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藝術(shù)中的“同理心”:《美國藝術(shù)》前主編理查德·懷恩談劉士銘

時(shí)間: 2023.12.4

*原文標題:專(zhuān)訪(fǎng)|理查德·懷恩:扎根于劉士銘藝術(shù)中的“同理心”

2023年11月,《美國藝術(shù)》前主編理查德·懷恩(Richard Vine)到訪(fǎng)北京。繼對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北美巡展有過(guò)初次印象后,懷恩在此次北京之行中深度接觸了劉士銘不同時(shí)期的作品、手稿、文獻與影像資料,并與劉士銘的親友和同事進(jìn)行了面對面的交流。

觀(guān)展現場(chǎng).jpg理查德·懷恩參觀(guān)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館展覽“戳心尖尖的泥巴拉話(huà)話(huà)的魂——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展“,劉士銘之子劉偉(最右)為其講解作品《黃河船工》

理查德·懷恩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孫偉先生.JPG理查德·懷恩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孫偉先生在展覽“戳心尖尖的泥巴拉話(huà)話(huà)的魂——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展”現場(chǎng)交流

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館展覽“戳心尖尖的泥巴拉話(huà)話(huà)的魂——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展”現場(chǎng)

11月13日,藝訊網(wǎng)特邀懷恩先生進(jìn)行專(zhuān)訪(fǎng)。他以自己正在撰寫(xiě)的圍繞劉士銘人生及藝術(shù)的評論傳記為起點(diǎn),在訪(fǎng)談中分享了劉士銘藝術(shù)對他最初的觸動(dòng)。聚焦此次北京之行,懷恩接觸到了圍繞劉士銘更為豐富的材料與信息,包括日記、速寫(xiě)手稿與更多不便國際運輸的小型陶塑作品等。在與這些材料的交流中,懷恩結合自己的文學(xué)與藝術(shù)史背景,以及對鄉村和西部音樂(lè )的熱愛(ài),深入剖析了劉士銘創(chuàng )作從早期接受學(xué)院派訓練與影響,逐漸走向日?;?、民間化和自由化的轉向與抉擇。

通過(guò)將劉士銘作品中對普通人的關(guān)懷及“同理心”置于西方文學(xué)與藝術(shù)運動(dòng)中來(lái)審視、比對與討論,懷恩提供了一種進(jìn)入劉士銘藝術(shù)人生的別樣路徑。此外,在訪(fǎng)談中,懷恩亦結合了當下劉士銘基金會(huì )在海外開(kāi)展的系列展覽及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將劉士銘的藝術(shù)與西方近年來(lái)關(guān)鍵的民間藝術(shù)風(fēng)潮、原生藝術(shù)、身份美學(xué)等議題并置,劉士銘藝術(shù)中的“中國性”和普世價(jià)值,似乎在此國際語(yǔ)境下得以被恰如其分地傳遞和轉譯。


關(guān)于受訪(fǎng)者:

IMG_5122.JPG理查德·懷恩(Richard Vine),《美國藝術(shù)》雜志前主編,芝加哥大學(xué)文學(xué)博士,曾任《芝加哥評論》(Chicago Review)和《對話(huà):藝術(shù)雜志》(Dialogue: An Art Journal)主編。曾在芝加哥藝術(shù)學(xué)院、美國音樂(lè )學(xué)院、沙特阿拉伯利雅得大學(xué)、紐約社會(huì )研究新學(xué)院、紐約大學(xué)任教,在眾多期刊雜志上發(fā)表文章、評論、訪(fǎng)談等300余篇。著(zhù)有《奧德·納德盧姆:繪畫(huà)、手稿與素描》(2001)、《新中國,新藝術(shù)》(2008)。

一、從評論傳記談起

藝訊網(wǎng):您是如何開(kāi)始了解劉士銘的?第一次了解劉士銘其人其藝是基于什么樣的契機?接觸到他作品時(shí)的最初想法是怎樣的?

