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千里走單騎——王華祥作品展”亮相金陵美術(shù)館

時(shí)間: 2023.12.6

千里走單騎——自序

我向老朋友、老戰友、版畫(huà)戰士劉春杰館長(cháng)申請水墨個(gè)展有三年了。媒體介紹我的時(shí)候很混亂,有的寫(xiě)油畫(huà)家,有的寫(xiě)版畫(huà)家,有的寫(xiě)藝術(shù)家,還有寫(xiě)成評論家的。我有那么多稱(chēng)謂和頭銜,這的確有點(diǎn)兒亂,給讀者和自己都造成了麻煩,很抱歉。我最不喜歡又不得不用的稱(chēng)謂是藝術(shù)家,因為它沒(méi)什么內涵,門(mén)檻低,誰(shuí)都可以稱(chēng)自己是藝術(shù)家,這就等于說(shuō)藝術(shù)家啥也不是,可是,我究竟是個(gè)什么家呢?既是版畫(huà)家,又是油畫(huà)家,還想是水墨畫(huà)家和雕塑家,這么一長(cháng)串兒,沒(méi)法簡(jiǎn)單用一句話(huà)定義,邏輯上也相當于啥也不是。其實(shí)我教了一輩子書(shū),在中央美院版畫(huà)系任教35年,其中從政八年:系主任,造型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出書(shū)數部,創(chuàng )辦雜志兩本,參與拍賣(mài)行一家,當編輯,做房子,辦飛地藝術(shù)坊,建萬(wàn)圣谷美術(shù)館,策劃創(chuàng )立國際學(xué)院版畫(huà)聯(lián)盟,國際版畫(huà)研究院,是國際畫(huà)廊和華誼兄弟等機構的簽約畫(huà)家。我做過(guò)行為藝術(shù)和觀(guān)念藝術(shù)展,寫(xiě)了毀譽(yù)參半的《將錯就錯》,《亂講集》和華語(yǔ)世界都知道的辭職書(shū)公開(kāi)信。還點(diǎn)名批評過(guò)許多著(zhù)名批評家。好像我前面61歲的生活總惹是生非不斷。其實(shí),不是我找事兒,是事兒找我。這與風(fēng)起云涌的改革浪潮和蓬勃發(fā)展的節奏很匹配,不是嗎?因此,我不后悔。反倒是覺(jué)得樹(shù)欲靜而風(fēng)不止,不管你愿意與否,在人一生當中,不受刺激,不受侵害,不受逼迫,不反抗,不批判和自我批判,不犯錯誤,不自我更新那真是不可理喻的,是天理不容的。

《千里走單騎1》 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 2023年.jpg《千里走單騎1》,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千里走單騎2》 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 2023年.jpg《千里走單騎2》,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千里走單騎3》 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 2023年.jpg《千里走單騎3》,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回頭接著(zhù)說(shuō),我向春杰館長(cháng)申請做水墨個(gè)展已經(jīng)有三年了,我為什么要做水墨個(gè)展呢?

記得西安美院楊鋒教授對他的愛(ài)徒說(shuō)過(guò):“你以后如果見(jiàn)到我畫(huà)水墨和畫(huà)人體,你要阻止我,那說(shuō)明我老了?!笔前?,老人似乎都喜歡畫(huà)人體。我沒(méi)有畫(huà)人體,這就暫時(shí)不暴露我老了還是沒(méi)老。但我畫(huà)水墨,是不是又逃脫不了“老了就畫(huà)水墨”這個(gè)咒語(yǔ)。也許水墨畫(huà)中有和西畫(huà)不同的趣味性和游戲性,可以讓忙碌了一輩子肌肉松弛的老人放松身心,可以讓年輕入世時(shí)獲取功名的意志得到一處出世的花園。正像所有關(guān)于宿命的民諺所言:“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逾矩”,似乎與“新諺語(yǔ)”:“中國畫(huà)家老了都畫(huà)水墨!”一樣的凝練,同樣的靈驗。徐悲鴻、劉海粟、關(guān)良、林風(fēng)眠、龐薰琹、吳作人、吳冠中都是油畫(huà)轉水墨畫(huà),真是所言不虛啊。我大概是在五十不惑以后的某一天,被那種宿命的神秘力量給控制了,動(dòng)了老了畫(huà)水墨畫(huà)的念頭,并且斷斷續續練習書(shū)法??赡苁菫榱藢?shí)現繼我把版畫(huà),油畫(huà)和素描弄明白之后,實(shí)現我要攻克最后一個(gè)大畫(huà)種:水墨畫(huà)的野心,也為了方便后面加入舞文弄墨的隊伍,可以倚老賣(mài)老,茍且余生,既有面子,也有票子,可謂“今生遇汝、何其美哉!”

