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展覽|聞立鵬:從一件作品到一段歷程的“紀念碑”

時(shí)間: 2023.11.6

恰逢歌曲《國際歌》創(chuàng )作135周年、中文版發(fā)表100周年及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研究班畢業(yè)60周年之際,日前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啟幕的展覽《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聚焦聞立鵬先生創(chuàng )作于1963年的《國際歌》(又名《英特納雄耐爾一定要實(shí)現》)的創(chuàng )作緣起、脈絡(luò )與過(guò)程。在對該作品進(jìn)行細致剖析與回顧的同時(shí),此次展覽亦以個(gè)案作品史研究為敘事起點(diǎn),梳理了藝術(shù)家六十余年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歷程,兼談特殊歷史經(jīng)歷及社會(huì )語(yǔ)境對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語(yǔ)言和思想的影響與塑造。

2022年,聞立鵬先生將油畫(huà)《國際歌》相關(guān)創(chuàng )作畫(huà)稿168件全部捐贈母校,由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永久收藏。在此次展覽中,結合這一百余幅的畫(huà)稿素材,從獨有的個(gè)人經(jīng)歷而生發(fā)的對烈士形象的強烈感知,到為中國革命博物館歷史畫(huà)創(chuàng )作《血債》(1959年)的大膽嘗試,再至確定以烈士群像為主題的油畫(huà)研究班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聞立鵬對畫(huà)面人物形象、關(guān)系、色彩與視角的步步推敲與選擇過(guò)程得以生動(dòng)呈現。而在創(chuàng )作逐漸走向成熟的過(guò)程中,聞立鵬也摸索出了自己獨特的創(chuàng )作方法——動(dòng)情、凝意、煉形。

“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展覽現場(chǎng)

由“圖”至“歌”:從《血債》到《國際歌》

自青少年時(shí)期親經(jīng)戰亂、父親聞一多遇害及系列民主事件,革命英烈的崇高形象就深深扎根于聞立鵬心中,萌發(fā)并醞釀著(zhù)真切而沉痛的情感,這種濃郁而抽象的情感最終逐漸具像化于他的藝術(shù)語(yǔ)言之中。1957年,聞立鵬為畢業(yè)創(chuàng )作《聞一多》赴昆明搜集素材時(shí)途經(jīng)重慶,曾與小說(shuō)《紅巖》作者、原西南聯(lián)大附中同學(xué)羅廣斌徹夜長(cháng)談,聊到了渣滓洞獄中斗爭,也提及“準備畫(huà)一幅革命者英勇就義的作品”,并分享了一些速寫(xiě)【1】,聞立鵬的腦海中涌現出了“一幅幅驚天地、泣鬼神的悲劇畫(huà)面”,強烈的情感迫使他“尋找一種恰當的語(yǔ)言表達形式”【2】。在與羅廣斌隨后的信件往來(lái)與導師羅工柳就創(chuàng )作的指導交流中,一個(gè)具體的革命者形象逐漸生長(cháng)為具有總覽性質(zhì)的革命者群像——它們共享著(zhù)某些歷史的瞬間與抉擇,在英勇就義的犧牲中承載著(zhù)紀念碑式的莊嚴與崇高。

7 《長(cháng)夜圖》草圖009,28×43cm,紙板油彩,195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長(cháng)夜圖》草圖009,28×43cm,紙板油彩,195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8 《長(cháng)夜圖》畫(huà)稿05,58×76cm,紙本炭筆,195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長(cháng)夜圖》畫(huà)稿05,58×76cm,紙本炭筆,195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959年,聞立鵬為中國革命博物館歷史畫(huà)創(chuàng )作的《血債》(又名《長(cháng)夜圖》)被視為了《國際歌》一作的前奏。通過(guò)展覽現場(chǎng)系列色彩小稿和人物研究稿可以清晰地看到創(chuàng )作的視角經(jīng)歷了從平視至仰視的變化,以及作品的基本色調在明亮和暗沉間的幾番嘗試與抉擇,畫(huà)作背景最終確定的鐵絲網(wǎng)圍欄在陰沉的天色與凜冽的疾風(fēng)之下烘托出肅殺而悲愴的氛圍。 9《長(cháng)夜圖》草圖007,25×36cm,紙本水墨,195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

