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雅克·特蘭豪斯: 在我的生活里,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和必要

時(shí)間: 2023.12.8

MC8B7997.jpg雅克 · 特蘭豪斯工作照

雅克·特蘭豪斯(Jacques Tenenhaus)1947年出?在法國巴黎。1971年畢業(yè)于巴黎十?哲學(xué)系。作為?位猶太藝術(shù)家,他的祖?母曾在猶太人集中營(yíng)中去世,導致他的藝術(shù)家母親?患抑郁一生未能?出童年創(chuàng )傷。雅克一生都想治愈她的母親,她的母親最終在瘋?療養院中去世是他??隱痛。

?戰之后出?的雅克·特蘭豪斯,肯定尼采的“上帝已死”,放棄家族猶太教傳統的他轉而把他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視為自己的哲學(xué)實(shí)踐以及新的信仰。他的作品貫穿著(zhù)對?類(lèi)尊嚴的捍衛,以及對愛(ài)的家園的守護。他說(shuō)他不是在創(chuàng )造?個(gè)烏托邦,?是在記憶的廢墟上撿拾起永不被摧毀的美好碎?,構建??率降?“異托邦”,他在作品中創(chuàng )建自己的規則,不斷地變異著(zhù)自己。雅克·特蘭豪斯的作品在探討?體,但他感興趣的不是受害者的?體,而是穿越苦難的?體,生成異變中的?體。猶太人的?體記憶中留下了太多的苦難,但是雅克認為對所有人來(lái)說(shuō),愛(ài)和對人類(lèi)尊嚴的守護才是我們應該傳遞下去的信念,他選?最堅固結實(shí)的青銅材料去凝結?個(gè)個(gè)?命當中那些美好的轉瞬既逝的時(shí)間切?,與其說(shuō)他用青銅的永恒在抵抗死亡,不如說(shuō)他在用自己的雕塑作品去抵抗那個(gè)決定哪些人可以活著(zhù)哪些?必須死去的權?。1974年,雅克和夫?克?斯汀·特蘭豪斯?起在巴黎18區創(chuàng )辦了藝術(shù)學(xué)院并把“繪畫(huà)游戲”理論運?于教學(xué)實(shí)踐當中。 2018年雅克·特蘭豪斯在巴黎蒙馬特開(kāi)展了??的畫(huà)廊空間Atelier Veron,此空間不僅面向當代藝術(shù),更是把Art Brut(原?藝術(shù)),?些被當代藝術(shù)排除在邊緣的“瘋?”藝術(shù)家置?畫(huà)廊中?的位置。正如??滤?,瘋?院,監獄,畫(huà)廊/美術(shù)館, 劇院等,這些都是“異托邦”,這?有它們自己的時(shí)間和空間,在這些社會(huì )的裂縫當中,雅克 ·特蘭豪斯?他的藝術(shù)?動(dòng)重新構建?個(gè)更美好的藝術(shù)世界。

Portrait.jpg雅克·特蘭豪斯肖像照

藝訊網(wǎng):作為二戰后出生在法國的猶太人后裔,您的家庭也經(jīng)歷過(guò)慘痛的回憶,“創(chuàng )傷”與“反思”更成為了猶太民族永遠無(wú)法回避的問(wèn)題,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走上了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道路?

雅克·特蘭豪斯:我在 15、16 歲左右開(kāi)始創(chuàng )作雕塑和繪畫(huà),就像許多開(kāi)始寫(xiě)日記的青少年一樣。

但我更喜歡畫(huà)出或雕刻出我的情感,而不是把它們用語(yǔ)言表達出來(lái),雕塑是無(wú)言的書(shū)寫(xiě),對我來(lái)說(shuō)更自然,無(wú)疑也更謹慎一些。

我的祖父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德國滅絕營(yíng)中被殺害,我的母親一生都未走出這種傷痛,她最后在瘋人院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是我一生的隱痛。