理查德·懷恩:通過(guò)中國藝術(shù)家好友何苗的介紹,我認識了劉士銘藝術(shù)基金會(huì )的幾位成員。何苗建議我和基金會(huì )的工作人員見(jiàn)一面。劉士銘藝術(shù)基金會(huì )的工作人員友好地邀請我參觀(guān)了劉士銘于今年9月在羅格斯大學(xué)(Rutgers University)的展覽“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基金會(huì )的工作以及劉士銘本人的作品。隨后,我們在基金會(huì )的紐約辦公室中正式見(jiàn)面結識。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展覽現場(chǎng),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2023年

8 理查德·懷恩與加拿大韋仕敦大學(xué)劉士銘學(xué)者獎學(xué)金獲得者Kate Martha Murphy在展覽“青銅之魂:劉士銘的歷程”現場(chǎng)交流,2023年.jpeg理查德·懷恩與加拿大韋仕敦大學(xué)劉士銘學(xué)者獎學(xué)金獲得者Kate Martha Murphy在展覽“青銅之魂:劉士銘的歷程”現場(chǎng)交流,2023年

藝訊網(wǎng):我得知您將為劉士銘寫(xiě)一本書(shū),是什么吸引了您開(kāi)始并持續圍繞劉士銘寫(xiě)作的?

理查德·懷恩:和很多人一樣,我對劉士銘的最初印象始于他作品中的質(zhì)樸和真誠。我在藝術(shù)圈過(guò)著(zhù)所謂的“精致生活”,可以周游世界各地、做講座、出席開(kāi)幕式和晚宴等。但事實(shí)上,我來(lái)自一個(gè)典型的工人階級家庭。我的父親在14歲時(shí)就輟學(xué)工作了,而我的爺爺是一名煤礦工人,他在12歲時(shí)就去了礦場(chǎng)工作。我的個(gè)人經(jīng)歷與劉士銘所描繪的日常生活有著(zhù)真實(shí)的情感連接。此外,我對音樂(lè )也有著(zhù)獨特的愛(ài)好。我很喜歡美國的鄉村和西部音樂(lè ),而在藝術(shù)圈里,幾乎沒(méi)有人會(huì )喜歡這種音樂(lè )。鄉村音樂(lè )非常簡(jiǎn)單,業(yè)界中有一個(gè)趣談,即鄉村歌曲只需要三個(gè)和弦和實(shí)話(huà)實(shí)說(shuō)來(lái)構成(“three chords and the truth”)。這正是我在劉士銘的作品中所能感受回應的特質(zhì)。

藝訊網(wǎng):請您進(jìn)一步分享一下正在進(jìn)行的這本寫(xiě)作,這將會(huì )是什么類(lèi)型的書(shū)?

理查德·懷恩:這本書(shū)將是一部帶有評論性質(zhì)的傳記作品。劉士銘的生活十分傳奇動(dòng)人,并與他的作品緊密關(guān)聯(lián),你無(wú)法將他的作品和生活分開(kāi)理解。此書(shū)的撰寫(xiě)方式將按照年代時(shí)間順序,在本書(shū)結尾,我會(huì )留有一些部分來(lái)評論他的作品并討論其在藝術(shù)史上的定位,以探索東西方藝術(shù)史之間的共通之處。

藝訊網(wǎng):在本書(shū)中,您會(huì )有什么進(jìn)入劉士銘藝術(shù)與人生的特殊視角嗎?

理查德·懷恩:自然而然的,和所有人一樣,我也被劉士銘一生中做出的一些重大抉擇所觸動(dòng)。例如,在1961年,他放棄了在北京舒適的生活和工作選擇調往河南鄉村。又如,他決定抑制其學(xué)院派的訓練——并不是徹底忘記這些美術(shù)訓練痕跡,而是將其置于身后,以尋找發(fā)展自己簡(jiǎn)約的形式語(yǔ)言。這些抉擇都不是為了更優(yōu)渥的生活,而是為了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創(chuàng )作中。他是個(gè)如此堅定的人。從外表來(lái)看,他待人溫和善良;而在他的內心深處,他顯然有著(zhù)非常堅定的意愿,并以自己的方式進(jìn)行他的創(chuàng )作。

