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近作集|廣軍:我特別不喜歡被歸堆兒!

時(shí)間: 2023.12.25

CAFA ART INFO《近作集》專(zhuān)欄,圍繞藝術(shù)家近期新作,聊聊近日所見(jiàn)所聞、所思所感,以期從更多的角度來(lái)了解藝術(shù)家及其創(chuàng )作背后的二三事。

廣軍先生,被大家敬稱(chēng)為“廣爺”,但先生自己卻并沒(méi)有“爺“的架子,他謙遜隨和,時(shí)常透露著(zhù)微笑,偶爾還會(huì )金句頻發(fā)的調侃幾句,逗得大伙兒直樂(lè )。先生將日常的感想收錄成冊,取名為《湊合集》,這些隨筆“沒(méi)有時(shí)間順序的,沒(méi)規律的,就像看玻璃杯里新沏的茶,茶葉梗子一會(huì )上、一會(huì )下的”,讀后亦令人忍俊不禁。

而眾所周知的是,先生對于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教學(xué)及生活可全然沒(méi)有“湊合”的意思,他極為嚴肅地對待著(zhù)藝術(shù)這件事,不斷地突破桎梏,內觀(guān)自我,通過(guò)不同的媒介及表現形式,持續迸發(fā)著(zhù)不竭的藝術(shù)想象力。由于經(jīng)歷了特殊的歷史時(shí)期,從八十年代開(kāi)始,先生才得以真正地成為“自己藝術(shù)的主人”,這也使得這份創(chuàng )作的自由更為彌足珍貴。從版畫(huà)、油畫(huà)、水墨到近期熱愛(ài)的攝影中,無(wú)不透露出他敏銳的視角,以及獨有的人生感悟與智慧。

先生說(shuō):“我特別不喜歡被歸堆兒“。也許,正是此般無(wú)法被定義的不羈,構成了這一聲“廣爺”的稱(chēng)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