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宋步云

宋步云先生曾任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北京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是著(zhù)名的國畫(huà)家、水彩畫(huà)家和油畫(huà)家。他一生追求光明,一生赤誠砥礪藝事,不倦地追求藝術(shù)創(chuàng )新,是中國畫(huà)壇成就卓然、影響浩遠的杰出的藝術(shù)大師之一。

宋步云先生1910年生于山東濰坊,1928年在濰縣文華中學(xué)讀書(shū)時(shí),聯(lián)合在校愛(ài)國學(xué)生組織抗議帝國主義奴化教育和宗教侵略的學(xué)潮,受到反動(dòng)勢力的迫害。1930年起,宋先生先后在濟南愛(ài)美藝術(shù)師專(zhuān)、北平京華美術(shù)學(xué)院、杭州國立藝專(zhuān)等校就讀,從師林風(fēng)眠、李苦禪等名門(mén)大家,研習油畫(huà)、水彩畫(huà)、國畫(huà)等。在此期間,宋先生會(huì )同大批進(jìn)步學(xué)生組成聯(lián)合請愿團,在南京冒死游行、請愿、臥軌,要求出兵抵御日寇的侵略。1934年?yáng)|渡,在東京日本大學(xué)藝術(shù)系專(zhuān)攻油畫(huà)。學(xué)習期間,他參加過(guò)當時(shí)在日本的郭沫若指導的中國愛(ài)國學(xué)生的演劇活動(dòng),并在公開(kāi)場(chǎng)合憤怒披露日本軍國主義侵華的罪行;在日期間,宋先生博采眾長(cháng),潛心研究世界各國優(yōu)秀美術(shù)作品和各種藝術(shù)理論,并創(chuàng )作了大幅油畫(huà)《流亡圖》,反映遭到外族侵略的中國人民蒙受的巨大苦難。1937年,他毅然回國投身抗日大潮,以藝術(shù)之筆從事各種抗日救亡工作,并在重慶與王琦先生等發(fā)起并組織了進(jìn)步的“中華全國木刻家協(xié)會(huì )”,任常務(wù)理事:1940年應陳之佛先生之聘執教于重慶國立中央大學(xué)藝術(shù)系并與豐子愷--留日同學(xué)傅抱石切磋中西藝術(shù)合壁和國畫(huà)創(chuàng )新;1942年在重慶國立藝專(zhuān)任講師,教授水彩畫(huà)。1942年至1944年間,宋先生踏遍巴山蜀水,寫(xiě)生并創(chuàng )作大量水彩作品;他先后在重慶等地舉辦過(guò)六次個(gè)人水彩畫(huà)展,轟動(dòng)西南畫(huà)壇。藝術(shù)大師徐悲鴻親自為宋先生主持畫(huà)展,并將《嘉陵江夕陽(yáng)》、《嘉陵江纖夫》兩幅作品收藏。吳作人先生1943年在《新蜀報》撰文,稱(chēng)他的“水彩畫(huà)正給了我們真誠的感覺(jué),地方色彩的表現極充分,宋步云先生畫(huà)嘉陵江兼傳其神態(tài)”,“想來(lái)是不僅能無(wú)愧于古人”。1946年,應徐悲鴻之聘,他與吳作人等接管并籌建國立北平藝專(zhuā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前身),任副教授,教授水彩畫(huà)課程,并兼庶務(wù)主任,代理總務(wù)主任。他受命于危難,在經(jīng)費極其拮據的艱苦環(huán)境中,為創(chuàng )建藝專(zhuān)嘔心瀝血,對中國進(jìn)步藝術(shù)乃至新中國成立后美術(shù)教育事業(yè)的發(fā)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這個(gè)時(shí)期,宋先生的油畫(huà)代表作《白皮松》被國立藝專(zhuān)收藏。他會(huì )同徐悲鴻、齊白石等藝術(shù)巨匠,發(fā)起組織了“北平美術(shù)作家協(xié)會(huì )”,并任常務(wù)理事。新中國誕生前夕,宋先生受黨的地下組織之托,與徐悲鴻先生和進(jìn)步教師保護校產(chǎn),  堅決地抵制了學(xué)校南遷,他還冒著(zhù)生命危險,掩護地下黨組織的工作人員。作為美術(shù)教育家,他悉心指點(diǎn)年輕一代,培養了大批繪畫(huà)人材,其中許多人已成為我國藝壇各個(gè)方面的骨干。

