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訪(fǎng)談|共議“愛(ài)的闡釋”:中國與世界藝術(shù)設計教育的危機與契機

時(shí)間: 2023.12.21

編者按:2023 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北京(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會(huì )議于11月22日上午8點(diǎn)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舉辦。Cumulus聯(lián)盟作為全球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國際學(xué)術(shù)組織,旨在促進(jìn)設計院校在教學(xué)、研究和實(shí)踐方面的國際交流與合作。本次年會(huì )是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推動(dòng)中國與世界藝術(shù)設計教育交流合作的歷史性契機,期待在尊重文化多樣性的基礎上,與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教育者共同關(guān)注世界藝術(shù)與設計教育的高質(zhì)量持續發(fā)展,共同推動(dòng)未來(lái)型藝術(shù)與設計人才培養。1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會(huì )議現場(chǎng).jpg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會(huì )議現場(chǎng)

在新時(shí)代的背景下,藝術(shù)與設計的力量日益凸顯,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變化。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建立未來(lái)人才培養體系、促進(jìn)學(xué)科交叉融合、深化文明交流互鑒,將是未來(lái)教育發(fā)展的焦點(diǎn)。本屆論壇以“愛(ài)的闡釋”為主題,旨在從不同文化和角度深入探討愛(ài)在藝術(shù)與設計中的表達與闡釋。以期強化學(xué)科間交叉融合,以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共同問(wèn)題為目標導向,打破專(zhuān)業(yè)壁壘。2 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會(huì )議現場(chǎng).jpg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會(huì )議現場(chǎng)

大會(huì )召開(kāi)之際,來(lái)自中國、意大利、德國、美國等國家的學(xué)者們接受了主辦方專(zhuān)訪(fǎng),共同探索愛(ài)的力量和意義、設計教育等相關(guān)問(wèn)題,為設計研究領(lǐng)域的發(fā)展貢獻智慧和力量。學(xué)者們以跨領(lǐng)域交叉融合為底層邏輯,以識辯全球局勢為研判視角,立足于生態(tài)意識,為解決人類(lèi)未來(lái)存續的時(shí)代問(wèn)題提供了諸多可能性方向。

Cumulus聯(lián)盟大會(huì )與會(huì )專(zhuān)家訪(fǎng)談1宋協(xié)偉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院長(cháng).jpg宋協(xié)偉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院長(cháng)2韓濤.jpg

韓濤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3李玉峰.jpg李玉峰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教授4Lorenzo Imbesi.jpgLorenzo Imbesi 洛倫佐·因貝西 (Cumulus)主席5Ezio Manzini.jpg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 米蘭理工大學(xué)名譽(yù)教授6Anthony Dunne.jpgAnthony Dunne 安東尼·鄧恩 紐約新學(xué)院教授7Birgit Mager.jpg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 國際服務(wù)設計網(wǎng)絡(luò )聯(lián)合創(chuàng )始人8Gediminas Urbonas.jpgGediminas Urbonas 蓋迪米納斯·烏爾博納斯 麻省理工學(xué)院建筑與規劃學(xué)院藝術(shù)與科技系主任9William Myers.jpg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 《生物設計:自然科學(xué)創(chuàng )造力》作者9William Myers.jpgChristian Guellerin 克里斯蒂安·蓋勒林 南特大西洋設計學(xué)院執行理事11Eija Salmi.jpgEija Salmi 艾亞·薩爾米 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秘書(shū)長(cháng)

Q: 本次Cumulus央美年會(huì ),專(zhuān)家演講中提到在“愛(ài)的闡釋”的大主題下有“危機與契機”,您覺(jué)得在當下,有哪些值得設計從業(yè)者關(guān)注的“危機與契機”?

