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書(shū)首發(fā)|時(shí)空一體,心物共生――2022 年度水墨觀(guān)察

時(shí)間: 2023.11.17

1.gif

水墨,凝聚著(zhù)中國人特有智慧、氣度、神采,水墨所呈現出的“中國氣質(zhì)”處在永恒的變動(dòng)之中,與時(shí)間同構的水墨精神,歷久彌新。隨著(zhù)水墨的精神內核演化漸進(jìn),水墨的表達形式骎骎求變?!叭黄分?,先貴有學(xué)”,水墨藝術(shù)家孳孳于前哲先賢,法其要,研其精,思補益。進(jìn)入21世紀,中國水墨立足東方,觀(guān)照全球,展現出當代文化的踐行與思辨。

《中國水墨年鑒2022》是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水墨年鑒”課題組推出的第三部年度水墨觀(guān)察錄,是對水墨創(chuàng )作的現狀展現,對水墨新變的年度刷新。以文化背景與學(xué)術(shù)判斷的多元,學(xué)術(shù)高度、當代思考、國際視野的堅持,“老藝術(shù)家有新作,青年藝術(shù)家有突破”的原則,專(zhuān)家們內觀(guān)當代現實(shí),反思當下創(chuàng )作,觀(guān)照中國水墨,精選出了81位水墨藝術(shù)家,以彰顯水墨的綿延生命力與裂變進(jìn)化力。延續2020、2021年的出版規制,《年鑒》體例由“藝術(shù)家”“水墨文章”“水墨現場(chǎng)”“水墨大事記”等部分構成。

本年度年鑒特別邀請安遠遠、范迪安、羅世平、潘公凱、邵大箴、許杰、薛永年、殷雙喜、趙力9位專(zhuān)家組成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由何桂彥、冀少峰、江宏偉、林似竹(Britta Erickson)、劉丹、劉霖、柳淳風(fēng)、劉慶和、魯虹、邱志杰、王璜生、王焜生、吳洪亮、徐累、于洋、張捷、張頌仁、張子康組成推薦委員會(huì );由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訊網(wǎng)、榮寶齋、嘉德藝術(shù)中心、北京畫(huà)廊協(xié)會(huì )、藝術(shù)北京、青年藝術(shù)100組成推薦機構,致謝五礦信托家族辦公室的特別支持。

2.jpg

3.jpg

時(shí)逢新書(shū)付梓之際,藝訊網(wǎng)特邀專(zhuān)訪(fǎng)到項目發(fā)起人、年鑒主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術(shù)管理與教育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博士生導師趙力教授,經(jīng)由《中國水墨年鑒》項目為視角出發(fā),以觀(guān)筆墨中的時(shí)代精神及中國水墨之當下與未來(lái)。4.jpg趙力教授(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術(shù)管理與教育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博士生導師)


一、水墨語(yǔ)言與時(shí)代精神

Q: 《中國水墨年鑒》項目的前身是《中國當代青年水墨年鑒》,自2014年創(chuàng )辦以來(lái),項目歷經(jīng)了近十年的迭代及發(fā)展,您作為項目發(fā)起人及主編,請先談?wù)勴椖康木壠?,以及期間重要的變化性節點(diǎn)?

趙力:自2010年以后,中國水墨的創(chuàng )作從一個(gè)高潮進(jìn)入到相對平穩的時(shí)期,這期間主要呈現出兩方面的特征:一方面,我們對于中國水墨的學(xué)術(shù)性整理不夠,缺乏對水墨創(chuàng )作與當代藝術(shù)語(yǔ)境的整體性梳理。另一方面,沒(méi)有充分地展示新興的創(chuàng )作力量。所以從這些角度出發(fā),我們開(kāi)始先做了兩次關(guān)于青年水墨的整理,推出了《中國當代青年水墨年鑒》,主要聚焦于水墨創(chuàng )作的新興力量。大概到2016至2017年,隨著(zhù)進(jìn)一步的梳理,我們開(kāi)始希望重新以一個(gè)更大的框架和視野來(lái)進(jìn)行學(xué)術(shù)研究與建設,首先是去除年齡的限定,不以新舊作二元對立,而是以年度為單位去觀(guān)察水墨的進(jìn)展,由此擴展為《中國水墨年鑒》。