《長(cháng)夜圖》草圖007聞立鵬1959年25×36cm紙本水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923年,瞿秋白將法文版《L'Internationale》歌曲譯成漢語(yǔ),為應和歌曲節拍將法文“L'Internationale”音譯為“英德納雄納爾”,刊發(fā)于《新青年》1923年第一期。至1962年,《國際歌》歌詞再經(jīng)推敲修改,由此產(chǎn)生了《國際歌》新的中譯本,而此時(shí)也正恰逢全世界都處在爭取和維護民族獨立的浪潮之下,民族解放運動(dòng)高漲,諸多被壓迫民族開(kāi)始組成的地區性、洲際性和國際性的組織。在展覽現場(chǎng)中,對這一時(shí)代背景的導入與鋪陳,也將聞立鵬的《國際歌》一作置于了更廣闊的社會(huì )與歷史語(yǔ)境中來(lái)討論。

10 《英特那雄耐爾一定要實(shí)現(寧死不屈)》(《國際歌》) 243×199cm,布面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英特那雄耐爾一定要實(shí)現(寧死不屈)》(《國際歌》) 243×199cm,布面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國際歌》的靈感來(lái)源于聞立鵬的黃山寫(xiě)生和敦煌臨摹之旅。在黃山寫(xiě)生之旅中,氣勢逼人的立馬峰大石壁帶給了他宏偉、莊嚴之感,凝聚生成了視覺(jué)上的永恒和崇高,因而《血債》中的構圖被進(jìn)一步壓縮集中,被處理成了如山石一般的硬朗挺拔之勢,一切冗余的環(huán)境和道具都被舍棄了,只凝練為七個(gè)烈士形象組成的群像豐碑。

11 《國際歌》素材黃山小景之二,19×21cm,紙本水彩,1962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國際歌》素材黃山小景之二,19×21cm,紙本水彩,1962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2 《國際歌》小稿01,21×19.3cm,紙板油彩,1962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國際歌》小稿01,21×19.3cm,紙板油彩,1962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3 《國際歌》小稿03,30×27.1cm,紙板油彩,1962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國際歌》小稿03 30×27.1cm紙板油彩 1962年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如果說(shuō)當年作歷史畫(huà)《長(cháng)夜圖》,還是偏重于‘圖’,具有敘述性,這次的《國際歌》重點(diǎn)是‘歌’,強調的是情,是頌歌,是紀念碑?!薄?】為了實(shí)現贊頌的情志與濃烈的情感,聞立鵬在尋找獨特的形式語(yǔ)言的過(guò)程中,汲取了敦煌北魏壁畫(huà)中的色彩表達,以黑與土紅為畫(huà)面基本色調。對色彩的高度凝練同樣契合對畫(huà)面主體形象和構成的集中與提純,因而,作品脫離了歷史畫(huà)式的再現性表達,而轉向了一種慷慨悲歌的崇高意境的傳遞。 

14 《農民像》(國際歌人物習作),66×53cm,紙本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農民像》(國際歌人物習作),66×53cm,紙本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5 《女工像》(國際歌人物習作),34×26cm,紙板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

《女工像》(國際歌人物習作),34×26cm,紙板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6 《最后的目光》(國際歌人物習作),37×26cm,紙板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最后的目光》(國際歌人物習作),37×26cm,紙板油彩,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而在創(chuàng )作的具體技法上,刮刀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畫(huà)筆的功能,這種刻畫(huà)的選擇最初亦源自于羅工柳先生對小稿方向的肯定。刮刀硬朗痕跡塑造了畫(huà)面中粗獷而堅挺的線(xiàn)條與形象,在與濃郁色彩的碰撞中,凝固了刑場(chǎng)之上的悲愴氛圍。與此同時(shí),受王式廓先生對創(chuàng )作人物從身世、經(jīng)歷、個(gè)性等方面的細致推敲的創(chuàng )作方法的影響,聞立鵬延續了《血債》一作中對人物形象及其背景的細致分析與研究,進(jìn)行了大量風(fēng)格不一、不同特色和面向的人物形象素描小稿。在這一研究過(guò)程中,畫(huà)面的人物形象又一次地被高度凝練了,它們不再指向某一個(gè)具體的個(gè)人,而是工人、學(xué)生、農民等不同群體的群像寫(xiě)照。