當時(shí)我年幼的父親被她的家人隱藏在了法國一個(gè)叫Crest的小村莊,那里的村民對我的年幼時(shí)的父親展現出了人性的溫度,并沒(méi)有揭發(fā)他是猶太人的身份,由此我的父親受到了村民的保護得以存活。

在我的童年記憶中,我的父母是非常傳統的猶太人。對于世界上所有猶太人來(lái)說(shuō),所經(jīng)歷的迫害是我們歷史的一部分,但也是我們在人性層面上難以理解的一部分。很快我就不再相信上帝的存在,因為他允許人類(lèi)進(jìn)行可憎的事情。

所以我不認為我的作品特別猶太化,我希望它們特別人性化。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展現出人性的溫度,而且這種人性的溫度在人類(lèi)情感中是互通的。

25歲那年我在紐約,我在一次晚會(huì )上,一位神秘的印度女士朝我走來(lái),她讓我攤開(kāi)手掌,并且告訴我說(shuō),我曾在前幾世,大概公元前四世時(shí),跟隨偉大的雕塑家PRAXILELE 普拉克西特勒學(xué)習雕塑。普拉克西特勒也是雕塑史上第一個(gè)在希臘用雕塑展現女性裸體的人。這就是為什么,現在我不需要學(xué)習就可以創(chuàng )作雕塑。此外,我的第一個(gè)雕塑是用大理石制成的,恰巧也是按照當時(shí)希臘的方式切割。我不相信手相,但這是關(guān)于我的一件奇聞逸事。

創(chuàng )作雕塑與我而言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因為雕塑是我的書(shū)寫(xiě),我的語(yǔ)言,我的日記。

030-1980-La-Corde-WEB.jpg

雅克·特蘭豪斯,《命運的繩索》,樂(lè )燒陶瓷, 1980,43 × 35 × 22 cm

藝訊網(wǎng): 您在自述中曾強調泥土/粘土(clay)對您創(chuàng )作的影響,西方雕塑傳統中一般是將泥塑/陶土視為未完成狀態(tài)的小稿,您的雕塑成品也主要以青銅呈現,您是如何實(shí)現材料轉化的?您也曾采用過(guò)木和大理石作為雕塑材料,為何最終選擇青銅雕塑作為自己主要的創(chuàng )作媒介?為何您的近作又轉向了日式“楽燒”的媒介形式?

雅克·特蘭豪斯:由于我曾在公元前 4 世紀跟隨 PRAXILELE 學(xué)習雕塑,我想這可以解釋為什么我最初是用大理石來(lái)創(chuàng )作雕塑作品。

后來(lái),在巴黎,我有機會(huì )向“一位真正的雕塑家”展示我的作品,他留著(zhù)長(cháng)長(cháng)的白胡子,但我忘記了他的名字。他告訴我,雖然我的雕塑是用大理石雕刻的,但它們是模型,我應該用粘土來(lái)制作。在我們年輕時(shí),我們其實(shí)很少能收到真正契合我們工作的相關(guān)建議,我非常感謝這個(gè)我已經(jīng)忘記名字的人,他為我指明了一條屬于我的道路。

您應該知道,當我們切割一塊石頭時(shí),雕塑已然被封存在石塊中,我們的工作只是揭示它。但當您用泥土來(lái)創(chuàng )作時(shí),一開(kāi)始你卻什么也沒(méi)有。您必須建造一切,泥土是柔軟的,有彈性的,而石頭是堅硬的,有抵抗力的。還有一點(diǎn)我認為泥土讓藝術(shù)家處在了上帝的位置,泥土連接了生命和死亡,人的起點(diǎn)和終點(diǎn)。正如圣經(jīng)中所說(shuō):“上帝拿了一撮泥,按照自己的形象創(chuàng )造了一個(gè)人,吹了一口氣,這人就活了?!钡沁@一點(diǎn),很遺憾我還沒(méi)有成功過(guò)。