9 青年時(shí)期劉士銘.jpeg青年時(shí)期劉士銘

10 劉士銘在中國雕塑工廠(chǎng),1950年代.jpeg劉士銘在中國雕塑工廠(chǎng),1950年代

藝訊網(wǎng):您剛剛提到了劉士銘人生中的諸多抉擇。在做出這些抉擇時(shí),一方面,藝術(shù)家深刻地受到了中國傳統藝術(shù)的影響,另一方面,囿于劉士銘所處的時(shí)代,他一定會(huì )受到一些政治環(huán)境和時(shí)代的影響。您對此如何看待?

理查德·懷恩:我想我們只能推測,因為我還沒(méi)有在日記和相關(guān)材料中看到這方面的清晰解釋。但是,如果我們觀(guān)察這些抉擇中的整體圖景,可以看出,劉士銘是一個(gè)非常想要成為自我主導性的藝術(shù)家。如果繼續進(jìn)行政府主導的委托作品項目,他將過(guò)著(zhù)非常優(yōu)渥的生活,但是他沒(méi)有繼續這么做。當然,我只是猜測。同時(shí)期,有非常多的宣傳作品來(lái)贊頌工人、士兵和農民的崇高與偉大,但我懷疑他開(kāi)始覺(jué)得這樣的作品并不真正真實(shí)?我認為他真正理解并銘記了這個(gè)時(shí)代意識形態(tài)的內在信息,即普通民眾的至關(guān)重要,而非其外在的視覺(jué)修辭。

二、北京探訪(fǎng)之旅

藝訊網(wǎng):您此次北京之旅應該看到了關(guān)于劉士銘藝術(shù)與文獻的更豐富的資料。請您與我們分享一下其中的感悟與體會(huì ),有什么新鮮的靈感嗎?

理查德·懷恩:前幾天我們?yōu)g覽了很多劉士銘所寫(xiě)的文字,也看到了很多他的手稿,非常有趣,且極富生命力。在作品方面,北美巡回展覽里的作品大多都反映了日常生活。但當我們看到劉士銘的全部作品時(shí)就會(huì )意識到,他也探索了很多關(guān)于歷史、神話(huà)、戲劇等方面的主題。在所有的這些作品中,一以貫之的因素是他能夠跳出自我的能力和決心。在他的天性中,似乎有這樣一種矛盾,一方面,他非常堅定且自主;另一方面,他的目的在于探索他人的生活。 

作為一個(gè)西方人,這讓我想起了18世紀末至19世紀浪漫主義運動(dòng)的分流,其有著(zhù)兩條不同的脈絡(luò )。首先,幾乎所有的浪漫主義探索都與自我有關(guān)。但是,有一條分支關(guān)于自我贊頌(self-glorification),即視藝術(shù)家為天才。珀西·雪萊(Percy Shelly)曾說(shuō)過(guò):“詩(shī)人是世間未經(jīng)公認的立法者”。他們假定為全人類(lèi)制定道德議程。沃爾特·惠特曼(Walt Whitman)在他著(zhù)名的《自我之歌》(Song of Myself, 1982)中說(shuō)道:“我即包含萬(wàn)物”。然而,還有另一條分支來(lái)自約翰·濟慈(John Keats),主要關(guān)注濟慈所稱(chēng)的“消極能力”(negative capacity),這其實(shí)本質(zhì)上是一種同理心,是一種富有想象力地將自己置于另一個(gè)位置或情境,甚至另一個(gè)“存在”中的能力。接受不確定性,而不做評判,這就是偉大的劇作家和小說(shuō)家所擁有的能力,這使他們能夠描繪各種各樣的人,深入了解他們。以莎士比亞為例,你可以閱讀成千上萬(wàn)頁(yè)的莎翁劇本,發(fā)現其中許多復雜而豐富的角色。但在數千頁(yè)的結尾,你可能會(huì )問(wèn)自己:莎士比亞自己到底相信著(zhù)什么?這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因為他完美地把自己轉移到了另一個(gè)世界和此世界中的居民之中。深入研究劉士銘的作品,我們也會(huì )發(fā)現這一點(diǎn)。