《千里走單騎4》,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我是不是已經(jīng)大徹大悟,浪子回歸于比世界上任何文明都要適合養老的傳統了呢?也許,真實(shí)情況是,天生叛逆的我真正感興趣的不是現實(shí)的成果或者世俗的成功,而是被好奇心和新事物吸引。水墨材料雖然很舊,但于我,它是新的。然而,我自己失言了,打臉了。臨近展覽開(kāi)展,金陵美術(shù)館在為我預備的千余平米的大展廳里見(jiàn)到的是我十幾張油畫(huà)和零零星星的幾幅“水墨”。他們知道我一貫的作風(fēng),早也見(jiàn)怪不怪了。因為我找了充足的理由與借口: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曾辦過(guò)兩次一幅畫(huà)的展覽。這就是知音朋友,是內行,盡管不知道變卦的原因,但是知道會(huì )有變動(dòng)的理由。我不是強詞奪理,不是不守信用,不是輕視此展,而是太重視了,過(guò)于重視了,過(guò)于看重名譽(yù)了。至少在一年之前我就開(kāi)始畫(huà)水墨了,但是怎么做都不是我想要的。以我對過(guò)往素描,版畫(huà),油畫(huà)甚至教學(xué)的認真、挑剔和較勁,是無(wú)法接受我現在的水墨水平的。于是,我就悄悄決定還做油畫(huà)展。我接著(zhù)說(shuō)理由,作為一個(gè)版畫(huà)老炮兒,我移情油畫(huà)三十年了。盡管以中國人的觀(guān)念,到了退休年齡,生理和心理都該從游戲人生移動(dòng)到游戲水墨了。但我的油畫(huà)情節很重,為此我探索了三十多年,而且對油畫(huà)的熱戀始終沒(méi)有結束,尤其是對古典油畫(huà)技法的發(fā)現,使我在最近幾年忽然開(kāi)悟。古典技法中隱藏了油畫(huà)語(yǔ)言的永恒密碼,產(chǎn)生了許多偉大的經(jīng)典名畫(huà),技法作為油畫(huà)的底層邏輯,五六百年來(lái)從未消失過(guò),即使到了現當代也是如此。只是,杰出的寫(xiě)實(shí)繪畫(huà)遮蔽了油畫(huà)古典技法的物理性和真理性,使許多人誤會(huì )了它,把它當成過(guò)時(shí)的、僅僅專(zhuān)屬于古典藝術(shù)的技法。

《千里走單騎5》,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這個(gè)發(fā)現顛覆了我過(guò)往的油畫(huà)觀(guān)念,它讓我看到包含寫(xiě)實(shí)和超越寫(xiě)實(shí)的永恒之美,就如同音樂(lè )演奏中不同樂(lè )器的不可或缺的質(zhì)感,也如同中國畫(huà)中不同的工具和技法所產(chǎn)生的無(wú)與倫比的韻味。

我已經(jīng)有幸進(jìn)入到古典油畫(huà)中鮮為人知的秘密花園,我知道真正的油畫(huà)之路才開(kāi)始,也知道我最好的油畫(huà)作品會(huì )在未來(lái)的某個(gè)時(shí)間橫空出世。所以,我暫時(shí)還舍不得花太多時(shí)間去搞水墨,盡管水墨很迷人,確實(shí)令人神往。而且,我只是延遲展覽,最后,我一定會(huì )攀登上它的巔峰。謝謝春杰館長(cháng)和金陵美術(shù)館同仁的信任與包容,這一次就讓將錯就錯的我再錯一次:繼續我孤獨的“千里走單騎”吧!