我的雕塑首先由泥土制作,青銅只是原始雕塑的復制品。青銅材料是讓雕塑作品成為不朽的媒介。除了雕塑之外,我還創(chuàng )作繪畫(huà)作品。

楽燒,這種日本的古老傳統的陶瓷技術(shù),可以幫我在同一件作品上兼并雕塑和繪畫(huà)兩種身份。燒擁有獨特的天然的裂痕,堅韌中展現出來(lái)了脆弱的一面,其實(shí)也跟契合抑或是分享了人類(lèi)的命運。

MC8B7662.jpg雅克·特蘭豪斯工作照8.jpg雅克·特蘭豪斯,《人群》,樂(lè )燒陶瓷, 2022,35 × 10 × 47 cm

藝訊網(wǎng):您作為成長(cháng)學(xué)習于戰后法國哲學(xué)浪潮之中的藝術(shù)家,曾深受尼采哲學(xué)觀(guān)的影響,可否請您談?wù)剳鸷蠓▏軐W(xué)思潮對您創(chuàng )作的塑造與影響?

雅克·特蘭豪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人類(lèi)處在相當絕望的心態(tài)中就像尼采說(shuō)揭示的:上帝已死,人們開(kāi)始重估一切價(jià)值。

然而,影響我的思想首先是精神分析,如果說(shuō)精神分析也是一種哲學(xué)的話(huà)。

我的精神分析師對我進(jìn)行了三十年的療愈和分析工作,起初我擔心精神分析會(huì )阻止我創(chuàng )作,但事實(shí)并非如此。

治療中所說(shuō)的情緒語(yǔ)言與語(yǔ)言文字不同,后者只有形式。我認為造型先于文字,它們無(wú)法被命名。創(chuàng )作是一種從我們的生活中汲取形式和能量的活動(dòng),而非言說(shuō)。

當我學(xué)習哲學(xué)時(shí),我就對弗洛伊德和喬治·果代克以及拉康的精神分析感興趣,他們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我的生活方式和創(chuàng )作方式。

032-1980-La-Cage-d'AmourWEB.jpg

雅克·特蘭豪斯,《囚徒之愛(ài)》,青銅, 1980,96 × 45 × 34 cm

藝訊網(wǎng):“異托邦”是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重要母題之一,而其中的人物形象存在著(zhù)各種形式的異化,這種異化或者變異對您來(lái)說(shuō)象征著(zhù)什么?又傳遞著(zhù)什么?

雅克·特蘭豪斯:??滤f(shuō)的異托邦,于我而言是現實(shí)中真實(shí)存在的烏托邦。 這里產(chǎn)生了一個(gè)不同的空間,就像兒童創(chuàng )建自己的家園或者劇院一樣。 

我希望我的雕塑就是一個(gè)異托邦的場(chǎng)域,它起源于非物質(zhì)世界,并在我們的可見(jiàn)世界中成形。在這個(gè)場(chǎng)域中重建自己的精神家園,這是心靈的一種回家。 

我的作品中的人物的身體發(fā)生了異化,像是一個(gè)軟體動(dòng)物一般,在我看來(lái),這些軟體動(dòng)物可以與猶太人的歷史聯(lián)系起來(lái),因為它們就像沒(méi)有殼的蝸牛一樣,蝸牛殼是蝸牛的家園,猶太人即便在自己的祖國有時(shí)候卻感覺(jué)很像沒(méi)有殼的蝸牛。這個(gè)身體承載著(zhù)個(gè)人的重負與神恩,試圖超越命運的枷鎖。

例如,在雕塑“繩子”中,目的是讓一個(gè)人感覺(jué)自己正在從抑郁或身體溺水中走出來(lái)。 只有一個(gè)握緊繩子的手,和一個(gè)尋找空氣呼吸的嘴。關(guān)于個(gè)人的其他一切都消失了,使觀(guān)者看到他為擺脫命運而做出的努力。

