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丨王川:從銀鹽時(shí)代到AI時(shí)代,為何要拍一張照片?

時(shí)間: 2023.11.18

編者按:2023年9月16日—11月16日,作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陶溪川美術(shù)館成立八年以來(lái)的首次攝影及影像藝術(shù)展,“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通過(guò)15位央美師生的90余件作品,呈現出了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攝影教學(xué)的傳統沿襲與創(chuàng )新演變。從銀鹽時(shí)代到AI科創(chuàng )襲來(lái),伴隨著(zhù)數字化的進(jìn)程極大擴展了攝影的邊界,互聯(lián)網(wǎng)、虛擬化、智能化、算法等元素的介入,使得攝影創(chuàng )作變得仿佛更難以被界定。在當下,攝影的核心價(jià)值屬性是什么?攝影將何去何從?時(shí)逢展覽呈現之際,藝訊網(wǎng)邀請到本次展覽的策展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攝影系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川老師,從展覽的策劃緣起、作品的選擇、教學(xué)脈絡(luò )、科技與媒介等角度談起,以窺攝影藝術(shù)在未來(lái)的更多可能性。1.jpeg

2.png王川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攝影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國際合作與交流處處長(cháng)

 

一、繪畫(huà)與攝影

互含彼此和諧共生的場(chǎng)景

問(wèn): 您作為本次“筆觸、曝光、算法 ——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的策展人,首先請談一談?wù)褂[的策劃緣起?以及為何會(huì )選擇提煉出“筆觸、曝光、算法”這三個(gè)關(guān)鍵詞?

王川:這次展覽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陶溪川美術(shù)館舉辦,美術(shù)館自開(kāi)館以來(lái)就旨在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的學(xué)術(shù)資源不斷地進(jìn)行引入,因為在此之前還沒(méi)有舉辦過(guò)攝影方面的展覽,由此在各方商議后我們開(kāi)始了相關(guān)籌劃工作。從前期概念到形成方案大概用了半年多的時(shí)間?!肮P觸、曝光、算法”三個(gè)關(guān)鍵詞的提出是通過(guò)梳理美院的專(zhuān)業(yè)建設、教學(xué)特色和藝術(shù)家的作品之后提煉、歸納而來(lái)。作為策展人,我更多關(guān)注的是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攝影藝術(shù)的主要特征,三個(gè)關(guān)鍵詞就是三個(gè)要素,分別又有不同的指代,互為關(guān)聯(lián)。

“筆觸”肯定指的是繪畫(huà),因為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有著(zhù)悠久的繪畫(huà)傳統和諸多名家名師,攝影在其中的發(fā)展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面對著(zhù)異常強大的繪畫(huà)系統。但攝影并沒(méi)有被其淹沒(méi),這是一個(gè)耐人尋味的客觀(guān)事實(shí)。從不斷出現的各類(lèi)作品中可以看到攝影比較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定義了自己的身份,因而有了自己的面貌。而在這個(gè)身份和面貌當中,攝影與繪畫(huà)的互動(dòng)痕跡是特別清晰的?!捌毓狻迸c“算法”則提供了另一個(gè)重要線(xiàn)索。攝影是科技屬性特別強的藝術(shù)門(mén)類(lèi),美院的師生對于攝影技術(shù)的發(fā)展一直保持著(zhù)很高的敏感度,很多人也一直身體力行的工作在研究前沿。我在展覽導覽時(shí)經(jīng)常會(huì )提到某一攝影作品屬于偏繪畫(huà)性、偏攝影或者偏新技術(shù),這種分類(lèi)總體來(lái)講是想讓現象被適當歸納,這樣更便于表述。但是事實(shí)上,分類(lèi)在任何意義上講都是困難的,但這種困難在另一方面恰恰是攝影藝術(shù)的豐富微妙之所在。

3.jpeg

4.jpg

“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問(wèn):本次展覽以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世界一流美術(shù)學(xué)科建設為背景,呈現出了攝影在央美學(xué)術(shù)體系中生長(cháng)存續的狀態(tài)。同時(shí),作為觀(guān)看與記錄世界的方式,攝影與繪畫(huà)的關(guān)聯(lián)性問(wèn)題,一直是諸多藝術(shù)家與學(xué)者所關(guān)注的核心議題之一,您在展覽文章中也提到“繪畫(huà)與攝影互含彼此和諧共生的場(chǎng)景”。