宋協(xié)偉:首先,“愛(ài)”可能是自人類(lèi)出現以來(lái)就與我們始終伴隨的,愛(ài)似乎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根本,也應該是人性之本性。"愛(ài)的闡釋?zhuān)⑹侨祟?lèi)文明中最豐富多彩的內涵。隨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的不同的階段,從第一次工業(yè)革命到今天的第四次工業(yè)革命,工業(yè)和技術(shù)上的持續更新迭代,未來(lái)的設計師如何通過(guò)“愛(ài)的闡釋”,為未來(lái)生活方式提供新的思想和思維?未來(lái)的生活方式研究,不是從物理學(xué)功能出發(fā)的簡(jiǎn)單造物行為,而是以包容自然為一體的廣義生命的演化和共生秩序的建立,這將是更變得更復雜、更系統和更有價(jià)值。未來(lái)的設計師,不再是藝術(shù)家,而是深入這個(gè)時(shí)代的觀(guān)察者,從“以人為本”的設計要轉型到“以生命為本”的設計,以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出發(fā),對未來(lái)生存和生命的可持續和諧發(fā)展進(jìn)行研究與設計。

那么由于這樣的方向轉向,今天的高等教育發(fā)生了深層次變化。去年教育部推出了交叉學(xué)科,就是因為科技、生產(chǎn)的核心技術(shù)改變了,我們對過(guò)去物理學(xué)產(chǎn)品的使用功能需求隨之改變,這樣一來(lái),就帶來(lái)對未來(lái)人類(lèi)生存與生命型態(tài)及其價(jià)值結構的變化。所以作為今天的設計師,我們必須站在未來(lái)的角度,重新審視過(guò)去設計師的角色和作用。過(guò)去那種狀態(tài)是工業(yè)革命和以包豪斯為代表的現代設計思想給我們帶來(lái)的,100年以后的今天,我們面臨的社會(huì )、經(jīng)濟、生態(tài)以及政治、文化環(huán)境與工業(yè)革命的發(fā)展發(fā)生巨大的變化。在科技發(fā)展與人工智能快速發(fā)展今天,我們要重新思考設計、設計師以及設計教育的歷史責任,如何以跨文化視角,在設計思想和設計思維的范疇,對愛(ài)的概念與觀(guān)念進(jìn)行普遍性反思與創(chuàng )造性闡釋?zhuān)泔@得無(wú)比的重要。因此,“愛(ài)的闡釋”也成為今年CUMULUS年會(huì )的主題之一,期待通過(guò)來(lái)自全球的設計師、藝術(shù)家以及教育工作者們帶來(lái)深刻的見(jiàn)地和精彩的分享。1宋協(xié)偉:《走向治愈、轉型和超越》,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宋協(xié)偉:《走向治愈、轉型和超越》,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宋協(xié)偉:《走向治愈、轉型和超越》,大會(huì )主題演講

韓濤:當我們討論“愛(ài)”的時(shí)候,往往就是“愛(ài)”出現問(wèn)題的時(shí)候,我們今年討論“愛(ài)的闡釋”,這也說(shuō)明當代社會(huì )中“愛(ài)”本身出現了問(wèn)題。比如,消費領(lǐng)域正在漫無(wú)邊際地出現一種偽造的、虛假的、借用了前工業(yè)時(shí)代的倫理稱(chēng)呼的“泛化的愛(ài)”;比如我們在生態(tài)領(lǐng)域缺失了對自然、植物、動(dòng)物,對人類(lèi)中心主義漠視下的主體關(guān)懷;比如在全球大國競爭的時(shí)代,我們看到了不同文明之間愛(ài)的倫理和價(jià)值主張,但由于其內在的地方局限性,使得愛(ài)無(wú)法交融或者達到共同理解的層面。

