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薦展|陳明強:每一次撞擊都是新的重啟

時(shí)間: 2023.11.1

有一件事堅定不移;

無(wú)論是在正午還是夜到夜半,

永遠有一個(gè)尺度適用眾生。

而每個(gè)人也被各各指定,

我們每個(gè)人走向和到達

我們所能到達之所。

——荷爾德林《面包與酒》[1]

2023年10月24日下午,第二期“廣角°——青年實(shí)驗項目空間”的首回展覽“萬(wàn)有引力”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二層c展廳開(kāi)展。本次展覽作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青年教師陳明強的個(gè)人作品展,以“萬(wàn)有引力”為線(xiàn)索,串聯(lián)藝術(shù)家新近創(chuàng )作與未曾展出的14件作品,展現藝術(shù)家個(gè)人創(chuàng )作思考與藝術(shù)面貌的新象。

展覽同時(shí)發(fā)起工作坊招募計劃,開(kāi)展融合科學(xué)、藝術(shù)與哲學(xué)的“探尋·星空——兒童創(chuàng )作”工作坊活動(dòng)。幫助孩子們了解關(guān)于星體、星系和宇宙的基本概念,觀(guān)察星空、引發(fā)思考,并在藝術(shù)家的帶領(lǐng)下創(chuàng )造獨一無(wú)二的星空畫(huà)作,從科技性的觀(guān)察與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力的結合中,喚醒想象力、發(fā)現偶然的驚喜,打開(kāi)一扇通向宇宙浩瀚的大門(mén)。1展覽現場(chǎng).jpg

2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萬(wàn)有引力定律(Law of universal gravitation)是牛頓(Isaac Newton)于1687年在《自然哲學(xué)的數學(xué)原理》(Philosophiae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上發(fā)表的自然規律:任何兩個(gè)質(zhì)點(diǎn)都存在通過(guò)其連心線(xiàn)方向上的相互吸引的力。該引力大小與它們質(zhì)量的乘積成正比與它們距離的平方成反比,與兩物體的化學(xué)組成和其間介質(zhì)種類(lèi)無(wú)關(guān)。

“一切物體,不論是什么,都被賦予相互的引力”,在這一主題下,展覽圍繞藝術(shù)家經(jīng)年的創(chuàng )作狀態(tài),不熄的藝術(shù)熱忱與靈光乍現的時(shí)刻展開(kāi),以陳明強藝術(shù)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為起點(diǎn),視展廳為無(wú)形的力場(chǎng),圍繞著(zhù)物象的移位與分化,呈現出材料從原始之態(tài)趨于轉變、綜合、自洽,最終凝固靜止走向一種以太式的多元結合的過(guò)程。


一、作為“天使”的宇宙塵埃

展覽的起點(diǎn)是陳明強自2019年起創(chuàng )作至今的作品《天使412.21》,處在不斷生長(cháng)和運動(dòng)的狀態(tài)。陳明強以一塊412.21克的隕鐵石為基點(diǎn),利用不銹鋼電焊條堆焊方式,慢慢堆積出一根環(huán)繞扭曲的弧線(xiàn),模仿隕鐵石劃落地球時(shí)形成的光弧線(xiàn)。電焊過(guò)程中,每一個(gè)小焊點(diǎn)的堆積都伴隨著(zhù)電弧光,《天使412.21》也是一道道閃爍而又刺眼的光的物化形態(tài)。3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隕石(meteorite)是地球以外未燃盡的宇宙流星,脫離原有運行軌道或成碎塊飛快散落到地球或其他行星表面,石質(zhì)的、鐵質(zhì)的或是石鐵混合物質(zhì),也稱(chēng)“隕星”。根據化學(xué)成分的不同,隕石大致可分為鐵隕石、石鐵隕石、石隕石三種類(lèi)型,其中鐵隕石又稱(chēng)隕鐵,含鐵80%以上,常含鎳。4《天使 412.21》雕塑,隕鐵、不銹鋼電焊條,180×110×72cm,2019.png《天使 412.21》雕塑,隕鐵、不銹鋼電焊條,180×110×72cm,2019

早期人類(lèi)冶煉技術(shù)不發(fā)達,無(wú)法從鐵礦石冶煉得到鐵,而地球自然界幾乎沒(méi)有單質(zhì)鐵的存在,隕鐵一度是鐵的來(lái)源。尼羅河流域和幼發(fā)拉底河流域曾發(fā)掘出四千多年前由隕鐵加工制成的鐵珠和匕首,可以說(shuō),隕鐵是人類(lèi)最早使用的鐵。