春杰看到作品和我寫(xiě)的自序后微信回復,“華祥兄:看了作品和您自序,非常驚訝。一個(gè)違約的人,竟然把違約一點(diǎn)點(diǎn)粉飾成了高大上的藝術(shù)追求,竟然讓讀者看到一半還以為違約者準備履約。直到結尾,還是違約。如果不好好應對,以目前作品和前言,我總體感覺(jué),您是什么人的臥底,準備用個(gè)展把我的職業(yè)生涯徹底廢了?!?/p>

但愿不要一語(yǔ)成讖。

王華祥

2023年11月25日


《千里走單騎——王華祥作品展》分享會(huì )

王華祥教授發(fā)言

人生而孤獨,孤身一人來(lái)到世界,母親是第一個(gè)依靠。父親是第二依靠。第三是兄弟姊妹,第四是老師親戚,第五是鄰居和單位,第六是村莊和城市。因為生而孤獨,所以既恐懼孤獨,又向往孤獨。既享受群居的好處,又承受群居的互相的侵害。人類(lèi)是由原本孤立的不相干的個(gè)體夠成的,又因為互相抱團而得以從其它許多物種滅絕后存活至今。自然而然,帶領(lǐng)者和孤勇者就會(huì )令人仰望和尊敬?!扒Ю镒邌悟T”,是在經(jīng)歷磨難挫折后自己給自己的定位,是對生而孤獨本相的認清和承擔群體責任的守護。

今天在座的各位既是版畫(huà)戰友、同行,但也是家人,一起走過(guò)這么多年。包括在國際聯(lián)盟的展覽,欒劍還在淮安時(shí)就給予了我們很大支持,留下了好多作品。其實(shí)你是給他們留了一大筆精神財富,因為這個(gè)機會(huì )太難得了,等于說(shuō)把全世界最一流的版畫(huà)留下了,而且是當代的版畫(huà),當下的版畫(huà)。

今天每個(gè)人談的角度都不一樣,我覺(jué)得特別好,我通過(guò)每一位的發(fā)言來(lái)反觀(guān)我自己,其實(shí)我們自己看自己是一個(gè)面,但并不能看到自己的全面,我們也通過(guò)他者的眼光來(lái)確認自己。我們一輩子都是這樣的,你的調整也好,你的停頓也好,你的勇往直前也好,包括迷茫和痛苦也好,其實(shí)都是跟他人有關(guān)的,像草船借箭一樣。這些觀(guān)點(diǎn)我們自己是生產(chǎn)不出來(lái)的,生產(chǎn)不出那么多的角度和看法。所以,像今天這樣大家在一起,這么多的交流是非常有價(jià)值的,這也是交流會(huì )的價(jià)值。

《千里走單騎6》 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 2023年.jpg《千里走單騎6》,布面油畫(huà),80cmx100cm,2023年

劉春杰是特別實(shí)在的人,他不愿意浪費時(shí)間,弄一幫人在這里講虛話(huà),套路的話(huà)。他做美術(shù)館館長(cháng)十年了,聽(tīng)慣了各種各樣的套路,他是很煩的。所以他跟我說(shuō):不搞研討會(huì )。老友尹吉男十多年前也勸我不搞研討會(huì ),但我沒(méi)聽(tīng),原因是覺(jué)得有點(diǎn)尷尬,沒(méi)人來(lái)儀式一下就如同結婚不辦婚禮,多沒(méi)面子??!這一次如果不做討論會(huì ),今天這些朋友來(lái)了,從全國各地過(guò)來(lái),怎么交代呢?春杰說(shuō)不搞研討會(huì ),做一個(gè)對話(huà)會(huì )、交流會(huì )吧!比起許多職業(yè)的說(shuō)客既不讀書(shū)也不讀畫(huà),他們面對作品沒(méi)有感受能力,卻把翻譯過(guò)來(lái)的“二手的西方”(王華祥發(fā)明的詞)美術(shù)評價(jià)標準,加上32開(kāi)印刷圖片的讀畫(huà)經(jīng)驗在這片土地上按圖索驥,長(cháng)得不像的作品一律槍斃,嗚呼。他們說(shuō)圖像時(shí)代是不需要看畫(huà)的,更不需要反復在這里看,他們說(shuō)有啥好看的?看張圖片就行了,甚至印刷品都不需要太清楚,知道它們的意思和觀(guān)念就行了。我對“前當代藝術(shù)”(我造的詞)是非常反感的,它們是一些粗制濫造的西方藝術(shù)仿制贗品。本來(lái)九十年代時(shí),我是前衛的急先鋒,我自己挑頭反傳統,我也是“前當代”中的一員,但當這個(gè)隊伍變成一種勢力,變成一種普遍的,由原來(lái)的少數人后來(lái)變成社會(huì )幾十年的一種潮流特征了,那新的當權者是誰(shuí)呢?就是那些新的專(zhuān)家權威。他們掌控了江湖、美協(xié)、美院,三足鼎立。這三足都不同程度對繪畫(huà)本體蔑視,不是忽視是蔑視。而畫(huà)畫(huà)的人必須表態(tài),表態(tài)放棄繪畫(huà),或者搞抽象,或者畫(huà)爛畫(huà),才能顯得你革命。你必須對你爹,對你媽?zhuān)瑢δ慵页錾蛡鹘y表示不屑。你們家過(guò)去有錢(qián),你們家有房子,你們家有人讀過(guò)書(shū)都是罪,你受過(guò)學(xué)院教育,這都是罪。那時(shí)候我就開(kāi)始跟當代藝術(shù)分離了。分開(kāi)之后,我受到一些評論家和學(xué)生的侮辱,很多人會(huì )拿各種“二手西方”東西來(lái)攻擊我,他們拿著(zhù)政府的薪金卻說(shuō)我被詔安了。后來(lái)我意識到他們不就是拿“理論”來(lái)攻擊我們嗎?我們沒(méi)有理論儲備的時(shí)候,就像別人拿著(zhù)刀,你是赤手空拳,是無(wú)法抗衡的,雖心里不服,但是打你沒(méi)商量。