因此,我認為今年對“愛(ài)”的主題的設定,來(lái)自對當前“愛(ài)的缺失”的一種回應:一種是消費領(lǐng)域偽造的、虛假的愛(ài)的泛濫;一種是生態(tài)之愛(ài)的意志缺失;一種是在文明領(lǐng)域,對于多種立場(chǎng)的愛(ài)有一種融合的需求。通過(guò)邀請不同國家的學(xué)者、院校共同參與研討,正是希望從多元的視角為這一難以解決的問(wèn)題提供一種新的理解路徑。這種路徑并不是指向一個(gè)標準的答案,而是指向在一個(gè)很難解決的問(wèn)題過(guò)程中,給我們擴展可能的思路,以及打開(kāi)可能的路徑,我想這正是本次大會(huì )舉辦的重要意義。1韓濤:《遠見(jiàn)計劃》,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韓濤:《遠見(jiàn)計劃》,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韓濤:《遠見(jiàn)計劃》,大會(huì )主題演講

李玉峰:我們在論壇上談到的危機有不同的類(lèi)型,社會(huì )的危機、生態(tài)的危機、科學(xué)的危機、政治與文化的危機,不同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十分認同的南懷瑾先生和美國地球研究所所長(cháng)布朗先生,他們都在不同的時(shí)空談到,人類(lèi)面臨的所有危機中,更本質(zhì)的危機是文化的危機。我們一切的危機都來(lái)自于文化的底層危機,這導致了人類(lèi)的生活方式和生產(chǎn)方式產(chǎn)生諸多始料不及的非理性動(dòng)機和不可持續的變化。這無(wú)疑是值得全球設計與藝術(shù)教育關(guān)注的。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愛(ài)”的主題很有趣,也很有挑戰性。這是非常及時(shí)的時(shí)刻,如果你環(huán)顧四周,我們沒(méi)有看到那么多的愛(ài),而是看到人們在戰斗。此外我們必須明確,這是一個(gè)設計會(huì )議,所以我想我們不是在這里籠統地談?wù)搻?ài),而是作為設計師,我們可以做些什么。所以我個(gè)人的解釋是,我們不能也不應該試圖干預個(gè)人的“愛(ài)”,這是一種個(gè)人的感覺(jué)。而在項目設計中,在我看來(lái),美好的項目在于我們如何創(chuàng )造條件,使得人們更有可能擁有良好的關(guān)系,在這些良好的關(guān)系之間彼此相愛(ài)。

Anthony Dunne 安東尼·鄧恩:我認為我們的想象力正在受到威脅,我們正在關(guān)閉想象的空間,而我認為教育的核心就在于要能提供思考的空間。1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熱情的公共》Passionately Public ,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熱情的公共》Passionately Public ,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熱情的公共》Passionately Public ,大會(huì )主題演講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這是一個(gè)非常有趣的問(wèn)題。我和其他許多人一樣,對Cumulus的主題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在這個(gè)戰爭、沖突和災難的時(shí)代,我們很難把 “愛(ài)”放在首位。對我來(lái)說(shuō),這是和平,是每個(gè)人都擁有良好的生活條件。我認為,作為設計師需要去不斷考慮如何才能夠創(chuàng )造充滿(mǎn)愛(ài)與關(guān)懷關(guān)系的環(huán)境。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我們現在的社會(huì )存在著(zhù)大量的危機,特別隨著(zhù)生態(tài)和環(huán)境的變化而處于危險之中。所以設計師可能需要用新的工作方法、制造方式和運作方式來(lái)應對這些危機和機遇。我覺(jué)得是“愛(ài)”的主題和敘事,需要設計師有同理心的培養,不僅要理解其他人的觀(guān)點(diǎn),還要理解其它物種的觀(guān)點(diǎn),即非人類(lèi)生命的觀(guān)點(diǎn),從而共同來(lái)應對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危機。1 大會(huì )系列主題工作坊現場(chǎng).jpg

2 大會(huì )系列主題工作坊現場(chǎng).jpg

3 大會(huì )系列主題工作坊現場(chǎng).jpg大會(huì )系列主題工作坊現場(chǎng)

