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伍必端

一直到改革開(kāi)放的前幾年,美院的教學(xué)和創(chuàng )作活動(dòng)都與當時(shí)的政治形勢密切相關(guān)。所以我的教學(xué),我的創(chuàng )作都刻印著(zhù)每個(gè)歷史時(shí)期的痕跡。50年代,作品比較輕松,欣欣向上。60年代,運動(dòng)多了,畫(huà)便很少了。70年代,印象最深的是在三峽實(shí)實(shí)在在地畫(huà)了幾個(gè)月的畫(huà)。80年代,跑得地方多,畫(huà)得很雜。90年代,去了絲綢之路。最不好說(shuō)的是改革開(kāi)放后,我真的不知該畫(huà)什么了,于是畫(huà)了不少自己不熟悉的東西。說(shuō)到我的創(chuàng )作,我的畫(huà)沒(méi)有什么大作品,且雜七雜八,可謂百花齊放。在人物畫(huà)中,我以為我為周總理畫(huà)的側面像是比較成功的。我是用充滿(mǎn)了崇敬和親情的心畫(huà)的,技巧上也很成熟。我喜歡這些年到各地去畫(huà)的寫(xiě)生和速寫(xiě),尤其特別喜歡1973年和1979年兩次去長(cháng)江三峽的寫(xiě)生。雄險壯觀(guān)的三峽征服了我,那時(shí)我的思想很自由,沒(méi)有任何束縛,只有大自然與我,我用全部的感情和身心去體驗它,試著(zhù)用各種繪畫(huà)的技巧去描繪它。另外也可以從我到東北,到貴州,到太湖,到新疆絲綢之路的寫(xiě)生中看到我對那里的人,物,景的忠誠和激情。再說(shuō)說(shuō)我后期的一些作品,很多人都說(shuō)不像我的畫(huà)了。經(jīng)過(guò)這幾十年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清清楚楚地看出一個(gè)時(shí)代有一個(gè)時(shí)代的藝術(shù)作品,有一個(gè)時(shí)代的特色。正如現在我看到的許多藝術(shù)現象,都有著(zhù)這個(gè)時(shí)代明顯的特點(diǎn)。但不論怎么說(shuō),每個(gè)真正的藝術(shù)家都應該對這個(gè)時(shí)代做出應有的貢獻,對社會(huì )要有責任感,尤其對青年學(xué)子更要有一種責任感?,F在我九十歲了,在這個(gè)時(shí)候我很想從我的一些舊作中選出一些來(lái),再回憶一下,乘機也向我們的美術(shù)學(xué)院,向同事們,向朋友們,向社會(huì )做一個(gè)小結式的匯報,很想聽(tīng)聽(tīng)大家的點(diǎn)評忠告。我要衷心地感謝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給了我為社會(huì )和教育服務(wù)的機會(huì ),感謝各位領(lǐng)導給我的大力支持,特別是展覽館的同志們和一些同學(xué)為我的展覽,為這本畫(huà)冊做出的竭盡努力。我要至誠地向他們說(shuō)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