您認為通過(guò)展覽,體現了央美師生攝影創(chuàng )作的哪些關(guān)鍵性特征?這種“共生場(chǎng)景”又是如何體現的?請您結合參展藝術(shù)家的作品來(lái)談一談。

WechatIMG5588.jpeg邱志杰,《光寫(xiě)書(shū)法:24節氣之秋分》,攝影,90x120cm,2006年

王川:邱志杰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博??導師)的展出作品《光寫(xiě)書(shū)法:24節?》系列是一組在經(jīng)典攝影工作方法下完成的攝影作品。他在不同的地點(diǎn),于暗場(chǎng)環(huán)境所需要的曝光時(shí)長(cháng)內,以光筆書(shū)寫(xiě)24節?名稱(chēng),完成了圖像、文字、記憶與時(shí)空的疊加重組。24節?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攝影主題其表達本身就具有挑戰性。邱志杰老師的這組作品不僅在源自西方的攝影中注入了中國符號,更在行為模式上匯入了為攝影畫(huà)面進(jìn)行“題字”的中國元素,為我們提供了一個(gè)東西互鑒、古今相融的經(jīng)典樣本。這是基于藝術(shù)家對于傳統文化深厚底蘊的感悟,亦得益于他對攝影的透徹理解。

6、馮夢(mèng)波《猿人像》攝影 (立體光柵) 72×102.5cm 2012年 版權歸藝術(shù)家及仁廬所有(務(wù)必標注).jpg馮夢(mèng)波,《猿人像》,攝影 (立體光柵),72×102.5cm,2012年,版權歸藝術(shù)家及仁廬所有

馮夢(mèng)波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院長(cháng)、博??導師)本次展出作品的關(guān)注點(diǎn)來(lái)源于上海自然歷史博物館,照?的拍攝具有序列性,同時(shí)最重要的是他不會(huì )止步于拍攝和輸出這種典型的攝影工作流程。在呈現階段,他選擇了3D?體光柵這種相對古老的材料技術(shù)。這種方式曾經(jīng)給無(wú)數人帶來(lái)過(guò)奇幻之感,因而深深嵌入了他們的記憶。這種帶有極強時(shí)代感的視覺(jué)記憶與早已滅絕的古生物和行將消失的博物館之間互為疊加,使拍攝的結果呈現出一種情緒飽滿(mǎn)的詩(shī)意特質(zhì),反映出藝術(shù)家在駕馭主題、材料技術(shù)、呈現樣式上的一貫思考。

7、姚璐《可以進(jìn)去的紫禁城》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60×60cm 2020年.jpg姚璐,《可以進(jìn)去的紫禁城》,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60×60cm,2020年

姚璐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師)的作品從2008年開(kāi)始就一直密切關(guān)聯(lián)著(zhù)中國古典繪畫(huà)。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將攝影置入繪畫(huà),從而使一幅幅青綠山水悄然著(zhù)上現實(shí)的新裝。進(jìn)而,他又以海量的具有現實(shí)意指的符號和文字作為表皮,在重構中國??圖像的同時(shí)也解構了其所附帶的優(yōu)雅與詩(shī)意。其最新作品在顯而易見(jiàn)的煥然一新中,又能使人強烈地感覺(jué)到與過(guò)往作品之間的承續關(guān)系。同樣披著(zhù)攝影“可信”的袍服,通過(guò)矛盾空間的制造,藝術(shù)家以一種幽默的形式,將耐人尋味的隱喻仔細地埋設于畫(huà)面之中,畫(huà)面雖不大但卻穿越古今。

8、繆曉春《陀螺舞》三維電腦動(dòng)畫(huà) 10'30'' 2017年.jpg繆曉春,《陀螺舞》,三維電腦動(dòng)畫(huà),10'30'',2017年

繆曉春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師)展出了他最新的作品《陀螺舞》(三維電腦動(dòng)畫(huà))。這件作品經(jīng)由三維掃描、動(dòng)態(tài)捕捉、虛擬拍攝等復雜技術(shù)流程,在動(dòng)態(tài)過(guò)程中任意凝固截取出雕塑般的形象,將全維度與無(wú)數瞬間的抓取重組,從而創(chuàng )造出一種似是而非、空有皆在的視覺(jué)形象??姇源豪蠋煹膭?chuàng )作實(shí)踐一直具有極強的探索性和先鋒性,而對各種新技術(shù)的敏銳把握和創(chuàng )造性運用是他的重要特征。由此需知,任何技術(shù)其實(shí)都在等待藝術(shù)家通過(guò)他們的創(chuàng )作勞動(dòng)來(lái)挖掘并展現其潛質(zhì)與力量。