11 《羊皮筏子·考察2》27.2×15.7×13.5cm,陶,1983年.jpeg《羊皮筏子·考察2》27.2×15.7×13.5cm,陶,1983年

12 《陜縣窯塬》25.5×15.3×8.9cm,陶,1983年.png《陜縣窯塬》25.5×15.3×8.9cm,陶,1983年

13 《隔籠相望》19.3×9.7×16.6cm,彩陶,1990年  .png《隔籠相望》19.3×9.7×16.6cm,彩陶,1990年

藝訊網(wǎng):此行您是否看到了更多小型的陶塑和泥塑作品?因為材質(zhì)脆弱性的原因,這類(lèi)材質(zhì)的作品不易于運輸,中國之外的地方可能不多見(jiàn),一些比較重要的作品會(huì )翻制成銅等材質(zhì)運輸至海外展覽。我個(gè)人對劉士銘雕塑中的這一類(lèi)小型泥塑作品很感興趣,不知道您如何看待他的這一類(lèi)作品?

理查德·懷恩:在他的泥塑作品中,材料和主題之間存在著(zhù)一種平行關(guān)系:主題來(lái)源于日常生活,材料也來(lái)源于日常的粘土。雖然他給一些泥塑作品上了釉,但大部分仍保持原始粘土的狀態(tài)。西方長(cháng)久以來(lái)都有這樣的一個(gè)觀(guān)念,即認為只有特定的主題才屬于藝術(shù),并且它們應該用特定的方式和特定的材料來(lái)實(shí)現,尤其是那些“高貴”的材料,譬如青銅、大理石、銀和金。然而,在現代主義初期,這種觀(guān)念被推翻了。杜尚的《泉》就是一個(gè)典型的例子,他只是把一個(gè)小便池放在一邊,并簽上名,這就是說(shuō)任何東西都可以是藝術(shù)。這種觀(guān)念把藝術(shù)與生活更進(jìn)一步地結合了起來(lái),許多西方現代的藝術(shù)家以此作為他們的重要目標。我想這與劉士銘泥塑作品的精神是很接近的。

14 《黃河船工1》,34.7×13.7×9.9cm,陶,1983年.jpeg《黃河船工1》,34.7×13.7×9.9cm,陶,1983年

15 《情人》,17×10.3×8.8cm,陶,1983年.jpeg《情人》,17×10.3×8.8cm,陶,1983年

15 《情人》,17×10.3×8.8cm,陶,1983年.jpeg《媽媽回來(lái)了1》,10.8×9.4×27.9cm,陶,1987年

三、循跡劉士銘的藝術(shù)

藝訊網(wǎng):劉士銘早年的作品受到了學(xué)院派教育和訓練的影響,然而他在后面的創(chuàng )作中并沒(méi)有遵循這條道路繼續前進(jìn),而走向了更自由地表達。在您看來(lái),是何種外部和內部因素,致使他調整了自己的藝術(shù)風(fēng)格?

理查德·懷恩:西方現代主義初期的一些藝術(shù)家中也出現了類(lèi)似的情況。藝術(shù)家們接受的是古典主義訓練,習慣于通過(guò)真人模特進(jìn)行創(chuàng )作,姿勢、技法和材料的慣例傳統被不斷地重復。而為了打破這種傳統,人們必須在某種程度上讓藝術(shù)變得更加粗糙,但在觀(guān)念上更加大膽。畢加索做到了,馬蒂斯做到了。