這些異化的身體也是我對自己猶太人身份的一種超越,這個(gè)歷經(jīng)苦難的身體,只能在不斷的異化之中,去超越猶太人的身份和記憶,希望可以只是作為一個(gè)具體的人,去捍衛那些我們認為值得捍衛的價(jià)值,比如愛(ài),比如正義,比如友誼等等。

我的作品希望傳遞給人們一種穿越苦難積極向上的力量,這個(gè)力量來(lái)源于對人性和愛(ài)的捍衛和堅守。

061-1986-Epluchure-4-WEB.jpg

雅克·特蘭豪斯,《吶喊》,青銅, 1986,29 × 20 × 18 cm

藝訊網(wǎng):1974年,您和夫?克?斯汀·特蘭豪斯?起在巴黎18區創(chuàng )辦了藝術(shù)學(xué)院,您所倡導的課程體系與教學(xué)內容側重于哪些方面?您認為法國及歐洲的藝術(shù)教育現狀是什么狀態(tài)?哪些方面有待發(fā)展?

雅克·特蘭豪斯:我認為藝術(shù)家的藝術(shù)創(chuàng )造性活動(dòng)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和必要。

引導學(xué)生讓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由內心生發(fā)出來(lái),并幫助學(xué)生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表達出口,繪畫(huà)或雕塑,自由不受限,每個(gè)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節奏來(lái)工作,可以每周兩個(gè)小時(shí),也可以一直像藝術(shù)家一樣一直工作。

我創(chuàng )辦藝術(shù)學(xué)校的目的是希望能夠讓每個(gè)人都能進(jìn)行這項藝術(shù)行動(dòng),而不是試圖讓他們職業(yè)化。

對我來(lái)說(shuō),法國的藝術(shù)學(xué)校已經(jīng)忘記了創(chuàng )作的最重要的是行動(dòng),而非專(zhuān)注于概念的詮釋。我認為藝術(shù)學(xué)校應該讓學(xué)生在自己內心找到一條道路,讓他們找到自己的藝術(shù)語(yǔ)言,并且付諸藝術(shù)實(shí)踐。

067-1988-Jeune-Fille-RectoW.jpg

雅克·特蘭豪斯,《我恐怕不能擁抱你》,青銅, 1988,97 × 48 × 29 cm

藝訊網(wǎng):愛(ài)與死亡貫穿了人的一生,也是人類(lèi)永恒的主題,您在創(chuàng )作中是如何融入自己對生與死、愛(ài)與友誼的思考并呈現的?

雅克·特蘭豪斯:人意識到自己的必死性會(huì )轉而思考什么樣的人生才更加有意義。

愛(ài)是一種最高級的情感,比恨和死亡都要強大,甚至愛(ài)超越了死亡。

我的作品是我的日記,當我所愛(ài)的人去世時(shí),它會(huì )被記錄并表現在我的雕塑中。

愛(ài),可以誕生出溫柔且充滿(mǎn)力量的作品。

軟體動(dòng)物一般失去家園的人,我愿賦予他們銅墻鐵壁,用愛(ài)熔鑄永恒。

我的雕塑是一個(gè)堅不可摧的家園,青銅材料,幫助我超越時(shí)間,讓我們生命中的這些珍貴時(shí)刻永遠鮮活。

078-1998-Memoire-Pour-HerveWEB.jpg

雅克·特蘭豪斯,《Hervé的記憶》,青銅 , 1998,70 × 21 × 21 cm

藝訊網(wǎng):2018年您在法國巴黎蒙馬特開(kāi)創(chuàng )了自己的畫(huà)廊空間Atelier Veron,并圍繞原生藝術(shù)(Art Brut)向觀(guān)眾呈現在當代藝術(shù)環(huán)境中顯得另類(lèi)和邊緣的“瘋子”藝術(shù)家的作品,可否請您談?wù)劗?huà)廊的運營(yíng)經(jīng)費來(lái)源,對藝術(shù)家的選擇標準,以及近期展覽計劃?

