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全球首個(gè)地外駐留項目藝術(shù)衛星發(fā)射成功

時(shí)間: 2024.2.6

2024年2月3日11時(shí)6分,中國首顆藝術(shù)衛星“SCA-1號”(The first satellite of Star Chain of Arts Project)搭載捷龍三號遙三火箭于廣東陽(yáng)江附近海域成功發(fā)射并順利入軌,衛星帆板展開(kāi)正常,首軌遙測正常。如今在我們頭頂上飛行的成千上萬(wàn)顆衛星中,有科學(xué)衛星、氣象衛星、通訊衛星、軍事衛星等等,但卻缺少了“藝術(shù)衛星”的門(mén)類(lèi)。

“SCA-1號”藝術(shù)衛星發(fā)射視頻,2024,?徐冰工作室。

“SCA-1號”由藝術(shù)家徐冰主導,是“藝術(shù)星鏈計劃”的第一顆衛星。秉持參與和分享的理念,徐冰將這顆衛星的理念設定為:“通過(guò)邀請國內外藝術(shù)家參與《徐冰藝術(shù)衛星創(chuàng )作駐留項目》,分享這顆衛星的使用權益,創(chuàng )作各自的作品。嘗試將太空科技與當代藝術(shù)相互介入,把思維觸角伸向更廣闊的空間,共同探索這個(gè)極具未來(lái)性的領(lǐng)域?!?/p>

“SCA-1號”藝術(shù)衛星工作照,2023,?徐冰工作室。

《徐冰藝術(shù)衛星創(chuàng )作駐留項目》計劃邀請(并征集)有宇宙視野、出色思考力的藝術(shù)家和各領(lǐng)域人士,為其提供卡門(mén)線(xiàn)以外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平臺。此項目的追求是:通過(guò)藝術(shù)把視野伸向外太空,目的是以特別的視角回看地球,為解決地球上的問(wèn)題尋找新的有效的哲學(xué)觀(guān)或方法;為人類(lèi)或未來(lái)星際種族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提供預測與實(shí)驗。該項目由徐冰工作室與北京萬(wàn)戶(hù)創(chuàng )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合作并負責項目的組織、實(shí)施,由北京星移聯(lián)信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國星宇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技術(shù)支持。

該衛星星體上帶有一塊面對星辰大海的顯示屏幕與一個(gè)自拍相機,可以通過(guò)地面控制站,將包含視頻、圖像等各類(lèi)電子信息,上傳至衛星,并通過(guò)星上自拍相機攝取其與太空環(huán)境同框照片或影像。衛星配備了AI程序、機載計算機等功能,可以與藝術(shù)家互動(dòng),或將其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在太空中做全程記錄。

“SCA-1號”藝術(shù)衛星安裝圖,2023,?徐冰工作室。

我們都知道,航天領(lǐng)域的高準入門(mén)檻,藝術(shù)界很難接觸到太空資源和利用太空科技進(jìn)行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但這種現象在民營(yíng)太空科技公司出現后的“新太空時(shí)代”有所改觀(guān),這也是《徐冰藝術(shù)衛星創(chuàng )作駐留項目》,應運而生的原因之一。我們希望將可獲得的太空資源分享給更多藝術(shù)家,特別是年輕藝術(shù)家,也包括藝術(shù)圈外的各領(lǐng)域人士,降低準入門(mén)檻、聚集大眾智慧,促進(jìn)太空藝術(shù)事業(yè)更快地發(fā)展。

“SCA-1號”藝術(shù)衛星模型圖,2023,?徐冰工作室。

第一期參與該項目的藝術(shù)家,有國際最具代表性的觀(guān)念藝術(shù)家約瑟夫·科蘇斯(Joseph Kosuth)、以作品熒光兔子和太空藝術(shù)而全球聞名的生物藝術(shù)家愛(ài)德華多·卡茨(Eduardo Kac)、在MoMA辦過(guò)個(gè)展的以色列裔藝術(shù)家海姆·斯坦巴赫(Haim Steinbach)、活躍于國際藝術(shù)界的中國藝術(shù)家曹斐、關(guān)注地緣問(wèn)題的韓國藝術(shù)家樸美麗(Miri Park)、工程師出身并創(chuàng )作太空藝術(shù)的劉昕、科技藝術(shù)家張文超、專(zhuān)注加密藝術(shù)的劉嘉穎、藝術(shù)家組合耿雪+王基宇、年輕藝術(shù)家葛宇路、岳路平、高振鵬、苗穎等,以及自主提交方案的八年級初中生曹正……(更多參與者將隨項目進(jìn)展公布)。他們將利用這顆藝術(shù)的專(zhuān)屬衛星,在外太空的特殊環(huán)境下,在超越國界的共有法律空間中,創(chuàng )造有別于舊藝術(shù)的新太空藝術(shù)。

 “SCA-1號”藝術(shù)衛星實(shí)拍圖,2023,?徐冰工作室。

為什么要研究太空藝術(shù)?因為“太空”這個(gè)主題將不同時(shí)代、學(xué)科聯(lián)系在了一起,而太空藝術(shù)則有效地映射了每個(gè)時(shí)代最新穎科技的出現,和對人類(lèi)社會(huì )認知的深遠影響。早期的科幻作品與太空繪畫(huà)激發(fā)了民眾對于太空探索的熱情,也間接地推動(dòng)了美蘇太空競賽與阿波羅計劃的實(shí)現。而各種太空探索計劃反過(guò)來(lái)又塑造、影響了文化藝術(shù)與哲學(xué)思考的深化。自第一顆人造衛星Sputnik于1957年發(fā)射至外層空間以來(lái),太空敘事一直以競爭為主,各國家航天機構的成立,使太空科技迅猛發(fā)展,而我們必須看到一個(gè)事實(shí):太空藝術(shù)卻并沒(méi)有匹配太空科技的發(fā)展速度,讓步于卡門(mén)線(xiàn)之下。我們對火箭技術(shù)出現至今一百多年內的“太空藝術(shù)歷史”梳理后發(fā)現,由于政治、技術(shù)等各種門(mén)檻的限制,在全球范圍內只有數量有限地利用航天科技創(chuàng )作的太空藝術(shù)作品。

《太空藝術(shù)簡(jiǎn)史》視頻,?徐冰工作室,點(diǎn)擊了解更多:以藝術(shù)之名探索太空。

追求有益創(chuàng )新、公平競爭是科技發(fā)展的動(dòng)力。如今,在這個(gè)太空資源的快速開(kāi)發(fā)期,我們應該如何看待藝術(shù)與科技之間的新關(guān)系?隨著(zhù)商業(yè)航天和太空旅游業(yè)的開(kāi)發(fā)、氣候變化不可逆的事實(shí)、地緣政治的動(dòng)蕩,人類(lèi)成為多行星種族的愿望變得愈發(fā)強烈。有理由相信,在可預見(jiàn)的未來(lái),“太空藝術(shù)”這一落腳點(diǎn),或許也可以成為對未來(lái)社會(huì )、文化發(fā)展的一個(gè)踏板,也是對未來(lái)藝術(shù)可能性的先行實(shí)驗。

圖文|徐冰工作室

編輯|藝訊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