于是,我就開(kāi)始決定寫(xiě)東西,我的文筆其實(shí)是依靠憤怒來(lái)支撐的,并非文字游戲。開(kāi)始寫(xiě)作之后我就像名“狙擊手”,我跟別人不太一樣,比如他們一談都是時(shí)代、潮流、當代等等,而我是點(diǎn)對點(diǎn)射擊。比如朱其、朱青生、易英、呂澎這些大佬,我一個(gè)個(gè)點(diǎn)他們的名,百發(fā)百中,屢試不爽。為什么這么干?我也許是一個(gè)生錯時(shí)代的人,有一點(diǎn)古代武夫的思想:“擒賊先擒王”,對方若帶一幫人馬就打最大個(gè)兒的,這是我的策略。

當然,代價(jià)是很大的,到后面這個(gè)群體幾乎被我得罪光了,據說(shuō)他們聯(lián)合起來(lái)抵制我,號稱(chēng)在美院辦的批評家班里把我當反面教材,讓他們別買(mǎi)我的畫(huà)。但我令他們失望了,我能賣(mài)畫(huà),能賺錢(qián),雖沒(méi)有大富大貴,但生活也過(guò)得去。有一部分跟我觀(guān)點(diǎn)一樣的人,欣賞我的人,比如尹吉男、王林、馮博一、吳洪亮、彭鋒、管郁達、劉禮賓、杜曦云等?,F在我跟批評界的這些大佬關(guān)系都很好。我有今天,是因為那些真正有思想、有文化的人你是不會(huì )得罪的,相反他們也和我一樣是很孤獨的。

我承認,我在藝術(shù)市場(chǎng)真的是有毛病的,剛才有幾位朋友說(shuō)到,我畫(huà)兒子畫(huà)得很好,非要把腦袋上縫個(gè)動(dòng)物,我畫(huà)自己畫(huà)得也很好,非要弄個(gè)狗在我后面,我不能容忍這么和諧這么完美,是我變態(tài)嗎?我想我們的生活如此復雜,甚至個(gè)體生活很多時(shí)候都是極端壓抑和痛苦的,我深知變態(tài)已成常態(tài),但我自己沒(méi)有辦法,我是天生表里如一的人,我這樣畫(huà)的時(shí)候心里面就治愈了,我的壓抑就沒(méi)了,別人可能看了壓抑了,我放松了,我寫(xiě)文章也是這樣的,所以我寫(xiě)完以后特別痛快,因為它使壓制我的人不痛快了。