9、陳曦《中國記憶之航母style》布面油畫(huà)  150×180cm 2012年.jpg陳曦,《中國記憶之航母style》,布面油畫(huà),150×180cm,2012年

陳曦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博??導師)的《中國記憶》系列,作品畫(huà)面當中的中國記憶來(lái)自電視影像畫(huà)面,如:奧運會(huì )、非典、航母起降等,通過(guò)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使之凝結成了一代代人的集體記憶載體。作為一位油畫(huà)家,陳曦老師把那些展示技法的東西全部隱藏,轉而認認真真、老老實(shí)實(shí)地把油畫(huà)畫(huà)成了“照片”,這在我看來(lái)就是繪畫(huà)與攝影間深度融合的典型范本。所以,當她問(wèn)我繪畫(huà)在這個(gè)展覽里是不是陪襯時(shí),我非??隙ǖ卣f(shuō)不是。因為對于攝影在中央美院的成長(cháng)來(lái)說(shuō),繪畫(huà)是其至關(guān)重要的參照系。

10、宗寧《仿破奇術(shù)賴(lài)光袴垂為搦》哈內姆勒純棉硫化鋇紙打印 570cmX230cm 2021年.jpg宗寧,《仿破奇術(shù)賴(lài)光袴垂為搦》,哈內姆勒純棉硫化鋇紙打印,570x230cm,2021年

宗寧(中央美院攝影專(zhuān)業(yè)2003級本科?、青年藝術(shù)家)的作品里,我們可以看到他早已駕輕就熟的復雜工作流程。此番他選中了?本平安時(shí)代“破奇術(shù)賴(lài)光袴垂為搦”的傳說(shuō),隨后開(kāi)始自編自導自演自拍的創(chuàng )作。作為一種經(jīng)典樣式,一如音樂(lè )中的翻唱,個(gè)人的思想與經(jīng)驗會(huì )轉化為廢舊輪胎和金屬部件組成的斑斕惡龍,高舉滅火器的后生和手持鐵鏟的藝術(shù)家。作為一名中央美院的畢業(yè)生,宗寧浸淫于這樣的工作方法合情合理,但他一直堅持要等到一切就位后再按下快門(mén)。這樣,即便動(dòng)靜再大,他的每次創(chuàng )作其實(shí)也都只是拍了一張照片。

11、柳迪 Animal Regulation No.4 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 110x146.7cm 2010年.jpg柳迪,Animal Regulation No.4,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10x146.7cm,2010年

柳迪(中央美院攝影專(zhuān)業(yè)2023級博?研究?在讀、青年藝術(shù)家)的《動(dòng)物規則》Animal Regulation系列通過(guò)三維技術(shù)將動(dòng)物置入現實(shí)場(chǎng)景(攝影圖像)之中,按照自己的意圖改變了動(dòng)物和現實(shí)的比例關(guān)系。這在今天看來(lái)并不是前沿技術(shù)或新鮮玩法,但我們卻從中看到了繪畫(huà)與攝影的互相嫁接后對攝影邊界的擴展。藝術(shù)家通過(guò)營(yíng)造出一個(gè)個(gè)超現實(shí)場(chǎng)景,引發(fā)著(zhù)觀(guān)者對?與自然以及其它物種間日益嚴峻的?存空間沖突的關(guān)注和思考。同樣,這組作品當年即獲得了瑞士洛桑鱷魚(yú)愛(ài)麗舍金獎Lacoste Elysee Prize,詮釋著(zhù)攝影圖像作為當下最重要的視覺(jué)語(yǔ)言在文化互通中不可忽視的巨大潛力。

12、於飛 《彩色雕像063》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220×150cm 2011年.jpg於飛,《彩色雕像063》,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220×150cm,2011年

