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內在的自?。豪聿榈?#183;西吉利諾談劉士銘

時(shí)間: 2023.10.23

2023年7月31日至9月22日,“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在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Mason Gross Galleries)呈現,此次展覽為中國著(zhù)名已故雕塑藝術(shù)家劉士銘先生在美國舉辦的第8次重要個(gè)展,帶來(lái)了藝術(shù)家原創(chuàng )的82件雕塑作品與12幅繪畫(huà)作品,其中27件作品為首次在美國展出。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此次回顧展所帶來(lái)的作品涵蓋了史詩(shī)、神話(huà)、世俗主題和日常生活領(lǐng)域,在時(shí)間跨度上亦包含了劉士銘自藝術(shù)生涯早期至晚期的不同風(fēng)格作品。結合創(chuàng )作手稿對其藝術(shù)思想形成過(guò)程的視覺(jué)闡述,劉士銘在雕塑創(chuàng )作中對人體形態(tài)和日常生活近距離的觀(guān)察研究被生動(dòng)呈現,他以獨特的雕塑視覺(jué)揭示出自己創(chuàng )作時(shí)所處時(shí)代、文化與藝術(shù)的背景,亦反映了不同時(shí)期的作品是如何回應中國歷史傳統與現實(shí)境遇,從而逐步生長(cháng)出自己獨特的藝術(shù)語(yǔ)匯。

展覽展出期間,除以此次展覽為原點(diǎn),探討劉士銘藝術(shù)與思想的“劉士銘雕塑作品與遺產(chǎn)研討會(huì )”之外,結合展出場(chǎng)域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的特殊社群關(guān)懷職能,一系列旨在增進(jìn)當地中美文化交流的青少年夏令營(yíng)活動(dòng)成功舉辦。以參與雕塑粘土工作坊為契機,參與夏令營(yíng)的藝術(shù)家與孩子們親身觸摸并體驗了劉士銘雕塑創(chuàng )作中的重要媒介——粘土,并結合自己的感官經(jīng)驗,完成了姿態(tài)各異的粘土雕塑創(chuàng )作。

4 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jpeg“劉士銘雕塑作品與遺產(chǎn)研討會(huì )”現場(chǎng)

5 藝術(shù)家Josh Araujo在泥塑工作坊現場(chǎng) 泥塑工作坊活動(dòng)現場(chǎng).jpeg藝術(shù)家Josh Araujo在粘土工作坊現場(chǎng)

6.jpg

青少年夏令營(yíng)活動(dòng)現場(chǎng)

本次展覽的策展人理查德·西吉利諾(Richard Siggillino)亦是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的總監,負責藝術(shù)與設計系的九次年度展覽的組織與協(xié)調工作。在展覽展出期間,藝訊網(wǎng)特邀西吉利諾進(jìn)行專(zhuān)訪(fǎng),從此次展覽的緣起與策展觀(guān)念談起,論及劉士銘植根于其創(chuàng )作時(shí)代的歷史語(yǔ)境與當下生活,逐漸孕育發(fā)展而來(lái)的獨特技術(shù)與美學(xué)語(yǔ)言,并重點(diǎn)討論了其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的“內省”力量,使其雕塑作品喚起了超越主題、語(yǔ)言、背景與文化的普遍經(jīng)驗與情感共鳴。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總監兼此次展覽策展人查德·西吉利諾(Richard Siggillino)在展覽現場(chǎng).jpeg

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總監兼此次展覽策展人查德·西吉利諾(Richard Siggillino)在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請您首先為我們介紹一下此次展覽的背景,一切是如何開(kāi)始的?在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的年度展覽計劃中,本次展覽的處在一種什么位置上?

