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阿爾弗雷德·米拉希·米洛特:解鎖團結和諧的鑰匙

時(shí)間: 2023.11.19

MILOT with the sketch Key of Today, in his studio in Florence, Italy.jpg米洛特在意大利佛羅倫薩的工作室里拿著(zhù)《今日之鑰》小樣。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阿爾巴尼亞裔意大利藝術(shù)家阿爾弗雷德·米拉?!っ茁逄兀ˋlfred Mirashi Milot)曾經(jīng)歷過(guò)二十世紀歐洲歷史上最為暴力和動(dòng)蕩的時(shí)期之一,但他通過(guò)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用自己的“鑰匙”傳遞出和平與溝通的信息。在米洛特的繪畫(huà)、雕塑和裝置中,“鑰匙”已不再具有實(shí)際的功能,而是成為能夠打開(kāi)現實(shí)事物、對抗空間和關(guān)系可能性的象征。盡管這些關(guān)聯(lián)和矛盾每天都在被忽略和遺忘,米洛特作為一位充滿(mǎn)熱情和雄心壯志的藝術(shù)家,試圖在他的作品中建立聯(lián)系和交流經(jīng)驗,而“鑰匙”仍然是他藝術(shù)身份認同的標志。對他來(lái)說(shuō),擰斷鑰匙的象征性倒塌,代表著(zhù)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間的真誠互動(dòng)。米洛特希望通過(guò)他的裝置作品與世界分享他的愿望:“我們不能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每個(gè)人都必須有機會(huì )實(shí)現自己的夢(mèng)想?!?/p>

MILOT and Passepartout, 2012; Mixed technique, 360x120x54cm, Museo Arcos di Benevento, Italy.jpg米洛特和《萬(wàn)能鑰匙》,2012 年;綜合媒介,360x120x54cm,貝內文托阿爾科斯博物館,意大利。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阿爾弗雷德·米拉?!っ茁逄兀ˋlfred Mirashi Milot)1969年出生于阿爾巴尼亞拉奇市(Lac),后移民意大利并成為意大利公民,目前在佛羅倫薩生活和工作。 他于 1999 年畢業(yè)于布雷拉美術(shù)學(xué)院繪畫(huà)專(zhuān)業(yè),并獲得了英國拉夫堡藝術(shù)與設計大學(xué)的獎學(xué)金。2003年,他在那不勒斯的馬斯基奧·安茹博物館(Museo del Maschio Angioino)舉辦了個(gè)人展覽“米洛特的維納斯”(Le veneri di Milot)。 2010年米洛特榮獲那不勒斯文化經(jīng)典獎。 2012年奧運會(huì )期間,米洛特在巴比肯中心博物館“倫敦奧林匹克藝術(shù)”中獲得繪畫(huà)金獎。同年,米洛特受邀參加在中國美術(shù)館舉辦的第六屆北京國際美術(shù)雙年展。 2015年,他榮獲“第二屆藝術(shù)水立方”國際繪畫(huà)獎一等獎。

7 Keys, 2015; Installation with 7 plates and 7 keys, 350x50x30cm, Florence.jpg《七把鑰匙》,2015年;配有 7 個(gè)板和 7 個(gè)鑰匙的裝置,350x50x30cm,佛羅倫薩。 2016 年該作品榮獲羅馬藝術(shù)雙年展一等獎。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從2016年起至今,米洛特一直擔任山東工藝美術(shù)學(xué)院客座教授,并在同年擔任了濟南第六屆攝影雙年展國際單元策展人。2016年米洛特在羅馬多米齊亞諾博物館獲得“ 2016年羅馬國際藝術(shù)雙年展藝術(shù)大獎”。2017年他在佛羅倫薩托爾納博尼畫(huà)廊舉辦了個(gè)展“信仰”(BELIEVE)。 

 The Key to Cervinara, 2017; Corten steel 2000 cm, Public monument, Cevinara (AV), Italy.jpg

