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編輯”藝術(shù)|“聲波領(lǐng)域”:露西婭·蘇泰伊與陸明龍的對話(huà)

時(shí)間: 2023.11.23

640.jpg

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wǎng)2023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xiàn)(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shù)家+策展人”分別帶來(lái)了他們的對話(huà)、創(chuàng )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lái)現居倫敦,曾任斯洛維尼亞國際平面藝術(shù)中心/盧布爾雅那平面藝術(shù)雙年展(MGLC)策展人及國際藝術(shù)駐地負責人的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與同在倫敦的電影制片人、音樂(lè )家和藝術(shù)家陸明龍(Lawrence Lek)的合作展廳《聲波領(lǐng)域》。在陸明龍的藝術(shù)實(shí)踐中,他擅于將建筑、游戲、視頻、音樂(lè )和小說(shuō)等多種實(shí)踐融合到一個(gè)不斷擴展的電影宇宙中。他的作品通常以環(huán)環(huán)相扣的敘事和反復出現的流浪者形象為特色,探索人工智能和社會(huì )變革時(shí)代的技術(shù)進(jìn)步神話(huà)。

露西婭·蘇泰伊+陸明龍 展廳二維碼.png

掃描二維碼進(jìn)入露西婭·蘇泰伊  +  陸明龍的合作展廳(連接VPN,體驗更多)

640.png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

640-1.jpg陸明龍(Lawrence Lek)

陸明龍《邂逅》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愛(ài)道》原聲配樂(lè )(2020)電影:《愛(ài)道》(2019)由陸明龍和塞司·司格特(Seth Scott)創(chuàng )作,音樂(lè )廠(chǎng)牌:Hyperdub唱片公司。

原作鏈接:https://vimeo.com/847896888/982c9c33c8?share=copy

隨著(zhù)我們與技術(shù)之間不斷增長(cháng)的互動(dòng)和交流,線(xiàn)上展覽“編輯藝術(shù):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對數字世界中的“總體”藝術(shù)體驗進(jìn)行了積極的研究。陸明龍(Lawrence Lek)在多方面的藝術(shù)實(shí)踐將其背景和工作經(jīng)歷融入游戲、電影和音樂(lè )的架構,展現了由于與技術(shù)的日常接觸和互動(dòng),我們的行為模式和對現有環(huán)境以及新環(huán)境的反響/回應也在不斷變化。

陸明龍將“聲波領(lǐng)域”(Sonic Territories)的展示,設想為接入聲音性質(zhì)的一種常開(kāi)觸點(diǎn)(通過(guò)精心布置的聲景),這種聲音在數字通信中是一個(gè)單獨的實(shí)體;同時(shí),從其更廣泛的作用上來(lái)講,這也是藝術(shù)家虛擬作品(基于特定場(chǎng)景)的構建機制。作為一種交流工具,聲音的無(wú)窮可能性與關(guān)聯(lián)環(huán)境進(jìn)行直接對話(huà)——對聽(tīng)眾來(lái)說(shuō),不會(huì )有隔離、暴露和接收的行為,它們總是非線(xiàn)性的。對于虛擬現實(shí)(VR)來(lái)說(shuō),聲音體驗是沉浸式的——它幫助建立當前信息,激發(fā)想象,喚起回憶,并由此幫助構建新的場(chǎng)景和空間。

我們通過(guò)識別空間、物體和事件來(lái)理解周?chē)h(huán)境,聲音對這種處理能力起著(zhù)重要作用。約翰·凱奇(John Cage)解釋了聲音和人造環(huán)境之間的復雜關(guān)系(通過(guò)研究當代建筑的作品),克勞迪奧·安布羅西尼(Claudio Ambrosini)等藝術(shù)家專(zhuān)注于研究技術(shù)的局限性(尤其是當時(shí)的運動(dòng)圖像支持技術(shù),例如索尼Portapak攝像機)。在《燈光視唱練耳》(Light Solfeggio)中,藝術(shù)家和作曲家安布羅西尼通過(guò)展示音樂(lè )節奏及其對環(huán)境的影響,從視覺(jué)上跨越了當時(shí)數字技術(shù)的可能性和局限;他借助閃光燈及其根據各種演奏法產(chǎn)生的特有的光強傳播,從而展現出所有可能的音樂(lè )單元劃分。陸明龍的多層次藝術(shù)實(shí)踐依賴(lài)于激活認知技能的聲音,探尋了我們與擬真之間的關(guān)系;這些實(shí)踐通過(guò)推測未來(lái)設計、研究已有人造環(huán)境,以及我們如何應對這些強化過(guò)的軌跡(從繪畫(huà)到特定虛擬空間),承擔起策劃性和編輯性的角色。