於飛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講師)的《彩?雕像》系列面對雕塑中的經(jīng)典形象,以扎實(shí)嚴謹的攝影手段,通過(guò)不斷變化顏?的LED光源一邊為其“著(zhù)?”,一邊認認真真的將對象再現成別樣的存在。於飛老師堅持最高品質(zhì)的輸出,為的是一種邏輯上的反轉。藝術(shù)家的工作方法越專(zhuān)業(yè),態(tài)度越嚴謹,作品品質(zhì)越好,照片與對象之間的偏差就越是凸顯。這樣做的結果是將人們普遍篤信的攝影真實(shí)性和客觀(guān)性的另一面呈現給世人。當我們面對攝影的這一面時(shí),會(huì )被一種奇幻所震撼,原來(lái)它亦可以讓我們見(jiàn)日常之所未見(jiàn)。

13、冷文《Cross the Sea-有人嗎?》布面燈箱 100x67cm 2021年.jpg冷文,《Cross the Sea-有人嗎?》,布面燈箱,100x67cm,2021年

冷文(中央美院攝影專(zhuān)業(yè)2022級博?研究?在讀、青年藝術(shù)家)的作品展現出一種對攝影的篤信和堅守。她的工作方法是注重前期思辨、影像品質(zhì),并使之服務(wù)于意義的建構。通過(guò)攝影引發(fā)對?常物的重新審視,這其實(shí)是攝影的經(jīng)典方式。Cross the Sea系列在圖像與圖像之間隱隱約約埋設了多重線(xiàn)索,并以?種冷峻、理性審美營(yíng)造氛圍,進(jìn)而去觸及作者對現代社會(huì )的諸般思考,憑借這組作品她獲得了2023迪奧全球攝影與視覺(jué)藝術(shù)青年才俊獎。我覺(jué)得,這在很大程度上說(shuō)明攝影圖像作為一種通行視覺(jué)語(yǔ)言具有跨文化的有效性。

14、祁震 《氣印想象》互動(dòng)影像裝置 尺寸可變 2023年.jpg祁震,《氣印想象》,互動(dòng)影像裝置,尺寸可變,2023年

祁震老師(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副教授、碩??導師)的作品《?印想象》(互動(dòng)影像裝置),使用3D建模軟件模擬了數顆“隕?”——一種只存在于信息和想象中的存在物。藝術(shù)家通過(guò)模擬出他對于宇宙觀(guān)的想象,并在現場(chǎng)借由編程和?線(xiàn)旋鈕使得觀(guān)者可以任意控制隕?的形狀和變化幅度,從而進(jìn)一步擴大了現場(chǎng)的綜合體驗。同時(shí)祁震老師將一系列古舊影像附著(zhù)于隕石之上,隱含地傳遞出意涵,即:攝影媒介盡管問(wèn)世很晚,但卻將人類(lèi)對世界和宇宙的認知推向了一個(gè)又一個(gè)前所未有的全新高度。

15、舒善藝《湯池》 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 67.5×120cm 2023年.jpg舒善藝,《湯池》,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67.5×120cm,2023年

舒善藝(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攝影專(zhuān)業(yè)2006級本科?、青年藝術(shù)家)將?解構成?數的分?形態(tài),并通過(guò)數以萬(wàn)計的像素粒?進(jìn)?仿真模擬運算,呈現了一種藝術(shù)性的再造。在其虛擬數字動(dòng)畫(huà)作品Found的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技術(shù)本身,而是這種當下已非常成熟的數字藝術(shù)手段,在其應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不斷顯現的不同時(shí)期繪畫(huà)、攝影乃至戲劇、影視等媒介的烙印。事實(shí)上,每一位創(chuàng )造者和應用者都在以自身的藝術(shù)實(shí)踐不斷豐富和深化著(zhù)對它們的認識。

16、杜艷芳《故國夢(mèng)重歸-戲臺》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 110×235cm 2013年.jpg杜艷芳,《故國夢(mèng)重歸-戲臺》,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10×235cm,2013年

杜艷芳(中央美院攝影專(zhuān)業(yè)2007級本科?、青年藝術(shù)家)的作品《故國夢(mèng)重歸》系列中,通過(guò)將攝影與手繪相結合,表達著(zhù)對故鄉以及童年特定場(chǎng)景的感受與回憶。作品的認可和接受度也很高。經(jīng)常有人問(wèn)我,學(xué)好攝影是不是一定要會(huì )繪畫(huà)?到現在我的答案也依舊是否定的,但同時(shí)我會(huì )強調畫(huà)畫(huà)對于影像創(chuàng )作一定不是件壞事。通過(guò)杜艷芳的作品即可看出將繪畫(huà)融于攝影后,二者之間是如何和諧共生的。