宋先生治藝以誠,新中國成立后,即使在五十年代初期以后長(cháng)期蒙冤的歲月里,他依舊筆勤不輟,潛心光大和弘揚中華民族繪畫(huà)的優(yōu)良傳統,致力于中西繪畫(huà)藝術(shù)的合壁。他用畫(huà)筆歌頌祖國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成就,謳歌中華山河的壯美,創(chuàng )作了油畫(huà)《開(kāi)山》及水彩畫(huà)《晚霞》、《蘆溝早春》等作品,《洪峰側流》等五幅大型油畫(huà)作品被黃河水利委員會(huì )展覽和收藏。應煤炭部之邀創(chuàng )作大幅油畫(huà)《新社會(huì )新礦工》等;1957年為擴建的山西省劉胡蘭紀念館創(chuàng )作油畫(huà)《英勇就義》等。1958年,宋先生應邀擔任人民大會(huì )堂寧夏廳的總設計師和美術(shù)顧問(wèn),為完成設計任務(wù),遠足西北,留下大量寫(xiě)生作品。1961年,由吳作人、傅抱石介紹加入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1985年被聘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80年代以后,宋先生雖患絕癥,但仍在古稀之年不避辛苦,以驚人的毅力再次遍歷中華名山大川,創(chuàng )作出許多宏篇巨制。1982年,他為吉林長(cháng)白山賓館作巨幅國畫(huà)《長(cháng)白山天池》,1984年為山東省人民政府作巨幅國畫(huà)《多壽圖》,1987年為中央文史研究館創(chuàng )作巨幅國畫(huà)《萬(wàn)壽圖》,為首都賓館作巨幅國畫(huà)《碩果迎賓》。國畫(huà)《人間重晚晴》、《風(fēng)云長(cháng)護古雄關(guān)》、《寒林落暉》、《月季》,水彩《靜月潭》、《黃海之晨》、《鏡泊湖濱》等,是宋先生這個(gè)時(shí)期的代表作。對蟠桃的獨特把握,更使宋先生享有“桃圣”的贊語(yǔ)。他的作品繼承傳統之精華,融匯西法,氣勢恢宏、筆力雄健、恣肆瀟灑、意韻深邃,色彩明快沉穩,無(wú)不躍動(dòng)著(zhù)強健的生命力。中國畫(huà)、水彩畫(huà)異途同歸,交叉并舉,寫(xiě)生創(chuàng )造,中國畫(huà)空白與西方印象派光感的巧妙交融,色與水、色與墨、線(xiàn)與面的激揚交響,將中西畫(huà)法的探索成功地推向一個(gè)新高度,以清新典雅、空靈樸厚、出神入化的獨特美學(xué)品格,為祖國藝苑增添了一株奇葩。

宋步云先生還受聘擔任中國老年書(shū)畫(huà)研究會(huì )和北京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顧問(wèn),中國老人文化交流促進(jìn)會(huì )、中山書(shū)畫(huà)社和北京東城書(shū)畫(huà)協(xié)會(huì )理事等。

宋步云先生是位胸襟博大,藝貫中西的藝術(shù)家,從藝七十年,探索七十年。他師化自然,銳意進(jìn)取,用畫(huà)筆勾勒出他對藝術(shù)和生活的理解。他熱愛(ài)陽(yáng)光、生命。他的作品立足現實(shí),面向人生,無(wú)不洋溢著(zhù)樂(lè )觀(guān)向上的情緒,風(fēng)貌卓然,自成一家,因而享譽(yù)海內外,作品成為我國許多外交、國事重要活動(dòng)中的珍貴饋贈,并被國內外許多博物館和藝術(shù)鑒賞家珍藏。1987年在中國美術(shù)館成功地舉辦 “宋步云藝術(shù)活動(dòng)六十年”個(gè)人畫(huà)展;1990年,他的家鄉政府建立了“宋步云藝術(shù)館”,表達了人民對他的藝術(shù)及藝術(shù)精神的愛(ài)戴;1991年出版大型版本《宋步云畫(huà)集》。

近十年來(lái),宋先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先后應邀為中南海、毛主席紀念堂、北京市政協(xié)、遵義會(huì )議紀念館、徐悲鴻紀念館、“愛(ài)我中華修我長(cháng)城”籌備處、全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huì )、新建的香港培僑中學(xué)等許多單位作畫(huà)。這些作品無(wú)不表現出他藝術(shù)上的高深造詣、宏大氣魄.及奉獻精神。彌留之際,宋先生反復叮嚀:他的藝術(shù)取之于民,當還之于民,作品可在條件具備時(shí),建立紀念館,以弘揚中華文化藝術(shù),供后來(lái)者借鑒。

宋先生一生追求光明。在中國半個(gè)多世紀的風(fēng)云際會(huì )中,他始終站在愛(ài)國、民主、進(jìn)步的營(yíng)壘一邊。他鄙夷國民黨政府的腐敗,支持并親自參加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在藝術(shù)上,他信奉“筆墨當隨時(shí)代”,從不墨守成規,以自己長(cháng)年不倦的藝術(shù)實(shí)踐,豐富中華文明的寶庫,為祖國社會(huì )主義文化的發(fā)展,不間斷地奉獻。

宋步云先生一生剛直不阿、曠達寬厚、品德高尚,對人民、朋友、師長(cháng)、學(xué)生,他樂(lè )善好施,深受人們的愛(ài)戴和欽敬。四十年代,他曾將重慶個(gè)人畫(huà)展所得全部捐贈抗日將士或賑濟災民。對腐朽和黑暗,他嫉惡如仇;對生活,他淡泊達觀(guān),即使在逆境之中,他仍然堅信光明,認定一條藝術(shù)探索之路而矢志不渝。他企望善良,常書(shū)“善者多壽”以明心跡。他所畫(huà)的蟠桃,以及對許多作品的題鑒就是他的心靈和憧憬的真實(shí)寫(xiě)照。

宋步云先生畢生獻身藝術(shù),為中華民族的文化藝術(shù)事業(yè)辛勤奮斗,慷慨地奉獻出自己的一切。他的高尚品德與不朽業(yè)績(jì)將永遠載入中國美術(shù)史冊。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