Christian Guellerin 克里斯蒂安·蓋勒林:我認為我們正處于一個(gè)非常有意思的時(shí)代,在設計領(lǐng)域有兩個(gè)主要的話(huà)題和轉變。一個(gè)是社會(huì )對消費者的責任,因為我們需要限定資源使用,我們需要考慮碳足跡。第二個(gè)是關(guān)于人工智能,因為明天許多功能將被機器人取代,也許設計師將不得不改變他們的實(shí)踐,在這個(gè)社會(huì )中扮演另一個(gè)角色,所以這兩個(gè)主要話(huà)題是我們正在處理的事件。關(guān)于愛(ài),這更多的是一種欲望。因為設計師必須提出令人滿(mǎn)意的解決方案,因為我們希望人們接受這些解決方案。

Eija Salmi 艾亞·薩爾米: 作為一名設計師,你可以更多地參與一個(gè)過(guò)程,更好地支持和收獲對世界改變。我同意克里斯蒂安所說(shuō)的話(huà),設計師們,你們有DNA去提供解決方案,弱點(diǎn)是我們應該更有影響力。

Q: 作為行業(yè)內的專(zhuān)家,您覺(jué)得目前設計教育最亟需關(guān)注的點(diǎn)是什么?

宋協(xié)偉:這個(gè)問(wèn)題核心是一句話(huà):關(guān)注未來(lái)人類(lèi)生存空間,或者是說(shuō)關(guān)注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那么關(guān)注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其實(shí)要解決的問(wèn)題,不是個(gè)人化的問(wèn)題,而是集體或者是模塊化的問(wèn)題,是整個(gè)大社會(huì )的問(wèn)題。所以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在大力推行發(fā)展社會(huì )設計、生態(tài)危機設計和藝術(shù)治療等學(xué)科建設。從現實(shí)發(fā)展層面看,中國改革開(kāi)放40年以來(lái),經(jīng)濟積累已經(jīng)達到了全球GDP第二。但是在全球的人均收入上,我們還在100名開(kāi)外,這勢必會(huì )引起一系列的社會(huì )問(wèn)題,所以我們要不斷地進(jìn)行快速轉型。那么對于設計師的未來(lái)職業(yè)而言,同樣要做出一個(gè)明確的研判,這樣我們的設計效益才有可能得到一個(gè)良性的發(fā)展。1李玉峰:《愛(ài)的闡釋》,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李玉峰:《愛(ài)的闡釋》,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李玉峰:《愛(ài)的闡釋》,大會(huì )主題演講

李玉峰:我首先覺(jué)得如果這個(gè)問(wèn)題可以改的話(huà),應該更關(guān)注“系統是什么”,我們應該關(guān)注“點(diǎn)”之外的“系統”,我們可以稱(chēng)它為超系統或復雜系統。完整性需要被關(guān)注到,當你知道有更大的完整性之后,你的參照標準是不一樣的,所以應該關(guān)注完整性本身以及超越完整性的那個(gè)東西。這聽(tīng)起來(lái)可能有點(diǎn)玄乎,但事實(shí)上是存在的。我們意識的邊界需要不斷擴大,就好像我們對宇宙和對自己的身體都是不了解的,可這就是一個(gè)可能的完整性,所以物理學(xué)、化學(xué)、生物學(xué)、文化與宗教其實(shí)都在探討未知的完整性到底是什么,對完整性執著(zhù)的追求恰恰是我們在教育和學(xué)習中始終關(guān)注的問(wèn)題。我的老師告訴我不能回答的問(wèn)題是好問(wèn)題,所以我覺(jué)得在系統之外的關(guān)注是永恒的議題。