17、肖嘉偉《黑夜里被照亮的樹(shù)-10》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 163×120cm 2023年.jpg肖嘉偉,《黑夜里被照亮的樹(shù)-10》,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63×120cm,2023年

肖嘉偉(中央美院版畫(huà)專(zhuān)業(yè)2020級碩?研究?,青年藝術(shù)家)的作品《殘垣上的風(fēng)景》系列將影像直接附著(zhù)于建筑殘垣的表面,以一種不謀而合的迥異方式呼應著(zhù)祁震的隕石?!?夜?被照亮的樹(shù)》系列則踐行著(zhù)Photography的原本意思。作為典型的版畫(huà)系人,他對于工藝有著(zhù)敏感的逆向思維,于是同樣的光繪在他手里將樹(shù)賦予了絢麗顏色,而轉入暗房后卻匯聚為莫名的形象。由此,藝術(shù)家向我們展示著(zhù)“光—物質(zhì)—影像”之間的循環(huán)可能。

18、楊陸峰《明確的模糊——THE AND》80×120cm  布面丙烯 2023年.JPG楊陸峰,《明確的模糊——THE AND》,80×120cm,布面丙烯,2023年

楊陸峰(中央美院建筑學(xué)院造型基礎部2014級碩?研究?、青年藝術(shù)家)的繪畫(huà)作品通過(guò)影像、電影、電視、網(wǎng)絡(luò )、屏幕等多種視覺(jué)元素完成了與時(shí)代的同步。在這里,始于攝影繼而發(fā)展出的以各種屏幕為載體的視覺(jué)系統,成為了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的內容與風(fēng)格參照。作品中模糊化的畫(huà)?和確切化的字符給觀(guān)看者帶來(lái)了某種錯位感,從中我們可以看到面對影像信息的爆炸,繪畫(huà)人的從容應對——他們似乎有了更多的選擇。

問(wè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的攝影教學(xué)有著(zhù)深厚的傳統,您和幾位老師在1998年所上的由央美與昆士蘭藝術(shù)學(xué)院聯(lián)合舉辦的MAVA攝影碩士班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段歷史。請您介紹下攝影碩士班發(fā)起的緣起?當時(shí)的課程更強調實(shí)踐還是理論?

王川:MAVA攝影碩士班是非常成功的國際合作辦學(xué)項目,屬于昆士蘭藝術(shù)學(xué)院攝影系的海外班級制研究生項目。由于涉及學(xué)位,因此要在教育部走非常復雜的審批手續。這一辦學(xué)模式與現在教育部的“在地化留學(xué)”思路完全吻合,即將國外的學(xué)術(shù)、教學(xué)資源引到國內。實(shí)際上,在中央美院決定做這個(gè)項目的時(shí)候就已經(jīng)計劃籌建攝影系了,而籌建專(zhuān)業(yè)首先缺的就是師資。所以這個(gè)項目的一個(gè)底層培養目標就是要為美院培養出一批攝影專(zhuān)業(yè)的教員,同時(shí)獲得基礎課程體系。當時(shí)的課程特別強調理論學(xué)習,這個(gè)理論不是藝術(shù)史、哲學(xué)、美學(xué)意義上的,而是關(guān)于攝影本身的專(zhuān)業(yè)理論,比如攝影光學(xué),攝影化學(xué)等,側重在科技、技術(shù)層面,理工科屬性特別強。在課程班結束后,我們這些留校任教老師的任務(wù)就是迅速將汲取到的經(jīng)驗先通過(guò)開(kāi)設短訓班的形式進(jìn)行消化,同時(shí)根據課程反饋不斷調整,慢慢形成攝影教學(xué)的雛形進(jìn)而最終融入到中央美院的教學(xué)體系中。

19.jpg

20.jpg

“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二、意圖與指向

攝影自有的力量和價(jià)值

問(wèn):攝影作為當下重要的視覺(jué)媒介和藝術(shù)門(mén)類(lèi),在藝術(shù)家按下快門(mén)的背后都蘊含著(zhù)某些“意圖與指向”。在攝影創(chuàng )作中,如何選擇主題以及語(yǔ)言表現形式?這考驗著(zhù)每一位藝術(shù)家,請您結合自己的創(chuàng )作感悟來(lái)具體談一談。

