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女性主義藝術(shù)先鋒朱迪·芝加哥回顧展:如何書(shū)寫(xiě)她們的歷史?

時(shí)間: 2023.10.28

在同時(shí)擁有藝術(shù)家和女性主義者兩個(gè)身份的人中,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可能是全球最知名的一個(gè)。在各種當代藝術(shù)史教科書(shū)的女性主義藝術(shù)部分(如果有這部分的話(huà)),芝加哥和她的《晚宴》(The Dinner Party)幾乎從不缺席。如果我們將“女性主義藝術(shù)”視為一種特定的藝術(shù)類(lèi)型或風(fēng)格,那么它大概可以被描述為“發(fā)端于上世紀60年代末的美國,以女性主義作為主題或方法論指導的藝術(shù)作品”。然而,作為一種思潮,女性主義參與藝術(shù)的方式要豐富得多。在性別已成為藝術(shù)界熱門(mén)議題的今天,重要的問(wèn)題在于,如何讓更多藝術(shù)界中的女性擺脫被貶低和污名化的二元結構,呈現在歷史中長(cháng)期缺席的女性。

01 .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展覽現場(chǎng),Photo: Dario Lasagni/B)dariolasagni.com

這可以解釋為什么紐約新美術(shù)館的芝加哥大型回顧展取名為“她歷史”(Herstory)。今天人們已經(jīng)熟知波伏娃關(guān)于“第二性”的描述,同時(shí)也注意到,女性的差異性在各個(gè)領(lǐng)域被強加了負面意義?!按髮?xiě)的歷史”(History)被想象成理想的、客觀(guān)的、一般的,但同時(shí)是一個(gè)“西方白人男性中心”的排他性概念,在這個(gè)確立現代理性人的關(guān)鍵概念中,理想的人的“一般”形象意味著(zhù)不同于“特殊”的身份——東方人、黑人,當然還有女人。這種結構性偏見(jiàn)在藝術(shù)史中幾乎是深入骨髓,藝術(shù)史長(cháng)期以來(lái)就是大師們的歷史,即使在今天,“大師展”也是藝術(shù)展覽的絕對流量保證,象征著(zhù)大寫(xiě)歷史的經(jīng)濟基礎。對女性藝術(shù)家來(lái)說(shuō),“我不被關(guān)注,因為我是女人”是一個(gè)長(cháng)久問(wèn)題,而在今天,另一種焦慮是“我被關(guān)注,僅僅因為我是女人,而今天每個(gè)展覽總得有幾個(gè)女藝術(shù)家?!睙o(wú)怪乎人們對各種“政治正確”越來(lái)越厭倦,如果僅僅考慮如何為展覽和機構加入更多“多元身份”的藝術(shù)家,而不考慮對整個(gè)大寫(xiě)歷史敘事的變革,那么這些差異性的特征都難逃被貶低的風(fēng)險。

02.jpg《晚間風(fēng)扇》,1971,Judy Chicago/Collection of Jay Franke and David Herro

03.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展覽現場(chǎng),Photo: Dario Lasagni

作為芝加哥的大型回顧展,“她歷史”從眾多機構借展了作品,卻并不包括在布魯克林藝術(shù)博物館永久陳列的《晚宴》。從展覽主題來(lái)說(shuō),這一安排同樣具有意義?!八龤v史”要求批判那種圍繞“杰作”展開(kāi)的敘事,這對芝加哥本人尤其適用。僅僅將芝加哥作為一個(gè)“創(chuàng )作了經(jīng)典作品《晚宴》的藝術(shù)家”進(jìn)行贊頌是錯誤的,這種做法將女性創(chuàng )作中的差異性理解為一種投機(“不過(guò)是因為她是女人!”)。盡管《晚宴》也曾飽受批評,但芝加哥同樣不是梵·高、維米爾那樣“不被時(shí)代理解的偉大藝術(shù)家”——在《晚宴》中,沒(méi)有任何前在的、超然于現實(shí)的藝術(shù)真理終將被發(fā)現,恰恰相反,是整個(gè)70年代以來(lái)女性主義堅持以行動(dòng)和思想對抗大寫(xiě)歷史的標準,才成就了《晚宴》的藝術(shù)史——本質(zhì)上與過(guò)去截然不同的藝術(shù)史地位。

04.jpg《彩虹皮克特》,1965/2021,JUDY CHICAGO/ARS, N.Y.