《自畫(huà)像》,布面油畫(huà),30cmx30cm,2023年

其實(shí)我經(jīng)歷要命的事情很多,我得罪的都是我的飯碗,美術(shù)學(xué)院也好,批評界也好,還有藝術(shù)市場(chǎng),我幾乎見(jiàn)一個(gè)得罪一個(gè)。我是早期最先進(jìn)入香港畫(huà)廊的,我的老板是猶太人,當他對我說(shuō):“我喜歡你這種畫(huà),我們的客戶(hù)喜歡你這個(gè)畫(huà)”,他們認為中西繪畫(huà)結合,我是非常前衛的開(kāi)創(chuàng )者之一。我是1994年開(kāi)始畫(huà)那個(gè)拼貼風(fēng)格的,當他說(shuō)完,我轉身就不畫(huà)了,這其實(shí)就是毛病,因為我覺(jué)得在迎合庸俗買(mǎi)家的口味,我當時(shí)心里面已經(jīng)劃分階級了,覺(jué)得這幫人根本不懂畫(huà),他們看中的畫(huà)我偏不畫(huà),我就要跟他作對。

其實(shí)我辦學(xué)也有一個(gè)動(dòng)機,我是一個(gè)理想主義者,我希望通過(guò)辦學(xué)跟美術(shù)學(xué)院抗衡,我覺(jué)得美術(shù)學(xué)院的教學(xué)太傳統、太單一,我希望有一個(gè)全新的學(xué)院,一個(gè)既要深挖傳統又要擁抱現當代藝術(shù)的學(xué)院。但是后來(lái)沒(méi)有實(shí)現,我以前認為我是屬于心想事成的那種人,后來(lái)我發(fā)現我是心想啥啥不成,這是宿命,我很釋然。

王中軍那時(shí)來(lái)找我,他說(shuō)“華祥,你的畫(huà)畫(huà)得那么好,怎么一線(xiàn)畫(huà)家(拍賣(mài))沒(méi)有你呢?商業(yè)拍賣(mài)行沒(méi)有你,要不咱們倆合作吧”,他經(jīng)常來(lái)看我畫(huà)畫(huà),經(jīng)常到我這里來(lái)或請我去他家,但他經(jīng)常提醒我,暗示我,說(shuō)他喜歡美的畫(huà),喜歡好看的,我覺(jué)得我跟他心里面的距離就拉開(kāi)了。合作到年底的時(shí)候,在2005年,我跟他提出來(lái)了,其實(shí)那會(huì )兒是重回美術(shù)界的里程碑:我在中國美術(shù)館做了個(gè)展《整容》,以結束我10年前開(kāi)創(chuàng )的向大師致敬的文化波普風(fēng)格,也是我決定殺回美術(shù)圈的起點(diǎn)。我之前有好多年不畫(huà)畫(huà),因為我很迷茫,很憤怒,整個(gè)藝術(shù)圈已經(jīng)把藝術(shù)本體扔掉了。你畫(huà)畫(huà)會(huì )被侮辱,而且原來(lái)優(yōu)秀的同代人比較接受西方理論和當代理論,我的粉絲學(xué)生受到造反風(fēng)氣影響也瞧不起我了,我意識到我再不畫(huà)畫(huà),可能就完蛋了。臨到展覽開(kāi)幕之前,我就對王中軍說(shuō):“我要在美術(shù)館做展覽,我們倆可能不太合適,你就不用給我花錢(qián)了”,本來(lái)我要求他給我出畫(huà)冊。因為他只做拍賣(mài),這點(diǎn)我對他也有些意見(jiàn),我對拍賣(mài)那時(shí)候很不屑,我是瀚海拍賣(mài)公司首任油畫(huà)藝術(shù)總監,大概98年,我是第一任油畫(huà)藝術(shù)總監,組織中國這幫今天全部千萬(wàn)級的畫(huà)家去拍賣(mài),我還做出版,唯獨不畫(huà)畫(huà),就覺(jué)得畫(huà)畫(huà),我追求的藝術(shù)沒(méi)有人認,我看到的全是相反的東西。

我痛苦的時(shí)候,體重到了將近190斤,特別痛苦,這時(shí)我的心理訓練就非常重要,自我療愈,慢慢把自己打通,打通了之后生活非常的美好,其實(shí)這個(gè)世界沒(méi)有變,但是我變了??赡芘笥褌兛吹轿以谕膺叺教幍米锶?,以為我有毛病,覺(jué)得根本不可能活下來(lái)的,但恰恰相反,我這個(gè)時(shí)候已經(jīng)不生氣了,我生氣的時(shí)候超不過(guò)10分鐘,哪怕跟家人吵架,也最多不超15分鐘就過(guò)去了,這就是長(cháng)期被壓制,被邊緣化,被敵對,沒(méi)死卻活過(guò)來(lái)了。