《中國水墨年鑒》跳離了原來(lái)只對新興創(chuàng )作力量的聚焦,而從整體格局方向出發(fā)來(lái)關(guān)注中國水墨的創(chuàng )作現狀。同時(shí),我們也注意到不同地區的關(guān)注點(diǎn)也存在著(zhù)差異,比如中國大陸、中國香港地區、中國臺灣地區,以及歐美地區所關(guān)注的藝術(shù)家名單不同,關(guān)注點(diǎn)也相對分散,并沒(méi)有形成普遍性的共識。那么這也反映出一個(gè)底層問(wèn)題,即中國水墨尚未獲得足夠多的關(guān)注,并且缺乏學(xué)術(shù)討論、交流的機制與平臺。正如2015年“新水墨”市場(chǎng)的短暫爆發(fā),這個(gè)爆發(fā)期遠滯后于中國近現代藝術(shù)、中國當代藝術(shù)市場(chǎng),這正是由于缺乏學(xué)術(shù)支持與共識,因而很難維持長(cháng)期的生命力,所以熱度很快就過(guò)去了。5.jpg

6.jpg

7.jpg

8.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前言/目錄/數據、圖表量化分析)

Q: 2019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國家藝術(shù)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專(zhuān)門(mén)成立 “中國水墨年鑒”課題組,為《中國水墨年鑒》提供了更深厚的學(xué)術(shù)研究基礎,您認為依托學(xué)院教育與科研背景,會(huì )給中國水墨藝術(shù)的研究帶來(lái)哪些新的可能性?

趙力:以前我們看到關(guān)于水墨問(wèn)題的研究,基本上是以個(gè)人研究或者運營(yíng)公司為主,另外美術(shù)館也有所涉及,如:MOMA、大都會(huì )美術(shù)館、香港藝術(shù)館等均有研究計劃。但這些還是以“點(diǎn)”狀來(lái)進(jìn)行的,需要有一個(gè)平臺的建設,才能真正意義上形成“面”的交集。那么在研究平臺搭建的角度,中央美術(shù)美院肯定是重要的學(xué)術(shù)平臺,它既有自己的教育理念、教學(xué)傳統、學(xué)生基礎,同時(shí)也具有廣泛的社會(huì )影響力。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水墨年鑒”課題組的成立,依托學(xué)院資源與教學(xué)體系,能更好地整合學(xué)科力量,從更宏觀(guān)的角度去思考中國水墨研究。此外,在對學(xué)院日常教學(xué)、課程科研及師生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持續關(guān)注中,能使得《中國水墨年鑒》的研究更為日?;?。通過(guò)日?;难芯?,我們的工作實(shí)際上會(huì )更加細致,同時(shí)結合具體的研究課題,將形成更完善的組織架構與工作機制。9.jpg

10.jpg

11.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藝術(shù)家版塊)

Q: 《中國水墨年鑒2022》中的年度藝術(shù)家名單,由推薦委員會(huì )及機構共同推薦,除了反映出藝術(shù)家的最新創(chuàng )作及思考,也從不同層面呈現了中國水墨創(chuàng )作的整體生態(tài)。請您結合藝術(shù)家的參與機制、題材、年齡層等角度,談?wù)勊囆g(shù)家入選的依據及標準。

趙力:《中國水墨年鑒2022》年度藝術(shù)家名單的入選標準與組委會(huì )的工作機制有關(guān),通過(guò)組建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聚集了老中青三代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作為研究力量,以共同提名與篩選的形式開(kāi)展相關(guān)工作,以期獲得更廣泛的公信力。首先,我們在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下設了推薦委員會(huì ),推薦委員會(huì )的關(guān)注范圍和名單基數會(huì )更大,涉及到海內外主要的美術(shù)館、博物館、教學(xué)機構、科研組織及策展人、學(xué)者等。通過(guò)推薦委員會(huì )推選的名單,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將再進(jìn)行新一輪的甄選,最終形成年度的藝術(shù)家名單。那么最終我們會(huì )發(fā)現,每年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主題、年齡層、風(fēng)格等都處于動(dòng)態(tài)變化之中,相關(guān)數據也在不斷地更新,由此需要做的是將研究數據放置回更長(cháng)的時(shí)間維度、歷史語(yǔ)境中去考量,以把握其中核心規律性的問(wèn)題。