理查德·西吉利諾:最開(kāi)始,我們計劃展出劉士銘基金會(huì )在美國現有可提供的許多藏品,不過(guò)當我們得知也可以獲得更多來(lái)自中國的劉士銘藏品時(shí),顯然,對于在我們的場(chǎng)地將會(huì )實(shí)現怎樣的回顧展,我們就可以抱有更高的期待了。于是,我們開(kāi)始縮小作品的選擇范圍,使其既能涵蓋這位藝術(shù)家的知名代表作,同時(shí)也對其人生和作品進(jìn)行更全面的概覽,其中也包括一些他并不太知名的作品。

盡管我們正致力于規劃更多校外著(zhù)名藝術(shù)家的作品展,這次展覽對我們來(lái)說(shuō)仍是獨一無(wú)二的,因為它所展示的作品跨越了一位藝術(shù)家的整個(gè)職業(yè)生涯。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中的其他很多展覽則往往聚焦于更狹小的作品范圍,如一次同時(shí)展出幾位藝術(shù)家的作品,專(zhuān)注于某個(gè)具體系列或主題。

藝訊網(wǎng):請您簡(jiǎn)要介紹一下此次展覽的主題“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這個(gè)標題是如何反映劉士銘的藝術(shù)追求,并回應于此次展覽作品的?

理查德·西吉利諾:提起劉士銘的作品,我的第一感受是它們總是與創(chuàng )作者的個(gè)人經(jīng)歷深刻交織,同時(shí)又以創(chuàng )作者周?chē)膹V闊社會(huì )環(huán)境為中心,這是他藝術(shù)作品的首要主題。

然而從審美或技術(shù)的層面看,他的作品的確自成一家。對我而言,許多作品確實(shí)可視為藝術(shù)家的生活經(jīng)驗、信仰和理想的藝術(shù)結晶,而不是僅存在于形式上的冷冰冰的物體。

因此,我認為尤為重要的是,要為這次展覽選擇一個(gè)詮釋藝術(shù)與生活之連續性的標題,這是劉士銘藝術(shù)生涯的寫(xiě)照。要想全面理解其作品的審美品質(zhì),只能通過(guò)這些作品來(lái)體會(huì )其生活經(jīng)驗的意義表達和真誠刻畫(huà)。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如您所言,在準備階段,您的團隊已經(jīng)獲得了劉士銘全部作品的查閱和展出權限,其中不僅有知名作品,也有一些首次在美國亮相的作品。你們是如何梳理這些藝術(shù)作品并逐步形成自己的展覽方案的?

理查德·西吉利諾:當我們獲得展出劉士銘更多作品的機會(huì )時(shí),我們在選擇上想要盡可能地做到全面。對我來(lái)說(shuō),解讀一位藝術(shù)家不太知名的作品,與解讀他們最著(zhù)名的作品是同樣重要的。所以,在籌備本次展覽時(shí),我們盡可能多地囊括了處于藝術(shù)家人生不同階段的作品。

具體到在畫(huà)廊空間中落實(shí)并安排這些雕塑,我們希望能盡量全面地著(zhù)眼于曾影響劉士銘先生的生活細節和不同事件,但同時(shí)也能深入挖掘以充實(shí)一個(gè)個(gè)具體的故事。因此畫(huà)廊中的每個(gè)空間都聚焦于對劉士銘的創(chuàng )作發(fā)展產(chǎn)生影響的特定時(shí)間點(diǎn)。與此同時(shí),我們也希望不同的作品之間能夠保留相互交流的可能性,并讓觀(guān)眾能夠自由進(jìn)入其中,找到他們在其中合適的位置關(guān)系。

12.jpeg“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在本次展覽中似乎也涵蓋了部分素描手稿。在處理雕塑作品和藝術(shù)家的其他藝術(shù)或檔案材料時(shí),你們是如何考慮的?

理查德·西吉利諾:基于我先前提出的觀(guān)點(diǎn),即在本次展覽中為相對不知名的作品留出空間的重要性,我認為在面對任何藝術(shù)家的作品時(shí),如果你有機會(huì )接觸他們在達成創(chuàng )作生涯頂峰前所創(chuàng )作的作品,你會(huì )對他們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形成更深刻的理解。同樣,出于類(lèi)似的原因,展出素描手稿、半成品、或其在職業(yè)生涯后期所做的藝術(shù)實(shí)驗也是有幫助的。盡管劉士銘最著(zhù)名的作品是他藝術(shù)生涯后期創(chuàng )作的小型雕塑,我認為加入這些繪畫(huà)同樣有著(zhù)重要意義:它們?yōu)橛^(guān)眾提供了了解藝術(shù)家思想過(guò)程的機會(huì ),而這些思想過(guò)程促成了其風(fēng)格和藝術(shù)手法的發(fā)展。

藝訊網(wǎng):在此前有關(guān)本次展覽的采訪(fǎng)中,您對劉士銘作品的觀(guān)點(diǎn)引起了我的興趣。您提到“雖然他的很多作品非常速成和即興,其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卻非常漸進(jìn)和緩慢”。您可以詳細展開(kāi)說(shuō)說(shuō)嗎?您是如何意識到這一點(diǎn)的?