《切爾維納拉的鑰匙》,2017年;耐候鋼,2000 cm,公共紀念碑,切維納拉(AV),意大利。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2018年,米洛特創(chuàng )作了由佩皮諾·瓦卡里埃洛(Peppino Vaccariello)策劃的永久雕塑《切爾維納拉的鑰匙》(The Key to Cervinara)。 2019年,他在貝內文托阿爾科斯當代藝術(shù)博物館(Arcos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in Benevento)展出了由費迪南多·克里塔(Ferdinando Creta)和內洛·瓦倫特(Nello Valente)策劃的《人性的鑰匙》(The Key to Humanity)展覽項目。 2020年,他創(chuàng )作了歐洲最大的雕塑《蒙特埃瓦津的鑰匙》(The Key of Montevergine),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Michele Stanzione)擔任藝術(shù)總監。 2020 年底,米洛特應邀參加了首屆濟南國際雙年展。2023年,米洛特開(kāi)始實(shí)施《團結之鑰》雕塑裝置項目,這是一系列放置在世界各地巨大而又獨特設計的雕塑作品,人們可以在這些巨大的裝置周?chē)奂?、交談、辯論,并試圖尋找共同點(diǎn)和擁抱差異。以此項目為契機,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藝訊網(wǎng)對藝術(shù)家米洛特進(jìn)行了專(zhuān)訪(fǎng),探究他在跨越文化的藝術(shù)表達中所力圖傳達的理念和意義。

藝訊網(wǎng):作為一位阿爾巴尼亞裔意大利藝術(shù)家,您以“鑰匙”為標志性視覺(jué)元素的創(chuàng )作享譽(yù)歐洲并極具辨識度。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將“鑰匙”這一藝術(shù)符號作為自己創(chuàng )作的主題和主要的視覺(jué)元素?并且是一把彎曲的“鑰匙”?

米洛特:作為藝術(shù)家,我們總是在不斷地尋找創(chuàng )造一種以我們的個(gè)人經(jīng)驗和生活經(jīng)歷為標志的個(gè)性化藝術(shù)語(yǔ)言。在我看來(lái),彎曲的“鑰匙”傳達了在當前歐洲和全球事件中曲折的信息溝通。

藝訊網(wǎng):您的藝術(shù)表達往往源于個(gè)人成長(cháng)經(jīng)驗,譬如作為移民群體,對于種族、地域文化差異與移民困境的思考等等,那么您為何選擇公共藝術(shù)作為積極呼吁的出口?在您的實(shí)踐中,您認為公共藝術(shù)如何能夠發(fā)揮其社會(huì )功能的面向?

米洛特:我出生在阿爾巴尼亞,這是一個(gè)地理上處于歐洲但在歐盟之外的國家。阿爾巴尼亞是一個(gè)美麗的國家,擁有許多文化和政治淵源的方方面面。作為一個(gè)位于地中海和巴爾干半島中心的國家,阿爾巴尼亞長(cháng)久以來(lái)一直是東西方之間的古老橋梁。

我在意大利也生活了三十多年,我現在是意大利公民。我的移民經(jīng)歷不僅是個(gè)人化的,也是集體性記憶,我的藝術(shù)成長(cháng)也如移民經(jīng)歷一樣充滿(mǎn)困難和挫折。 1991年,在阿爾巴尼亞人民因獨裁和貧困而苦于長(cháng)達45年的大動(dòng)亂之后,我成為第一批離開(kāi)阿爾巴尼亞去探索世界的人,我們乘坐商船從都拉斯(Durres)前往巴里(Bari)。讓人遺憾的是,當今社會(huì )仍然存在偏見(jiàn),許多人認為一種文化優(yōu)于另一種文化,但我的想法不同,文化必須創(chuàng )造對話(huà),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創(chuàng )造文化的豐富性、開(kāi)放性并準備好迎接一切,它應該是新穎且多樣化的。藝術(shù)家所能傳達的最直接的信息就是他的公共裝置作品,市民們每天在戶(hù)外帶著(zhù)孩子上學(xué)、上班、散步時(shí)都能看到我的作品。而我的“鑰匙”是一個(gè)美妙的邀請,我們必須停下來(lái)去深刻反思,在作品巨大體量背后的深刻含義。

Key of Today in Naples, 2023.jpg《今日之鑰》,那不勒斯,2023 年。巨型雕塑,20  x 10 x 10 米。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藝訊網(wǎng):隨著(zhù)您的“鑰匙”以公共雕塑的形式“打開(kāi)”越來(lái)越多的城市,來(lái)到那不勒斯、地拉那等等城市,您也將成為歐洲戶(hù)外超大型雕塑數量最多的藝術(shù)家,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想讓“鑰匙”來(lái)到如此多的城市?這種“遷徙”是否也構成了“鑰匙”系列作品表達的一部分?