陸明龍《虛幻》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愛(ài)道》原聲配樂(lè )(2020)電影:《愛(ài)道》(2019)音樂(lè )廠(chǎng)牌:Hyperdub唱片公司。原作鏈接(來(lái)源于Hyperdub):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gqFPs_9JjU

對于“聲波領(lǐng)域”,我們鼓勵觀(guān)眾關(guān)注聲音體驗(作為一個(gè)信息載體)是如何在虛擬現實(shí)中發(fā)生改變的——在這里,空間通過(guò)音樂(lè )演奏法進(jìn)行轉換,噪聲是(對預先存在的和推測性的特定虛擬空間的)一種激發(fā)。聲音在虛擬現實(shí)中識別空間的能力是什么?觀(guān)眾們形成了怎樣的聆聽(tīng)習慣(在精心策劃且可控的聲音下)?聲音喚起回憶的能力在虛擬現實(shí)中有重新配置嗎?在虛擬環(huán)境中,聲音是如何創(chuàng )造、呈現和分布的?聲音與新的或“設計”過(guò)的環(huán)境建立關(guān)系和對話(huà)的能力是什么?

通過(guò)對陸明龍音樂(lè )作品的布展,我們鼓勵來(lái)訪(fǎng)者探索聲音創(chuàng )造新空間的能力,并自我體會(huì )聲音對個(gè)人在虛擬空間中藝術(shù)體驗的影響。

露西婭·蘇泰伊:您第一次接觸電子音樂(lè )是何時(shí)何景?

陸明龍:我做音樂(lè )家的時(shí)間比做視覺(jué)藝術(shù)家的時(shí)間長(cháng)?;叵?1世紀早些年,我的青少年時(shí)代,當時(shí)還處在一個(gè)稍早于互聯(lián)網(wǎng)的音樂(lè )發(fā)現階段——通過(guò)現場(chǎng)音樂(lè )和唱片商店,基本上就是去實(shí)體地點(diǎn)看看,尋找一些東西。尤其是大約(在我從新加坡搬去倫敦)的時(shí)候,那些如今已舉足輕重的唱片公司的影響力,例如Warp公司和XL公司,十分令人著(zhù)迷。

在當時(shí)的新加披,電臺很受大眾的歡迎,主要是搖滾音樂(lè )和流行音樂(lè )。在英國,電臺節目中也有許多受電子音樂(lè )影響的產(chǎn)品——明顯更加流行和主流,但本質(zhì)上還是歡快的曲調;我對這些仍記憶猶新。作為一個(gè)音樂(lè )創(chuàng )作者,我演奏電子鼓和吉他,并將它們記錄在四軌盒式磁帶中。我對音樂(lè )的著(zhù)迷就像是一個(gè)粉絲,而不是一個(gè)制作人。我發(fā)現事物的方式與探索城市有著(zhù)密切關(guān)系。想到哪里有一個(gè)唱片商店——我就要去看看。與此同時(shí),那時(shí)特定的音樂(lè )在特定的場(chǎng)所發(fā)行,而現在很明顯的是,所有類(lèi)型的音樂(lè )都在各處發(fā)行——這是些許不同之處。

露西婭·蘇泰伊:您有過(guò)樂(lè )隊嗎?