理查德·西吉利諾:在為本次展覽做調研時(shí),我清楚地認識到了雖然劉士銘的作品以其在形態(tài)層面的美學(xué)成就而聞名,但他的創(chuàng )作更多地是受其更深層次的自醒和社會(huì )參與性來(lái)驅動(dòng)。

劉士銘作品的“速成”主要體現在他的痕跡創(chuàng )作(mark-making)上,傳達了一種自然而充沛的感情流露。我認為這概括了藝術(shù)家對其周?chē)澜绲恼w態(tài)度。但他的作品以及他對于原始素材的回應方式上,也存在著(zhù)某種內省的東西。我認為劉士銘在對于主題的處理和塑造上表現出一種直覺(jué)和感同身受的能力,這超越了這些主題的轉化過(guò)程,只能通過(guò)藝術(shù)家多年間,在工作室內外的個(gè)人經(jīng)驗發(fā)展而成。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盡管人們普遍認為,劉士銘的作品在主題、材料和技巧方面與中國語(yǔ)境息息相關(guān)(有些人也認為他的作品是中國民間藝術(shù)),但他的許多雕塑仍能在世界范圍內引起共鳴。從您的觀(guān)點(diǎn)來(lái)看,這種共鳴源自于何?

理查德·西吉利諾:劉士銘的大部分作品都根植于描繪他本人及其生活周?chē)蓡T的日常生活經(jīng)歷。從文化或歷史角度來(lái)看,題材往往會(huì )變得非常具體,我認為一個(gè)藝術(shù)家無(wú)論何時(shí)在作品中加入這種素材,題材都可以成為表達觀(guān)念或現實(shí)的媒介,這些觀(guān)念和現實(shí)比乍見(jiàn)之下所描繪的東西復雜得多。在我看來(lái),劉士銘的作品之所以對不同經(jīng)歷、不同背景的人產(chǎn)生如此大的影響,是因為他經(jīng)常使用非常具象的主題,來(lái)傳達或探索更通俗、更普遍的觀(guān)念,任何人都能與之相聯(lián)系。我想,當他人的經(jīng)歷從表面上看與我們自己的截然不同時(shí),得以發(fā)現其中的共性一定十分令人驚喜。

藝訊網(wǎng):我注意到您使用了一個(gè)表現主義相關(guān)詞“姿態(tài)創(chuàng )作”(gestural work)來(lái)描述劉士銘的雕塑。似乎劉士銘與西方現代藝術(shù)存在著(zhù)隱秘的聯(lián)系,盡管所謂的“現代”毫無(wú)疑問(wèn)是從不同的路徑和文化土壤生發(fā)而來(lái)。您是否認為從這一視角也可以走進(jìn)劉士銘的藝術(shù)與觀(guān)念?

理查德·西吉利諾:我認為人們常常有一種沖動(dòng),將特定的方法歸因于一個(gè)具體的文化或歷史視角。但是站在全球的立場(chǎng)上,從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藝術(shù)史,那些形式上的問(wèn)題,例如一個(gè)作品的態(tài)勢品質(zhì)或它的物質(zhì)性是如何塑造的,只要人們還在創(chuàng )作藝術(shù),藝術(shù)家們就要努力應對這些問(wèn)題。有趣的是,可以看到來(lái)自不同時(shí)期的藝術(shù)家們,在對他們所生活的時(shí)代和社會(huì )做出回應時(shí),是如何處理這些形式因素的,并將其語(yǔ)境化。