展覽強調了一個(gè)歷史中的朱迪·芝加哥。芝加哥原名朱迪思·科恩(Judith Cohen),20 世紀60年代,她在加州大學(xué)洛杉磯分校(UCLA)學(xué)習藝術(shù),這里是一個(gè)由抽象表現主義、極少主義和白人男性統治的領(lǐng)域。一方面,她必須學(xué)習同樣不歡迎女性的工業(yè)技術(shù)(她回憶,為了學(xué)習噴漆,自己是汽車(chē)維修學(xué)?!?50個(gè)男人中唯一的女人”)。另一方面,她需要盡量符合流行的藝術(shù)家形象:抽雪茄、摩托競速、混跡于藝術(shù)家酒吧,而她也常常在回到家后為遭到的厭女行為獨自哭泣。努力最終有了回報,在1966年紐約猶太博物館的美國第一次極少主義雕塑展“基本結構”(Primal Structures)的42名參展藝術(shù)家中,她是僅有的三名女性之一?!恫屎缙た颂亍罚≧ainbow Pickett)是當時(shí)展出的作品,我們能從其糖果般的繽紛色彩,以及同一時(shí)期的煙霧裝置中,看到同當時(shí)男性藝術(shù)家推崇的杰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式硬漢人設不同的一面——柔和、脆弱、受外力約束,同時(shí)越來(lái)越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存在。

05.jpg“女人之屋”展覽畫(huà)冊封面,1972年,Through the Flower archives

進(jìn)入70年代,科恩正式接受了女性主義者的身份。她在《藝術(shù)論壇》上打出更名告示,宣布“拒絕一切男性社會(huì )統治強加的命名”;她創(chuàng )建了美國第一個(gè)學(xué)院女性主義藝術(shù)項目,組織了代表性的展覽“女人之屋”(Womanhouse),其中的媒介材料包括了彩色鉛筆、刺繡、玻璃、金屬、木頭,以及化妝品、內衣、床單、冰箱、烤面包機等等日常生活物品,這種帶有明顯挑釁意味,同時(shí)模糊創(chuàng )作和策展邊界的集體工作方法一直延續到芝加哥此后的創(chuàng )作中。

06.jpg《穿越花朵2》,1973,JUDY CHICAGO/ARS, N.Y.

07 .jpg左起:《出生罩》,1965/2011;《飛行罩》,1965/2011;《汽車(chē)罩》,1964。Judy Chicag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by Clark Hodg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以《穿越花朵》(Through the Flower)為代表,芝加哥創(chuàng )造了她命名為“中央軸心意象”(central core imagery)的圖式:中心是一個(gè)豎直的葉鞘狀圖案,圍繞著(zhù)輻射狀線(xiàn)條,構成類(lèi)似于花朵蝴蝶、以及女性陰部的形象。芝加哥將其描述成“一種本質(zhì)的圖像,它來(lái)自女性對身體的想象,與男子的想象完全不同。這是女性情感的重新發(fā)現?!边@種圖式最終構成了《晚宴》中盤(pán)子的圖像。然而,正是這種表達為芝加哥帶來(lái)了長(cháng)久的爭議。1990年,在首次展出十余年后,《晚宴》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大學(xué)圖書(shū)館永久陳列的計劃引發(fā)了一場(chǎng)小規模的國會(huì )討論,最終以“色情化”之名被否決。與此同時(shí),強調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的新一代女性主義者將《晚宴》視為僵化的本質(zhì)主義,既過(guò)分聚焦于生理特征,又拒斥其它差異要素(典型的批評聲音來(lái)自黑人女性主義)。

08.jpg《誕生三位一體:針尖1》,“誕生項目”,1983,由Susan Bloomenstein, Elizabeth Colten, Karen Fogel, Helene Hirmes, Bernice Levitt, Linda Rothenberg, Miriam Vogelman手工完成 (Donald Woodman/Artists Rights Society, New York/The Gusford Collection)

09.jpg

《因控制欲/盲目的個(gè)性而癱瘓》,1983,Collection Grazyna Kulczyk, Tschlin, Switzerland

芝加哥本人的創(chuàng )作走得更遠。芝加哥和志愿者們在藝術(shù)領(lǐng)域重新開(kāi)發(fā)了曾被貶低為“女性化”的手工藝品,例如瓷器畫(huà)、陶藝和縫紉。展出的“誕生項目”(Birth Project)中的五件掛毯呈現了這種集體工作的形態(tài),以及芝加哥向具象的轉變。同時(shí),展覽中豐富的媒介說(shuō)明,如果僅僅考慮形式,芝加哥事實(shí)上參與了60年代以來(lái)每一次重大藝術(shù)運動(dòng):極簡(jiǎn)主義、大地藝術(shù)、觀(guān)念和表演藝術(shù),以及今天的身份和環(huán)境議題。環(huán)境藝術(shù)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延續了早年的嘗試,煙霧是芝加哥主要的媒介形式。在早期的《氣氛》(Atmospheres)系列中,已經(jīng)能夠看到一種稍顯粗糙的新唯物主義觀(guān)念——自然絕非冷峻的物,而是深深銘刻著(zhù)人類(lèi)(和非人類(lèi))欲望與情感。

10.jpg “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子展覽“女性之城”展覽現場(chǎng),Photo: Dario Lasagni

