, Berlinische GalerieMuseum of Modern Art,  Berlin Photo: Nick Ash * Referential image.

在這一篇章中,妮娜·卡內爾(Nina Canell)的大型裝置《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最引人矚目,7噸的海洋貝殼鋪在地面上,讓參觀(guān)者隨意漫步其中。他們不用懼怕?lián)p壞,也無(wú)需小心翼翼地行走,因為破壞本就是藝術(shù)家的目的之一。如藝術(shù)家本人描述,“在踩碎這些形狀精美的貝殼的經(jīng)歷里,透露著(zhù)一種溫柔的殘忍……(這個(gè)裝置)是一個(gè)邀請,請參與者思考這些支撐我們的無(wú)數的身體。

重新思考我們和物質(zhì)的關(guān)系,正是藝術(shù)家想要傳達的。貝殼是建筑、工業(yè)中使用的原材料,它們經(jīng)過(guò)人類(lèi)的加工,構成了我們的世界。當我們行走在《肌肉記憶》之中,踩踏這些貝殼,聆聽(tīng)其破碎之聲時(shí),本質(zhì)與走在美術(shù)館精致的水泥地面并無(wú)區別,藝術(shù)家將貝殼與建造工業(yè)結合,引領(lǐng)我們回溯如今的生活與環(huán)境的關(guān)聯(lián)。

57741702188415_.pic.jpg

妮娜·卡內爾《肌肉記憶》(7噸) 細節圖,2022, 材料來(lái)自海洋軟體動(dòng)物殼,尺寸可變,羅賓·沃特金斯/柏林畫(huà)廊提供 。Close-up of Nina Canell’s , Muscle Memory (7 Tonnes), 2022,  hardscaping material from marine mollusks,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ROBIN WATKINS/COURTESY BERLINISCHE GALERIE, BERLIN).

在藝術(shù)家與人類(lèi)學(xué)家索菲婭·羅斯的對談中,他們提到了一個(gè)特別有趣的關(guān)于貝殼的含義。人們往往會(huì )把貝殼放到耳邊,聽(tīng)海風(fēng)的聲音,仿佛貝殼是主動(dòng)地儲存了海浪。而在妮娜的裝置里,這些貝殼被人為踩碎,發(fā)出細碎的吶喊,而人類(lèi)的骨架中也有和貝殼一樣的元素,這些從腳底傳來(lái)的聲音恰與我們的身體一同共鳴。

這不僅是個(gè)裝置,更是個(gè)聲音藝術(shù)作品。正如藝術(shù)家本人所言,她希望觀(guān)眾不僅用視覺(jué),更要用觸覺(jué)和聽(tīng)覺(jué)感知這些漂亮的貝殼?!埃ㄘ悮ぃ┥婕暗綁毫?、轉變,它們發(fā)出斷斷續續的、干干巴巴的聲音。我也同樣喜歡這種從地板發(fā)出聲音的想法……我想邀請參觀(guān)者去反思在地面上也有一種能量,想讓他們反思許多建筑的過(guò)程都與破壞這一行為緊密關(guān)聯(lián)”。


第二章:回返地球——1950-1980年,日本的藝術(shù)與生態(tài)

二戰后,高速發(fā)展的日本經(jīng)歷了非常嚴重的環(huán)境問(wèn)題,自然災害、工業(yè)污染和放射性污染都是引起該問(wèn)題的原因。作為一個(gè)地域性的環(huán)境藝術(shù)史,這章集中展現了日本藝術(shù)家和他們這幾十年在環(huán)境議題上的作品。按照時(shí)間順序,從50至80年代一一呈現。同時(shí),本章也會(huì )表現這些藝術(shù)家在表達方式上的顯著(zhù)發(fā)展。

這一篇章以日本本土的環(huán)境議題為核心,展示了十二位日本藝術(shù)家的作品。其中,有著(zhù)名陶瓷藝術(shù)家鯉江良二(Koie Ryoji)的作品《回返地球》(Return to Earth (1971) ),也是本章的標題。土丘上印著(zhù)藝術(shù)家本人的臉,表達對核能和反核能的思考。