在鄉村和西部音樂(lè )中也有類(lèi)似情況。以前,鄉村歌手的經(jīng)典背景就是和十二個(gè)兄弟姐妹一起在山里長(cháng)大,背著(zhù)土豆袋上學(xué)等等。有一天,克里斯·克里斯托弗森(Kris Kristofferson)出現了,他的父親是一名軍官,最后成為了將軍。文學(xué)專(zhuān)業(yè)背景的克里斯托弗森獲得了羅茲獎學(xué)金(Rhodes Scholarship)赴牛津大學(xué)學(xué)習,然而,當學(xué)成歸來(lái)后,他并沒(méi)有像他應該做的那樣在西點(diǎn)軍校教授文學(xué),而是退出了軍隊,成為一名鄉村和西部歌曲作家和表演者。那些受過(guò)高等教育的人做出這樣的決定,可能是因為他們覺(jué)得更簡(jiǎn)單的方法更真實(shí)。畢竟,詩(shī)歌的全部意義在于用最少的詞語(yǔ)表達最多的內容,出身學(xué)院派的劉士銘選擇離開(kāi)北京遠赴外省,最終用最簡(jiǎn)單的材料創(chuàng )作出蘊含深刻情感的藝術(shù)。

17 1950年6月,劉士銘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照片,二排右二為劉士銘.jpeg1950年6月,劉士銘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照片,二排右二為劉士銘

18 1958年,劉士銘作品《劈山引水》在保衛和平坊前落成合影.jpeg1958年,劉士銘作品《劈山引水》在保衛和平坊前落成合影

藝訊網(wǎng):除了在河南河北鄉村地區的生活體驗之外,還值得關(guān)注的是劉士銘在中國歷史博物館的工作經(jīng)驗,他通過(guò)修復和復制中國古代文物而汲取了傳統雕塑技法,譬如漢代石刻和民間工藝的人物形象表達,由此發(fā)展了自己的雕塑語(yǔ)言。您如何理解這兩個(gè)階段對劉士銘藝術(shù)語(yǔ)言的塑造與發(fā)展?

理查德·懷恩:很明顯,當他深入那些省份時(shí),他發(fā)現了真正的創(chuàng )作主題。我并沒(méi)有看到那個(gè)時(shí)期的許多具體作品,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劉士銘作品大多創(chuàng )作于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他回到北京后,直至他2010年去世前。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工作期間,他能夠處理和研究漢代的古陶俑,這些陶俑塑像往往象征著(zhù)將幸福生活帶入來(lái)世。劉士銘也許意識到了這些小型尺寸的人物的迷人,由此給予了他所需的創(chuàng )作形式。雕塑就其本質(zhì)而言往往規模宏大,其主要用于公共展示,通常是在戶(hù)外,往往使用石頭、青銅或鋼等耐用材料。在劉士銘的作品中,尋找適度的尺度和樸素的材料來(lái)表達簡(jiǎn)單的生活正是關(guān)鍵所在。

藝訊網(wǎng):有一些評論會(huì )將劉士銘的作品視作民間藝術(shù),這當中或許有一種潛藏的觀(guān)點(diǎn),即他的作品因為與平常人日常生活的緊密聯(lián)系,以及未經(jīng)修飾的表面和質(zhì)感而顯得不那么“高雅藝術(shù)”,特別是他后期的作品。您會(huì )如何回應這樣的討論?

理查德·懷恩:諷刺的是,現如今的西方世界中,民間藝術(shù)已形成了巨大的市場(chǎng)?,F在,我們有民間藝術(shù)美術(shù)館、民間藝術(shù)教育,和民間藝術(shù)博覽會(huì )。甚至,一些受到過(guò)學(xué)院訓練的年輕藝術(shù)家往往會(huì )以一種不那么真摯的方式來(lái)創(chuàng )作一些看起來(lái)是“民間藝術(shù)”的作品。有時(shí)候,當你遇到那些家境富裕的藝術(shù)學(xué)生所創(chuàng )作出來(lái)的具有民間藝術(shù)形式的作品時(shí),你總是面臨這樣的問(wèn)題:如何區分真實(shí)的情感和經(jīng)過(guò)冷靜計算的模仿的情感?我們需要回顧一個(gè)藝術(shù)家的整個(gè)藝術(shù)生活來(lái)解答這種困惑??v觀(guān)劉士銘的一生和其全部作品,毫無(wú)疑問(wèn)他是真誠的,他找到了自己真實(shí)的表達方式。