米洛特:我的第一個(gè)雕塑位于萊切(Lecce)的利扎內洛廣場(chǎng)(Square of Lizzanello),第二個(gè)位于切爾維納拉,第三個(gè)是為蒙托羅(AV)創(chuàng )作的,而《今日之鑰》雕塑則落地在那不勒斯。這是一座寬 20 米、高 10 米的巨型雕塑,由那不勒斯市政府以及意大利 Mille Volti 和洛杉磯吉恩·沃爾夫公司( Jean Wolf Company )兩家藝術(shù)公司合作打造。

MILOT with the Albanian Minister of Culture Elva Margariti and the Italian Ambassador in Tirana Fabrizio Bucci.jpg米洛特與阿爾巴尼亞文化部長(cháng)埃爾瓦·瑪格麗蒂( Elva Margariti )和意大利駐地拉那大使法布里齊奧·布奇( Fabrizio Bucci)。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那么接下來(lái),在阿爾巴尼亞北部的歷史名城斯庫臺(Shkoder),這座大型雕塑將被放置在城市的主入口處,作為對話(huà)的象征。這是阿爾巴尼亞政府文化部和斯庫臺市長(cháng)貝尼特·貝西(Benet Beci)先生共同促成的。

藝訊網(wǎng):您在2020年曾代表意大利藝術(shù)家參加在中國山東舉辦的首屆濟南國際雙年展,并且您本人作為策展人也曾經(jīng)在意大利策劃多個(gè)中國當代藝術(shù)展覽,您與中國藝術(shù)又有著(zhù)怎樣的淵源?可否談?wù)勀鷮χ袊敶囆g(shù)發(fā)展的觀(guān)察?

米洛特:我參加過(guò)在世界各地的許多當代藝術(shù)雙年展,最近一次是在山東濟南,我展出了我的繪畫(huà)作品,也很高興有這么多國際藝術(shù)家受邀請參加雙年展。我在歐洲和中國也策劃過(guò)許多展覽。與中國相比,意大利的情況有所不同,因為中國的博物館很新,空間很大,我發(fā)現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藝術(shù)家之間的跨文化交流非常有趣。我見(jiàn)過(guò)很多中國藝術(shù)家包括畫(huà)家、雕塑家和攝影師,我真摯地覺(jué)得未來(lái)幾年之內,中國當代藝術(shù)將成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藝術(shù)存在。不僅在創(chuàng )意方面,中國當代藝術(shù)在組織方面也擁有強大的力量。

Mediterranean corner, diptych 180x280 cm Work exhibited at the Jinan Biennial in Shandong.jpg《地中海之角》,雙聯(lián)畫(huà)180x280cm,作品曾在濟南國際雙年展上展出。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藝訊網(wǎng):您的作品以提純的符號意象,觸及了全球化背景下愈發(fā)尖銳的身份政治議題,令人好奇的是,當您來(lái)到世界的其它地區,在不同的文化語(yǔ)境中開(kāi)展工作,例如在中國舉辦展覽與進(jìn)行策展工作,帶給您怎樣新的體驗,譬如,一種不同的身份視角?

米洛特:我認為藝術(shù)從來(lái)沒(méi)有國界,這是和平主義對話(huà)的一種奇妙形式。觀(guān)看藝術(shù)家們相遇的國際性展覽非常美好,因為大家能彼此交流,討論創(chuàng )意和個(gè)人研究,創(chuàng )造和分享藝術(shù)家的身份標識。Corner of the East. MILOT.jpg

《東方之角》,50x70cm,作品在佛羅倫薩斯特羅齊別墅展出, 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藝訊網(wǎng):《團結之鑰》是您在2023年正式開(kāi)啟的國際性項目,巨大并扭曲的鑰匙雕塑在今年3月至6月首次以《今日之鑰》的面貌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市場(chǎng)廣場(chǎng)展出。您是如何開(kāi)啟本項目的預想?隨后的《夢(mèng)想之鑰》和《水之鑰》雕塑中又承載了您怎樣的思考和期望?對“鑰匙”系列的不同造型,以及它們與不同展出城市與公共環(huán)境之間的互動(dòng)有著(zhù)怎樣各自的考量?