我認為,雖然劉士銘的許多作品使用了痕跡創(chuàng )作和態(tài)勢來(lái)表達對于題材的情感導向,但比起許多西方表現主義藝術(shù)家的作品,他表達得卻很含蓄。他的許多留痕性創(chuàng )作再次強調了他的手和身體,使他本人的在場(chǎng)以一種更全面的方式,從主題和材料中被感知。而與此相反,我認為許多西方表現主義藝術(shù)家則更多地是將題材和痕跡創(chuàng )作視為一種實(shí)現個(gè)人表達目的手段。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我瀏覽了一些展覽現場(chǎng)的反饋和采訪(fǎng)。當問(wèn)及劉士銘最令人難忘的作品時(shí),有些人提到了紀念性雕塑《劈山引水》,另一些人則更青睞他的小型泥塑,例如《濛濛》。雖然他們或許并不了解這些作品的背景故事,但其被背后的人文主義是可以被感知的。您如何理解劉士銘這兩種不同類(lèi)型的作品?

理查德·西吉利諾: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作品都采用了常見(jiàn)的主題——將日常生活中的人作為首要主題。但我認為這兩種作品的歷史背景和觀(guān)眾對人物角色的理解是有區別的。 

對于劉士銘在職業(yè)生涯晚期創(chuàng )作的眾多小型的、更態(tài)勢化的作品,他的觀(guān)察方法有一定程度的內在性,其引導觀(guān)眾與作品產(chǎn)生共鳴的方式在大型公共雕塑上往往不可能實(shí)現,例如《劈山引水》這種雕塑。雖然兩種類(lèi)型的作品在主體上都采用了相似的主題,而且都是為了回應藝術(shù)家所處的環(huán)境和歷史政治背景,但我認為在他后期的作品中,個(gè)體的、私人的經(jīng)歷與關(guān)懷,和與廣大公眾或社會(huì )關(guān)聯(lián)更密切的主題之間,有著(zhù)更多的相互作用和影響。

藝訊網(wǎng):作為一個(gè)立足于大學(xué)的藝術(shù)空間,你們的年度展覽/藝術(shù)活動(dòng)在多大程度上與學(xué)校相關(guān)?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會(huì )考慮引進(jìn)和呈現怎樣的外部藝術(shù)家、展覽與藝術(shù)活動(dòng)?

理查德·西吉利諾:我們的常規計劃包含9個(gè)年度展覽,主要是展示在校生、教職工、以及校友的作品。展出劉士銘的作品對我們的學(xué)生群體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極好的機會(huì ),可以接觸到校外著(zhù)名藝術(shù)家的作品。

在“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之外,我們也在爭取類(lèi)似的機會(huì ),向學(xué)生們介紹其他不同文化和風(fēng)格的藝術(shù)家的作品。這包括去年發(fā)起的一個(gè)年度展覽系列,即在每年秋天舉辦本土藝術(shù)家的個(gè)展。

“生命賦予美以形態(tài):劉士銘雕塑回顧展”展覽現場(chǎng)

藝訊網(wǎng):除了羅格斯大學(xué)的學(xué)生和教職工,你們還有許多外聯(lián)項目正努力拓展以觸及更廣大的社群。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將哪些社群視為目標潛在觀(guān)眾與活動(dòng)參與者?通過(guò)吸納更廣泛的社群,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想要在教育和社會(huì )責任層面實(shí)現怎樣的目標?

理查德·西吉利諾:我們的目標是盡可能使更多的人了解我們的項目。就目前而言,我們在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的既有受眾之外,正致力于吸納新布倫瑞克社區,以及整個(gè)羅格斯大學(xué)的學(xué)生群體。除此之外,我們還邀請本地的高中生來(lái)我們的場(chǎng)地實(shí)地考察、研討學(xué)習,以及進(jìn)行貫穿一整個(gè)學(xué)年的課外項目。

通過(guò)向更多的觀(guān)眾展示作品,我們不僅想培養更高的藝術(shù)欣賞能力,也想使更多的人接觸我們的空間和藝術(shù)相關(guān)計劃,不論他們是否出身于藝術(shù)背景。梅森·格羅斯畫(huà)廊將一直免費向公眾開(kāi)放,包括周末。

采訪(fǎng)、撰文|周緯萌

圖文資料致謝劉士銘藝術(shù)基金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