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金俊權

我與韓國著(zhù)名版畫(huà)家金俊權先生相識于1994年,那一年是他首度踏入中國國土,以訪(fǎng)問(wèn)學(xué)者身份作客魯迅美術(shù)學(xué)院。自那以后,他頻繁穿梭于中韓兩國,成為中國的???。他尋訪(fǎng)中國的東南西北,結識了中國眾多的老中青版畫(huà)家。這期間,他學(xué)會(huì )了中國的木版水印技法,他的作品也更上一層樓。他將中國版畫(huà)引到韓國展覽,將韓國版畫(huà)引到中國展覽。他不斷地做下來(lái),事實(shí)上他已經(jīng)是扮演了促進(jìn)中韓版畫(huà)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

在現代藝術(shù)占據韓國藝術(shù)舞臺的當下,金俊權的版畫(huà)可謂獨樹(shù)一幟。

他早期的木版畫(huà),多表現韓國古代民族英杰和勞動(dòng)人民生活。體現了他謳歌正氣和貼近平民的審美情結。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他的木版畫(huà)多以油印套色為主,取材山村風(fēng)光,一幅幅鄉野畫(huà)卷的出世,仿佛似一首首田園詩(shī)歌的詠嘆?。菚r(shí)他已經(jīng)遠離首都的城市生活,只身一人到偏遠的山村安營(yíng)扎寨,潛心研究木版畫(huà)藝術(shù)。)從1994年來(lái)中國之后,轉向傳統的水印木刻。他的語(yǔ)言形式有了較大的變化,也帶動(dòng)了語(yǔ)境的升華。

中韓文化的交互發(fā)展,源遠流長(cháng)。我從他的作品中,感受到審美理想的共鳴。

古代的東方版畫(huà):插圖、年畫(huà)、、佛畫(huà)、商品包裝、貨幣、紙牌,都是適用性的,面向大眾。。金俊權正是繼承了這一樸素的現實(shí)主義傳統,從而使他的作品贏(yíng)得了普通觀(guān)眾的青睞。

作為一個(gè)外國讀者,我能辨認出他畫(huà)的是韓國的山川風(fēng)貌,那濃郁的鄉土情懷,令人陶醉、神往。在他近期的水印木刻中,山、水、島、云、鳥(niǎo),業(yè)已符號化,這不僅是自然的物化,更是藝術(shù)的升華,畫(huà)面上均為由近及遠,層疊不盡,巨大的空白,寧靜而深遠。它不僅引領(lǐng)我去看,更引領(lǐng)我去閱讀,那撲面而來(lái)的是東方詩(shī)韻的演義,派生于東方文化的現代版,令我耳目一新。冥冥之中,我仿佛聽(tīng)到了大自然發(fā)出的天籟之音,無(wú)聲地呼喚真善美的光輝普照人間。我也窺見(jiàn)了一位藝術(shù)家心靈深處的密碼,它承載了對于傳統和現代文化的諸多課題,不懈地逐個(gè)解讀。

金俊權的作品恬靜、抒情、含蓄,寓情于景,詩(shī)情畫(huà)意,洋溢著(zhù)東方藝術(shù)的美質(zhì)。假如打個(gè)比喻,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好像是從韓國的山川流出來(lái)的泉水,有源之水不會(huì )枯竭,會(huì )流向未來(lái)。

金俊權的版畫(huà)藝術(shù)似不時(shí)尚,但是勿容置疑,它在藝術(shù)中追求的真善美主題,絕對是現代人的精神需求,屬于現代文化中的潛流,雖然沒(méi)有轟轟烈烈的表象,卻有著(zhù)深層的涌動(dòng),有著(zhù)藝術(shù)家的清醒。在變幻莫測的現代藝術(shù)思潮中,他選擇了寂寞之路,這不僅需要膽識和魄力,還需要獨善其身的境界。作為同行,我欽佩和賞識金俊權的藝術(shù)理想,也祝愿他在藝術(shù)的征途上節節高升。

宋源文 敎授 (版畵家, 前中國版畵家協(xié)會(huì )主席, 中國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 敎授 )
北京望京花園家中  200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