王川:對我來(lái)講,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歸根結底是精神性與思維層面的。藝術(shù)工作者要輸出自己的價(jià)值觀(guān)和對世界的思考。在教學(xué)中學(xué)生們經(jīng)常會(huì )覺(jué)得命題創(chuàng )作有限制不過(guò)癮,但多數人后來(lái)會(huì )發(fā)現其實(shí)自由創(chuàng )作更難。具體到攝影創(chuàng )作,自由首先意味著(zhù)沒(méi)有人告訴你該拍什么。而這個(gè)問(wèn)題往往是困擾學(xué)生最嚴重的,在這個(gè)環(huán)節上的等待與探索有可能是非常漫長(cháng)的,而且不一定就有答案。我也常跟學(xué)生講在創(chuàng )作上我們永遠是平等的,我們面臨著(zhù)同樣的難度。此時(shí),具有決定性作用的常常是看你是否有真正關(guān)注和感興趣的東西。我慶幸的是自己一直有,而且越來(lái)越清楚那是什么,總的來(lái)說(shuō)就是傳統和歷史。這種興趣雖有短時(shí)間的搖擺但還算是一以貫之的。

21、王川《 PXL X:石器之巔 》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80×120cm(尺寸可變)2023年.jpg王川,《 PXL X:石器之巔 》,收藏級藝術(shù)微噴,180×120cm(尺寸可變),2023年

為此從2008年開(kāi)始,我就不再進(jìn)行繪畫(huà)性的影像創(chuàng )作,而是回歸到一種社會(huì )紀實(shí)的方法。我走進(jìn)博物館,也面對社會(huì )現實(shí)。但是我又不滿(mǎn)足于紀實(shí)的直接結果,這就涉及到了語(yǔ)言問(wèn)題。通過(guò)選擇性的對拍攝對象進(jìn)行像素化處理,我的作品呈現出一種俗稱(chēng)馬賽克的效果。我看中的是它在視覺(jué)上極其精確和相對模糊并存的特質(zhì),這符合我對歷史、傳統的認識。同時(shí)我將這種“精確-模糊”的秩序進(jìn)一步從單張作品之內擴展到作品之間。我的照片在不同場(chǎng)域內進(jìn)行著(zhù)不同的并置處理,我覺(jué)得每一個(gè)現場(chǎng)都意味著(zhù)作品的一次新生。

問(wèn):攝影的發(fā)展與科技技術(shù)的演變一直息息相關(guān),本次展覽中,不少藝術(shù)家都運用了計算機后期圖像處理技術(shù),您如何看待技術(shù)迭代對攝影創(chuàng )作的挑戰與機遇?

王川:在這次展覽中,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到藝術(shù)家對攝影這種創(chuàng )作手段的堅持、挖掘和拓展。我相信這一定是因為攝影本身依舊有某些東西讓人難以被割舍。人工智能會(huì )不會(huì )讓攝影式微?我的判斷是不會(huì ),這是由人工智能的基本工作模式?jīng)Q定的,所有快速生成的AI圖像的基礎是已經(jīng)存在的照片。但人類(lèi)對未知未見(jiàn)的探索不會(huì )停止,而攝影仍然是最強有力的手段。同時(shí),人類(lèi)溝通分享的意愿也不會(huì )消失,而攝影仍然同樣是最強有力的手段。鏡頭前永遠有未知,有各種不期而遇,把它們拍下來(lái)已經(jīng)成為現代人無(wú)法抗拒并將延續的本能反應。本次展覽展出的很多作品其實(shí)都處于特別樸實(shí)的創(chuàng )作方法,是藝術(shù)家們的思維和審美使其成為能夠引人駐足且啟迪心智的作品,同時(shí)這也宣示著(zhù)攝影自有的力量和價(jià)值。

22.jpg

23.jpg

24.png“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三、為何要拍一張照片?

問(wèn):在數字化的當下,攝影創(chuàng )作一方面記錄著(zhù)世界,一方面又創(chuàng )造著(zhù)新的圖像和視覺(jué)體驗,使我們仿佛陷入了“虛擬的真實(shí)”中。通過(guò)攝影這一媒介生產(chǎn)出了巨大的“圖片信息景觀(guān)”,那么從學(xué)術(shù)研究的角度,您認為從哪些角度切入及篩選,才能更好地了解當下攝影藝術(shù)的生態(tài)及脈絡(luò )?