雅克·特蘭豪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méi)能治愈我的母親,我的母親一直未能從猶太人大屠殺的創(chuàng )傷中走出來(lái),我還記得我小時(shí)候我的父親帶著(zhù)我去瘋人院看望我的母親,她在創(chuàng )作素描作品,她畫(huà)中的人物如同夏加爾畫(huà)中的新娘一樣輕盈的舞蹈著(zhù),仿佛這個(gè)世界如此美好。她的畫(huà)我一直珍藏著(zhù),這或許是我為什么會(huì )對顯得另類(lèi)和邊緣的“瘋子”藝術(shù)家那么觸動(dòng),或許我想借助幫助這些藝術(shù)家來(lái)治愈我的母親。

由于我的公司“FORMES et SCULPTURES”為其提供了全額資助,我有機會(huì )在巴黎創(chuàng )建了一個(gè)藝術(shù)畫(huà)廊“L’ATELIER VERON”。我的愿望是展示那些被排除在當代藝術(shù)世界之外的人的作品。我想通過(guò)展示他們的作品(我們可以稱(chēng)之為“原生藝術(shù)”或“奇異藝術(shù)”),讓被排除在系統之外的藝術(shù)家有機會(huì )成為中心,他們都是自學(xué)成才的藝術(shù)家。當然畫(huà)廊里也有來(lái)自各大藝術(shù)院校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比如宋宛蓉的作品就反映了當下社會(huì )女性的生存處境。

對藝術(shù)家的選擇標準?就像德勒茲說(shuō)過(guò), 我們是藝術(shù)家,因為在我們的生命中,我們不能做其他的事,我的工作不是為了取悅他人,我的工作是我生命中的唯一必要的事。

這種必要性是我選擇藝術(shù)家的標準,我希望在藝術(shù)家身上看到這種必要性,他們這種對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決心和熱情會(huì )非常感動(dòng)我,我也會(huì )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藝術(shù)家,比如提供工作室,收藏他們的藝術(shù)作品,以便他們可以繼續創(chuàng )作下去。

我們展出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必須是真實(shí)的、獨特的,這樣我們才能在他們的作品中感受到人性的溫度。

每年,我們的畫(huà)廊都會(huì )展出大約十幾位不同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

我們想讓那些看不見(jiàn)的東西變得可見(jiàn),這就是 ATELIER VERON 畫(huà)廊的初心。

IMG_E4939.JPG雅克·特蘭豪斯,《望著(zhù)你》,樂(lè )燒陶瓷, 2022,45 × 50 × 22 cm

藝訊網(wǎng):您兼具了多重的身份,不僅是藝術(shù)家,還是教育家、畫(huà)廊主、詩(shī)人等,通過(guò)將創(chuàng )作、教學(xué)、空間運營(yíng)相結合,您對于當代藝術(shù)發(fā)展持怎樣的態(tài)度和理念?您又是如何看待法國的當代藝術(shù)環(huán)境呢?是否您也涉足收藏?

雅克·特蘭豪斯:法國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非常多樣化,有一些與博物館合作的大型畫(huà)廊以及一些知名藝術(shù)家。

另一方面,有許多藝術(shù)家出于內在的必要性而創(chuàng )作,他們的作品很優(yōu)秀但他們很難展示自己的作品,當然也很難以此謀生。我的畫(huà)廊就是為這些藝術(shù)家提供了一個(gè)熱情好客的場(chǎng)所。

就我個(gè)人而言,畫(huà)廊商業(yè)化模式對藝術(shù)的牽制關(guān)系令人非常不安。 我在年輕的時(shí)候合作過(guò)一些畫(huà)廊,但是他們期望我創(chuàng )作出最暢銷(xiāo)的作品,而我認為好的藝術(shù)絕對不是取悅市場(chǎng)。