Lorenzo Imbesi 洛倫佐·因貝西:我認為對設計教育的思考,可以與本次會(huì )議的主題 "愛(ài)"聯(lián)系起來(lái),我想這種“愛(ài)”就是 “關(guān)注人類(lèi)”。這意味著(zhù)我們的設計與項目,應以某種方式對社會(huì )和人類(lèi)產(chǎn)生影響,以及這些設計對未來(lái)社會(huì )的發(fā)展同樣要產(chǎn)生影響。1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愛(ài)、關(guān)懷與設計》 Love, Care and Design ,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愛(ài)、關(guān)懷與設計》 Love, Care and Design ,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愛(ài)、關(guān)懷與設計》 Love, Care and Design ,大會(huì )主題演講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我們處在一個(gè)復雜的時(shí)代,這使得答案沒(méi)有統一的標準,所以很難說(shuō)什么是最重要的。對我來(lái)說(shuō),最重要的問(wèn)題是學(xué)會(huì )如何在這種復雜性中導航,但我是西方人,所以對中國人來(lái)說(shuō)可能是不同的。那么如何在復雜的環(huán)境中導航呢?我想必須盡可能地收集所有的信息,然后駕馭復雜性,這意味著(zhù)嘗試知道什么是可能的,在給定的時(shí)間內,用你的頭腦從你所處的位置出發(fā),敢于做一些值得做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本身的效果是未知的。同時(shí),我們要成為一個(gè)能夠與他人互動(dòng),而不會(huì )失去自身貢獻和創(chuàng )造力的人,這種對話(huà)是在個(gè)人天賦和與他人合作的可能性之間進(jìn)行的。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我認為今天的設計師正在為復雜的系統承擔著(zhù)更多的責任,你并不是在為獨立的部件進(jìn)行設計。還必須肩負環(huán)境責任、道德責任,對地球(而不僅僅是人類(lèi))提供的價(jià)值同樣負有責任。所以我認為系統性思考在設計教育中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對所做的事情有一個(gè)真實(shí)全面的了解,要有不同的、跨學(xué)科的視角來(lái)看待問(wèn)題,而不僅是專(zhuān)注于一個(gè)特定的視角。

Gediminas Urbonas 蓋迪米納斯·烏爾博納斯:我認為在大流行病期間,人們彼此隔離,沒(méi)有朋友,沒(méi)有家人,沒(méi)有機會(huì )旅行和體驗世界,人們無(wú)法照顧寵物或植物的需要。我在設計中也看到了這一點(diǎn),這種關(guān)愛(ài)的理念正在被接受,所以一些可愛(ài)的東西會(huì )給我們帶來(lái)更多的快樂(lè )和內心治愈。另外,我認為目前最大的挑戰是無(wú)論在全球的何處,每個(gè)人都在談?wù)摎夂騿?wèn)題,我認為氣候問(wèn)題是全人類(lèi)都非常關(guān)注的問(wèn)題,因為我們看到了世界各地正在發(fā)生的變化,不管是變得更冷還是更熱,不管是缺水還是水量充沛。此外,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有 200 萬(wàn)種不同類(lèi)型的物種正在滅絕。因此,我認為氣候危機發(fā)生在不同的領(lǐng)域,無(wú)論是與物種多樣性有關(guān),還是與食物匱乏有關(guān),但都與我們的棲息地和能源消耗有關(guān),它帶來(lái)了多重挑戰,需要設計師、藝術(shù)家和建筑師來(lái)共同應對,我們要從超越人類(lèi)的視角來(lái)思考問(wèn)題。1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生物設計通往生態(tài)文明的同理之路》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

21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生物設計通往生態(tài)文明的同理之路》大會(huì )主題演講.png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生物設計:通往生態(tài)文明的同理之路》Biodesign:An Empathetic Path To Ecological Civilization,大會(huì )主題演講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我想在設計教育中,現在真正重要的是教授與其他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合作的能力。我認為合作必須打破領(lǐng)域之間的障礙,這需要對學(xué)生進(jìn)行一系列的培訓,比如如何與科學(xué)家談?wù)撍麄兊难芯?,或邀請他們一起開(kāi)展項目,我認為這種指導非常重要。

Christian Guellerin 克里斯蒂安·蓋勒林:人工智能是關(guān)鍵點(diǎn)之一,我們需要關(guān)注的是科學(xué)技術(shù)。如果你失去了雙腿,你仍然是人。但是,如果你有機器人腿,可以讓你跑得比奧運冠軍還快。沒(méi)有比預測明天更好的工作了,你有責任畫(huà)出自己的烏托邦。