57751702188420_.pic.jpg鯉江良二 《回返地球》(1),1971,碎片 32 x 50 x 50 cm,收藏:?;校◥?ài)知,日本),照片:伊藤哲雄。Koie Ryoji , Return to Earth (1) , 1971 , Shard 32 x 50 x 50 cm , Collection: Tokoname City (Aichi, Japan) , Photo: Ito Tetsuo.還有中西夏之(Nakanishi Natsuyuki)的系列作品《袖珍物品1966/1968》(Compact Object ),這是個(gè)形狀如蛋的雕塑里被藝術(shù)家封印了許多人類(lèi)的痕跡。頭發(fā)、表帶等一系列日常物品凝固在丙烯酸樹(shù)脂之中。蛋,本是生命的伊始,是新生兒的象征,然而這些半透明的希望中孕育著(zhù)的卻是人類(lèi)的日常物品,各類(lèi)材質(zhì)都有。它們來(lái)自四面八方的生產(chǎn)地,但匯總在一個(gè)蛋的體內。它們本不該成為人類(lèi)物品的儲存地,但由于人類(lèi)的各種行動(dòng),它們無(wú)奈成為了污染的縮影。

第三章:大加速——生存的希望

人類(lèi)利用地球上的一切資源推進(jìn)文明建設,推動(dòng)工業(yè)化、現代化、全球化。然而,自工業(yè)革命以來(lái),科學(xué)技術(shù)和工業(yè)社會(huì )的加速進(jìn)步在很短的時(shí)間內改變了地球環(huán)境。展覽的第三章從更廣闊的視角重新審視人類(lèi)與地球資源之間的關(guān)系,在這些反映當今世界文化境況的作品中獲取新的批判方式,從而去分析人類(lèi)面臨的這些緊迫議題。

藝術(shù)家莫妮拉·阿爾卡迪里(Monira Al Qadiri)展示了她的最新作品《干擾》(The Disturbance),該作品探討人類(lèi)的欲望是如何卷入并破壞生態(tài)系統的。出生于科威特的阿爾卡迪里見(jiàn)證了這座城市轉變?yōu)槭统鞘械倪^(guò)程,她將這些經(jīng)歷和見(jiàn)聞融入到自己的藝術(shù)實(shí)踐中,探討石油文化以及其衍生出的人類(lèi)社會(huì )和生活如何在對石油和天然氣等自然資源的依賴(lài)中變形,以及同樣變形的還有人類(lèi)逐漸放肆的消費欲望。

57761702188426_.pic.jpg莫妮拉·阿爾卡迪里《干擾》(渲染圖)2023。Monira Al Qadiri, The Disturbance (rendering)  , 2023.

正如阿爾卡迪里自己所說(shuō),“在歐洲,人們都會(huì )從能源、環(huán)境等角度去看待石油……但在科威特,討論石油是一種禁忌。許多人將石油工業(yè)看作一種恩賜,它讓許多人獲得財富?!倍谑托袠I(yè)前,采珠業(yè)是阿拉伯沿岸的主要收入來(lái)源。當石油漂浮在藝術(shù)家兒時(shí)常游玩的海面上時(shí),石油散發(fā)出與珍珠相似的光芒。珍珠和石油在藝術(shù)家眼中既是兩個(gè)時(shí)代的符號,也在美學(xué)上有了一種統一性。它們都是資源,都是故鄉賴(lài)以生存的形式,有著(zhù)一樣的美麗光暈,也都蘊含著(zhù)人們生存的希望。然而,如果這種財富是以人類(lèi)生態(tài)系統不可逆的破壞作為代價(jià),那么當石油成為和采珠業(yè)一樣的過(guò)去式時(shí),人們又當如何應對?