19 1970年代,劉士銘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制作山頂洞人布景箱.jpeg1970年代,劉士銘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制作山頂洞人布景箱

四、在當代國際語(yǔ)境中理解劉士銘

藝訊網(wǎng):劉士銘的藝術(shù)有著(zhù)獨特而鮮明的藝術(shù)風(fēng)格,我相信他和您此前研究和遇到的所有藝術(shù)家都不同,您會(huì )如何描述劉士銘的雕塑風(fēng)格?我們剛剛也討論到了西方現代派的一些藝術(shù)家,在我看來(lái)他是那種很難被定位和歸類(lèi)的藝術(shù)家,他在中國和西方的歷史中都顯得獨樹(shù)一幟。

理查德·懷恩:我不確定他是否符合西方藝術(shù)史中的某個(gè)特定類(lèi)別。在西方藝術(shù)史中有許多瞬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解釋他的風(fēng)格。你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埃及陵墓前的雕像作品,那些人們熟悉的法老和其妻子們的巨型雕像。但在埃及人的墓穴中,還有很多關(guān)于日常生活的泥塑雕像,描述了那些可以帶到死后世界的一切。劉士銘創(chuàng )作的人物形象在某些方面與哥特風(fēng)格的雕塑也有相似之處。人們會(huì )想到宏偉的大教堂和真人大小的上帝雕像,但仔細觀(guān)察,你會(huì )發(fā)現角落和邊緣描繪的日常場(chǎng)景——這些場(chǎng)景與上帝的榮耀形成鮮明對比,并構成了其背景。

在19世紀,法國巴比松畫(huà)派(Barbizon School)的藝術(shù)家離開(kāi)城市去到鄉村,描繪樹(shù)林、田野、牲畜與農場(chǎng)工人;同樣在19世紀,社會(huì )評論藝術(shù)家選擇的主題雖以城市為背景,但描繪的是普通人,且其往往處于痛苦之中。在同時(shí)期,俄國巡回畫(huà)派(The Wanderers, Peredvizhnik)也四處周游,捕捉日常生活的場(chǎng)景。而在美國,我們有一場(chǎng)名為“社會(huì )現實(shí)主義”(Social Realism)的運動(dòng),試圖傳遞大蕭條時(shí)期的現實(shí)。劉士銘的作品與這些先例之間有許多相似和共鳴之處。我也希望我能了解更多中國的藝術(shù)史,看看是否也有類(lèi)似的共鳴之處。

藝訊網(wǎng):近幾年來(lái),劉士銘藝術(shù)基金會(huì )通過(guò)跨文化的藝術(shù)展覽和獎學(xué)金項目在國際上介紹并推廣劉士銘的藝術(shù)。我很好奇西方學(xué)者、藝術(shù)家與觀(guān)眾是如何看待劉士銘的作品的?當面對并闡釋其作品時(shí),是否會(huì )有一些共同的興趣和切入點(diǎn)?

理查德·懷恩:在西方,我們有稱(chēng)之為原生藝術(shù)(Outsider Art)的藝術(shù)現象。在19世紀末,德國精神病學(xué)家漢斯·普林茨霍恩(Hans Prinzhorn)開(kāi)始對精神病患者們的畫(huà)作產(chǎn)生興趣,并最終完成了一本關(guān)于這個(gè)主題的里程碑式的著(zhù)作。這激發(fā)了一些藝術(shù)家和思想家,譬如讓·杜布菲(Jean Dubuffet)等,去關(guān)注未受過(guò)美術(shù)學(xué)院訓練、可能不適應社會(huì )的一類(lèi)人所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在此之前,這類(lèi)作品是被忽略不計的,但如普林茨霍恩、杜布菲和超現實(shí)主義者開(kāi)始意識到,未受過(guò)專(zhuān)業(yè)訓練的藝術(shù)家所創(chuàng )作的作品有著(zhù)巨大的價(jià)值和能量。如今,這已然成為一個(gè)非常重要的研究領(lǐng)域,且現今有專(zhuān)門(mén)針對這類(lèi)藝術(shù)家的原生藝術(shù)博覽會(huì )。