陸明龍:是的,我有過(guò)幾個(gè)樂(lè )隊但都不太正式。大約從2009年至2012年,我很認真地在做樂(lè )隊、演出和合成音樂(lè )。但當時(shí)的音樂(lè )技術(shù)也與現在是不同的;當我提及音樂(lè )技術(shù)時(shí),我指的是它影響了制作文化,像是發(fā)行、表演、表演空間等等。2003年左右開(kāi)始有了MySpace,大概在2005年,我第一次在網(wǎng)絡(luò )上發(fā)行音樂(lè )。想當初,YouTube也不過(guò)是在2005年出現的。因此,那時(shí)是一個(gè)非常不同的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

我的興趣其實(shí)在于自己動(dòng)手(DIY)制作音樂(lè )、獨立音樂(lè )、雜志、樂(lè )隊,以及用DIY的方式來(lái)分享事物。因此,總的來(lái)說(shuō)在2000年之后的那段時(shí)間,從用磁帶記錄,把它帶到唱片商店,再到發(fā)布在MySpace,以及后來(lái)的文件共享——這是一次完整的進(jìn)化!

在樂(lè )隊中工作和擁有樂(lè )隊——我對樂(lè )隊的神話(huà)很感興趣,它們始于藝術(shù)學(xué)院和玩轉聲音的藝術(shù)家們。我總能被這種視覺(jué)藝術(shù)文化和不被分割的音樂(lè )所吸引。

陸明龍《追隨者》(歌劇女主角主題曲)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愛(ài)道》原聲配樂(lè )(2020)電影:《愛(ài)道》(2019)音樂(lè )廠(chǎng)牌:Hyperdub唱片公司。原作鏈接(來(lái)源于Hyperdub):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BenXR6QpA露西婭·蘇泰伊:您的音樂(lè )和基于音樂(lè )的表演是如何轉化為電影作品的?您如何看待其中的相互聯(lián)系?

陸明龍:通常我都是靠直覺(jué)工作,因此需要花點(diǎn)時(shí)間來(lái)思考這個(gè)問(wèn)題。用空間實(shí)踐或建筑舉個(gè)例子:在建筑中,你總是在構想或組裝一個(gè)未來(lái)即將制造出來(lái)的事物的表現形式。就像你在做一個(gè)二維的表現形式,比如一個(gè)三維事物的圖畫(huà),或是一個(gè)虛擬模型而不是實(shí)體建筑。因此,在建筑中,這種表現形式與所謂的真實(shí)事物之間的區分得到了充分的探索。但對我來(lái)說(shuō),音樂(lè )吸引人的部分在于你可以既是創(chuàng )作者(如果可以這么說(shuō)的話(huà))又是表演者;你總是有一個(gè)創(chuàng )作和表演的階段。當然,在某些類(lèi)型的音樂(lè )中,例如即興爵士樂(lè ),表演同時(shí)也是創(chuàng )作。當代創(chuàng )作者的不同實(shí)踐并未融入其創(chuàng )作的表演階段,因為他們是想象音樂(lè )如何響起,與表演領(lǐng)域是分開(kāi)的。

這影響了我對創(chuàng )造性過(guò)程的思考,我可以花上三年時(shí)間研究一些虛擬3D模型,然后是在電影攝制或表演中對它們進(jìn)行拍攝——這是實(shí)時(shí)發(fā)生的。我喜歡思考電影制作,盡管它是虛擬世界中的一種表演。自從我在許多動(dòng)畫(huà)和視覺(jué)產(chǎn)品中使用游戲引擎,我既可以構建事物——創(chuàng )作的過(guò)程——也可以將世界作為一種視聽(tīng)表演進(jìn)行實(shí)時(shí)拍攝。因此, 這讓我將按時(shí)間開(kāi)展工作的不同方式聯(lián)系了起來(lái)。

