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shù)家 史論家 策展人

王紫華

談?wù)勛罱跇嬎蓟蛘哌M(jìn)行的創(chuàng )作。

我一直是寫(xiě)生、臨摹、小幅創(chuàng )作交替方式來(lái)學(xué)習和創(chuàng )作的,最近在按我之前的計劃,仍舊以人像為主進(jìn)行創(chuàng )作。

對自己藝術(shù)生涯影響最大的藝術(shù)家或者事件。

不包括對某一個(gè)已經(jīng)逝去的偉大藝術(shù)家的敬仰,應該是楊飛云老師。他在我成長(cháng)的路上無(wú)私地幫助我,給我不同指導。雖然我有時(shí)可能不一定當時(shí)改正我的錯誤,之后我是真的往心里去了。但是他跟我不同的是,如果某件事情我的意見(jiàn)確實(shí)正確那么一點(diǎn)的話(huà),他會(huì )馬上動(dòng)手改正,正是這種實(shí)際的教導方式給我更多警醒。

畫(huà)畫(huà)之余,最?lèi)?ài)做的事情是什么?

生活的感受對我來(lái)說(shuō)很重要。我喜歡養護花草、縫紉衣服、烹調。

你覺(jué)得自己是一個(gè)什么樣的人?

一個(gè)普通人。

迄今為止有過(guò)的最大理想是?

我想成為一個(gè)更加單純的人,有清晰的思維。

生活、藝術(shù)、錢(qián),在你心中怎么排序?

就這么排序,生活,藝術(shù),錢(qián)。這是三個(gè)不同的東西,這時(shí)候“生活”的定義必須不僅僅停留在初級階段,滿(mǎn)足最基本需求是不夠的,生活要平淡中幸??鞓?lè )才可以。

講兩個(gè)故事,分別定格在自己最糗和最自豪的時(shí)刻。

最糗,童年去一個(gè)親戚家,對著(zhù)一個(gè)應該叫伯母的實(shí)在想不起來(lái)如何稱(chēng)呼,叫了奶奶。這種事情挺多?;厥桩斈晔?,淚眼笑荒唐。

最自豪的時(shí)刻好像是2008奧運會(huì )開(kāi)幕式的時(shí)候,覺(jué)得為自己的國家自豪,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感覺(jué)。

現在最想去的地方是?

一個(gè)有光,有花,有海,溫暖的地方。

幻想一下,十年后的自己,會(huì )在哪里?在干什么?

繼續在我家,畫(huà)新的畫(huà),接著(zhù)種花,養狗,也許生個(gè)孩子。

對當代藝術(shù)世界的看法。

我訂了一本雜志叫《新周刊》,經(jīng)常跟讀者闡述當代藝術(shù)。當代藝術(shù)正在發(fā)展中,它是多元化的,當代藝術(shù)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歷史沉淀,目前是開(kāi)放的,有各種可能的。經(jīng)歷過(guò)一段時(shí)間過(guò)濾出來(lái),留下的才能是真正的當代藝術(shù)作品。

王紫華
1976年生于河北遵化
1994年考入河北師范大學(xué)美術(shù)系
1998年畢業(yè)后至今在公安部群眾出版社任職
2008年考入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研究生院,師從楊飛云教授,獲碩士學(xué)位。

    

文章

王紫華:光芒之城 2011.11.21