這使我想通過(guò)創(chuàng )建我的藝術(shù)學(xué)校來(lái)實(shí)現經(jīng)濟獨立,我在巴黎創(chuàng )辦的藝術(shù)院校 ATELIER PEINTURE CERAMIQUE 至今仍然存在,這讓我在很早的時(shí)候就可以獨立于這些藝術(shù)機構。

我創(chuàng )建的的ATELIER VERON畫(huà)廊始終把藝術(shù)家放在首要的位置,我們尊重藝術(shù)家的自我的創(chuàng )造力,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作品是出于創(chuàng )造性活動(dòng)本身的必要性,因為我認為這樣的作品更能夠打動(dòng)人。

關(guān)于收藏,我要感謝我的畫(huà)廊,讓我能夠經(jīng)常收藏一些我欣賞和展出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讓我能夠尊重和支持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的同時(shí)也和的藝術(shù)家保持著(zhù)很好的友誼。

TAG_8823.JPG雅克·特蘭豪斯作品

藝訊網(wǎng):哪些國際雕塑藝術(shù)家給您帶來(lái)過(guò)深刻的影響和借鑒?您對亞洲(或)中國的當代藝術(shù)環(huán)境和藝術(shù)家有怎樣的了解?通過(guò)國際交流,您又期待實(shí)現怎樣的合作和突破?

雅克·特蘭豪斯:在我年輕的時(shí)候,我曾很嫉妒畢加索的作品,因為我不知道在他之后我該如何存在!

除了這個(gè)笑話(huà),我還喜歡布朗庫西。當我在巴黎的現代藝術(shù)博物館參觀(guān)他的作品時(shí),我曾試圖躲開(kāi)美術(shù)館的警衛偷偷地撫摸它們。然后是亨利摩爾,一位偉大的英國雕塑家,還有賈科梅蒂,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您知道的,他要求現場(chǎng)模特在他畫(huà)畫(huà)或做雕塑的過(guò)程中保持完全靜止幾個(gè)小時(shí)。結果您也看到了,為什么他需要有模特?

當然,令人敬佩的羅丹是一位“工業(yè)”雕塑家,他和那些自己創(chuàng )作切割大理石的雕塑家相去甚遠,因為他很會(huì )讓別人為他工作,比如卡蜜兒?克洛岱爾。 西班牙雕塑家CHILIDA的作品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作品在自然空間中的介入,讓海風(fēng)在雕塑的空白場(chǎng)域自由穿梭。 當然還有米開(kāi)朗基羅(Michel Ange)的看似未完成的囚犯雕塑,讓我們感受到這些囚徒為了擺脫束縛他們的事物付出的巨大努力。

在我看來(lái),中國當代藝術(shù)非常強大,中國當代藝術(shù)在極其豐富的傳統藝術(shù)中汲取了養分,并且有著(zhù)旺盛的生命力,中國藝術(shù)家的作品非常巧妙且有力量,中國藝術(shù)家可以和西方當代藝術(shù)形成對話(huà),豐富西方當代藝術(shù)的語(yǔ)境,能夠讓世界的藝術(shù)煥發(fā)出不一樣的光彩。

于我而言,藝術(shù)是一種既個(gè)人又通用的世界語(yǔ)言。我很榮幸也很期待自己有機會(huì )能夠讓我的作品可以和中國的觀(guān)者形成對話(huà)并且能夠打動(dòng)中國觀(guān)眾,也希望我在巴黎的藝術(shù)空間可以成為一個(gè)熱情好客的場(chǎng)所,能夠接待更多優(yōu)秀的中國藝術(shù)家,同時(shí)也希望能夠帶著(zhù)更多的法國藝術(shù)家前往中國進(jìn)行藝術(shù)交流合作。

非常感謝您們此次的采訪(fǎng)邀請。

圖文致謝藝術(shù)家,藝訊網(wǎng)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