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張潔白

談?wù)勛罱跇嬎蓟蛘哌M(jìn)行的創(chuàng )作。

最近在籌劃拍一個(gè)比較長(cháng)的影像,同時(shí)繼續我的“似具非抽”的繪畫(huà)。

對自己藝術(shù)生涯影響最大的藝術(shù)家或者事件。

影響我的有很多,但是沒(méi)有什么特別影響我的,我對新事物一直潔癖似的保持距離,因為從根本上我覺(jué)得這世界不會(huì )有什么“新的東西”或“從他人中找到的我”。很多十多年沒(méi)見(jiàn)的朋友都表示我一點(diǎn)沒(méi)變。而高中時(shí)候就畫(huà)的顏色淡淡的也和現在的蠻像。

畫(huà)畫(huà)之余,最?lèi)?ài)做的事情是?

宅著(zhù),微博,羽毛球,熱帶旅游,外太空。。。一切都看心情。

你覺(jué)得自己是一個(gè)什么樣的人?

我自己根本看不到自己如何樣子,我經(jīng)常說(shuō)“真的嗎,我這樣子嗎?”但據說(shuō)我是一個(gè)心思一天三變的人,有時(shí)嗨有時(shí)沉默有點(diǎn)古怪熱烈和虛無(wú)主義,有個(gè)朋友給我個(gè)綽號叫“萌寵獸”,一個(gè)嘻嘻哈哈的悲觀(guān)主義者?或許。

迄今為止有過(guò)的最大理想是?

我能稱(chēng)為理想的想法都龐大的完全無(wú)法實(shí)現,或許是臆想。不想說(shuō)的。

生活、藝術(shù)、錢(qián),在你心中怎么排序?

就是這么排的吧??隙ㄏ鄬ο胱非笠恍┚穹矫娴?。但三個(gè)都可以隨時(shí)亂排,不是嗎?我不想有個(gè)什么原則,不想成為藝術(shù)教徒或生活教徒金錢(qián)教徒。

講兩個(gè)故事,分別定格在自己最糗和最自豪的時(shí)刻。

這些情感應該發(fā)生在小時(shí)候吧~,比如彈橡皮筋贏(yíng)了什么的。 囧的時(shí)候還是有的,萬(wàn)一如果我當眾褲子掉了什么的。但我覺(jué)得人生中真沒(méi)什么值得自豪的片段,我不允許有這種無(wú)聊的情感出現,不想給老年的自己留下寫(xiě)懺悔錄的機會(huì )。哈

現在最想去的地方是?

熱帶,海灘,東南亞吧!

幻想一下,十年后的自己,會(huì )在哪里?在干什么?

不太愿意進(jìn)行這種不幸的想象,這會(huì )讓我有無(wú)聊至死的念頭。

對當代藝術(shù)世界的看法。

這個(gè)問(wèn)題比較寬廣,總體上覺(jué)得有些無(wú)聊。以后用微博慢慢回答吧。

張潔白
1980年生于中國寧波
目前生活于北京和上海

教育
2008年  畢業(yè)于法國巴黎國立高等美術(shù)學(xué)院,DNSAP
1999年  畢業(yè)于杭州中國美術(shù)學(xué)院附中

個(gè)展
2011年   “有些小游戲”,Boers-Li 畫(huà)廊, 北京
2009年   “我沉睡了兩百年”, Kamel Mennour畫(huà)廊,巴黎
2007年   “沒(méi)發(fā)生什么/沒(méi)什么可告訴你”, Kamel Mennour畫(huà)廊, 巴黎
2006年   “消失”, Bertrand & Gruner畫(huà)廊, 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