顯然,劉士銘并非屬于未經(jīng)過(guò)藝術(shù)訓練的藝術(shù)家,但他選擇了這種與他們類(lèi)似的創(chuàng )作風(fēng)格——至少從表面上看是這樣。然而,如果你仔細看他作品中的構圖,各種動(dòng)物和人物的不同組合,你會(huì )發(fā)現人物之間的關(guān)系相當微妙且復雜的。在繪畫(huà)中,人們談?wù)撜臻g(positive space)和負空間(negative space);在雕塑中,人們談?wù)撔螒B(tài)(form)與虛空(void),將劉的作品與未經(jīng)訓練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放在一起,看看其中的異同,將會(huì )非常有趣。

劉士銘系列國際展覽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2023年

藝訊網(wǎng):據我觀(guān)察,劉士銘的很多海外展覽都與社區實(shí)踐緊密關(guān)聯(lián),這與在中國或者從中國視野出發(fā)去策劃劉士銘的展覽方式截然不同。這是否意味著(zhù)劉士銘的雕塑藝術(shù)中有著(zhù)激活多元社群的可能性與潛力?

理查德·懷恩:當今有許多關(guān)于藝術(shù)與身份的討論。在過(guò)去,藝術(shù)被認為只與藝術(shù)本身有關(guān)。當你進(jìn)入到藝術(shù)的世界,你需要將自己的背景拋諸腦后,投身于所謂的高尚原則之中。但這一切都已經(jīng)被改變了。許多藝術(shù)家正從他們家庭和族裔背景中尋求靈感。許多大型藝術(shù)機構現在正給予非裔美國藝術(shù)家們比以往更多的機會(huì )。這些藝術(shù)家的展覽越來(lái)越多,評論家也對他們給予了密切關(guān)注。在這個(gè)文化語(yǔ)境下,劉士銘作品中的“中國性”可能被轉譯傳達得很到位。劉士銘的作品具有普世價(jià)值,但這些作品是通過(guò)特殊性抵達普遍性的,而也許這是實(shí)現普世性的最好方式。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展覽及暑期夏令營(yíng)泥塑工作坊活動(dòng)現場(chǎng),2023年

藝訊網(wǎng):在與活躍的、多元的社區互動(dòng)之外,您對今后劉士銘藝術(shù)的展覽和相關(guān)藝術(shù)活動(dòng)的籌劃是否有更多的建議?

理查德·懷恩: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真的很喜歡那些劉士銘的創(chuàng )作手稿,也許正是因為它們的隨意性。我們應該在展覽中增加更多的手繪與草稿作品,以產(chǎn)生雕塑與手稿之間的對話(huà)。另一方面則是劉士銘的藝術(shù)和原生藝術(shù)之間的關(guān)系。我們可以邀請一些原生藝術(shù)家與劉士銘的作品共同展出。最后一點(diǎn)則是召開(kāi)更多的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我認為邀請更多來(lái)自不同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將大有裨益。他們可以談?wù)剟⑹裤懙乃囆g(shù)與俄羅斯藝術(shù)的關(guān)系,也可以討論哥特風(fēng)格的雕塑和劉士銘雕塑之間的關(guān)系,等等。有時(shí),看起來(lái)非常遙遠和不同的領(lǐng)域實(shí)際上被證明是非常具有啟發(fā)性的。畢竟,藝術(shù)世界說(shuō)到底是一個(gè)交流的世界,人們談?wù)摰脑?huà)題非常重要。更多的討論總可以為一個(gè)藝術(shù)家帶來(lái)更好的聲譽(yù),進(jìn)而激發(fā)更廣泛的交流。 

采訪(fǎng)、撰文|周緯萌、朱莉

采訪(fǎng)整理、翻譯|程馳瑞、周緯萌

校對、編輯|王姝

圖片|劉士銘藝術(shù)基金會(huì )、劉士銘雕塑藝術(shù)館、藝訊網(wǎng)

*英文版訪(fǎng)談經(jīng)受訪(fǎng)人最終審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