《兒子畫(huà)像》,布面油畫(huà),30cmx40cm,2023年

《看不見(jiàn)的真實(shí)》,布面油畫(huà),100cmx200cm,2023年

我今天想清楚了,我為什么畫(huà)的東西不好看,我接受不了它完全好看,開(kāi)始出發(fā)點(diǎn)我是準備畫(huà)好看的,畫(huà)到一半快結束的時(shí)候,我就一定會(huì )把它搞成不好看的,導致我在藝術(shù)市場(chǎng)上面,好多人對我敬而遠之。但沒(méi)關(guān)系,還是有喜歡我的人,還是有人買(mǎi)我的畫(huà)。后來(lái)我也變得釋然,如果想讓所有人都喜歡我,我不會(huì )是一個(gè)好畫(huà)家,我也接受了這樣一個(gè)角色。更何況我熟悉美術(shù)史,真正一流的大師,畫(huà)的畫(huà)都不美。博斯是,卡拉瓦喬是,倫勃朗是,庫爾貝是,梵高是,塞尚是,弗洛伊德是。不是我落后,是我太超前。等我老了,跑不動(dòng)了,再歇下來(lái)等那些資本大佬們,欣賞他們爭搶我的畫(huà),只要我的畫(huà)好,好就值錢(qián),值錢(qián)就有人買(mǎi)。誰(shuí)會(huì )和錢(qián)過(guò)不去呢?那些詆毀我的人,我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其實(shí),我是開(kāi)玩笑的,說(shuō)說(shuō)開(kāi)心,我沒(méi)那么看重自己,更不是看重世俗評價(jià)。我在2006年出版的《亂講集》扉頁(yè)上寫(xiě)的是“當我進(jìn)入原野,原野依然空曠,當我離開(kāi)城市,城市依然擁擠”,我忘記是不是原話(huà),大概意思就是“我不重要”,而且我隨時(shí)準備著(zhù)死,覺(jué)得今天又多活一天,太賺了,所以我覺(jué)得每一天爭取想說(shuō)什么說(shuō)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這是我想分享給大家的,但不是說(shuō)我沒(méi)有分寸。春杰說(shuō)的對,我有我細致的一面,還有內松外緊的一面,如果不是這樣的話(huà),可能我在哪個(gè)地方都活不了。包括到今天,我們這些朋友還依然喜歡我,包括王曉琳書(shū)記還是很欣賞我是不是?我有許多缺點(diǎn),但是我所蘊含的真誠這個(gè)東西是大家包容我和喜歡我的原因。否則一個(gè)退休之人,誰(shuí)理你呀?今天大家也都共同說(shuō)到我真誠,真誠勝過(guò)思考,真誠勝過(guò)知識,真誠勝過(guò)權力,真誠勝過(guò)金錢(qián)。因為當你真的時(shí)候,錢(qián)是副產(chǎn)品,包括權力也是,我覺(jué)得這很有意思。

最后,其實(shí)每一個(gè)人都很忙,我們在北京有時(shí)去看別人一個(gè)展覽都非常的累,但現在我們這幫兄弟從蘇州幾天下來(lái)再到南京,我特別珍惜這份友情,也珍惜這已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投桃報李的友情,其實(shí)是志同道合。這個(gè)時(shí)代已經(jīng)是只認利益了,大部分時(shí)候哪兒有什么志同,連主流媒體都說(shuō)沒(méi)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公開(kāi)的國家主流媒體都這么說(shuō)了。但實(shí)際上我們這些人還是有一點(diǎn)點(diǎn)高尚,雖然做出來(lái)的樣子好多人以為很難看。

謝謝劉春杰,謝謝你的團隊,尤其是雪婷從頭徹尾在幫我,還有羅凡老師,謝謝所有參與工作的同志們,非常感謝,也感謝這么多年,不光是這個(gè)展覽支持我的朋友們,謝謝大家!

王華祥 2024.1.3

部分水墨作品:

展覽現場(chǎng):

展覽信息:

9625dc0a811dae98097b928522ff5d81.jpeg

千里走單騎——王華祥作品展

主辦單位:南京書(shū)畫(huà)院  金陵美術(shù)館

展覽時(shí)間:2023.12.01—2024.01.15

展覽地點(diǎn):金陵美術(shù)館1號展廳

策展人:劉春杰

策展助理:韓非

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