從題材來(lái)看,2022年度入選的81位藝術(shù)家中,主要從事山水題材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家共30人,占比37%;從事人物題材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家共22人,占比27%;從事其他(抽象、都市景觀(guān)等)題材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家共18人,占比22%,從事花鳥(niǎo)題材創(chuàng )作的藝術(shù)家共11人,占比14%??梢?jiàn),從前幾年水墨創(chuàng )作以人物題材為主,現在慢慢山水、花鳥(niǎo)題材占比高了起來(lái),這也反映出中國水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一種趨勢。當然水墨研究已不能簡(jiǎn)單的以題材來(lái)劃分,我想明年在統計中會(huì )更多的考慮諸如媒介、性別等問(wèn)題。12.jpg

13.jpg

14.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藝術(shù)家版塊)

從年齡層來(lái)看,20-40后的藝術(shù)家9%,50-60后的藝術(shù)家39%,70后的藝術(shù)家30%,80-90后的藝術(shù)家22%,其中以50-60后、70后一批相對成熟的藝術(shù)家為主。這源于中國傳統文化有深厚的根基與脈絡(luò ),使得青年藝術(shù)家需要更長(cháng)時(shí)間來(lái)研修與積淀。若以30歲完成碩博士學(xué)業(yè)來(lái)看,一般仍需要15年以上的時(shí)間才能達到相對成熟、理想的創(chuàng )作狀態(tài)。我們也常會(huì )感到在畢業(yè)展上,裝置、影像、新媒體等方向的畢業(yè)生很快能吸引眼球并嶄露頭角,而青年水墨藝術(shù)家一般都比同年齡層的成熟期晚5-10年,他們會(huì )經(jīng)歷更長(cháng)的創(chuàng )作探索期。面對如此強大的傳統體系,青年水墨藝術(shù)家想要找到突破口與自己的方向,實(shí)際上是非常艱難的。15.jpg

16.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藝術(shù)家版塊)


二、中國水墨的“可能性”何在?

Q: 除了對藝術(shù)家創(chuàng )作的關(guān)切,通過(guò)對相關(guān)學(xué)術(shù)文章的梳理,年鑒也收錄了以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為首的藝術(shù)史學(xué)者對中國水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最新研究成果。您認為當前學(xué)者們的研究中,呈現出了哪些重要的特征?以及未來(lái),《中國水墨年鑒》會(huì )更多地關(guān)注哪些核心議題?

趙力:我覺(jué)得目前在研究中國水墨方向上,依舊是嚴重不足的??此朴泻芏嘌芯课恼?,但是真正意義上具有學(xué)術(shù)性、前瞻性、國際性的研究還是比較少的。那么最重要的原因有幾個(gè)方面:第一,面對龐雜的創(chuàng )作案例、大數據資料,如何找到課題研究點(diǎn),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對研究材料進(jìn)行大量的甄別與篩選。第二,目前研究資料并不完整,基本上還是碎片化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研究文本都還有待于進(jìn)一步收集,建立完善的文獻庫檢索體系,為研究提供基礎材料及便利。第三,研究人才有斷層的問(wèn)題。八九十年代中國水墨和當代藝術(shù)的關(guān)系比較密切,所以當時(shí)很多的批評家、學(xué)者,包括像邵大箴先生、薛永年先生、郎紹君先生、劉驍純先生、皮道堅先生,以及范迪安、易英、殷雙喜、尹吉男等老師們都曾關(guān)注過(guò)中國水墨研究。但在此之后,年輕一代的批判家、學(xué)者們投入的關(guān)注度及所引發(fā)的影響力出現了很大的滑坡,這也側面佐證了中國水墨研究的熱點(diǎn)性與持續力的不足。17.jpg

18.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藝術(shù)家版塊)