我用一種非常具體的方式思考,這幫助我將復雜的過(guò)程分成許多直覺(jué)的片段。例如,在商業(yè)電影制作中,你經(jīng)常要到最后才處理聲帶。你拍攝場(chǎng)景、剪輯圖像,然后創(chuàng )作者會(huì )為圖像編曲。經(jīng)常會(huì )有一種非常線(xiàn)性的生產(chǎn)過(guò)程——寫(xiě)作、拍攝、剪輯、編曲。然而對我來(lái)說(shuō),在我的許多(展出的)作品中,制作過(guò)程實(shí)際上是相反的。在我的電影《愛(ài)道》(AIDOL,2019),《寺廟》 (Temple,2019)和《風(fēng)水師》(Geomancer,2017)中,我在動(dòng)畫(huà)制作或表演前就做好了聲帶。我會(huì )從聲帶開(kāi)始設置情感基調。與此同期,我會(huì )創(chuàng )作3D環(huán)境,這樣到了將3D環(huán)境轉為動(dòng)畫(huà)時(shí),我就可以遵循一條時(shí)間線(xiàn)。我在虛擬世界上遇到的一個(gè)問(wèn)題是,你在三維空間中獲得大量自由,在時(shí)間上也幾乎沒(méi)有邊界。奇怪的是,為視頻制作音樂(lè )可以幫助落實(shí)那些或許懸而未決的過(guò)程。

露西婭·蘇泰伊:可以再深入談?wù)劼曇粼谔剿魈摂M現實(shí)方面的作用嗎?尤其是通過(guò)您關(guān)于中國未來(lái)主義電影世界觀(guān)的作品。

陸明龍:對我來(lái)說(shuō),聲音的作用存在于許多不同的維度。一個(gè)是通過(guò)營(yíng)造情感氛圍或創(chuàng )造不一定符合邏輯的回憶感,但這更多是經(jīng)驗之談。而且我認為還有一種方式,那就是聲音和圖像作用迥異但又互為補充(在電影制作和游戲中)。舉一個(gè)簡(jiǎn)單的例子:在電子游戲設計中,聲帶的相對音量是截然不同的。在敘事電影中,通常來(lái)說(shuō),嗓音音量在音景中是最大的,因為最主要的意義需要通過(guò)嗓音來(lái)傳達,所以觀(guān)眾可以跟上情節。除非是動(dòng)作電影,音響效果會(huì )更強一些。

在電子游戲中,音響效果比在電影中會(huì )更強一些,因為游戲設計者想創(chuàng )造一種讓玩家更加沉浸的感覺(jué)。而玩家對音響效果有更多的控制,例如,他們可以決定何時(shí)開(kāi)槍或者砸墻。因此,將動(dòng)作的音響效果放大可以幫助創(chuàng )造沉浸感。當然了,不同的音樂(lè )流派,例如搖滾或舞曲、鼓聲、各種樂(lè )器,以及人聲都有著(zhù)各自不同的平衡點(diǎn)。

在我們本次展示的項目中,例如《愛(ài)道》,我想讓格式變得模棱兩可——整部長(cháng)篇電影可以被視為一個(gè)持續一小時(shí)的宣傳音樂(lè )視頻。也有音樂(lè )劇或歌劇,它們的音樂(lè )不是為劇本中的情感服務(wù)的。對于長(cháng)階段的創(chuàng )作,例如雙張專(zhuān)輯,或是一部?jì)尚r(shí)的長(cháng)篇電影,我覺(jué)得藝術(shù)家有更多的空間去玩轉內部結構,在不同事件中流動(dòng)穿梭。在這段更長(cháng)的時(shí)間里,你有機會(huì )為玩家或觀(guān)眾創(chuàng )造更多的意義。

陸明龍《亡靈》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寺廟》原聲配樂(lè )(2020)項目:《寺廟》(2019)音樂(lè )廠(chǎng)牌:Vinyl Factory。

原作鏈接(來(lái)源于 Vinyl Factor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9Cgqt8gMQA

露西婭·蘇泰伊:您的作品也涉及到了人工智能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概念,以及關(guān)于著(zhù)作權的更重要的問(wèn)題。

陸明龍:這個(gè)問(wèn)題涉及到很多不同的維度。著(zhù)作權和勞動(dòng)從根本上來(lái)說(shuō)是關(guān)于所有權的問(wèn)題,是道德的維度。

