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王友身+劉鼎:三月的流浪者

時(shí)間: 2023.12.7

編輯藝術(shù)海報.jpg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lái)王友身與劉鼎的合作展廳《三月的流浪者》,其隨著(zhù)一張2020年3月的日歷,12張承載著(zhù)漂泊于海上的郵輪的畫(huà),和12段魯迅《野草》文段,牢牢生長(cháng)于此次線(xiàn)上展覽所構建的空間之中。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者的身份外,王友身在北京青年報社長(cháng)達30年的美術(shù)編輯工作經(jīng)驗使他對“媒體”的形式與生長(cháng)敏感異常,也正因工作的原因,他成為了中國1990 年代末開(kāi)始接觸、使用互聯(lián)網(wǎng)的第一批人;同為觀(guān)念藝術(shù)實(shí)踐者的劉鼎則兼具藝術(shù)家與策展人的雙重身份,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他的創(chuàng )作觀(guān)逐漸完善于新千年的第一個(gè)十年中。身份的錯位與多元為此次合作帶來(lái)了豐富而微觀(guān)的觸點(diǎn),王友身與劉鼎的對話(huà)討論了當下互聯(lián)網(wǎng)的生態(tài)與權力,以及人們應該如何應對作為“潘多拉的盒子”的全球化等議題。二維碼左.png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展覽主頁(yè),在浮窗中探索《三月的流浪者》

二維碼右.png

掃描右側二維碼,閱讀王友身與劉鼎的互動(dòng)與對話(huà)

1 劉鼎《三月的流浪者》,《“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網(wǎng)站互動(dòng)示意.png

2 劉鼎《三月的流浪者》,《“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網(wǎng)站互動(dòng)示意.gif

3 劉鼎《三月的流浪者》,《“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網(wǎng)站互動(dòng)示意.gif

4.gif

劉鼎《三月的流浪者》,《“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網(wǎng)站互動(dòng)示意

劉鼎好,

在人工智能時(shí)代,這些天我真是用“人工”的方式在網(wǎng)上收集了一些有關(guān)你的藝術(shù)工作信息,我對這些碎片化的資料、自述、評論等進(jìn)行了提取和編輯(見(jiàn)下文)。因我目光所及和視力問(wèn)題,我怕這些信息有誤或有硬傷,為了“數據”質(zhì)量和安全,現需要你的驗證、修訂、更新和確權。此外,下面問(wèn)題也請你一并考慮和回復。謝謝!

一切順!

王友身

自述

“我認為創(chuàng )作藝術(shù)的人是一個(gè)真實(shí)的人,作為一個(gè)‘人’對于社會(huì )認識的程度或者態(tài)度多少是反作用于創(chuàng )作的,但也不一定是一致的。一個(gè)每天喊著(zhù)反抗的人可能內心是無(wú)比地順從,這也是一種真實(shí)。對于藝術(shù)來(lái)說(shuō)我們不需要強行把藝術(shù)拉進(jìn)社會(huì )批判和社會(huì )改造中去,也不要一廂情愿地把藝術(shù)真空化和浪漫化。批判和反思的基礎不同,對話(huà)的對象也會(huì )不同,表達能力的高低也決定著(zhù)表達和轉換的程度。對于藝術(shù)最好是給予足夠的空間讓其存在,不要期待太多?!?/p>

——劉鼎

評論

“劉鼎生于一個(gè)中醫家庭,其父是一位受‘孟河醫派’傳承的地方名醫,醫道不因循守舊,有自我獨到之處,且與時(shí)俱進(jìn)。劉鼎從藝,當說(shuō)一直受其父救世濟人,嚴謹格物的精神所感染。從創(chuàng )作起始,其作品都透露出對時(shí)代人性治愈的關(guān)照?!?/p>

——王長(cháng)平

“劉鼎將這類(lèi)經(jīng)驗轉化為藝術(shù)作品的過(guò)程置于廣泛的文學(xué)、哲學(xué)、美術(shù)及大眾媒體的歷史經(jīng)驗之中?!?/p>