隕石是地球的“天外來(lái)客”,每一顆隕石墜落地球的時(shí)候,都是一顆流星。在陳明強看來(lái),隕鐵攜光降臨人間,來(lái)到不屬于它的地方,是迷失在人間的天使,為人間帶來(lái)短暫卻奪目的光芒,也為人間的我們煥發(fā)文明的生機。5《天使 412.21》,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圖.jpg《天使 412.21》,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圖

在寒冷冬夜的無(wú)人之地,陳明強以電焊條堆焊的方式著(zhù)力于這塊412.21克的隕鐵。一片靜寂中,黑暗中的光亮清晰、閃耀,甚至刺眼,卻能瓦解黑暗帶給內心的沉重感,光亮伴隨堆焊聲有節奏或無(wú)節奏的律動(dòng),此刻萬(wàn)千思緒置之心外,于凝神觀(guān)照中物我兩忘。隕鐵擺脫地心引力翩翩起舞,不受干擾,自主且自由地下墜,最終化為一道光影。6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天使系列不止這一件作品,展出的《天使412.21》至少算“告一個(gè)段落”,它可以繼續,甚至是在展覽現場(chǎng),但也充滿(mǎn)不確定性。譬如,原本計劃在展覽現場(chǎng)每天堆焊一小段《天使412.21》的策展構想,出于對美術(shù)館這一特殊場(chǎng)地的保護被擱置。

以鐵隕石為媒介進(jìn)行創(chuàng )作,源于陳明強常年使用金屬創(chuàng )作形成的獨特感知力。藝術(shù)家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的多年深化中逐漸意識到,藝術(shù)中的觀(guān)念過(guò)于冰冷,智力的炫耀和視網(wǎng)膜的愉悅又是如此淺薄。陳明強試圖以一種積淀式的勞作方式,將個(gè)人的身體能量消耗在作品制作中,從而化解內心的焦慮,尋找到一點(diǎn)存在的意義。7電焊創(chuàng  )作工作照,2018.png電焊創(chuàng )作工作照,2018

8一種理想的存在方式,鋼軌、不銹鋼電焊條、磁鐵礦石,2016.png

《一種理想的存在方式》,鋼軌、不銹鋼電焊條、磁鐵礦石,20169穹,老鐵鍋、不銹鋼電焊條,2018.png《穹》,老鐵鍋、不銹鋼電焊條,2018


二、仿若流星劃過(guò)的痕跡

經(jīng)過(guò)《天使 412.21》,進(jìn)入展廳,是藝術(shù)家在 2021 年創(chuàng )作的《流星雨》系列。陳明強以彈弓擊打景德鎮不同類(lèi)型的陶泥,泥土的柔韌包容化解外在沖擊力,即便被流星打得千瘡百孔,依然保持其倔強和張力,并且在燒成陶瓷后變得剛硬起來(lái)。10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11 《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 ,共 8 件 尺寸不一,2021 年.jpg《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 ,共 8 件 尺寸不一,2021

在中國做陶瓷藝術(shù),面對著(zhù)一套堅固的傳統系統。如何用陶瓷材料來(lái)做創(chuàng )作?陶瓷本體語(yǔ)言層面的創(chuàng )新已很難突破,陳明強選擇隨意造型,最終形態(tài)不是關(guān)注重點(diǎn),唯一要求是形態(tài)一旦完成,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擊打。13《流星雨》及創(chuàng  )作過(guò)程.png《流星雨》及創(chuàng )作過(guò)程

擊打的材料有陶泥、鋼珠,還有黃豆、綠豆之類(lèi)的種子,在速度的瞬間和偶然的停留中,藝術(shù)家感知泥土的魅力,捕捉生命的瞬息。速度與靜謐相互交織,形成戲劇性的對比,正如生活中充滿(mǎn)快速變化和寧靜的瞬間。

起初,陳明強認為自己是泥巴的施暴者,一段時(shí)間后回望燒制完成的作品,他忽然發(fā)覺(jué)其實(shí)自己就是那團泥巴。泥巴也是被塑造的個(gè)體,包容各種攻擊,把所有的暴力都接納。不管怎么攻擊,泥巴還是泥巴,在高溫燒制后,泥土制成的陶坯形態(tài)依然保持,堅硬無(wú)比。14《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年,其一.png《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其一15《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年,其一.png《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其一