Q: Cumulus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一直致力于促進(jìn)設計院校在教學(xué)、研究和實(shí)踐方面的國際交流與合作,那么對于“東方與西方”的設計學(xué)科教學(xué)體系,您覺(jué)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玉峰:我認為首先是對設計本身的定義和再理解吧,在設計學(xué)院和傳統設計學(xué)科里來(lái)說(shuō),定義設計的概念是相對清晰的。就像學(xué)校不同的方向對設計的不同理解,如:產(chǎn)品設計、產(chǎn)業(yè)設計、甚至我們說(shuō)戰略的設計,這就是傳統設計的定義。實(shí)際上,未來(lái)設計的概念可能要重新定義。我個(gè)人看到的資料里,比較贊同的一個(gè)概念是:設計就是有目的的創(chuàng )作行為。所以它的邊界和內涵是比較寬泛的,當我們談設計的時(shí)候,談到的是寬泛的設計概念,還是學(xué)科背景下的設計?我覺(jué)得,今后的設計應該把現在的內容進(jìn)行擴展,當然有的叫廣義設計或大設計,我相信內涵是差不多的。所以任何人都是設計師,要以包容的心態(tài)去理解設計的本質(zhì)與含義,包括對設計系統的管理、教育方法及價(jià)值的判斷,都應該用一種更寬容的、系統的邏輯去理解。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我認為當今的設計與藝術(shù)教育中,人們應鼓勵創(chuàng )造力和批判性思維,在中國的設計教育中,創(chuàng )新方法(而非單純復制)開(kāi)始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對于西方國家,這種批判性思維、創(chuàng )造力和創(chuàng )新嚴謹性是多年來(lái)原有的強項。此外,在現在的中國,我看到的自我規訓要嚴謹得多,對真正取得成就的渴望也要高得多,而在西歐國家看到的是一種飽和狀態(tài),人們覺(jué)得他們已經(jīng)取得了足夠成就,因此不再像從前那樣努力了。1 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

2 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

3 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

Gediminas Urbonas 蓋迪米納斯·烏爾博納斯:首先,我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gè)全球化的世界里,無(wú)論你做什么,無(wú)論你發(fā)現了什么,都會(huì )立即在世界的另一端傳播和知曉。所以我認為這也影響到了設計教育。世界各地的學(xué)校也因為信息的傳播而變得同質(zhì)化,但也因為技術(shù)的原因,大多數學(xué)生和設計師使用的工具其實(shí)都是一樣的。如果我們比較美國教育和歐洲教育,也許中國教育也會(huì )有所不同,因為有些歐洲學(xué)校的教學(xué)結構可能不太嚴謹。我認為教育的結構化程度越低,就越能即興發(fā)揮,也許還能為教學(xué)的展開(kāi)提供更多自由。

Christian Guellerin 克里斯蒂安·蓋勒林:我是一所設計學(xué)校的主任。學(xué)生們應矢志成為全球化世界中的設計師,他們必須走出國門(mén)的原因在于,他們必須面對世界,從而肯定自己的文化,并認識到與其他文化的差異。我們要從自己的文化根源出發(fā),在國際市場(chǎng)上展示不同之處。你應該為此感到自豪,驕傲于自己的文化和身份。作為消費者,我想使用在中國生產(chǎn)和設計的東西,期待看見(jiàn)從中國制造到中國設計過(guò)渡。

Q: 您之前有來(lái)過(guò)北京嗎?來(lái)的過(guò)話(huà),覺(jué)得有什么變化嗎?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我2018年來(lái)過(guò)中國,由于我昨天早上剛到達北京,很難去判斷是否有變化。我唯一意識到的是:昨天我有機會(huì )參觀(guān)了藝術(shù)區,而藝術(shù)區令人印象深刻。我認為這是一個(gè)非常全球化的演進(jìn),把博物館、設計商店、藝術(shù)畫(huà)廊設置于這樣一個(gè)優(yōu)越的地區,我感覺(jué)到北京的這片區域十分西化,這是我所見(jiàn)到的一些變化。