——周昕

“從 2011 年開(kāi)始,劉鼎一直以社會(huì )主義現實(shí)主義的遺產(chǎn)為切入點(diǎn),將藝術(shù)史和個(gè)體經(jīng)驗納入當代藝術(shù)考察的范疇。他重新激活了這個(gè)遺產(chǎn)中許多被忘卻和放逐了的美學(xué)要素和藝術(shù)經(jīng)驗,也不斷地將人的視角引入對藝術(shù)、藝術(shù)史和當代秩序的討論之中。將人作為出發(fā)點(diǎn)和關(guān)懷的對象,這種人文主義關(guān)懷成為劉鼎不同時(shí)期不同形態(tài)創(chuàng )作中內在統一的意識。他的創(chuàng )作也顯示了現實(shí)主義再造世界的無(wú)限潛質(zhì)?!?/p>

——CLC Gallery Venture

“劉鼎無(wú)論是在觀(guān)念上還是具體的實(shí)踐邏輯與方法中展現了一個(gè)身居和浸潤藝術(shù)史圖景與鮮活社會(huì )現場(chǎng)之間的藝術(shù)家的智性,與基建于此所作出的持續的個(gè)人藝術(shù)及藝術(shù)史的‘書(shū)寫(xiě)’,建立在歷史、政治文化、社會(huì )現實(shí)的縱深維度與個(gè)體存在及價(jià)值的探尋,劉鼎的藝術(shù)和策展實(shí)踐具備著(zhù)追問(wèn)與批判性的力量以及一種依靠長(cháng)期的推動(dòng)所積淀起來(lái)的深切觀(guān)照?!?/p>

——程小雨

王友身:我們都有多重身份,我是藝術(shù)家和編輯,你是藝術(shù)家和策展人等,在我們過(guò)往合作中,我發(fā)現你在策劃和展示過(guò)程中,你有很強的編輯和設計意識? 

劉鼎:2000 年至 2008 年左右,我趕上了藝術(shù)全球化的末班車(chē),我的創(chuàng )作觀(guān)也是大概在這個(gè)時(shí)刻逐漸完善起來(lái)的。當時(shí)我參加了許多全球性的群展,參與這些展覽給我最大的一個(gè)刺激,就是任何一個(gè)藝術(shù)家的作品在這樣的大型展覽中由于文化經(jīng)驗的差異總會(huì )失語(yǔ),這也促使我開(kāi)始思考我的作品如何通過(guò)自成語(yǔ)境來(lái)緩解這種失語(yǔ)。

之后我在策劃許多帶有敘事性和研究性的展覽過(guò)程中,明確地提出了展覽應該具有“展覽語(yǔ)言”的想法,也就如何形成“展覽語(yǔ)言”提出了一些方法。在實(shí)踐中,編輯和設計在展覽的形成中的確是一個(gè)很重要的環(huán)節,可是僅此是不夠的。處理視覺(jué)展覽又不同于處理一篇論文。對于我來(lái)說(shuō),展覽需要有表現力,這些表現力要求對于不同類(lèi)型的創(chuàng )作和文獻要具有駕馭和轉譯的能力。同時(shí),創(chuàng )作這些展覽的過(guò)程也讓我不斷地回到素材本身去發(fā)現問(wèn)題。

當時(shí)在全球藝術(shù)界彌漫著(zhù)一種空泛的普遍主義大行其道的氛圍,而我的創(chuàng )作興趣則是與我所熟悉的文化與政治進(jìn)行對話(huà)。這樣針對具體問(wèn)題的創(chuàng )作對于不了解上下文的國際觀(guān)眾,和一些拿著(zhù)普遍主義大棒的觀(guān)眾來(lái)說(shuō)很難進(jìn)入,這也對我產(chǎn)生了一些干擾。尤其是在高度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氛圍中,流行的意識形態(tài)總能輕易控制大家,形成武斷的價(jià)值觀(guān)。后來(lái)我看了很多前輩藝術(shù)家的回顧展,他們讓我明白,作品在工作室中的表達與展覽表達是有區別的,特別是在展覽中,如何形成展覽中的語(yǔ)言,讓作品做到博觀(guān)約取、大小由之的狀態(tài)是我在反復探索的。

王友身:我們一直都是物理空間的藝術(shù)工作者,現在如何應對這個(gè)虛擬空間的互聯(lián)網(wǎng)線(xiàn)上展覽?如何打開(kāi)、展現作品?圖文(或關(guān)鍵字)是否可以鏈接?