黃豆在擊打陶泥的同時(shí),留下優(yōu)美的曲線(xiàn)和迸發(fā)的能量,勾勒出沖擊的軌跡,同時(shí)凝結相撞后的瞬間停滯。陳明強以自述的口吻記錄下:每一個(gè)被動(dòng)的,不能把握自己方向的,最終都以某種方式展示存在。16《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年,局部.jpg

17《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年,局部.jpg《流星雨》陶瓷、彈弓、黃豆,共8件,尺寸不一,2021,局部

濕泥中的水分讓黃豆在一夜之間發(fā)芽,種子撐開(kāi)泥土的力量,使這件葫蘆狀陶坯在第二天燒制后細節處開(kāi)裂。不同于其他未開(kāi)裂作品,該作彈坑的細節處有光澤,這是燒制過(guò)程中種子化為灰燼,成為助溶劑與陶泥結合時(shí)形成的微妙釉面,為作品留下生命的痕跡。18《透透氣》,行為影像作品泥丸、陶瓷塑像,21×14×54cm×3, 視頻時(shí)長(cháng):3 分 37 秒,2021 年.png

19《透透氣》,行為影像作品泥丸、陶瓷塑像,21×14×54cm×3, 視頻時(shí)長(cháng):3 分 37 秒,2021 年.png

《透透氣》,行為影像作品泥丸、陶瓷塑像,21×14×54cm×3, 視頻時(shí)長(cháng):3 分 37 秒,2021

《透透氣》是《流星雨》系列的延展創(chuàng )作。經(jīng)典的景德鎮“福祿壽三星”陶瓷塑像曾是重要的外匯產(chǎn)品,時(shí)過(guò)境遷,過(guò)于經(jīng)典傳統保持不變,讓人有種“憋氣”的沉悶感,視覺(jué)審美疲勞和受眾群的變化使得這類(lèi)傳統陶瓷塑像面臨困境。陳明強以彈弓擊打傳統塑像的陶坯后燒制,為固化的標準造型“透透氣”,期待傳統陶瓷塑像造型模式能涅槃重生。20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21《啟示 1》,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70×180cm,2021 年.png《啟示 1》,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70×180cm,202122《啟示 2》,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120×120cm,2021 年.png《啟示 2》,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120×120cm,2021

作為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學(xué)院的青年教師,陳明強日常教學(xué)與行政工作繁忙,疫情期間,創(chuàng )作時(shí)間更是屈指可數。得空回趟工作室,陳明強將刷完底色的畫(huà)布框放在院中等待晾干,構思將要開(kāi)展的創(chuàng )作,卻在傍晚發(fā)現鳥(niǎo)糞砸在了原本干凈的畫(huà)布上。蒼白的鳥(niǎo)糞從天而降,打破這塊畫(huà)布所承載的美好未來(lái)的可能性,當晚,陳明強沒(méi)有處理這塊畫(huà)布,停止了創(chuàng )作。23畫(huà)布上掉落的鳥(niǎo)糞.jpg畫(huà)布上掉落的鳥(niǎo)糞24掉落鳥(niǎo)糞的畫(huà)布.jpg掉落鳥(niǎo)糞的畫(huà)布

次日早晨,陳明強凝視這個(gè)意外,它就像一顆突然墜落人間的彗星,毫無(wú)預兆,卻堅定地存在。這類(lèi)突如其來(lái)的事情常常介入我們的生活,貌似影響不大,但總有干擾,既無(wú)法預測,又無(wú)法拒絕。鳥(niǎo)兒在天空自由翱翔,不過(guò)恰好在畫(huà)布上留下新陳代謝的痕跡,似乎沒(méi)有理由責備它。25《啟示 3》,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直徑 100cm,2021 年.png《啟示 3》,布面油畫(huà),鈦白油畫(huà)顏料,鐵精粉,直徑 100cm,202126《啟示 3》局部.png《啟示 3》局部

藝術(shù)家以自述的口吻記錄下:康德似乎說(shuō)過(guò),“世上使我們震撼的唯有頭頂的星空和我們心中的道德律”。對一只鳥(niǎo)來(lái)說(shuō),道德無(wú)從談起,而我還是時(shí)常會(huì )仰望星空。