我認為與人工智能(尤其是與技術(shù))相關(guān)的更廣泛的問(wèn)題是,出于某種原因,音樂(lè )通常是最先利用新技術(shù)的流行藝術(shù)形式。特別是談到發(fā)行或復制作品,或通過(guò)新樂(lè )器來(lái)合成新聲音。因此,無(wú)論它是通過(guò)黑膠唱片錄制,還是使用蠟筒,CD,直到文件分享技術(shù)。讓我感到有趣的是,音樂(lè )和音樂(lè )家們真的會(huì )飛速地利用技術(shù)或被技術(shù)利用?;蛟S,這是因為流行音樂(lè )家將他們的身份與商品和舞臺熒幕的宣傳形象緊緊捆綁在了一起。

這里不僅僅是著(zhù)作權的問(wèn)題,還有利用人工智能對角色進(jìn)行不斷的復制。這將一些老明星重新塑造為更具交互性、復興的版本,正如我們所看到的Abba(瑞典流行組合,成立于1972年)或Tupac(美國說(shuō)唱歌手、詞曲作者、演員、詩(shī)人圖派克·夏庫爾,1971年6月16日–1996年9月13日)的全息影像巡回演出。模擬音樂(lè )家及其創(chuàng )作作品的想法,是充分利用技術(shù)的一種極其盈利的方式。所以《愛(ài)道》所講述的受人工智能和技術(shù)影響的歌手,正是對這種觀(guān)察的清晰了當的描述。它所圍繞的正是藝術(shù)家的權利和著(zhù)作權等等。

當談及分享和所有權時(shí),我感覺(jué)有兩個(gè)純粹不同的陣營(yíng)。在文件共享方面也是這樣;一些樂(lè )隊的表現是:這很棒,我們的東西盡管分享,我們已經(jīng)是百萬(wàn)富豪了,另一些卻不以為然——我們要抵制這種侵權行為。對于音樂(lè )和軟件行業(yè)之間的分享工作,不同的態(tài)度之間也有著(zhù)非常強烈的聯(lián)系。例如在編程中,開(kāi)源軟件和付費證書(shū)之間的較量已經(jīng)是一場(chǎng)極其成熟的爭論了。許多程序員認為軟件免費是一種思想觀(guān)念或道德精神層面的概念。就像他們想為維基百科(Wikipedia)或維基百科的后端發(fā)展做出貢獻,因為他們相信,這是為了全球人類(lèi)的利益。其他一些開(kāi)發(fā)者或許覺(jué)得他們的作品和時(shí)間是一種商品,因此拒絕分享。

藝術(shù)家和軟件開(kāi)發(fā)者之間有著(zhù)很強的聯(lián)系,因為從根本上來(lái)說(shuō),二者都經(jīng)常制作無(wú)形的產(chǎn)品——代碼或音樂(lè )。因此,我認為音樂(lè )媒體的無(wú)形性使其本身就容易被復制。聲音也不想受到遏制,它的本質(zhì)就是傳播。

從全球范圍來(lái)看,我并沒(méi)有專(zhuān)業(yè)音樂(lè )家那樣龐大的追隨群體,我沒(méi)有獲利百萬(wàn)或有其他收益。所以我的立場(chǎng)是:盡管分享我的音樂(lè )。我認為這很棒。因為我就是在這種音樂(lè )文化中成長(cháng)的。另外,音樂(lè )不是我收入的主要來(lái)源。從本質(zhì)上來(lái)說(shuō),我從事音樂(lè )是因為我熱愛(ài)音樂(lè ),不是因為我依賴(lài)音樂(lè )。因此,我對于分享的態(tài)度只是針對我的具體情況來(lái)說(shuō)的。但對于那些將表演和創(chuàng )作作為唯一生活來(lái)源的人來(lái)說(shuō),例如樂(lè )手、皇家音樂(lè )博物館等等——人工智能自然對他們是一個(gè)巨大的打擊。所以,從那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有關(guān)勞動(dòng)的問(wèn)題就完全不同了。

陸明龍《道路》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寺廟》原聲配樂(lè )(2020)項目:《寺廟》(2019)音樂(lè )廠(chǎng)牌:Vinyl Factory。

原作鏈接(來(lái)源于 Vinyl Factor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2vvD3PVnbE 


露西婭·蘇泰伊:您認為數字藝術(shù)世界的未來(lái)是什么?