劉鼎:謝謝您的邀請,使我第一次有機會(huì )來(lái)嘗試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完成一件作品。這件作品的題目是《三月流浪者》。這是 2020 年 3 月構思的一件作品,一直沒(méi)有合適機會(huì )來(lái)完成這件作品。這個(gè)機會(huì )能讓我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來(lái)實(shí)現這件作品,使我十分激動(dòng)。

2020 年初,由于疫情的快速發(fā)展,世界各國開(kāi)始通過(guò)不同程度的封鎖來(lái)阻止疫情的蔓延。我從新聞中讀到,由于防疫的要求,發(fā)生了疫情的載客游輪,如果未能在防疫政策實(shí)施前到達港口,就只能漂泊在港口附近的海面上,無(wú)法靠岸也無(wú)法下客。這些大型的游輪如同一個(gè)城市,本來(lái)滿(mǎn)懷喜悅乘坐游輪度假的游客,被疫情困在船中,飄蕩在海面上。面對突如其來(lái)的禁足,疫情在狹小空間的蔓延和死亡的降臨,身處岸上面對同樣問(wèn)題的我,卻也很難切身地體會(huì )這樣的絕望。這樣極端的情況放大了我們生活在的現代世界的一種困境,一方面人類(lèi)要通過(guò)“理性”來(lái)控制無(wú)法控制的病毒,一方面我們需要通過(guò)“理性”來(lái)服從人類(lèi)制定出的面對災難的規則,而現實(shí)里只有絕望。當時(shí)我就用水彩以半虛構的敘事方法繪制了12張漂泊在海中并伴隨著(zhù)各種天象變換的游輪,希望能銘記住這個(gè)時(shí)刻。

當我接到您的邀請時(shí),我又想起了我的這件作品?;诨ヂ?lián)網(wǎng)可以不斷鏈接的特性,我想設計一個(gè)能通向虛無(wú)的通道。于是在我們討論的基礎上,我在這件作品的基礎上又繪制了一份 2020 年 3 月的月歷,作為故事的開(kāi)始。然后我摘錄了魯迅寫(xiě)于 1920 年代中期的散文集《野草》中的一些文段,作為通向虛無(wú)的基礎文本。這些文段一共有12段,基本是描寫(xiě)幻象、絕望和希望的文本。在經(jīng)歷了辛亥革命和五四運動(dòng)后,魯迅本以為社會(huì )可以通向一個(gè)有希望的未來(lái),可到了 1920年代中后期,依然是一片絕望,他寫(xiě)下這個(gè)時(shí)刻的心緒。我希望借用他的描述作為一個(gè)和我在疫情初期的情感共情的基石。

觀(guān)眾通過(guò)在網(wǎng)頁(yè)隨機點(diǎn)擊月歷上的日期,就會(huì )彈出兩種頁(yè)面中的任意一種。一種為我《野草》散文集的文段節選,再通過(guò)點(diǎn)擊文段中的任意字,即可鏈接到互聯(lián)網(wǎng)中的任意頁(yè)面,這些頁(yè)面可以再產(chǎn)生無(wú)數次鏈接,直到虛無(wú)。另一條路徑則會(huì )出現我繪制的漂泊在海面上的游輪,再次點(diǎn)擊畫(huà)面會(huì )出現《野草》的節選文段,再通過(guò)點(diǎn)擊文段中的任意字,即可鏈接到互聯(lián)網(wǎng)中的任意頁(yè)面,這些頁(yè)面可以再經(jīng)由無(wú)數次鏈接,直到達到虛無(wú)。

我希望通過(guò)這樣的一個(gè)從被規約到情景主義式漫游的瀏覽路徑,模擬出我們在現實(shí)中面對問(wèn)題,到問(wèn)題被現實(shí)沖淡的過(guò)程。

王友身:我們都是觀(guān)念性藝術(shù)的實(shí)踐者,一直敏感且持續地工作。參展作品《三月的流浪者》源于你這兩年的所思所想,在后疫情時(shí)代,作為無(wú)始無(wú)終的孤獨“漫游者”,我們如何在虛擬或現實(shí)空間中“逆全球化”前行?