王川:關(guān)于這個(gè)問(wèn)題,我只能說(shuō)自己是怎么做的。攝影拓展了我們的觀(guān)看經(jīng)驗,影像科技不斷刷新著(zhù)觀(guān)看的結果。攝影一直在滿(mǎn)足人類(lèi)觀(guān)看與被觀(guān)看的欲望,它做得很好。伴隨著(zhù)攝影完成了從小眾到普及的過(guò)程,攝影媒介的公共屬性日漸突出。但這絲毫不妨礙它同樣引人注目的個(gè)人化,類(lèi)似的關(guān)系也見(jiàn)諸于攝影的科技屬性和藝術(shù)特質(zhì)之中。2013年,我把自己的研究方向由“攝影藝術(shù)研究”改為“攝影媒介研究”,并一直延續至今。對我而言這個(gè)站位更適合我對攝影保持一種相對宏觀(guān)的視野,畢竟攝影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藝術(shù)所無(wú)法涵蓋的。與此同時(shí),我們也必須注意到無(wú)論攝影如何變化,均離不開(kāi)科技的加持,對影像科技和攝影技術(shù)的發(fā)展需要有延續性的關(guān)注。但這里我想說(shuō)的是,比起技術(shù)本身,我覺(jué)得建立一個(gè)正確的技術(shù)觀(guān)更加重要,因為掌握技術(shù)并不意味著(zhù)可以掌控結果。此外我所談?wù)摰募夹g(shù),不僅限于一般的操作層面,比如對設備有多么的精通,對軟件有多么的嫻熟,而是一種根據需要駕馭、選擇、整合和創(chuàng )造性運用技術(shù)的能力,以及在技術(shù)層面的判斷力與預見(jiàn)力。

25.jpg

“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問(wèn):您剛才提到了攝影的公共屬性日漸突出,大眾通過(guò)使用手機、相機進(jìn)行拍照,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攝影的神秘感,似乎人人都可以成為攝影師,這是對攝影門(mén)檻的降低嗎?我們又該如何去區分真正具有藝術(shù)性的作品呢?

王川:這個(gè)問(wèn)題我還沒(méi)有把握能夠很好地回答。這其實(shí)是關(guān)于未來(lái)攝影的評價(jià)標準問(wèn)題,一切都還在變化之中。攝影作品肯定不是千篇一律,有些側重思想性、思辨性,有些側重內容,而另一些則側重審美,不一而足。盡管在我的創(chuàng )作中審美輸出已不是重點(diǎn),但它并沒(méi)有消失。攝影工具的廉價(jià)化、智能化帶來(lái)了它的迅速普及和大眾化,這樣的變化尤其是當迭代速度加快時(shí)肯定會(huì )引起一些不安和焦慮。這種情況下與其一直盯著(zhù)那些尚不了解眼花繚亂的變化,不如冷靜一下看看有什么東西沒(méi)有改變,或者有哪些問(wèn)題依舊存在。相信無(wú)論處在什么時(shí)代,當拍攝對象或者我們自己“變成”一張照片之后,對象的形態(tài)和意義就已成為了獨立的存在,這種存在對被攝者、拍攝者和觀(guān)者均自有其價(jià)值。為何要拍一張照片?也許當我們真的可以回答好這個(gè)問(wèn)題時(shí),我正在回答的問(wèn)題也就不是問(wèn)題了。

27.jpg

28.jpg

29.jpg“筆觸、曝光、算法——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影像藝術(shù)展”展覽現場(chǎng)

采編丨余婭

文本經(jīng)由受訪(fǎng)者訂正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30.jpeg

主辦單位: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景德鎮陶文旅控股集團

承辦單位: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景德鎮陶邑文化發(fā)展有限公司、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陶溪川美術(shù)館

藝術(shù)總監:呂品昌

策展人:王 川

展覽統籌:黃 鎮  譚 斌

策展助理:胡經(jīng)緯  金雪瀅

參展藝術(shù)家:

陳 曦  杜艷芳  馮夢(mèng)波  冷 文  

柳 迪  繆曉春  祁 震  邱志杰  

舒善藝  王 川  肖嘉偉  楊陸峰  

姚 璐  於 飛  宗 寧

展覽時(shí)間:2023年9月16日—2023年11月16日

展覽地點(diǎn):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陶溪川美術(shù)館(景德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