受這一偶然事件啟發(fā),陳明強以那坨偶然落下的鳥(niǎo)糞為造型依據,研究模仿“自由墜落”。他首先想到使用油畫(huà)顏料,“自由墜落”的靈感源于發(fā)生“自由墜落”事件的這張畫(huà)布,原構想就是畫(huà)油畫(huà)。油畫(huà)顏料與泥土相似,不會(huì )很快凝固,具有一定可塑性。陳明強以鐵精粉鋪刷底色,利用高壓氣泵的強氣流和油畫(huà)顏料的粘性,塑造撞擊點(diǎn)的效果,同時(shí)他也意識到,撞擊點(diǎn)可以成為一個(gè)構成元素,漫布在畫(huà)布的任何地方。

越開(kāi)始的作品越粗獷,總有不完美和不完善?!秵⑹尽废盗惺追髌?,對陳明強來(lái)說(shuō)是典型意義的實(shí)驗品,其間他為吹出理想效果,反復吹蓋,不斷做嘗試。陳明強深感人生命的不可控性,卻只能不斷尋求化解不利因素的辦法,生活總要繼續。27《躺平》,布面油畫(huà),80×100cm,2022 年.png《躺平》,布面油畫(huà),80×100cm,2022

對陳明強來(lái)說(shuō),挖掘創(chuàng )作更多可能性,在某種材料或者語(yǔ)言上有所突破,需要時(shí)間培養足夠的敏感性。他坦言,純抽象作品的創(chuàng )作對現階段自己來(lái)說(shuō)不夠自信。在《啟示》系列基礎上,陳明強做了大量非純抽象創(chuàng )作,如緊隨黑白《啟示》系列其后創(chuàng )作的彩色《璀璨》系列。這一系列作品未展出,是《啟示》系列的延展創(chuàng )作。28《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創(chuàng  )作過(guò)程(1).png

《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創(chuàng )作過(guò)程(1)29《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創(chuàng  )作過(guò)程(2).png

《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創(chuàng )作過(guò)程(2)31《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布面油畫(huà),120×100cm.png《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創(chuàng )作過(guò)程(3)

《璀璨》系列作品以一種傳統乃至固化的油畫(huà)創(chuàng )作方式開(kāi)始,而后以吹噴的手法支持感受的流動(dòng),用來(lái)引導與建構畫(huà)面,使之趨于轉變、綜合、自洽,最后隨著(zhù)等待油畫(huà)的干固,一切發(fā)生在合生結構中的諸種轉換聯(lián)合在了一起,在抽象與具象之間尋找一種默契地帶。31《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布面油畫(huà),120×100cm.png《璀璨——自由引導人民》,布面油畫(huà),120×100cm32《璀璨——自由引導人民》 作品局部.png《璀璨——自由引導人民》 作品局部

每一個(gè)斑點(diǎn)都是一個(gè)風(fēng)口。風(fēng)口之上,經(jīng)由人的言語(yǔ),事件被評論、轉述、改造,不成原樣。風(fēng)口過(guò)后,事件原貌逐漸被淡忘。在《璀璨》系列中。陳明強將油畫(huà)鮮亮的底色呈現出來(lái),猶如黑夜中璀璨的群星,讓傳統圖式、曾被大眾熟知的事件圖像重返鮮亮、煥發(fā)新彩。

在氣流的吹噴與油畫(huà)的噴濺中,《璀璨》建構起一種朝向未來(lái),而拒絕重復過(guò)去的張力。每一個(gè)斑點(diǎn)又如一個(gè)個(gè)病毒的形態(tài),打破了我們的生活常態(tài),讓原本就略顯戲劇的世界更加捉摸不定。33《璀璨—門(mén)神》,布面油畫(huà),120×90cm 2 件,2022 年.png《璀璨—門(mén)神》,布面油畫(huà),120×90cm 2 件,2022


三、星的方向亦歸于原點(diǎn)

《原點(diǎn)》與《啟示》系列造型相似,均使用高壓氣泵和油畫(huà)顏料,但兩者在出發(fā)點(diǎn)和動(dòng)機上有異。在《啟示》系列中,陳明強模仿不可控的自然墜落感,而《原點(diǎn)》則通過(guò)油畫(huà)顏料的重復堆積和吹散,模仿風(fēng)口一個(gè)個(gè)被吹開(kāi)的造型,《原點(diǎn)》的小稿就被命名為《風(fēng)口》。34《原點(diǎn)》布面油畫(huà),260×260cm,2023年.png《原點(diǎn)》布面油畫(huà),260×260cm,202335《風(fēng)口》(《原點(diǎn)》小稿),布面油畫(huà),80×80cm ,2023 年.png《風(fēng)口》(《原點(diǎn)》小稿),布面油畫(huà),80×80cm ,2023