劉鼎:全球化是一個(gè)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kāi)了就無(wú)法合上了。我們體驗了1990年代風(fēng)格的全球化,也體會(huì )了 2000 年后風(fēng)格的全球化,現在我們是在體驗疫情與后疫情時(shí)代風(fēng)格的全球化。在近百年中,人類(lèi)加速了全球互聯(lián)的這一概念,這種概念已經(jīng)融入到我們生活中,如何面對全球交往方式的變化,而不被既有的、被締造出的方法局限,是我們今天可以探索的。

王友身:因為媒體工作原因,我是在 1990 年代末開(kāi)始接觸互聯(lián)網(wǎng)的第一批使用者,但它只是我日常使用的工具。我一直認為互聯(lián)網(wǎng)是資本和利益集團的“私媒體”,卻不斷挑戰和顛覆著(zhù)公眾的認知?!昂苌儆心膫€(gè)時(shí)代面臨過(guò)如此局面”? 

劉鼎:您提到的這一面向讓我聯(lián)想到,以前的不插電的互聯(lián)方式,如出版、傳單、謠言、繪畫(huà)、照片等傳播媒介被資本和利益集團控制后的樣子。這些媒介的出現本來(lái)都產(chǎn)生于美好的愿景,但一旦人們發(fā)現它們還有改變人們思想和行為的作用時(shí),就把這些媒介變成了資本和利益集團的工具,我想今天也大概是這樣的一個(gè)路徑吧。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王友身,1964 年生于北京,1988 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 ,1988 年至 2018 任職于北京青年報社現生活和工作于北京。藝術(shù)家王友身曾經(jīng)參與過(guò)眾多國內國際重要的雙年展和機構展覽,包括在中國當代藝術(shù)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展覽:“中國現代藝術(shù)展”、“新生代藝術(shù)展”、“威尼斯雙年展”、“圣保羅雙年展”、“臺北雙年展”、“廣州三年展”、“上海雙年展”等,他是中國當代藝術(shù)重要的參與人與見(jiàn)證人之一。同時(shí),王友身自 1988 年至 2018 年在北京青年報社工作 30 年, 曾擔任過(guò)美術(shù)編輯、藝術(shù)總監等職務(wù),一直以來(lái),王友身兼具雙重身分,在藝術(shù)界與傳媒界兩個(gè)領(lǐng)域間工作,致力于考察和松動(dòng)藝術(shù) / 生活、創(chuàng )作 / 日常間僵化的邊界。王友身對官方 / 民間、職業(yè) / 業(yè)余、藝術(shù) / 現實(shí)等二元性的分野有著(zhù)自己獨特的理解和介入方式,這讓他可以動(dòng)用兩個(gè)不同系統的資源,開(kāi)創(chuàng )和塑造一些認識自己和認識周遭的可能性。王友身呈現給我們一個(gè)藝術(shù)家實(shí)踐的強度、持續性和豐富的層面。這一實(shí)踐不僅僅體現在簡(jiǎn)單的作品或者產(chǎn)品層面之上,而是不斷重新觀(guān)看自己的潛力和局限,挖掘藝術(shù)與自我和世界對話(huà)的可能形態(tài)。

劉鼎,現居北京,是藝術(shù)家與策展人。他的觀(guān)念性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與策展實(shí)踐對中國當代歷史與現實(shí)進(jìn)行多角度的描摹,以思想史為綱,關(guān)切人的存在,充滿(mǎn)人文主義內涵。自2022年起,他出任第八屆橫濱三年展(2024年開(kāi)幕)的藝術(shù)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