陸明龍:作為一個(gè)長(cháng)期從事數字藝術(shù)的人,我感覺(jué)在過(guò)去三到四年里,許多創(chuàng )作者或個(gè)人的態(tài)度發(fā)生了巨大轉變,他們曾經(jīng)特別抗拒數字藝術(shù)概念和在網(wǎng)絡(luò )上制作東西的想法。我認為數字藝術(shù)世界的未來(lái)與一般文藝界的未來(lái)沒(méi)有什么不同。這是一個(gè)良好的態(tài)勢。

我認為數字藝術(shù)界的問(wèn)題與文化在各個(gè)方面的問(wèn)題是相同的——生產(chǎn)過(guò)剩的問(wèn)題。從創(chuàng )新的角度來(lái)看,我完全贊成這一點(diǎn)。技術(shù)創(chuàng )造了實(shí)驗。從經(jīng)濟的角度來(lái)看,這很具有挑戰性,并且讓人吃驚的是,它硬生生將焦點(diǎn)轉移到了很多非倫敦、巴黎、紐約、柏林或香港等傳統西方全球化中心的地方。我很高興能經(jīng)常在數字藝術(shù)作品中看到這一點(diǎn),最有趣的作品是由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人制作的?;氐轿沂侨绾伟l(fā)現藝術(shù)的,我想那就是未來(lái)。所以,我感到數字作品以一種真正在全球擴散的方式傳播,而且主張平等主義,這種潛力令人驚嘆。

我看到數字藝術(shù)界的成長(cháng),很多也許并不出現在傳統全球中心,而是在于全世界的孩子都在制作東西,他們想要與一百個(gè)朋友或數百萬(wàn)個(gè)追隨者一起分享。我認為這很棒。但以此為生就不能一概而論了。說(shuō)實(shí)話(huà),第一步只需要制作東西、分享作品、收獲反饋,同時(shí)積攢動(dòng)力、反復去做。也許這最終會(huì )成為一項事業(yè)。所以我想,如果有更多的人更經(jīng)常地投入這項事業(yè),那就太棒了。

陸明龍《超級巨星》動(dòng)圖截圖,專(zhuān)輯:《愛(ài)道》原聲配樂(lè )(2020)電影:《愛(ài)道》(2019)音樂(lè )廠(chǎng)牌:Hyperdub唱片公司。

原作鏈接(來(lái)源于Hyperdub唱片公司):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Xd-Bxtdqak

策展人&藝術(shù)家簡(jiǎn)介:

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是一位獨立策展人和作家,現居倫敦,擁有設計專(zhuān)業(yè)的教育背景。她曾在斯洛維尼亞的國際平面藝術(shù)中心/盧布爾雅那平面藝術(shù)雙年展(MGLC)擔任策展人和國際藝術(shù)駐地負責人。她最近一次在該機構推出的大型展覽和專(zhuān)著(zhù)是《攝影/版畫(huà)》(Photo/Print)。她曾與MGLC 的另一位策展人格雷戈爾·德拉日勒(Gregor Dra?il)一起,代表該機構團隊參加由MGLC、利物浦雙年展、柏林雙年展、RIBOCA 和卑爾根藝術(shù)中心共同舉辦的多年雙年展藝術(shù)節(Perennial Biennial)。

2020年,蘇泰伊曾為倫敦奧地利文化論壇、倫敦藝術(shù)大學(xué)、維也納美術(shù)學(xué)院和奧地利文化部策劃出版物《新常態(tài)》(The New Normality /Die Neue Normalit?t),探討全球疫情時(shí)期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和展覽制作,研究新常態(tài)到底是什么。最近,蘇泰伊創(chuàng )辦了慢藝術(shù)和建筑平臺 INFRA (https://infra-magazine.com),致力于文化交流,以實(shí)現更廣泛的學(xué)習,并促進(jìn)對視覺(jué)藝術(shù)領(lǐng)域未來(lái)的可持續思考,尤其是藝術(shù)、建筑和設計方面,途徑包括推廣前沿創(chuàng )新者和創(chuàng )意者的作品,如新型建筑材料領(lǐng)域的艾蒂安·伊薩(Etienne Issa)、藝術(shù)家書(shū)籍領(lǐng)域的羅馬當代藝術(shù)博物館(MACRO)總監盧卡·洛·平托(Luca Lo Pinto)、策展方式領(lǐng)域的杰羅姆·桑斯(Jerome Sans)等等。