第四章:未來(lái)在我們之中

目前的環(huán)境危機是我們個(gè)人選擇的結果,而且要打破我們現在的困境需要我們改變人類(lèi)的生存方式。未來(lái)還有什么選擇?這一章試圖重構未來(lái),并且讓我們反思該依靠何種智力形式,也許是吸收或利用非西方的世界觀(guān),也許要表達對現代化進(jìn)程、無(wú)節制擴張等原則的懷疑,也許是采用本土的、女性主義的觀(guān)點(diǎn)和靈性的態(tài)度,抑或是探索數字創(chuàng )新的前景和危機。作為展覽的終章,該篇試圖探索多種解決之道。十一位藝術(shù)家帶來(lái)他們的作品,展現各自的思考。

艾格尼絲·丹尼斯作為二十世紀60-70年代的著(zhù)名概念藝術(shù)家,在1982年曼哈頓的一個(gè)2英畝的垃圾填埋場(chǎng)里,種植了一片金色的小麥。小麥種在這個(gè)世界上最寸金寸土的地區,在人們眼里,是一種極端奢侈的行為。然而藝術(shù)家想要展現的正是自然價(jià)值與人類(lèi)標榜的價(jià)值之間產(chǎn)生的巨大鴻溝。在都市之中,那一片小小的糧田,正是金色的警示牌,讓我們重新看到土地原本的面貌。

57771702188432_.pic.jpg“麥田— 一種對抗:巴特里公園垃圾填埋場(chǎng),曼哈頓下城—金色麥田(2)”,1982, 版權:艾格尼絲·丹尼斯,由Leslie Tonkonow藝術(shù)項目提供  ?!癢heatfield – A Confrontation: Battery Park Landfill, Downtown Manhattan – Golden Wheat (2)” , 1982.Credit? Agnes Denes, courtesy Leslie Tonkonow Artworks + Projects.

正如藝術(shù)家自己描述:“(在這樣一個(gè)極具吸引力的地區)試圖種植、維護和收獲兩英畝的小麥,既浪費了寶貴的土地資源,也在反抗一種機制。這有點(diǎn)無(wú)恥,但也是我想要說(shuō)明的巨大矛盾之處。這很瘋狂……但它的確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使得他們能夠去重新思考他們的優(yōu)先級,并讓他們意識到生命的質(zhì)量,甚至是生命本身都處于危險之中,除非我們能夠重新評估人類(lèi)的價(jià)值”。

日本藝術(shù)家西條茜(Saijo Akane)的作品《果園》(Orchard),是一個(gè)陶瓷發(fā)聲裝置。藝術(shù)家利用中空的陶瓷和人類(lèi)的呼吸,將人的身體與泥土共譜成一出樂(lè )曲。在2022年,該作品展出的視頻記錄中,我們可以聽(tīng)到那從陶瓷管道中發(fā)出的低沉、連續的樂(lè )曲,雖然是從一個(gè)狹小的管道中發(fā)出,但卻連接到了人與地。人的身體和器官也在一呼一吸間對映到了自然之中。這是藝術(shù)家對環(huán)境的回應——我們本是一體。人與物,并沒(méi)有清晰的邊界。這似乎又回到了第一篇章的主題,我們本就是環(huán)境中的一環(huán),從來(lái)都不應該是主宰。

57781702188437_.pic.jpg

西條茜《果園》,2022,陶瓷,130 x 82 x 82 cm,“幻影身體”展覽現場(chǎng),ARTCOURT Gallery,大阪,2022,照片:Koroda Takeru。SaijoAkane, Orchard, 2022, Ceramic,  130 x 82 x 82 cm , Installation view: Phantom Body, ARTCOURT Gallery, Osaka,  2022 , Photo: Koroda Takeru.

近些年,環(huán)境污染、天氣變化等生態(tài)困境已然成為急需解決的全人類(lèi)的共同議題,在這樣的語(yǔ)境之下,當代藝術(shù)如何展現這一困境,如何提供新的思路,又如何喚起人們的深思?這次森美術(shù)館的20周年展便是集合了眾多藝術(shù)家,一同思考以上的問(wèn)題,并探索未來(lái)的多種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術(shù)館在布展過(guò)程中,便開(kāi)始考慮環(huán)境保護。例如,他們部分地使用了之前展覽留下的展示板和墻板,嘗試使用100%可回收的石膏板,同時(shí)盡可能地使用可回收材料以減少浪費。這些行為也表明生態(tài)問(wèn)題并非僅在館內的藝術(shù)作品中呈現,這一嚴峻的危機已然圍繞著(zhù)我們了,行動(dòng)從此刻便可開(kāi)始。

編譯|鄭皖榕  

責編|余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