米洛特:這是我正在執行的國際項目,《今日之鑰》將穿越歐洲各個(gè)城市,向所有世界公民傳達這樣的信息:對話(huà)是對任何文化表達尊重的最美好形式。它始于在那不勒斯,意大利最具歷史意義擁有七百年記憶的廣場(chǎng)之一,很快將前往布林迪西、佛羅倫薩、巴塞羅那、巴黎、柏林和其他許多歐洲城市。

Albanian Key , rendering della scultura che sarà messa alla entrata della città del nord Albania a Scutari.jpg《今日之鑰》將在阿爾巴尼亞斯庫臺市的入口處實(shí)施。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我還有另一個(gè)夢(mèng)想,我將以在波士頓市實(shí)施的《夢(mèng)想之鑰》和馬丁·路德·金所表達的理念來(lái)結束本個(gè)項目。全世界都需要認真地開(kāi)始反思和平相處,沒(méi)有人應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優(yōu)越并凌駕于其他人之上,而是應該展開(kāi)文明對話(huà)。而且每個(gè)公民都有權實(shí)現自己的夢(mèng)想。

藝訊網(wǎng):除雕塑媒介之外,繪畫(huà)也是您主要的創(chuàng )作手段之一,同時(shí)您也參與了第九屆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國際攝影作品策劃。在您看來(lái),跨文化、跨媒介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或者多元化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在當下的國際文化藝術(shù)環(huán)境中具有怎樣的意義和影響?

米洛特:我畢業(yè)于著(zhù)名的米蘭布雷拉美術(shù)學(xué)院繪畫(huà)專(zhuān)業(yè)。今天的藝術(shù)家可以用當代藝術(shù)、繪畫(huà)、雕塑、裝置、視頻藝術(shù)、攝影或行為表演等任何語(yǔ)言和形式來(lái)表達自己。對于當代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來(lái)說(shuō),重要的不是去復制他人,而是要有個(gè)性化的身份和語(yǔ)言,與其他藝術(shù)家有所不同,這是作為一種藝術(shù)交流來(lái)比較我們自己的方式。我必須得說(shuō),國際藝術(shù)環(huán)境也許目前存在著(zhù)一些危機,缺乏新的創(chuàng )意,但我們每個(gè)人都不能放棄尋找沉浸于專(zhuān)業(yè)中的快樂(lè ),而不僅僅是追求商業(yè)利益。

Mediterranean corner 2020, Florence. 10x120 cm mixed media work exhibited at the National Museum in Albania.jpg《地中海之角》,2020 年,佛羅倫薩。綜合媒體,10x120 cm,作品在阿爾巴尼亞國家博物館展出。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Primatus Petri, 2017; Iron, wood, resin, fabric, gold leaf, 130x160x200cm , opera esposta al Museo Comunale di Pietrasanta, Italy.jpg

《靈長(cháng)類(lèi)動(dòng)物》,2017年;鐵、木材、樹(shù)脂、織物、金箔,130x160x200cm,作品在意大利彼得拉桑塔市博物館展出。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The Venus of Milot, 2010; Mixed media, marble, alabaster, acrylic, 63x33x18cm, esposta al Museo Pretorio di Certaldo in Toscana.jpg《米洛特的維納斯》,2010年;綜合材料、大理石、雪花石膏、丙烯酸,63x33x18 cm,作品在托斯卡納切塔爾多禁衛軍博物館展出。照片由米歇爾·斯坦齊奧內提供。

藝訊網(wǎng):您曾通過(guò)自己的創(chuàng )作表達“我們不能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每個(gè)人都必須有機會(huì )實(shí)現自己的夢(mèng)想”。對您來(lái)說(shuō),您的藝術(shù)夢(mèng)想是什么?目前實(shí)現了多少?以及請分享一下您目前與未來(lái)的創(chuàng )作計劃。

米洛特:針對這個(gè)問(wèn)題想要給出正確答案并不容易。將來(lái)我想在北京故宮實(shí)施一個(gè)大型裝置作品,因為那里符合我的想法和理念,不能在封閉的空間中進(jìn)行,而且“我的鑰匙”是完美的。故宮也被稱(chēng)為紫禁城,但今天每個(gè)人都期待來(lái)參觀(guān)這座神奇之城?,F在,我開(kāi)始在斯庫臺市創(chuàng )作將高達35米的大型雕塑《阿爾巴尼亞之鑰》。另外,我正在濟南市完成另一件雕塑,它被稱(chēng)為《無(wú)限之鑰》。

夢(mèng)想是美好的,但夢(mèng)想遠大也很重要,因為付出的努力也要相應地更多。我想與大家分享,永遠不要認為門(mén)是封閉的,先與自己誠實(shí)對話(huà),然后與他人誠實(shí)對話(huà)。

文字編輯整理:藝訊網(wǎng)

圖片致謝藝術(sh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