此外,蘇泰伊還是一位活躍的撰稿人,為眾多國際藝術(shù)和建筑出版物供稿。她參加過(guò)許多藝術(shù)家座談會(huì ),比如最近在倫敦馬賽克房間藝術(shù)館與巴西姆·馬格迪(Basim Magdy)和安吉麗娜·拉達科維奇(Angelina Radakovi?)對話(huà)交流。

陸明龍(Lawrence Lek)是一位電影制片人、音樂(lè )家和藝術(shù)家,擅長(cháng)將建筑、游戲、視頻、音樂(lè )和小說(shuō)等多種實(shí)踐融合到一個(gè)不斷擴展的電影宇宙中。過(guò)去十年里,陸明龍把他那一代人常用的媒介形式,如視頻游戲和計算機生成的動(dòng)畫(huà),融入到特定場(chǎng)所的裝置和數字環(huán)境中,并將其描述為“現成物品和情境的三維拼貼”。他的作品通常以環(huán)環(huán)相扣的敘事和反復出現的流浪者形象為特色,探索人工智能和社會(huì )變革時(shí)代的技術(shù)進(jìn)步神話(huà)。

他的作品曾在多次參加國際性的展覽,近期的個(gè)展包括《黑云公路》(Black Cloud Highway),薩迪·科爾斯總部(Sadie Coles HQ),倫敦(2023年);《忘憂(yōu)草(頤和園遺址)》(Nepenthe (Summer Palace Ruins)),QUAD,德比(2022年);《后中華未來(lái)主義》(Post-Sinofuturism),誌屋,上海(2022年);《影子寫(xiě)手》(Ghostwriter),布拉格當代藝術(shù)中心,布拉格(2019年);《遠見(jiàn)自由港》(Farsight Freeport),巴塞爾 HEK 電子藝術(shù)之家,巴塞爾(2019 年);《無(wú)店》(N?tel),魯爾城市藝術(shù)館,埃森(2019 年);《愛(ài)道》(AIDOL),薩迪·科爾斯總部(Sadie Coles HQ),倫敦(2019 年);《無(wú)店》(N?tel),海牙之流藝術(shù)館(Stroom Den Haag),海牙(2018 年);2065,K11 藝術(shù)空間,香港(2018 年);《玩站》(Play Station),藝術(shù)之夜(Art Night),倫敦(2017 年)。他的作品還在國際上眾多群展、雙年展和電影節上亮相,包括第五屆科欽-穆吉里斯雙年展雙年展,科欽(2022 年);三星美術(shù)館(Leeum), 首爾(2022 年);澳大利亞當代藝術(shù)博物館,悉尼(2022 年);鹿特丹國際電影節,鹿特丹(2020 年和 2018 年);第 17 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威尼斯(2021 年)等。陸明龍為其電影創(chuàng )作配樂(lè )并進(jìn)行現場(chǎng)視聽(tīng)混音,經(jīng)常將其開(kāi)放世界游戲融入其中,其配樂(lè )作品包括《寺廟》(Temple)原聲帶(The Vinyl Factory,2020 年)和《愛(ài)道》(AIDOL)原聲帶(Hyperdub,2020 年)。陸明龍曾獲得 2017 年哲爾伍德/電影與錄像獎(Jerwood/FVU) 和 2015 年新銳藝術(shù)家獎(Dazed Emerging Artist Award)。2021 年,他獲得了第四屆VH獎終極大獎(VH Award Grand Prix)和洛杉磯郡藝術(shù)博物館(LACMA)2021藝術(shù)與技術(shù)實(shí)驗室獎金。陸明龍現生活工作于倫敦。

(肖像攝影:伊利耶斯·格里耶卜,由巴塞爾藝術(shù)展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