鑒于此,《中國水墨年鑒》開(kāi)啟了研究文章的征集工作,將具有研究深度、前沿性的文章進(jìn)行梳理,同時(shí)配合研討會(huì )的形式開(kāi)展更深入的探討,繼而以此作為長(cháng)期的課題關(guān)注點(diǎn)。那么在這一過(guò)程中,我們也在不斷地挖掘更年輕的研究者,聚集更具活力的研究團隊。此外需要指出的是,我們還需要具備更國際化的視野,以開(kāi)放的態(tài)度邀請國外的研究者,尤其是青年研究者參與到項目之中,讓全球的研究力量能聚焦過(guò)來(lái),開(kāi)展更多的國際交流。所以我們每年也會(huì )把《中國水墨年鑒》寄到全球的各個(gè)美術(shù)館、博物館、學(xué)術(shù)機構的專(zhuān)家們手中,目標也是讓大家共同來(lái)關(guān)注中國水墨的發(fā)展。

涉及到具體的議題,比如傳統與當代、中國主體與全球視野、精神內核與表現形式、市場(chǎng)研究等都是年鑒一直在討論的關(guān)鍵性問(wèn)題。水墨與誰(shuí)為伍?水墨如何去反映現實(shí)?水墨如何去看待傳統?水墨如何國際化?我們不斷地在嘗試回答上述問(wèn)題,而這核心實(shí)際上就是水墨的存續與發(fā)展、水墨的獨特性問(wèn)題。在當下,首先水墨之所以重要更在于其中的“可能性”,而不是要急于去定義水墨本身,我們應該更包容和更有想象力一些。由此,在選擇水墨藝術(shù)家的時(shí)候我們是開(kāi)放的態(tài)度,鼓勵多元的創(chuàng )作與思維創(chuàng )新。其次,到了下一階段水墨的“社會(huì )性”議題應該需要被更多地關(guān)注,觀(guān)眾如何去觀(guān)看水墨,如何參與水墨創(chuàng )作,我覺(jué)得同樣非常重要。另外,水墨創(chuàng )作本身寧靜、空靈的意境對人們也有一種安慰與療愈的力量,面對當代人的困境或者精神性訴求,水墨也可以做出一種別樣的回應與闡述,這同樣也是對水墨“可能性”的一種探索。19.jpg

20.jpg

21.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藝術(shù)家版塊)

Q: 《中國水墨年鑒2022》中“水墨大事記”版塊,將展覽、研討會(huì )、出版、收藏、市場(chǎng)等事件以時(shí)間為索引進(jìn)行了編目,更立體地呈現了不同藝術(shù)界參與主體對中國水墨的態(tài)度及觀(guān)察。您作為藝術(shù)管理及藝術(shù)市場(chǎng)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與踐行者,請您從機構、市場(chǎng)的角度展開(kāi)來(lái)談?wù)劇?/p>

趙力:現在整體的藝術(shù)市場(chǎng)波動(dòng)性很大,這是因為有外部環(huán)境,以及我們的經(jīng)濟發(fā)展階段的多重影響。市場(chǎng)永遠是波動(dòng)的,不可能保持恒定,但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應該是持續進(jìn)行的,要不斷地往前走,不斷地探尋屬于自身的核心語(yǔ)言。面對市場(chǎng)的波動(dòng),最終實(shí)際上不可改變的仍是藝術(shù)價(jià)值的恒定性。因為藝術(shù)價(jià)值能夠抵抗時(shí)間,超離出歷史階段,從而被保留下來(lái)。

我個(gè)人認為,這幾年的中國水墨藝術(shù)市場(chǎng)會(huì )鍛煉出一批更有價(jià)值的藝術(shù)家和藝術(shù)作品,把一些心智不穩的藝術(shù)家淘汰掉。在現階段,藝術(shù)家心性的穩定,對藝術(shù)的熱愛(ài)和創(chuàng )作力的持久堅持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市場(chǎng)淘汰完以后會(huì )有所修復,會(huì )把一些原來(lái)被埋沒(méi)的、被忽略的藝術(shù)家重新找回來(lái),所以核心依舊是價(jià)值問(wèn)題。每個(gè)人都有機遇,只是可能還沒(méi)到時(shí)候。所以我覺(jué)得藝術(shù)家要珍惜每一次的創(chuàng )作機會(huì ),同樣也要珍惜每一次的展覽機會(huì )。如今信息傳播如此之發(fā)達,如果每次的藝術(shù)呈現都能有最佳狀態(tài),是很難不被看見(jiàn)的。22.jpg