風(fēng)口是有序與無(wú)序的臨界點(diǎn),處在有序與無(wú)序的中間態(tài)。創(chuàng )作時(shí),陳明強以規律塑型,做出沖擊效果,在風(fēng)口周邊營(yíng)造吹散、漸弱感,目的是減少控制,呈現自由飛灑的狀態(tài)。

藝術(shù)家以自述的口吻記錄下:在這個(gè)瞬息萬(wàn)變的世界中,生存還是毀滅的辯證問(wèn)題,已然超越了思考的時(shí)限。每一次的撞擊,都是一次新的重啟,挺好的。36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原點(diǎn)》根據展廳的實(shí)際情況專(zhuān)門(mén)創(chuàng )作,懸掛在斜角的墻面,既能有效利用空間,顏色又不會(huì )對周?chē)髌樊a(chǎn)生太多干擾,需走近才能看清細節。

一切終將復歸于原點(diǎn)?!对c(diǎn)》意味一切——無(wú)論多復雜,最后都要回歸到自身最初狀態(tài)?!对c(diǎn)》與《風(fēng)口》形式上同質(zhì),只在尺寸上有所區別。大風(fēng)口就是小風(fēng)口,風(fēng)口里可能還有無(wú)數的風(fēng)口,也許我們看不見(jiàn),但風(fēng)口依然存在。37《原點(diǎn)》布面油畫(huà),260×260cm,2023年(局部).jpg《原點(diǎn)》布面油畫(huà),260×260cm,2023(局部)

2020年,中國嫦娥五號探測器從月球帶回1731克月壤。國家航天局探月與航天工程中心指導,中國科學(xué)院地質(zhì)與地球物理研究所、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學(xué)院計劃共同策劃一個(gè)與月壤相關(guān)的藝術(shù)展?!缎堑姆较颉芳丛醋赃@一展覽邀請。

月壤(lunar soil)是月球上特有的土壤,其中存在天然的鐵、金、銀、鉛、鋅、銅、銻、錸等礦物顆粒。由于不含水分和有機物質(zhì),月壤結構很松散,即使固定不動(dòng)也不會(huì )凝結成塊。

在觀(guān)察嫦娥五號帶回的月壤樣品的顯微圖像時(shí),每一粒塵埃都隱藏一個(gè)世界,讓陳明強似曾相識。得知月壤中含有鎳黃鐵礦后,他想到家鄉建陽(yáng)用來(lái)燒制建盞陶瓷的泥料也富含鐵元素,且這種泥料加工燒制而成的釉面總是類(lèi)似“星星”的斑紋。于是,他使用家鄉的建盞泥料,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在泥盤(pán)上形成一個(gè)個(gè)類(lèi)似于“隕石坑”的肌理。38《星的方向》,制作過(guò)程.jpg《星的方向》,制作過(guò)程

陳明強還特意購買(mǎi)了一些月隕石,將其磨成粉末用來(lái)配置釉料,施釉在泥盤(pán)的表面,期待來(lái)自月球的礦物能給作品斑紋帶來(lái)意想不到的改變。他使用建陽(yáng)建盞的非遺燒制技藝,燒制泥盤(pán)。

藝術(shù)家以自述的口吻記錄下:我期待真的有奇跡發(fā)生,這一顆顆小小的月隕石,是否真的蘊含著(zhù)某種未知原始和神秘力量。至少我在作品的表面肌理中,看到了星空的樣子。39月隕石.png月隕石39瓷盤(pán)釉面微拍.png瓷盤(pán)釉面微拍

在燒成后的建盞陶瓷盤(pán)釉面上,通過(guò)60倍的微拍,觀(guān)者能看到另一個(gè)宇宙,仿佛不同形態(tài)的星空。表面看似粗糙質(zhì)樸的陶瓷盤(pán),隱藏一個(gè)深邃神秘的世界。墻面上的視頻影像,和一排目鏡下的圖像,都源自這些建盞陶瓷盤(pán)的微拍。墻面的目鏡是策展人的精彩建議,實(shí)際觀(guān)看時(shí),由于每個(gè)人視距不同,能否觀(guān)看清晰的距離也有所差異。

