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高爾夫風(fēng)景——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展”于南京開(kāi)展

時(shí)間: 2023.11.13

“高爾夫風(fēng)景 :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展”于2023年11月8日在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開(kāi)幕。張少俠的經(jīng)歷傳奇,原本出身畫(huà)壇,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作為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的年輕教師與正在南藝讀研究生的李小山共同撰寫(xiě)《中國現代藝術(shù)史》,名噪一時(shí)。然而他卻在中年轉投實(shí)業(yè),以一個(gè)美術(shù)史家、大學(xué)教授、海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院長(cháng)的身份進(jìn)入商海,打拼多年,建樹(shù)頗豐,成為上海最大的房地產(chǎn)老板。經(jīng)商的三十多年的時(shí)間里張少俠時(shí)刻未忘畫(huà)事,于2018年始致力于世界各地高爾夫球場(chǎng)風(fēng)景的速寫(xiě)和油畫(huà)創(chuàng )作。展覽現場(chǎng)1.jpg

展覽現場(chǎng)3.jpg

展覽現場(chǎng)2.jpg展覽現場(chǎng)

作為一個(gè)高爾夫球員,張少俠打了三十年的高爾夫,留下了數百、近千幅的高爾夫球場(chǎng)風(fēng)景畫(huà)。展覽所展出的40幅風(fēng)景畫(huà),便是取材于張少俠在世界各地打球時(shí)記錄下的作品。展覽還設有文獻部分,展示了張少俠80年代的著(zhù)作及手稿。策展人、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副館長(cháng)林書(shū)傳表示:“數字化時(shí)代,手稿本就難能可貴。從這些手稿中能看出老一輩藝術(shù)史家嚴謹治學(xué)的過(guò)程,這是對后輩學(xué)人的鞭策與激勵?!?img src="/Uploads/UEditor/image/202311/6383551083832031251400605.jpg" title="張少俠著(zhù)作及手稿1.jpg" alt="張少俠著(zhù)作及手稿1.jpg" style="text-align: center;"/>

DSC09663.jpg

張少俠的著(zhù)作及手稿

北京大學(xué)歷史學(xué)系教授朱青生先生在開(kāi)幕式上圍繞本次的作品高爾夫系列,談?wù)摿酥袊母镩_(kāi)放以后發(fā)生的兩件事:中國經(jīng)濟的崛起和當代藝術(shù)的發(fā)展。馬克思說(shuō)過(guò),“經(jīng)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想到中國經(jīng)濟發(fā)展的標志應該是深圳,但是其實(shí)還有一個(gè)地標就是高爾夫球場(chǎng)。

談到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發(fā)展,朱青生先生回憶起1986年,他與水天中先生、高名潞先生在中國美協(xié)的大會(huì )上,分別對西方當代藝術(shù)、中國油畫(huà)百年和85美術(shù)新潮做了相關(guān)報告。這代表著(zhù)中國當代藝術(shù)走向了一個(gè)微妙的時(shí)代。朱青生先生尤其提到了50年代以后出生的藝術(shù)家,他們的能力、作為以及思想所占的份額,在世界上已經(jīng)占據了主導性,這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也是中國改革開(kāi)放的結果。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062.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080.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096.jpg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

論及當下,朱青生認為新媒介的出現給我們帶來(lái)了巨大的壓力和恐懼,人工智能和機械復制的材料及圖像覆蓋了大部分的藝術(shù),人類(lèi)具有可替代性。朱青生先生表示,在繪畫(huà)創(chuàng )作上,唯有“凝視”,人類(lèi)尊嚴的最后一條縫隙和道路才不會(huì )被剝奪——對著(zhù)一幅畫(huà)靜下來(lái)看三秒鐘以上,所有的記憶和歷史都能夠反復的沉靜下來(lái),再次回到畫(huà)上,這個(gè)時(shí)候如果有能力把自我的發(fā)現和覺(jué)察表露出來(lái),那就有了我們還有繼續發(fā)展的可能性。因此,在新媒介時(shí)代,我們需要在一些特別的關(guān)鍵時(shí)刻表明,今天我們還是有自我的尊嚴以及自我差異性表達的可能性。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097.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104.jpg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