17 《國際歌》人物造型014,39×26.7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國際歌》人物造型014,39×26.7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8 《國際歌》人物造型045,39×31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國際歌》人物造型045,39×31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19 《國際歌》人物造型66,37.8×25.8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jpeg

《國際歌》人物造型66,37.8×25.8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20 《國際歌》人物造型72,39×28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png

《國際歌》人物造型72,39×28cm,紙本炭筆,196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從“動(dòng)情——未成曲調先有情”、“凝意——畫(huà)為心聲 意在筆先”到“煉形——語(yǔ)不驚人死不休”,《國際歌》的創(chuàng )作前緣與過(guò)程,極為生動(dòng)地揭示了聞立鵬在自己藝術(shù)和教學(xué)生涯中歸納出的創(chuàng )作環(huán)節。創(chuàng )作要有真摯的情感而非對觀(guān)眾說(shuō)教或違心粉飾生活,要從情感中凝練升華出意境,此為“藝術(shù)作品的靈魂”;而“煉形”則是為靈魂找到并創(chuàng )造“恰當的軀體”,一個(gè)有血有肉的藝術(shù)生命才能誕生【4】。

青山與忠骨:意象與色彩的凝練

在聞立鵬20世紀70年代末期到之后的創(chuàng )作中,紅燭、烈火、山、石、樹(shù)、血、云、風(fēng)等題材與自然意象開(kāi)始被灌注人的精神與品格,在明亮的紅、黃、藍、綠、白等色彩中,凝練出了更為抽象但情緒傳達更為極致的另一種“紀念碑”?!扒嗌脚c忠骨聯(lián)系在一起,總有一種融自然美與人格美為一體的豪壯悲烈的感受,總是使我在感情得到凈化與升華的同時(shí),情不自禁的產(chǎn)生強烈的創(chuàng )作沖動(dòng)?!甭劻Ⅸi不止一次的在創(chuàng )作自述中回顧父親聞一多的“詩(shī)化生活”的理念對自己藝術(shù)之路的啟迪與指引,也是受自小父親所傳遞的自然之詩(shī)與韻律之美的影響,聞立鵬的心靈潛移默化地與自然的崇高與壯美深深連接。

21 《靜夜》,132x162cm,布面油彩,1991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靜夜》,132x162cm,布面油彩,1991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21 《迎冬》,113.5×182cm,布面油彩,1998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jpeg《迎冬》,113.5x182cm,布面油彩,1998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藏

于是,在那些樺林、山石和涌動(dòng)的風(fēng)中,一種無(wú)形的紀念碑意象蘊藏其間,它們總是在畫(huà)面中央聳峙著(zhù),被飽和度極高的色彩所包裹或襯托,或隱于深沉的夜色之中,或孤寂、決絕而硬朗地破開(kāi)畫(huà)面。樺樹(shù)的軀干、山石的表面往往被置于視覺(jué)的中心,運用宣紙等綜合材料與顏料混合,堆積出歲月和歷史磨礪后的痕跡,自然的風(fēng)化與腐朽恰恰映照出紀念碑式的崇高與永恒。那些未經(jīng)人工打磨與雕飾的“無(wú)字碑”是“對英雄和悲劇的見(jiàn)證與沉思”【5】,而“白石”系列則被賦予了更為明顯的“血痕”與“鞭笞”,仿佛是苦難與毀滅的象征,也是奮力掙脫、抗爭這種命運的強勁精神力量。

22 《聞一多肖像組畫(huà)——犧牲》,162x130cm,布面油畫(huà),1988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聞一多肖像組畫(huà)——犧牲》,162x130cm,布面油畫(huà),1988年,藝術(shù)家自藏

23 《獨立金秋》,116x116cm,布面油畫(huà),2006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獨立金秋》,116x116cm,布面油畫(huà),2006年,藝術(shù)家自藏

24 《白石系列悲愴篇三號》,80x100cm,布面油畫(huà),1990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白石系列悲愴篇三號》,80x100cm,布面油畫(huà),1990年,藝術(shù)家自藏