整個(gè)展覽最具特色的是一個(gè)占據一整層樓的子展覽“女性之城”(The City of Ladies),標題來(lái)自中世紀法國作家克里斯蒂娜·德·比薩(Christine de Pisan)的著(zhù)作(比薩也是《晚宴》中致敬的人物之一),包括了近90位橫跨時(shí)空的女性的創(chuàng )作,堪稱(chēng)《晚宴》的博物學(xué)版本。這里有女性的書(shū)寫(xiě):12世紀德國神學(xué)家賓根的希爾德加德(Hildegard of Bingen)的手稿(她反對將夏娃視為罪惡的傳統)、弗吉尼亞·伍爾芙和西蒙娜·德·波伏娃的論著(zhù);也有女性的藝術(shù):阿爾特彌西亞·真蒂萊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弗里達·卡羅(Frida Kahlo)、以及芝加哥的抽象語(yǔ)言前輩希爾瑪·克林特(Hilma af Klint)、安尼斯·佩爾頓(Agnes Pelton)、喬治婭·奧姬芙(Georgia O'Keeffe)。芝加哥最近的一組刺繡作品《女性神圣》(The Female Divine)懸掛在展墻上方,其中一件突出地寫(xiě)到“如果女人統治世界會(huì )怎么樣?”

11 .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子展覽“女性之城”現場(chǎng),Judy Chicag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by Clark Hodg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2 .jpg朱迪·芝加哥在展覽開(kāi)幕晚會(huì )上,Rommel Demano/BFA.com

這部分揭示了女性主義在今天的困境。早在70年代,奧姬芙就強烈拒絕把自己歸為女性主義藝術(shù)家的做法,也拒絕對自己創(chuàng )作的任何性差異層面的闡釋?zhuān)砹艘环N在今天已成為主流的反本質(zhì)主義態(tài)度。但與此同時(shí),我們不應忘記,正如展覽標題所示的,近一個(gè)世紀來(lái),女性地位在全球層面獲得的進(jìn)步是一種具體而復雜的歷史過(guò)程。芝加哥的創(chuàng )作生涯代表了一個(gè)典型,它建立在60年代美國主流(無(wú)論精英或大眾)文化對女性身體普遍物化的結構性背景中,當時(shí)的女性主義藝術(shù)家展現出堅決的斗爭姿態(tài)。在60余年里,芝加哥長(cháng)期處于藝術(shù)世界的邊緣,她最受關(guān)注的時(shí)刻是與那些“注重傳統”的社會(huì )機構激烈交鋒的時(shí)刻。而正是因為無(wú)數像這樣抵抗的歷史的存在,今天的女性(和其它所有“特殊”身份的)藝術(shù)家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間。遺憾的是,這種斗爭的歷史并不常被人們記住,女性主義被誤解為一種局部的、關(guān)于特定群體的利益表達。在全球新自由主義的背景下,這一問(wèn)題日益突出:女性的自由獨立時(shí)刻面臨被簡(jiǎn)化為消費者的風(fēng)險,為消費主義輸送燃料。

這意味著(zhù),芝加哥的戰士精神仍然沒(méi)有過(guò)時(shí)。也許更好的理解是,“中央軸心意象”并不意味著(zhù)女性有任何中心化的本質(zhì),而“她歷史”更好的表達是“她們的歷史(Herstories)”?!芭灾恰币馕吨?zhù),這個(gè)城邦不是一個(gè)由大寫(xiě)歷史的精神統治的秩序國度,而是一個(gè)肯定差異、充滿(mǎn)未知的場(chǎng)所。在這里,重要的是不要忘記被正典忽略的歷史——女性總是可以、也一直在進(jìn)行著(zhù)差異化的創(chuàng )造。在這種持續的差異化中,女性不斷質(zhì)詢(xún)那些崇高的概念和秩序背后依賴(lài)的壓迫與剝削,拒絕沉默的犧牲,為每一個(gè)個(gè)體尋求尊嚴和關(guān)懷。

編譯|羅逸飛

參考資料:

https://www.newmuseum.org/exhibitions/view/judy-chicago-herstory

https://www.nytimes.com/2023/10/12/arts/design/judy-chicago-new-museum-art-feminism.html

https://www.wsj.com/arts-culture/fine-art/judy-chicago-herstory-review-the-many-facets-of-a-feminist-icon-airdigital-c69d864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ntertainment/art/2023/10/18/judy-chicago-new-museum-show/

https://www.vulture.com/article/judy-chicago-herstory-new-museum-review.html

https://www.vogue.com/slideshow/new-museum-dior-judy-chicago-2023

展覽信息:

08.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

JUDY CHICAGO: HERSTORY

展覽地點(diǎn):紐約新美術(shù)館

展覽時(shí)間:2023年10月12日 - 2024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