作品中的七個(gè)圓盤(pán)組成北斗七星的形狀,呈現了月亮從“朔”到“望”,再到“晦”過(guò)程中的七個(gè)片段,意味著(zhù)人們對于月球的探索是一個(gè)循環(huán)向前充滿(mǎn)不確定性的過(guò)程。40《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年.jpg《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41《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年(瓷盤(pán)釉面微拍).png《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瓷盤(pán)釉面微拍)

布展時(shí),策展人將建盞陶瓷盤(pán)底部留出一道圓形光環(huán),遠看像懸浮在空中。在圓形光環(huán)周?chē)?,策展團隊用鐵精粉堆積出黑色的山丘,營(yíng)造異星的地質(zhì)構造感。墻角一束光穿過(guò)山丘,展廳墻面形成虛實(shí)變幻的山丘影子。42《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年.jpg《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43展覽現場(chǎng).jpg“‘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展覽現場(chǎng)

雖然小時(shí)候會(huì )躺在農村的院子里看星星,但陳明強從來(lái)不覺(jué)得自己是一個(gè)天文愛(ài)好者。但不知為何,近幾年的創(chuàng )作總是與天文、星空有關(guān)。是出于某種逃避的情緒嗎?想要逃離當下的生活?陳明強自己也不得而知?;蛟S,看似偶然的現象背后,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44《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年(瓷盤(pán)釉面微拍).png《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瓷盤(pán)釉面微拍)45《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年(瓷盤(pán)釉面微拍).png《星的方向》陶瓷、月隕石、鐵精粉、燈帶,共7件,尺寸不一,2022(瓷盤(pán)釉面微拍)

“蘋(píng)果落地”是現象,“萬(wàn)有引力”是本質(zhì),瞬間的靈感似乎總能成就不世出的天才。事實(shí)上,牛頓與蘋(píng)果的故事,是關(guān)于天才的神話(huà),萬(wàn)有引力定律的發(fā)現并非靈光乍現后一蹴而就的結果,而是有一個(gè)漫長(cháng)且艱難的過(guò)程:從離心力概念到平方反比思想,發(fā)展出離心力定律后往向心力定律轉變,得出平方反比定律,才有萬(wàn)有引力定律的最終形式,偶然不總是必然的顯現。

現下生活總是瞬息萬(wàn)變、無(wú)法掌控,意料之外的偶發(fā)事件帶來(lái)種種不確定與可能性。陳明強坦言自己一直處在“找不著(zhù)北”的狀態(tài),但他無(wú)疑總是堅定地走在“找北”的路上。在日常經(jīng)驗與意識的流淌中,陳明強將偶然帶來(lái)的沖擊與體驗,化作新的靈感與方向,持續“找北”,繼續尋找內心的解放與方向。

他以作品叩擊出創(chuàng )作者內心存在的永恒自問(wèn):身處浩瀚無(wú)垠的藝術(shù)宇宙,我究竟能向前走多遠?這一自問(wèn),亦由萬(wàn)有引力的牽引指向在場(chǎng)或不在場(chǎng)的觀(guān)者:在廣闊無(wú)限的人生中每一個(gè)當下,我們究竟能做些什么?

采訪(fǎng)、撰文|川流

責編|孟希

圖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

注釋?zhuān)?/p>

[1](德)荷爾德林著(zhù);劉皓明譯. 荷爾德林后期詩(shī)歌集[M]. 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 2013.05.

展覽信息:萬(wàn)有引力海報.png

“萬(wàn)有引力”—— 陳明強個(gè)人作品展

開(kāi)幕時(shí)間:2023年10月31日14:00

開(kāi)幕地點(diǎ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報告廳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0月24日—11月13日

展覽地點(diǎ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2層C展廳

“萬(wàn)有引力”展覽工作組

學(xué)術(shù)顧問(wèn) | 馮夢(mèng)波

策展人 | 陳哩爾、權文熙

藝術(shù)家|陳明強

展覽協(xié)調|王若冰

策展助理|王典、曹嘉巍、曲鳴飛、張馳、黃楷松、 劉瀟、齊茂、李彥樵、李響、原騰臻

設計統籌|紀玉潔

視覺(jué)設計|孫夢(mèng)云 @Shaping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