25 《淚碑》141x92cm,布面油畫(huà),1990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淚碑》141x92cm,布面油畫(huà),1990年,藝術(shù)家自藏

在展覽第三章節“山河品格——對紀念碑崇高感的追尋”中,除了創(chuàng )作意象由具象走向抽象,以及色彩的強度與山河崇高之精神的塑造,我們還得以看見(jiàn)聞立鵬對油畫(huà)語(yǔ)言的擴展與開(kāi)放。通過(guò)在色彩顏料中引入綜合材料,不同于油彩和畫(huà)面疊加而呈現的肌理與質(zhì)感使畫(huà)面主體的表達得到了深化與強調,也使畫(huà)面的層次更為豐富。在展廳尾聲,一組由意外泡水的地板殘片為基底的綜合材料組畫(huà)揭示著(zhù)聞立鵬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語(yǔ)匯更自由和多元的面貌。

26 .jpeg“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展覽現場(chǎng)

27 《深谷三號》116x116cn,布面油畫(huà),2006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深谷三號》116x116cn,布面油畫(huà),2006年,藝術(shù)家自藏

28 《我心飛揚》,91x116cm,布面油畫(huà),2010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我心飛揚》,91x116cm,布面油畫(huà),2010年,藝術(shù)家自藏

29 《春潮》,72.5x91cm,布面油畫(huà),1995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春潮》,72.5x91cm,布面油畫(huà),1995年,藝術(shù)家自藏

30 《致雪山》,130x324cm,布面油畫(huà),2008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致雪山》130x324cm布面油畫(huà) 2008年 藝術(shù)家自藏

31 《子夜白樺》130x162cm,布面油畫(huà),2007年,藝術(shù)家自藏.jpeg《子夜白樺》布面油畫(huà)130x162cm 2007年 藝術(shù)家自藏

在展覽起始之處,聞一多與聞立鵬父子間跨越時(shí)間的對話(huà)揭示著(zhù)聞立鵬創(chuàng )作中的“紀念碑”意象的發(fā)端與生長(cháng)路徑。從有形的、具象的烈士豐碑到無(wú)形的、抽象的自然之碑,聞立鵬在他的藝術(shù)歷程中,傳承著(zhù)父親聞一多“藝術(shù)宣道者”【6】的精神與情志,亦開(kāi)拓著(zhù)自我從真摯情感出發(fā)的藝術(shù)語(yǔ)言,以及對崇高人類(lèi)靈魂的向往與追求。

展覽將持續至2023年11月19 日。

“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展覽現場(chǎng)

文|周緯萌

圖文資料致謝主辦方

注釋?zhuān)?/span>

【1】參見(jiàn)《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展覽現場(chǎng)文獻“1959年學(xué)長(cháng)羅廣斌致聞立鵬信”。

【2】聞立鵬《第一聲歌唱》,《聞立鵬文集》第三卷《藝海紀行——我的藝術(shù)求索之路》,山東:山東畫(huà)報出版社,第7頁(yè)。

【3】同上,第8頁(yè)。

【4】聞立鵬《動(dòng)情·凝意·煉形——油畫(huà)創(chuàng )作與教學(xué)札記》,《美術(shù)研究》1980年第4期,第16-20頁(yè)。

【5】水天中《紅燭與白石——論聞立鵬》,《聞立鵬文集》第三卷《藝海紀行——我的藝術(shù)求索之路》,山東:山東畫(huà)報出版社,第147頁(yè)。

【6】在聞立鵬的回憶中,父親聞一多曾在給梁秋實(shí)的信中說(shuō)自己將來(lái)要做一個(gè)“藝術(shù)的宣道者”。

參考資料:

【1】筆者在展覽現場(chǎng)對策展人李垚辰的采訪(fǎng)。

【2】《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展覽資料。


展覽信息:

00.png心中的國際歌——聞立鵬繪畫(huà)中的紀念碑意象

文化和旅游部“2023年度國家美術(shù)作品收藏和捐贈獎勵項目”

主辦: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

承辦: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0月24日–2023年11月19 日

展覽地點(diǎ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2層B展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