23.jpg

24.jpg《中國水墨年鑒2022》新書(shū)內頁(yè)(水墨文章/水墨現場(chǎng)/水墨大事記版塊)

Q: 除了理論研究外,水墨年鑒組委會(huì )也不斷通過(guò)組織系列展覽來(lái)探討中國水墨的發(fā)展方向及多樣性,如近年:策劃舉辦“水墨天——2020中國水墨年鑒展”、“萬(wàn)重山——中國水墨年鑒展”兩屆年度大展;參與組織“往來(lái)成古今——江蘇省現代美術(shù)館開(kāi)館展”(江蘇省現代藝術(shù)館)、“和其光——千禧之后的中國水墨”(北京大學(xué)承澤園)、“水墨文章——我來(lái)對景:當代水墨研究展(第七回)”(武漢美術(shù)館)等多項水墨藝術(shù)展覽。作為展覽策劃及組織方,請您結合展覽,談?wù)剬λ裎磥?lái)發(fā)展方向的思考。

趙力:《中國水墨年鑒》項目與展覽實(shí)際上是兩個(gè)系統,展覽不是對年鑒的羅列性展示,而是通過(guò)問(wèn)題意識出發(fā),有選擇性的對作品進(jìn)行呈現。比如針對山水的問(wèn)題、情境的問(wèn)題、觀(guān)看的問(wèn)題、景觀(guān)的問(wèn)題等等。我覺(jué)得展覽核心一定是要提出問(wèn)題,但并不需要給出確切的答案。通過(guò)一個(gè)核心概念的提出來(lái)激發(fā)問(wèn)題意識,這個(gè)問(wèn)題意識包括兩個(gè)方面,既是提給我們自己的,又是提給觀(guān)眾的。我們希望通過(guò)展覽與美術(shù)館館方加強合作,最終形成具有學(xué)術(shù)性的對話(huà),又能增加與觀(guān)眾的直接交流,使得展覽空間成為體驗的空間、精神的空間。此外,每一個(gè)展覽本身最終也將成為一份檔案與研究基礎,都是對于水墨精神的再理解、再出發(fā)。我也希望未來(lái)的展覽不僅是作品展,也能讓藝術(shù)家們從工作室、畫(huà)室走到展覽現場(chǎng),走到作品面前與觀(guān)眾有更多的交流。相信通過(guò)讓水墨創(chuàng )作更多地介入現實(shí)場(chǎng)景和社會(huì )議題,將能進(jìn)一步加強藝術(shù)與人之間的切實(shí)關(guān)聯(lián)性,繼而更好地延續水墨創(chuàng )作的生命力。25.jpg

26.jpg

27.jpg“水墨天——2020中國水墨年鑒展”展覽現場(chǎng)


三、中國水墨的當代性線(xiàn)索:AI時(shí)代語(yǔ)境中的跨界拓維

Q: 您與團隊曾在“我來(lái)對景:當代水墨研究展”(武漢美術(shù)館)的策展理念中提及:“水墨的媒介特性,客觀(guān)上確立了當代藝術(shù)家對于水墨作為創(chuàng )造路徑的認可,但真正的問(wèn)題也因此顯現——藝術(shù)家應該如何在水墨中尋找當代性的線(xiàn)索?”。水墨傳統的當代轉換一直是學(xué)界所關(guān)注的核心問(wèn)題之一,關(guān)于中國水墨的“當代性的線(xiàn)索”,您是否有新的思考?

趙力:中國水墨中“當代性的線(xiàn)索”首先包含著(zhù)藝術(shù)家的社會(huì )身份與文化身份,以及對主體意識的思考。水墨要創(chuàng )新和走向國際與當代,一方面是對傳統文化的選擇性汲取,一方面是鏈接全球語(yǔ)境與社會(huì )問(wèn)題,建構以文化價(jià)值觀(guān)為基礎的世界水墨觀(guān)念。我認為,現在最大的“當代性”問(wèn)題實(shí)際上是人的生存問(wèn)題,這個(gè)生存問(wèn)題包含了很多刻骨銘心的現狀,比如說(shuō)原來(lái)考慮吃飽穿暖,現在還有疫情、戰爭、能源與環(huán)境危機等一系列問(wèn)題。那么具體到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層面,“當代性”則更多的在于對未來(lái)的預判與預見(jiàn)性。面對當下的生存處境,用水墨創(chuàng )作的方式如何啟迪思考?面對未來(lái)的不確定性,水墨的核心創(chuàng )造力在哪里?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根本性問(wèn)題。28.jpg