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藝術(shù)史教授劉偉冬先生肯定了張少俠先生在南藝學(xué)科與教材的建設上做出的巨大貢獻。一方面,張少俠用他的堅持以及對學(xué)術(shù)的敏感度,用《古埃及藝術(shù)》這本樣書(shū),使南藝完成了第二批藝術(shù)博士點(diǎn)的申報;另一方面,張少俠完成的百科全書(shū)式的歐洲美術(shù)史,極大提升了南藝教材建設水平。因此,這次回歸到他的曾經(jīng)工作學(xué)習過(guò)的母校辦展覽,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劉偉冬說(shuō),“學(xué)習藝術(shù)是非常幸運的,藝術(shù)是我們的啟蒙,讓我們感悟到了一種生活的美好。與藝術(shù)為伍,我想我們會(huì )活得更快樂(lè )!”

藝術(shù)評論家、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藝術(shù)總監李小山認為,張少俠屬于單一題材的畫(huà)家。單一到什么程度?他只畫(huà)數十年來(lái)自己親臨過(guò)的、浸泡過(guò)無(wú)數汗水的高爾夫球場(chǎng)。他著(zhù)力畫(huà)高爾夫球場(chǎng),正如莫蘭迪盯著(zhù)瓶瓶罐罐,題材引導了觀(guān)念,觀(guān)念印證了畫(huà)家選擇題材的精準性。他談到:幾年前,僅從他發(fā)給我的不那么清晰的圖片看,我們之間關(guān)于他畫(huà)作的交流或許還是一種客套。當我到他畫(huà)室觀(guān)看那么多的原作——驀然發(fā)覺(jué),他畫(huà)畫(huà)不單單是一時(shí)的興趣。他有了新的目標。他要登高。他要創(chuàng )造他這個(gè)年齡段的奇跡。莫蘭迪的瓶瓶罐罐是現代繪畫(huà)拼圖中不可或缺的一塊。張少俠決意深耕高爾夫球場(chǎng),以他的學(xué)識、天賦和勤勉,在這上面獨領(lǐng)風(fēng)騷,在我看來(lái)是可以提前預定的。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122.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161.jpg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

四川大學(xué)藝術(shù)研究院院長(cháng)、四川美術(shù)學(xué)院藝術(shù)人文學(xué)院學(xué)術(shù)院長(cháng)黃宗賢教授評價(jià)張少俠的“高爾夫球場(chǎng)”系列,似乎是貌似客觀(guān)的呈現,但是可見(jiàn)之景隱含著(zhù)不可見(jiàn)的心靈訴求。球場(chǎng)是物理空間,更是精神空間。在這里理性與感性、規訓與超越、謀劃與激情形成張力關(guān)系,猶如藝術(shù)中生命狀態(tài)。張少俠的球場(chǎng)是景象更是鏡像,折射出生命歷程中壯懷激烈,也映照出超然與瀟灑。其畫(huà)作是靜穆的——是萊辛說(shuō)的高潮前瞬間,還是大戲落幕后的回味無(wú)窮?給觀(guān)眾留下了想象與回味的空間。

藝術(shù)史論家彭德認為,少俠畫(huà)的是高爾夫球場(chǎng),綠草如茵,喬木森森。高爾夫球場(chǎng)作為舶來(lái)品,不屬于原始的第一自然,也不屬于有人化背景的第二自然,而是精心設計的第三自然。它像古代官商家族趨之若鶩的中式園林,注重的是意境,考究的是品位。中國皇家和私家園林一概追求神仙境界,情調老邁,講求曲徑通幽,欣賞假山嶙峋,熱衷小橋流水加枯藤古樹(shù)。高爾夫球場(chǎng)不同,通常顯露在人們面前的場(chǎng)景是陽(yáng)光燦爛,色彩明麗,草坪、林木、沙地和水體相映成趣,具有青春健美的風(fēng)范。作為第三自然,高爾夫球場(chǎng)是存在于現實(shí)而又很不現實(shí)的人間景象。近四十年來(lái),中國涌現出四百多個(gè)高爾夫球場(chǎng),僅京滬就有近百個(gè)。它們充當著(zhù)時(shí)代的標桿,也是眾人向往人間天堂的通道。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208.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260.jpg

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287.jpg張少俠油畫(huà)作品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至11月27日。

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