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李易紋

談?wù)勛罱跇嬎蓟蛘哌M(jìn)行的創(chuàng )作。

我最近打算放緩創(chuàng )作新作品《非理想國》系列的進(jìn)度,靜下心來(lái)讀幾本書(shū),想一些創(chuàng )作的問(wèn)題,比如:作品最終的表現與傳達與創(chuàng )作的方式和材料之間的輕重關(guān)系。

對自己藝術(shù)生涯影響最大的藝術(shù)家或者事件。

對自己影響最大的藝術(shù)家應該是齊白石吧,記得幾歲的時(shí)候家中有一套齊白石作品的明信片,是工筆草蟲(chóng),這成為了我接觸到的最早的繪畫(huà)的臨本,開(kāi)始自己用鉛筆照著(zhù)圖畫(huà),發(fā)現怎么也畫(huà)不像,便央求父母找老師教我畫(huà)畫(huà),從此走上藝術(shù)這條路。

畫(huà)畫(huà)之余,最?lèi)?ài)做的事情是?

打臺球,看電影,看書(shū),看字帖和畫(huà)冊…

你覺(jué)得自己是一個(gè)什么樣的人?

我是一個(gè)內在比較糾結的人,表面上對人嘻嘻哈哈,常對朋友說(shuō)的一句玩笑話(huà)是“其實(shí)我內心很痛苦”。

迄今為止有過(guò)的最大理想是?

做出讓自己滿(mǎn)意的作品,雖然很努力卻還沒(méi)有實(shí)現過(guò)…

生活、藝術(shù)、錢(qián),在你心中怎么排序?

應該是混亂或者隨機的吧,這些我覺(jué)得是一種共生的關(guān)系,離了哪樣都不行…

講兩個(gè)故事,分別定格在自己最糗和最自豪的時(shí)刻。

最糗的時(shí)刻實(shí)在想不起來(lái),最自豪的時(shí)刻應該還沒(méi)有到來(lái)…

現在最想去的地方是?

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幻想一下,十年后的自己,會(huì )在哪里?在干什么?

希望可以依然呆在有空調和暖氣的畫(huà)室里繼續工作……

對當代藝術(shù)世界的看法。

在這個(gè)新材料,新媒介不斷粉墨登場(chǎng)的藝術(shù)世界,“學(xué)院”與“繪畫(huà)”貌似成為了保守的代名詞,我并不認同當下藝術(shù)界中廣泛流行的“傳統無(wú)用論”(認為繪畫(huà)及其傳統早已不再適應當代人的審美習慣和需要,是虛弱無(wú)用的,已經(jīng)被時(shí)代所拋棄)。相反,好的藝術(shù)家應當有能力整合一切有價(jià)值的資源為己所用,無(wú)論這些資源是傳統的還是當代的——重要的是作品最終的表現與傳達而非創(chuàng )作的方式。因此,從“目的論”的意義上講,傳統之于我,更像是一座底蘊深厚,歷久彌新的浩瀚文庫而不是遮天蔽日的沉沉鐵幕或是令人壓抑窒息的沉重負擔。

李易紋  (李文) 
1982年生于洛陽(yáng)
2006年 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壁畫(huà)系 獲學(xué)士學(xué)位
2011年 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壁畫(huà)系 獲碩士學(xu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