29.jpg

30.jpg

31.jpg“萬(wàn)重山——中國水墨年鑒展”展覽現場(chǎng)

Q: 隨著(zhù)藝術(shù)實(shí)踐與研究的深入,水墨藝術(shù)的邊界也在不斷擴展,如“新水墨”“實(shí)驗水墨”“觀(guān)念水墨”等概念的出現。同時(shí)在A(yíng)I科創(chuàng )時(shí)代的當下,許多水墨藝術(shù)家也在不斷嘗試將虛擬、算法、互動(dòng)裝置等融入跨媒介創(chuàng )作之中。您如何看待水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邊界”問(wèn)題?以及科技、數字化對中國水墨帶來(lái)的影響?

趙力:我最近參加了一場(chǎng)有科學(xué)家和藝術(shù)家共同參與的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期間有位科學(xué)家稱(chēng)“AI讓人更像人”,借由此我提及“AI讓藝術(shù)更像藝術(shù)”。AI通過(guò)算法對以往歷史、知識進(jìn)行總匯與再演繹,但它無(wú)法創(chuàng )造與生成新的知識,而人最大的特點(diǎn)就是通過(guò)感知與學(xué)習來(lái)認識世界,具有發(fā)現未知的創(chuàng )想力,這也是人與機器的核心差別?!癆I讓人更像人”體現在當機器承擔了檢索、再演繹的職責后,人應該更關(guān)注在如何發(fā)揮其創(chuàng )新性天賦上,回歸到這一更高維度的生命價(jià)值之中?!癆I讓藝術(shù)更像藝術(shù)”則是通過(guò)數字化技術(shù)解放了技術(shù)層面、模仿層面的審美認知局限,使得藝術(shù)家聚焦在帶來(lái)非凡想象力,帶領(lǐng)觀(guān)者進(jìn)入新時(shí)空、新世界的能力層面。在A(yíng)I面前,藝術(shù)的價(jià)值將被重新定義,唯有不斷地創(chuàng )新才能取得藝術(shù)的獨特身份。此外,我們常會(huì )提到科技與藝術(shù)間的跨界問(wèn)題,跨界不是簡(jiǎn)單的加法,而是要生成新的事物。如藝術(shù)與醫學(xué)、生態(tài)學(xué)的融合,不只是學(xué)科知識、工具上的疊加與互證,而應該是真正地融合成為新的形態(tài)與表現形式,不斷地擴展學(xué)科邊界與思維認知。32.png

33.jpg

34.jpg

35.jpg“水墨文章——我來(lái)對景:當代水墨研究系列展(第七回)”展覽現場(chǎng)(武漢美術(shù)館)

Q: 最后請您再介紹下,《中國水墨年鑒》項目的后續新規劃及未來(lái)發(fā)展目標。

趙力:我認為《中國水墨年鑒》項目未來(lái)的發(fā)展要跳離開(kāi)所謂單一的“年鑒”模式,年鑒的模式指的是以年度為單位進(jìn)行梳理、記錄,模式的轉變是為了讓項目更有創(chuàng )意與未來(lái)性。第一,我們需要建立新的觀(guān)察機制,比如關(guān)注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及成長(cháng)過(guò)程,把“過(guò)程性”問(wèn)題的思考納入紀錄、研究之中。這一過(guò)程可以借助多媒體、數據庫來(lái)完成,通過(guò)拉長(cháng)紀錄、研究的周期,以使得研究不僅僅局限在最終的作品層面。第二,我們希望去到真正的第一現場(chǎng),避免二手材料堆積所形成的隔閡。希望項目能夠有更多的現場(chǎng)感,去呈現一個(gè)鮮活的現狀。第三,項目要立足國際化,水墨作為中國的傳統,也是當代性的媒介與國際化的語(yǔ)言。在未來(lái),《中國水墨年鑒》項目需要有一個(gè)更大的胸懷,將國內外的力量整合起來(lái),形成國際化的視野,同時(shí)邀請全球力量參與共創(chuàng )。第四,我們需要納入更多的年輕學(xué)者,搭建能夠推陳出新的青年團隊,使得項目更好地呈現出年輕態(tài)的活力。 36.jpg