Anthony Dunne 安東尼·鄧恩:我在2018年來(lái)過(guò)北京,但變化還不好說(shuō),因為我才來(lái)了一天。在與大家的交流中,我感到了一種真正的能量,這非常令人興奮。央美的師生們都很有自己的想法,充滿(mǎn)活力。我認為設計學(xué)院的展覽充滿(mǎn)了創(chuàng )造力和想象力,這里有一些非常棒的作品。

Q: 請您送給這個(gè)時(shí)代想要學(xué)習藝術(shù),從事設計行業(yè)的同學(xué)們幾句囑咐的話(huà)。

宋協(xié)偉:首先要多閱讀,包括專(zhuān)業(yè)知識、專(zhuān)家文章、行業(yè)觀(guān)點(diǎn)等,同時(shí)還要經(jīng)常關(guān)注新聞,時(shí)政新聞往往會(huì )給設計師很大啟發(fā)。比方當前世界局勢不穩定,我讓韓濤老師特別做了一個(gè)涉及軍事的講座,從中可以看到軍事在整合全球資源成為了重要的手段,那么所謂的“社會(huì )設計”是如何介入其中的則值得思考。同時(shí)更重要的一點(diǎn),今天的變化都是科技所引發(fā)的,比方說(shuō)美國打壓中國華為的芯片。那么華為三年以后終于突破了難關(guān),繞道超車(chē)研發(fā)了一套新的芯片技術(shù),這個(gè)核心技術(shù)是世界矚目的,因為所有的科技包括軍事、航空航天的變革都有可能由芯片技術(shù)所引發(fā)。所以在今天,科技的改變也是我們學(xué)習設計時(shí)必須研究和關(guān)注的重要話(huà)題。

李玉峰:就像前面提到的,打開(kāi)自己的思維,不要給自己設定邊界,要保持十足的好奇心,終生的好奇心,永遠探尋自己未知的東西。不要設定邊界,我想這是所有學(xué)習設計的孩子和老師所要關(guān)注的。1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

2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

3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jpg大會(huì )教學(xué)及主題展現場(chǎng)

Ezio Manzini 艾倫·曼奇尼:我希望學(xué)生們必須認識到世界是超級復雜的,但不要被復雜性所淹沒(méi),無(wú)論如何,將會(huì )發(fā)生什么也只取決于我們。你們必須知道一些關(guān)于系統信息的收集方式,因為如果我們現在談?wù)撛O計師和建筑師的創(chuàng )造力,這種能力來(lái)源于與世界的聯(lián)系。此外,我們需要膽量來(lái)提出建議,然后以某種方式得到人們的認可,或者即使不被認可仍要有提出建議的勇氣。

Birgit Mager 伯吉特·瑪格:首先盡可能出國留學(xué),這會(huì )從根本上豐富你的世界觀(guān),我向我的學(xué)生也是如此推薦的。當我看到來(lái)自德國的學(xué)生去中國時(shí),我總是很高興。第二個(gè)重要的建議是,多了解社會(huì )、政治和經(jīng)濟。因為藝術(shù)和設計并不是你漂浮在美麗世界中的一座孤島,你需要與時(shí)事政治、社會(huì )都有著(zhù)緊密的聯(lián)系,及時(shí)了解正在發(fā)生的事情并做出自己的思考,且在未來(lái)將思考轉化為設計的需求和機會(huì )。

William Myers 威廉·邁爾斯:我想說(shuō),設計是一件真正美妙的事情。它現在被應用到生活的許多領(lǐng)域。設計的偉大之處在于,當你研究它時(shí),你可以成為其中的一部分,或者通過(guò)設計幫助世界發(fā)生一些改變。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大會(huì )海報.jpg2023國際藝術(shù)與設計院校聯(lián)盟Cumulus大會(huì )海報

圖文資料|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設計學(xué)院提供

編輯|余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