37.jpg

38.jpg

39.jpg“往來(lái)成古今——江蘇省現代藝術(shù)館開(kāi)館展”展覽現場(chǎng)


《中國水墨年鑒2022》

新書(shū)推薦語(yǔ)安遠遠.jpg安遠遠(中國美術(shù)館黨委書(shū)記)

經(jīng)歷了我們自身文化和國際交往的發(fā)展歷程,中國水墨不斷被重新定義。而《中國水墨年鑒》的編撰,不僅記錄了我們自身文化的發(fā)展,也是對當下“水墨”文化的組織形式、藝術(shù)家個(gè)人狀態(tài)的表達有更多的關(guān)注,“年鑒”更重要的是現在這個(gè)便捷的互聯(lián)網(wǎng)交流下的一種文化樣態(tài)。何桂彥.jpg

何桂彥(批評家、策展人、四川美院藝術(shù)人文學(xué)院教授)

中國當代水墨不可替代的價(jià)值,在于它不僅呈現了傳統文脈的綿延、藝術(shù)形態(tài)的當代轉換、筆墨趣味中的時(shí)代精神,而且,立足于中國本土的文化與藝術(shù)史邏輯,構建了獨立的、完整的藝術(shù)譜系。當代水墨的背后,體現的是中國的藝術(shù)家們如何賡續傳統,尋求現代之路,如何借助個(gè)人的體驗與現實(shí)關(guān)照,強化中國經(jīng)驗,注入當代文化內涵?!吨袊觇b》的編纂與出版,從時(shí)間上看,有其即時(shí)性、在地性的特點(diǎn),多少具有田野調查的性質(zhì),更重要的是,這些豐富的文獻與作品資料會(huì )成為構建中國當代水墨敘事與推動(dòng)美術(shù)史研究的關(guān)鍵。劉丹.jpg

劉丹(著(zhù)名藝術(shù)家)

水墨畫(huà)的創(chuàng )作,是在一種特定的語(yǔ)言中進(jìn)行的,這不僅是指它特有的詞匯,如對皺法和線(xiàn)條的命名等,它也顯示這種語(yǔ)言是以何種方式編碼我們對世界萬(wàn)物的感知,并幫助我們去塑造對自然和文化的體驗。祝賀《中國水墨年鑒》的出版。劉慶和.jpg劉慶和(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畫(huà)與書(shū)法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水墨年鑒2022》的出版發(fā)行,是新時(shí)期對水墨創(chuàng )作的推動(dòng)和助力,祝愿《年鑒》越辦越好,伴我們前行。魯虹.jpg魯虹(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武漢合美術(shù)館執行館長(cháng))

多年來(lái),《中國水墨年鑒》編輯委員會(huì )推出了一批又一批優(yōu)秀的青年水墨藝術(shù)家和優(yōu)秀作品。而這對于促進(jìn)中國當代水墨的健康發(fā)展顯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衷心祝賀《中國水墨年鑒2022》的出版。吳洪亮.jpg吳洪亮(全國政協(xié)委員、北京畫(huà)院院長(cháng)、中國美協(xié)策展委員會(huì )副主任兼秘書(shū)長(cháng)、北京美協(xié)副主席)

《中國水墨年鑒》是當下中國最獨特的對水墨畫(huà)發(fā)展進(jìn)行跟蹤、記錄、整理以及學(xué)術(shù)評價(jià)的一本重要出版物。它所具有的核心價(jià)值,在于探討中國本體的藝術(shù)在21世紀的今天到底能有哪些新的面貌和新的嘗試,并且在更長(cháng)的文脈中,探討它所起到的新的作用。所以,《中國水墨年鑒》所做的工作,不僅是具有歷史性的,而且是有未來(lái)感的?!吨袊觇b2022》的出版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希望它不僅能夠得到觀(guān)眾的認可,更重要的是希望它成為指導水墨未來(lái)發(fā)展的一個(gè)很重要的學(xué)術(shù)支撐。

(以上,按姓氏首字母排序)40.jpg

41.jpg


《中國水墨年鑒2022》體例:

“藝術(shù)家”:是對年度表現突出的水墨藝術(shù)家及其所參與重要藝術(shù)活動(dòng)的記錄。2022年,編委會(huì )結合藝術(shù)家的重要展覽、獎項、出版、收藏及新作新貌,為每位藝術(shù)家撰寫(xiě)“年鑒語(yǔ)”,簡(jiǎn)明概述入選理由,品評最新創(chuàng )作成果。

“水墨文章”:是年鑒編委會(huì )面向社會(huì )征集學(xué)術(shù)文章,爬梳年度研究文獻,通過(guò)5個(gè)學(xué)術(shù)面向,建立學(xué)術(shù)成果索引,總結年度高頻議題,挖掘學(xué)術(shù)熱點(diǎn),展現時(shí)代關(guān)切。

“水墨現場(chǎng)”:是對課題組系列學(xué)術(shù)展覽及其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的回顧。2022年,年鑒組委會(huì )特別策劃“萬(wàn)重山——中國水墨年鑒展”,以“臥游”“憑闌”兩個(gè)板塊,展出25位藝術(shù)家的架上繪畫(huà)、影像、裝置等精品力作60余件,探討中國水墨藝術(shù)方向。

“水墨大事記”:關(guān)注2022年水墨藝術(shù)事件,包括展覽、研討會(huì )、出版、教育等。以客觀(guān)視角追蹤年度水墨事件,又以時(shí)間編目索引,便于檢索與回顧。

《中國水墨年鑒2022》年度藝術(shù)家:

周韶華、崔振寬、丁觀(guān)加、彭先誠、賈又福、王冬齡、梁銓、劉丹、田黎明、徐樂(lè )樂(lè )、王璜生、鄧卜君、胡偉、江宏偉、劉進(jìn)安、劉云、邊平山、李津、沈勤、周京新、李孝萱、南溪、王天德、劉慶和、張江舟、鄭重賓、林天行、徐累、邵帆、魏立剛、武藝、朱偉、姜吉安、雷子人、王法、王曉彤、章燕紫、林海鐘、邱志杰、丘挺、魏青吉、吳高嵐、徐堅偉、曾健勇、陳榮義、張見(jiàn)、高茜、譚軍、崔強、方原、彭薇、冰逸、馬駿、王牧羽、徐華翎、杭春暉、潘汶汛、郝世明、徐加存、王煜、程保忠、劉琦、祝錚鳴、孫浩、康春慧、李婷婷、彭劍、王濛莎、王赫、肖旭、曾霆羽、王霄、蘇煌盛、曾建穎、李森、張聞、馬靈麗、于瑜、林靜云、宋岫音、謝天卓

采編丨余婭

相關(guān)圖文資料:由中國水墨年鑒編委會(huì )提供42.jpg圖書(shū)信息:《中國水墨年鑒2022》

主編:中國水墨年鑒編委會(huì )

出版社: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

出版時(shí)間:2023年8月

ISBN:978-7-108-07677-9

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按姓氏拼音排序):安遠遠、范迪安、羅世平、潘公凱、邵大箴、許杰、薛永年、殷雙喜、趙力

推薦委員會(huì )(按姓氏拼音排序):何桂彥、冀少峰、江宏偉、林似竹(Britta Erickson)、劉丹、劉 霖、柳淳風(fēng)、劉慶和、魯 虹、邱志杰、王璜生、王焜生、吳洪亮、徐累、于 洋、張捷、張頌仁、張子康

推薦機構: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訊網(wǎng)、榮寶齋、嘉德藝術(shù)中心、北京畫(huà)廊協(xié)會(huì )、藝術(shù)北京、青年藝術(shù)100

主編:“中國水墨年鑒”編委會(huì )

編委會(huì ):劉霖、李寒凝、楊之歌、蔣夢(mèng)宵

翻譯:陳子欣

發(fā)起單位: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國家藝術(shù)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策劃單位:“中國水墨年鑒”組委會(huì )、中策文化(Z Art)

協(xié)作單位:CCAD美術(shù)文獻研究中心

特別支持:致謝五礦信托家族辦公室43.jpg

44.jpg

45.jpg

46.jpg

47.jpg

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